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76章 大巫陵墓

第0276章 大巫陵墓2017-11-11 22:22:15Ctrl+D 收藏本站

    崔正植一愣,随即有些无语。

    坐下之后,许半生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崔正植倒是想问,可回答都已经来不及了,遑论提问。

    但是许半生说的也没错,他并不是不回答崔正植的问题,而是崔正植真的没有问而已。

    “那么,接下来,我想问许先生几个问题。”崔正植一如所有的朝鲜人,说起话来颇有共和国的古风,不管是真客气还是假客气,总之表现的很有礼数。

    许半生含笑颔首。

    崔正植想了想,问道:“许先生,能否告知您是如何知道这里的?”

    “偶然撞破。”

    “我们做的交易,似乎并不违背太一派的任何教义吧?”崔正植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责问许半生为何要劝管志强结束这门生意。

    许半生含笑点头,道:“本是与我无关,不过茅山派和我颇有些宿怨。”

    崔正植也点点头,表示他明白了,这是许半生在打击茅山派,跟他们朝鲜人无关。但是,许半生和茅山派的宿怨持续下去的话,影响的就不止是这一家酒吧了。若是连其他的经营场所也都如此,崔正植想要的“修行”,就再也没有稳定而大量的来源。

    “许先生还会继续如此下去?”崔正植问出了他最担心的问题。

    “偶然撞破而已,我没有精力去针对茅山派。不过若是再偶然遇见,我也当尽力劝说。”

    “只是劝说?”

    “还没到剑拔弩张之际。”

    崔正植放心了,他举起杯中之酒,对许半生道:“那么,我便希望许先生能够说到做到了。”

    “现在崔先生可以告诉我,茅山派那些辅助修行的东西。其来源如何了么?”

    辅助修行的东西,许半生指的并非天精地华,那些东西的修行。和人类的修行并不相同,所需要吸收的辅助品也并不相同。

    人类修行。只需天精地华,天材地宝亦可,又或者像是许半生这样,以东来紫气以及龙脉之气等等辅助修行。

    而那些东西,它们所需的修行辅助之物,却是依靠一些乌烟瘴气的东西。比如尸气,比如怨气,比如戾气等等。被许半生封印在十三宫盘里的冲天戾气。本就是极佳的辅助那些东西修行的佳品。

    简单一些说,人类的修行利用的是正面的辅助,而那些东西则是需要负面的辅助力量。

    这也就意味着,茅山派掌握了一个可以源源不断产生负面力量的源泉,他们进行采集,而后变成那些东西饮用的“酒水”,交给管志强等人,换取那些东西的修行,再用这些修行,跟朝鲜人换取金钱。

    许半生怀疑。茅山派掌握的那个可以产生负面力量的源泉,跟满都拉图以及严晓远所觊觎的那个东西有很大的关联,甚至于。就是一样东西。

    面对许半生再一次提到这个问题,崔正植这次并未过多的犹豫,而是点点头回答说:“我们只知道茅山派控制了一个远古大巫的陵墓,那处陵墓之中有大量沉积的戾气,他们就是将这些戾气制作成为那些东西修行所需的大补之物。但是那个远古大巫的陵墓具体所在,我们也并不知情。”

    许半生点点头,这一点他倒是相信的,崔正植的实力颇为不俗,可他却仅仅只是一个负责收货的人而已。他所属的门派未必有多强,可比起茅山派。却并不逊色。如果他们知道那个远古大巫的陵墓在哪里,恐怕早就不会继续用钱来收集那些东西的修行了。直接出手抢夺,无论从哪一点上来说,都更加符合他们的利益。

    “崔先生还有什么问题想知道么?”许半生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崔正植道:“管志强留下了少许修行,虽不知他为何如此,可我还是希望他能将剩余部分也交给我。这东西他留之无用,这门生意也并不违背任何规矩,可让那些东西的修行流落在一个凡人手里,这对我们终究是个潜在的威胁。”

    许半生笑了笑,道:“那是我需要的,崔先生还有问题么?”

    其实崔正植一开始知道管志强私留了一点点那些东西的修行之后,他就在想可能是留给许半生的。他没问,管志强也没提,可双方却都是心知肚明。

    那些东西的修行,凭管志强,是无法直接留存的。他一直都是用崔正植给他的特殊瓷瓶在装那些修行。而这一次,他还给崔正植的瓷瓶少了一只,这几乎毫无疑问是他留下了一部分修行。

    现在既然许半生已经坦然承认,崔正植也便无话可说。

    虽然也不情愿让那些修行落在许半生手里,可崔正植难道会为了这点点的东西跟许半生翻脸么?

