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77章 血色欲滴

第0277章 血色欲滴2017-11-11 22:22:16Ctrl+D 收藏本站

    运起内息,许半生尝试着将这些杂芜不精的修行提纯出来,没想到还真是挺难,以许半生的修为竟然进行的颇为艰难。

    白雾开始在许半生的手指周围形成一道缓缓流动的漩涡,这一点,是管志强许久之后才看出来的。

    当时白雾的旋转已经很快了,几乎达到了三四秒钟就能转动一圈的速度。

    许半生牵引着白雾缓缓离开了瓷瓶,在他身前凝结成一团拳头大小的云朵。手指并不动,那团白雾却在飞快的旋转着,速度越来越快。

    在旋转的同时,就连管志强都能看得出来,那团白雾在旋转之间逐渐凝缩起来,不大会儿就只剩下最初不到一半的大小,而白雾也显得更为凝练了,开始有一种乳白色的质感,仿佛不再是气状物,而是一团比较稀疏的液体,甚至是固体,开始变得粘稠起来。

    许半生的嘴唇在轻轻的颤抖着,管志强却听不到他口中传出任何声音,心里即便怀疑许半生这是在念动真言,却并没有任何根据。

    夏妙然当然听得见许半生口中的真言,和她继承的器灵的记忆相差太多,而且许半生的真言显然来自于太一派,在没有得到许半生许可之前,夏妙然是绝不会偷学的。

    听见也只当没听见,可发生在许半生身上的变化,却让夏妙然感觉到有些担忧起来。

    管志强也都已经发现了许半生的变化,他能够清晰的看见那团白雾在逐渐凝练,从气状变成液态,逐渐有朝着固态发展的迹象。而许半生的脸色则是更加苍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团白雾的反光。

    更明显的变化在于许半生的身体开始有节奏的颤抖着,非常细微的颤抖。只是频率极快,就像是一个人在寒冷的时候打哆嗦一样。只不过,一个正常的人类打哆嗦最多不过零点几秒的过程。而许半生这个哆嗦,却是一直延续着。所谓抖若筛糠,又比那个频率快得多。

    从许半生的身体周围,似乎也腾起了一阵薄薄的雾气,极其稀薄,若非在这昏暗的酒吧灯光照射之下,几乎都看不出来。而且,这还是管志强也有修为在身,别说还有这套阵法作为世界的分野。即便没有,那些普通酒客也很难看出许半生身体周围那薄薄的雾气。

    雾气是红色的,稀薄的似乎并不存在,但却鲜艳如血。

    管志强一开始并没有觉得许半生身体周围的雾气有什么独特的,主要是太稀薄了,他甚至怀疑是不是灯光作用的结果。

    但是他跟其他人比较了一下,才确定这是许半生身上发生的变化。

    而随着管志强越来越专心的盯着许半生看,他身体周围的那层薄薄雾气,虽然并没有任何由淡转浓的迹象,但是。却也不知为何,那淡淡的红色却越来越鲜艳,直至仿佛看见鲜血欲滴的效果。

    管志强大惊。使劲儿揉了揉眼睛,那红色却并未减淡分毫。可许半生身体周围,那雾气分明依旧那么淡啊!

    极淡的红雾,淡到不用心去看甚至都会被忽略的地步。

    可这极淡的红雾,却营造出宛若鲜血即将滴下的效果,管志强只能用妖异这两个字来形容。若非他真切的知道这个世界上的确有鬼混灵体等等的存在,他早就被吓傻了。多少修行者终其一生,其实都并未见识过那些真正的灵异现象,也并不确定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孤魂野鬼的存在。

    许半生身前的白雾越来越凝练。已经完全液态化了,正围绕着许半生的手指缓缓流动。此刻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是一条乳白色的水流。就仿佛许半生在引导着牛奶在空中旋转一样。具体的状态,大概就跟科幻电影中。在失重状态下的牛奶被人刻意牵引的感觉差不多。

    那牛奶般的乳白还在继续凝练着,许半生显然是想将其淬炼成毫无杂质的一小滴。

    而他身体周围的红色,也在一点点的凝练,几乎已经覆盖到他的身体表面了,似乎随时会被他的毛孔吸收进去的模样。许半生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个小红人,红的那么鲜艳,又那么妖异。尤其是,稍一眨眼,许半生身上的红色就消失不见了,似乎一切如常。可凝神细观之下,许半生又变成了那个小红人,这就格外的叫人感觉恐慌。

    管志强已经有些后悔留下这瓶修行了,他其实见过不少修行本身的原貌,每次他将这些瓶子交给那些东西的时候,他们总是会从指间逼出一阵白雾,然后便进入瓶中。这瓷瓶看似不起眼,却是一件法器,那些白雾状的修行,一接触瓶口就会被吸纳进去,任凭管志强如何倾倒它们都不会出来。

