极品相师

第0272章 自断一臂

第0272章 自断一臂2017-11-11 22:22:10Ctrl+D 收藏本站

    包括大长老玉虚子韩堪,二长老玉宣子陈末,三长老玉瑾子苏岩,五长老玉阵子秦开元,六长老玉牙子邹南芳以及七长老元紫子封之洞在内的所有昆仑门人,都已经赶到了位于昆仑金顶的大殿之外。

    一千余人,齐聚大殿之外,也算是蔚为壮观了。

    韩堪的眼中透出焦急之色,因为他没看见玉阳子殷定华,他几乎瞬间察觉,龙潜坤和秦开元彻底失败了。

    他担忧的看着站在台阶之上的龙潜坤,却无法从龙潜坤平静的面容之下看到任何端倪。

    陈末也已经看出结果了,他缓缓低下头。

    公平而言,他也不认为龙潜坤应该继续担任掌门之职,毕竟,这段时间昆仑受到的损害,这是确系无疑的。

    可是,他也并不希望封之洞取而代之,他看得出封之洞的野望,也清楚,一旦封之洞成为掌门,将会把昆仑带上一条决然不同的路。而那条路,没有人知道前途如何。

    三长老苏岩还是有些隐隐的期盼的,龙潜坤既然失败了,他必然会退位禅让,封之洞一旦成为掌门,他对自己的承诺就将实现。

    秦开元是除了龙潜坤之外最淡定的一个,纵然龙潜坤并未将他和许半生的计划告诉他,他却至少知道龙潜坤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现在已经是完败之局,反正也没什么可输的了。

    邹南芳自不需言,他比苏岩的盼望更加热切,他是最坚定的站在封之洞这边的人,尤其是他跟随封之洞下了一趟山,搞了几个洗头房里的失足妇女,落得一个道心受损的下场回来之后。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封之洞能够如愿成为掌门。然后昆仑全派的资源倾斜,他才能找修复道心的方法。他绝不甘心自己的修为就此止步。

    其实他已经很幸运了,他和封之洞在街边洗头房花了五千大元干了那么久。也没用套子,没染上一身不可与人言的病回来。就已经算是他相当大的造化了。只不过他并没有想到这一层罢了。

    封之洞则是感觉到十分的奇怪,他完全难以理解,如果说龙潜坤成功的搞定了许半生,足以扬眉吐气的站在所有昆仑门人的面前,他敲响大钟倒也罢了。可封之洞很清楚,虽然龙潜坤没能如他的愿那样伤在甚至死在许半生的手里,但是道心已经受损的他,绝不可能有任何值得在昆仑门人面前大书特书的功劳。

    他现在这样召集昆仑门人。难道是为了当着所有人的面自己找丑出么?

    事有反常即为妖,封之洞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可他偏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了。

    只得平心静气的等待着龙潜坤揭晓答案,封之洞到底想要看看,这个龙潜坤还有什么手段,可以垂死挣扎。

    只要龙潜坤下了这趟山,他若是战死在许半生的手中,或许还能得到许多昆仑门人的尊重,重伤的话,他或许还有一点点垂死挣扎的机会。用其刚烈使得一部分昆仑门人站在他那边。

    可是,他现在完好无损(至少表面如此)的回到了山上,甚至跟许半生之间都没有爆发任何的冲突。更像是他和秦开元下山玩了一趟又回来了一般。龙潜坤又如何取信昆仑门人?

    这些日子,封之洞早已将那日在大殿上发生的事情散播了出去,现在,几乎所有昆仑门人都知道了,龙潜坤已经被限制了掌门的权力,他现在也仅仅只是名义上的掌门而已。而他下山,则是最后的机会,若是他无法取回昆仑重宝,那么已经被处死的曾经的首席弟子清逸朱子明所犯下的所有过错。就将由龙潜坤这个师父来继续承担。

    并且,朱子明在山下竟然使用*术这种手段。而且是牵连无辜者受累,这对于绝大多数昆仑弟子来说。已经彻底超出了他们能够承受的底线。

    所有有其师必有其徒,这句话反过来也是一样成立的,所以,在现在许多昆仑门人的心中,龙潜坤已经不再是那个受到他们敬仰的掌门,而是一个纵容门下弟子行凶为祸的败类。

    所以说,在封之洞看来,无论龙潜坤如何,他都已经无法挽回败局,顶多,是从许半生那里夺回紫玉冰蝉,从而使得自己略微挽回一些颓势而已,让他下台不要下的那么难看。

    可是,封之洞更加知道,想要从许半生那里夺回紫玉冰蝉是不可能的。而他甚至已经想好了,等到自己登上掌门之位之后,他要如何漂漂亮亮的取回紫玉冰蝉。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龙潜坤的行为就显得格外的可笑,封之洞一言不发的看着龙潜坤,想要看看他到底还能如何垂死挣扎。

    铛!铛!铛!

