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75章 是你没问

第0275章 是你没问2017-11-11 22:22:13Ctrl+D 收藏本站

    管志强的酒吧,终于结束了另一层空间的生意。

    那些孤魂野鬼,本来是极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的,不过许半生和夏妙然去了两次之后,它们也便再不敢造次。他们识得厉害,这俩人都是拥有让它们灰飞烟灭的实力的,随时可以让它们永绝轮回。

    短时间内,天堂隔壁酒吧的生意肯定不会太好,不过随着那些零星客人逐渐感觉到这里的氛围改变了,气场也会悄然影响他们的选择,他们都会更加频繁的光顾这间酒吧。时间长了之后,自然生意还是能够恢复一些的。

    至于是否能恢复到从前的那种宾客盈门的场面,那就要看做生意的手段了。不过管志强并不关心这些,作为商人,他这辈子的钱其实已经赚够了,继续开着酒吧,也不过是为自己找个事情做罢了。

    许半生和夏妙然最近一段时间倒是经常去天堂隔壁,许半生知道,茅山那些人会显得很容易说话,他们也无非就是放弃这样一个节点,而且明知是许半生介入了,他们就绝不会为难管志强,否则,那和直接与许半生对阵也没有什么区别。

    倒是那些每月会来收购那些东西的修行的人,依旧按时前来,这也让许半生明白,这些人跟茅山,恐怕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双方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那人来了之后,管志强立刻按照许半生交待的,给他去了电话,然后正常的跟那人结算修行。不过,和以往不同,这一次,显然是最后一次结算。管志强在将收集到的修行交给那人的时候,如是对他说。

    “想结束了?”那人将“修行”放进一个特殊的口袋里,抬起头笑着问管志强。他的口音有些奇怪,不像是共和国人。倒是有些老外学说汉语的感觉,只是他却分明长着一张华夏后裔的面孔。

    管志强点了点头,陪着笑脸说道:“最近总有些提心吊胆的,钱是赚不完的,求个心安吧。”

    那人点点头,又道:“也是,你这几年赚的,本是你十辈子也赚不到的钱。真谈现金流,你比国内福布斯排行榜许多富豪手里的现金流都多。”

    管志强依旧笑着,心里却在奇怪,为什么许半生还不来。

    “那么以后就不会再打交道了,这几年来,我们也没说过几句话,今天便聊一聊吧。”那人主动在吧台前的吧凳上坐了下来,倒是让管志强松了口气,他看许半生还没来,心里正琢磨要怎么找个合适的理由让这人留下来呢。

    “呵呵。我们其实应该算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你喝点儿什么?酒?还是饮料。”管志强看了看酒吧里并不多的几桌人,现在干脆是连服务员都没请的,就他一个人。吧台里忙到吧台外,见那人坐了下来,他便走回到吧台之中。

    “威士忌吧,给我真酒。”那人显得很熟悉酒吧,他知道,在共和国的酒吧里,九成以上卖的都是假酒。

    “我这里都是真酒,本来就不靠这个赚钱,酒上头就不玩花样了。”

    “以后可就不行咯!”那人感慨了一句。管志强很快也开了一瓶麦卡伦威士忌,给他倒上一杯。问过之后,又加了三块冰。

    “也未必就不行。尽可能卖真酒吧。我这几年赚的钱,放在银行里,每月利息都比这里的利润高,这里赚不赚钱其实不重要了。”管志强笑呵呵的,也给自己拿了一瓶啤酒。

    他平时很少喝酒,今天也就是为了留住这个人,才会开了一瓶。

    “说起来,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还没彼此介绍过呢。管志强!”管志强伸出手,也不去问对方的姓名,这种情况,对方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他问反倒会让对方心生警惕。管志强也并没有结识对方的真实意图,他的目的不过是留住这人等到许半生到来而已。

    “崔正植。”

    让管志强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真的告诉了他名字。

    “崔正植,倒是有些像韩国人的名字啊。”管志强随口说道。

    崔正植没有回答他,只是微微一笑,举起杯子喝了一口。

    管志强有些不知该如何跟崔正植交谈,两人虽然认识几年了,可每次也都是那么简单的几句话,然后对方拿货,管志强看到钱款到账,崔正植就会离开。几年来,两人所有说过的话,加起来不会超过一二百句,每个月见面也就是三四句话而已。

    身后的酒吧大门上传来一声清脆的风铃声响,管志强转头望去,正是许半生,管志强松了口气,却浑然没有发现坐在吧凳上的崔正植,此刻也站起身来。

    许半生对管志强点了点头,手里牵着夏妙然的手,两人走向他们几乎可以算是固定的位置。

    崔正植跟在他们身后,等到他们坐下之后,才带着点儿笑容对许半生说:“我可以在这里坐下么?”