    他也是有好奇心的,可在跟双方的合作过程中,他的好奇心被大量的利润有效的遏制住了。可等到他知道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的好奇心就不可遏制的起到了主导作用。

    同时他也认为崔正植那边不会因为这小小一瓶跟他计较,反正他也没拿这一瓶的钱么。管志强却并不知道,仅仅这只瓷瓶,在识货者的眼中,价值就至少百万,若非许半生的缘故,崔正植又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别说整整一瓶,就算是一丁点儿,也会让崔正植以及他的师门冒上不该冒的危险,若没有许半生,管志强此刻就已经是个死人。

    而现在看到许半生所做的一切,管志强吓得魂不附体,一切都太过诡异了。

    他虽然并不知道许半生在做什么,可许半生如今的状态,却让他觉得原来修行竟然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而他即便在被许半生揭穿了酒吧的一切,决定放弃的时候,却也是依旧告诉自己,修行还需要继续的。

    现在,管志强开始考虑要放弃这三年多的修行了。

    他也并不知道。之所以他这三年的进步巨大,几乎完全是莫大师用药物做出来的效果。失去了药物的补充,他这辈子也就停留在现在这个境界上了。顿悟之后。能够进入鼻之境,若无法顿悟。也就是耳之境巅峰,直到死为止。

    许半生并不知道自己身体周围的变化,他的眼睛紧闭着,所有的精气都放在了凝练那些东西的修行之上。他要将那些修行凝,炼成固态,那才是真正纯净的状态,他也才能知道那些修行究竟能被派上什么用场。

    布阵之类的说法,或许是真实的。但只是过程,不是结果。

    夏妙然内心的震惊一点儿都不比管志强少,不过她当然不至于感觉到害怕,事实上自从她成为灵体之后,已经很久都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了。

    她只是奇怪,许半生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红雾太过于邪异,完全不像是太一派可能传承的功法。

    可夏妙然对许半生的信任是无条件的,她绝不会怀疑许半生是什么妖人,这就只能是许半生身上发生了什么古怪的事情。

    试图牵引一丝红雾到自己手边来感觉一下红雾究竟是什么,可那红雾根本不受夏妙然丝毫的牵引作用。似乎牢牢的黏在许半生的身体上,没有人能够将其从许半生的身上移开。

    夏妙然又想将那些红雾驱散,可依旧徒劳无功。除非移动许半生的身体,否则,那红雾就是纹丝不动。

    在这一刻,红雾似乎不是红雾,而是牢牢附着在许半生身上的一层皮。

    脑子里闪过一丝“走火入魔”的念头,夏妙然很快否决许半生现在的状态极其的稳定,有条不紊的凝练着指尖上的白雾,又怎么可能是走火入魔?

    指尖的乳白水流已经越来越少,而且颜色在逐渐的变淡。开始变得隐约有些透明起来。

    许半生在做着最后的努力,那逐渐透明的液体已经开始逐渐朝着凝结的方向而去。

    感受着指尖那仿佛浆糊一般粘稠的物体。许半生知道,自己已经很接近结果了。

    大量的精气蜂拥而上。将那团浆糊状的“修行”紧紧包裹,此刻在修行的内部,至少是平时数万倍的重压。

    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之下,修行开始凝固,颜色也已经完全褪去,变得彻底的透明起来。

    若非凝结出来的“修行”是个正方体,周围有着十分分明的棱角,每一面对灯光的反射并不相同,管志强大概会根本看不见这枚也就在一个立方毫米左右的透明物体。

    看见许半生指尖那仿佛盐粒一般,却又透明到完全不影响光线的穿透的透明物体,管志强也知道,这是从那些修行之中提炼出来的精华。

    只是,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了,他更想知道,许半生身体周围那已经红到仿佛熊熊烈火燃烧的红雾是怎么一回事。

    许半生缓缓睁开双眼,他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己身体周围的红雾。

    眉头微微一皱,许半生顿觉奇怪,而坐在他身边的夏妙然也是大惊不已,一把抓向许半生。可是许半生的身体周围却像是有一道看不见的立场一样,以夏妙然如今的实力,也被轻易的弹开。

    让夏妙然如此失措的,是许半生的双眼之中,眼白还是眼白,而原本瞳孔的黑色,却已经凝缩成两弯红色的月牙状,就仿佛他的眼中戴上了美瞳一般。

    想都不用想,夏妙然就知道这必然出了问题,而许半生则看不见自己眼中的血月,但是,他却能在睁眼的同时,看见自己身体周围的红雾在以一种疯狂收缩的方式,朝着他的双眼之中涌去。

    这感觉就好像他的双眼在疯狂的吸收着那些红雾一般。

    而这种情形,在许半生的梦中,以及一些昏迷状态之下,曾经出现过。

    许半生的眼前,一片赤红,天与地,都变成了血红之色。(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