    钟声再响。

    这当然不是为了召集昆仑弟子,而是告诉所有弟子,你们该噤声了,现在,掌门元青子龙潜坤要说话了。

    霎时之间,整个大殿之前的空地之上,已然是鸦雀无声,一股肃杀之气直冲云霄,就连平时偶尔经过的老鹰,此刻也是远远的避开了金顶这一片,那冲天的肃杀之气,就连天空的王者,也会为之惊惧。

    龙潜坤刚才一直闭目而立,钟声的余音彻底消散之后,他才缓缓的睁开双眼。

    先是从左到右的将全场扫了一遍,然后他又将目光从每一个堂主,每一个长老的身上掠过。

    最终,他的眼神落在了七长老元紫子封之洞身上,这在其他弟子的眼中,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毕竟,七长老是排名最末的长老,龙潜坤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才是正确的。可是所有的长老,乃至那些堂主,都知道,龙潜坤这一眼,包含了如何复杂的情感。

    手中依旧握着代表昆仑掌门地位的鸿钧剑,龙潜坤将手中鸿钧剑高高举起。手指轻按绷簧,鸿钧剑呛啷啷出鞘,飞向半空。众人眼中闪过一道惊鸿。

    剑鞘交于左手,龙潜坤右手一把抓住了下坠的鸿钧剑。他朗声说道:“昆仑门人听令,本座元青子龙潜坤,自担任昆仑掌门以来,鲜有功绩,座下弟子清逸朱子明,却做下极大恶行,结交邪魔。清逸已被处死,却累得本派镇派之宝紫玉冰蝉被他人强借而去。本座身为掌门,却无法将其追回。为保本门威名信诺,紫玉冰蝉不得不流失在外,此乃大忌。本座愿负上一切责任。大长老玉虚子请出列。”

    玉虚子韩堪缓缓迈步而出,看着龙潜坤,他几乎已经知道龙潜坤要做什么了。

    “掌门在上,师门重宝实乃我一人做主借之出去,与掌门无关,与诸位同门无关。玉虚愿自领此罪。”说罢,韩堪缓缓跪倒在龙潜坤的面前。俯首下去。

    封之洞冷笑连连,心道这种伎俩若在从前还有些用,现在么。所有门人都知道你这个掌门根本就是个摆设,你这种手段,难道还能博得同情么?

    龙潜坤又朗声说道:“玉虚师叔请起,你当日也只是为了挽救本门声明罢了,清逸是本座逆徒,这个责任,唯有本座能够承担。”说话之间,龙潜坤右手挥剑,一剑将自己的左臂齐根斩落下来。

    霎时间。大殿之外的高台之上,鲜血纷飞。一截断臂在半空中高高扬起,然后带着血肉跌落下来。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龙潜坤竟然如此绝决,竟然自断一臂?

    封之洞也皱起了眉头,心道龙潜坤这招苦肉计倒是使得不错,只可惜,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是你把自己杀了,也不可能挽回你的败局。尤其是在我很快就能取回紫玉冰蝉的情况下!

    昆仑门人尽皆目瞪口呆,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

    尤其是当着所有门人的面,这一剑下去,那感官上的震撼,绝对是一时无双的!

    韩堪老泪纵横,大声嘶喊:“掌门!”

    秦开元也是张大了嘴巴,他怎么也想不到,许半生和龙潜坤商量的计策里,竟然还会有这样一出。

    一时间,秦开元的心中,不禁产生了极为复杂的情绪,对许半生,他又重新产生了极大的恨意。

    反正只是一个计策,为何不能寻找更好的解决方式,非要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呢?

    他似乎忘记了,只要施救及时,这条手臂其实还是可以接回去的。只不过,龙潜坤以后的行动恐怕没有现在这么方便罢了。可是,他们二人道心已损,武功术数都难以再有进步,这手臂是否灵活如从前,真的也就不重要了。

    而且,自断一臂,还真不是许半生的主意,龙潜坤甚至也没跟许半生说,他只是希望通过这样的举动,能让自己近日的下台显得更加悲壮一些,这也可以在不久的将来,让昆仑门人对蒙骗他们的封之洞产生更为强烈的痛恨之意罢了。

    其余几个长老,也是心中不忍,即便是掌门身份被废,也毋庸这么激烈的手段啊!

    二长老玉宣子陈末眼中寒光一闪,望向封之洞,而后长身而起,伸手就将从空中落下的龙潜坤的断臂接在了手里,迅速在手臂上点了几指,封住手臂上的血脉,使得龙潜坤接回手臂的时候,这截手臂能以最完好的方式存在。

    而秦开元见陈末动了之后,他也急忙两步冲到龙潜坤的身边,伸手在龙潜坤的胸口和断臂之处连续点了数指,并且从怀中掏出丹药,塞入龙潜坤的口中。

    回过头,秦开元望向封之洞的眼神,已经是怨毒无比。许半生和龙潜坤商议的计策固然可恶,可罪魁祸首是封之洞,秦开元从未忘记。

    封之洞对此哂然一笑,他根本就不在乎秦开元等人的怨恨,待他及登掌门之位,这些人,本就是他要除去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