    许半生抬起头,点点头道:“坐吧,等很久了?”

    “没有多久,一杯酒都还没有喝完呢。”崔正植在许半生对面坐下,又对夏妙然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先生不是共和国人吧?”许半生问到。

    “朝鲜。”

    “都说你们国家很穷,看来也不尽然。”许半生笑着说。

    “再穷的国家,也不会缺少有钱人,而再富裕的国家,也会有为了生存铤而走险之人。”

    许半生哈哈一笑,道:“先生倒像是个哲学家。”

    “只是实话而已。”崔正植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管志强已经惊呆了,他有一种自己被许半生欺骗了的感觉,这个崔正植,好像跟许半生相当的熟悉,两人怕是早就认识。而崔正植今天之所以结算了钱款之后并未离开,就是为了等待许半生的到来,可笑他刚才还在为了如何不动声色的留下崔正植而苦恼。

    许半生看了看管志强。说道:“一瓶威士忌,我跟这位先生喝一杯。哦,对了。还没请教贵姓?”

    “崔正植,贵台甫是?”

    “许半生。太一派。”

    “原来是太一派传人,失敬失敬。”崔正植正色站起,态度一下子变得很恭敬。

    管志强有些奇怪,看这样子,似乎许半生和这个崔正植又并不认识,可他们表现出的那种熟悉,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管先生,麻烦你拿瓶酒过来。真没想到,促令管先生停下这个生意的,竟然会是太一派的传人。难怪管先生去意已决。”崔正植回头看了管志强一眼。

    管志强这才醒过味来,赶忙答应着,赶回到吧台,干脆就把刚才开的那瓶麦卡伦拿了过来,还给许半生和夏妙然拿了两只酒杯。顺便也把自己的啤酒带了过来,他想坐下旁听。

    可是许半生拿过酒瓶给自己和夏妙然都倒上酒之后,却开口直接结束了管志强试图旁听的可能。

    他说:“管先生,我想和崔先生单独说几句话。”

    管志强就算再想装糊涂。此刻也没办法装下去了,只得略显尴尬的说道:“我到那边去招呼一下客人,咳咳……”

    他绕过中间的格挡。坐在那桌熟客之间,客人热情的跟他打着招呼,可他却毫无心思,扭头向着许半生那桌看去,却看到许半生崔正植正襟危坐,几乎是一动不动,他们之间似乎没有半点交流,就只是在僵硬的喝酒一般。

    管志强也算是半个道门中人,他当然知道这并非二人没交流。而是用了某种阵法或者道术,使得他们周围有一道天然的屏障。这道屏障实际上是可以阻隔视觉听觉等一切人类的五觉,那看似正襟危坐的模样。也只是阵法的效果而已。

    许半生和崔正植正是如此,两人早已在管志强转身之际,就已经开始了交流。

    是夏妙然帮他们布下的阵法,这在夏妙然坐下之后,就一直没有停止。管志强拿酒的时候,夏妙然就已经基本布好阵法,也只是几件简单的东西,加上几张符纸而已,管志强一转身,夏妙然就发动了最后一张符纸,阵法便自然发动。

    “崔先生是朝鲜人,怎么会到我们国家做这样的生意?”许半生问到。

    崔正植抿了抿削瘦的嘴唇,小眼睛也微虚起来,他似乎是在思考要如何回答许半生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太直接了,直接到崔正植都几乎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要么告诉他自己的目的,要么就拒绝回答。

    犹豫半晌,崔正植还是说道:“事关师门,请恕我无法回答。”

    许半生点点头,并不纠缠,又问:“崔先生应该知道,这个酒吧仅仅只是一个中转站而已,那些东西出卖它们的‘修行’,是因为它们能在这里得到更多的帮助修行的东西。它们卖出一年的修行,就能获得超过此数的辅助。”

    崔正植点点头,回答说:“这个我们并不关心,我们只是需要这些东西的‘修行’而已。”

    “能知道贵派需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么?”

    “布阵。”崔正植没有犹豫,迅速回答,但是他紧抿的双唇让许半生知道,再想让他就这个问题多说一个字,恐怕都没有可能。

    “那贵派知道这间酒吧背后的势力么?”

    崔正植点点头,又摇摇头:“从来没有正面接触过,但是我们总不可能两眼一抹黑的去交易。”

    “知道他们从哪里得来那么多的辅助那些东西修行的东西么?”

    崔正植很是犹豫,似乎并不方便回答这个问题。

    他顿了顿,对许半生说:“许先生,我是因为尊敬您是太一派的传人,才会回答您的问题。可是,如果只有我回答您的问题,您却不准备回答我的问题,这样似乎很不公平。”

    许半生笑了,他说:“是你一直没问而已。”(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