    他还没那个胆子。

    一见面,他就知道自己的实力远不如许半生,对于他来说,许半生就像是汪洋大海,无边无际,根本看不透许半生内里藏了些什么。在崔正植的师门之中,也只有他那个号称朝鲜第一剑客的师父,具备这种让崔正植完全看不透的实力。

    现在,多了一个许半生。

    回去后如实汇报就行了,真要和许半生如何,那也是他师父的事情。

    想到这里,崔正植缓缓站起身来,拱手道:“许先生,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许半生笑着说道:“慢走。”

    崔正植大步离开,夏妙然抓了抓许半生的手,问道:“你什么时候让老管留那些东西的修行了?”

    许半生缓缓摇着头,道:“我没让他留,可是,难道要让崔正植杀了他么?我只要说声不,崔正植就会在十秒钟之内干掉管志强。”说罢,许半生叹了口气,然后他冲着管志强招了招手,喊道:“老管,聊几句吧。”

    管志强可是一直关注着这边呢。一听到许半生的喊叫,他便立刻跟那桌的客人打了个招呼,走向许半生。

    坐进了夏妙然布下的阵法之中。管志强明显感觉到这小小的范围之内,跟他刚才所处的世界。似乎都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就仿佛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平行世界一般,跟世界并不完全同步,他们的身体在寻常的世界之中,只是静默的坐着,偶尔喝口酒,而在这个平行世界之中,却是在进行着许多不同的活动。

    从管志强走进这个阵法之中之后,世界就开始分岔了。

    “许先生。崔正植以后不会再来了吧?”管志强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刚才他以为自己瞒过了崔正植,后来却发现崔正植根本就是在等许半生的,否则,他根本就没办法把崔正植留到许半生来的时间。

    “应该是不会再来了,除非你再去招惹他。”许半生道。

    管志强赶忙摆手,连连说道:“我哪敢再去招惹他们,对付两个普通人我还行,跟崔正植这种人较劲,我还没活够呢。”

    许半生始终微笑着。道:“那你还敢留下一部分?去拿过来吧,那东西对你毫无益处,相反。你若是敢动那些修行的脑筋,走火入魔就算是比较轻的了。你也不具备搞清事实的能力。”

    管志强一愣,刚想解释,可很快意识到,自己所有的解释或者故事,对于许半生这样的人根本就都是无效的。他能告诉自己关于这间酒吧的真相,也能替自己打发走崔正植,就表示许半生早已知道了真相。那么,崔正植之所以没有向他讨要最后那只瓷瓶。也仅仅只是担心许半生会因此不悦而已。

    尴尬的站起身来,管志强道:“多谢许先生。”说罢。他快步走向吧台,然后从吧台下方一只保险箱里取出了那只青花瓷瓶。

    许半生拿过瓷瓶。直接一挥手,就将瓷瓶的塞子扔到了一边。

    瓷瓶内,缓缓飘出一阵白雾,却又干燥的很,倒是更像烟的特质,袅袅婷婷,飘摇在瓶口,久久凝聚不散。

    许半生轻轻吹了口气,那股凝结在瓷瓶瓶口的白雾缓缓的改变着形状,仿佛它们并不存在这空气中,而是存在于水中一般,遇到很大的阻力,白雾散开的速度极其的缓慢。

    伸出一根手指,许半生将其放到白雾之间,感受着这些白雾,也即那种东西的修行,已经具象化的修行。

    粗糙的很,这些修行简直就渣到顶了,崔正植说他们要这些东西是为了布阵,那么,想要将这些修行应用到阵法上,光是提纯就不知道需要耗费多少精力和金钱。

    为了这个也不知做什么用的阵法,朝鲜人简直就疯了。

    许半生粗略的帮他们算了算,光是管志强这间酒吧,这三年来的总交易额已经达到百亿,吴东市或者江东省,像是天堂隔壁这样的所在,怕是不下十家。

    换句话说,这三年多的时间,茅山敛财最少最少也在千亿以上。当然,他们从那个大巫的陵墓之中采集戾气,花费也必然不低,否则,就要付出许多茅山弟子的生命作为代价。

    茅山派应该还不至于付出弟子的生命做代价,否则,他们坚持不了三年的时间。

    又甚至,茅山派的布局已经长达二十年之久,他们这二十年,要说敛财的数目再翻数倍许半生也是相信的。

    他们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呢?即便采集大巫陵墓中的戾气需要耗费大量的金钱,茅山派这些年来至少也掌握了数百亿的财产,具体数目,恐怕除了茅山掌门佘长风,无人知晓。

    而这也意味着崔正植的门派,这些年用于收购这些修行,以及提纯修行所付出的金钱,更加是一个天文数字。

    是什么,让一个小国的门派,拥有如此叹为观止的财富?他们又要做些什么?

    许半生更加关心的,还是佘长风到底要做什么,莫大师在哪里,以及那个大巫陵墓又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有趣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