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78章 再遇张绍亭

第0278章 再遇张绍亭2017-11-11 22:22:17Ctrl+D 收藏本站

    门口风铃又响,进来数男数女。

    许半生和夏妙然自然不会去关注这些,而管志强却不免抬头望去,看到是几个熟客。

    尽管心里很犹豫要不要去打招呼,来了客人,现在又没有服务员,管志强本来是必须去招呼的。可现在许半生的情况如此特殊,这就让管志强产生了犹豫。

    “我去!老管这儿现在连个服务员都没有了,你丫也太省钱了吧!”进来的男女之中,有一人明显是所有人的核心,他见没人招呼自己,便大呼小叫。

    管志强不得不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

    脸上堆起笑容,管志强说:“绍亭你很久都没来了。”

    刚才说话的,正是许半生的半个邻居张绍亭,自从许半生帮张家解决了迦楼罗留下的隐患之后,张家算是彻底安心的住在了那个小区之中。

    因为许半生和夏妙然去过两次张家的关系,小区里的其他业主,也纷纷对张家另眼相看。

    张家这段时间可谓是顺风顺水,以前谈不下来的生意,如今明显有了新的眉目。

    连带着,张绍亭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小区里的年轻人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他们自然也知道能和许大少玩在一起是个什么概念。不知不觉之间,张绍亭俨然成为这段时间吴东城里最受欢迎的公子哥了。

    “你说你这儿也太寒碜了吧?服务员呢?”张绍亭最大的优点,大概也就在于他并没有许多富二代身上那种端起来的架子,性格的随和,也是他受欢迎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若非如此,许半生那天也不会以那种方式帮他,想要解决掉迦楼罗留下的隐患还可以用其他的方式。他进出张家两次,就明显是用自己的身份给张家送礼了。

    “小飞辞职了,猝不及防啊。新服务员还没招到。就是自己家,想喝什么自己拿就成。”管志强和张绍亭很熟。并不知道他家里的背景,只知道这个年轻人家世应该不错,不缺钱,来的虽然不多,可每次消费都不少。

    “在自己家喝酒可是不用给钱的。”张绍亭笑着说到。

    管志强也不在乎,笑道:“行啊,我请客就是。喝什么自己拿。”

    张绍亭嘻嘻哈哈的,招呼自己的朋友们坐下。当然也不至于真的就不付钱了,然后又屁颠屁颠的去吧台里拿酒。

    拿酒的时候,就看着管志强回到许半生那桌。

    酒吧里的灯光本来就暗,进门的时候张绍亭也没太注意,可现在这么一看,却还是看出了坐在窗口那桌的赫然是许半生和夏妙然。

    张绍亭见状心里一喜,许半生和夏妙然竟然也会到天堂隔壁来,这段时间老有人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跟许家大少关系很好,张绍亭也不敢乱说,只说认识而已。可这么久了。也没人见过张绍亭和许半生有过任何的接触,逐渐就又有传闻,说那次许半生去张家。是不是张家耍的某种手段,现在许家虽然知道被利用了,但却碍于身份和地位,不方便对张家做什么。

    总之就是怀疑张绍亭和许半生其实并谈不上什么朋友关系。

    而之前,张绍亭是得到许半生的允许,在外边介绍说自己和许半生是认识的朋友的。

    当然,本来就不是什么朋友,只不过许半生偶然和他们兄妹俩打了个交道而已,张绍亭也不至于有什么不满的。可说的人多了。闲话听在耳朵里总会令人不舒服。现在意外遇见许半生,张绍亭只要过去打个招呼。而许半生也微笑聊上两句,所有的闲言闲语就不攻自破。

    张绍亭自然会感到欣喜。

    拿了两瓶酒。又取了些冰块,张绍亭回到朋友们那桌。

    拧开瓶盖给自己倒了杯酒,又加了两块冰之后,张绍亭说:“我过去那边跟朋友打个招呼。”

    朋友们觉得奇怪,怎么还没坐下就打招呼啊,而且,张绍亭的朋友,家里也都是有钱有权的,人以群分么,值得张绍亭主动去打招呼的人,自然大家还是都要注意一下。

    “什么人呐?张少还得亲自打招呼?”立刻就有人问到。

    张绍亭笑了笑,却并未回答,而是端着酒杯就朝许半生那桌走去。

    众人自然是齐齐望向窗边那桌。

    回到吴东就快一年的时间了,许半生认识的人其实并不算多,许家的公开场合也没露过面,是以认识许半生的人并不多。

    但是夏妙然就不同,她算是土生土长的吴东人,而且在上层圈子里极富盛名,见过夏妙然的人还是很多的。

    这一看,没认出许半生,可认出夏妙然的人就是这桌的全部了。

    “那是夏妙然?”有人犹疑着说到。

    一句话,顿时提醒了所有人,于是乎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许半生的身上。虽然没见过许半生,可传闻总是有的。传闻中,许半生长的很好看,而且身体孱弱,面色苍白,似乎弱不禁风的模样。这显然和夏妙然身边的少年完全一致,于是,大家心里都似乎明白了过来。

    值得张绍亭主动打招呼的人,在吴东城不多,可也不会特别少。

    而能和夏妙然坐在一起,还显得那么亲热的,似乎就唯有许半生了。

    两厢一交集,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那必然就只能是许半生。

    于是乎,张绍亭和许半生认识的传言,看来还是真的。只是,关系究竟如何,那就要看张绍亭过去之后,许半生和夏妙然的表现了。

    在张绍亭和其他人眼中看来,许半生和夏妙然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眼神望向窗外,而管志强坐在一边也是动也不动,搞不懂仨人这是在做什么。

    而实际上,管志强却有些着急了。

    他知道现在自己这边三人在其他客人的眼中是什么样子。可张绍亭只要走进他们周围,必然就能看到截然不同的景象。那样的话,保不齐就会出现问题。

    正琢磨着该如何拦住张绍亭。管志强却发现许半生身体周围的红雾以更快的速度朝着他的双眼涌去,等到张绍亭走到距离他们不足两米处还隔着一张桌子的时候。那些红雾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夏妙然也是轻吁了一口气,迅速的从旁边的架子上将两张符纸收了起来,他们周围的阵法瞬间被解除,许半生除了脸色苍白点儿之外,似乎并无异状。

    只是,他双眼之中的血月还稍稍有些痕迹,若是与人对视的话,还是会被看出端倪。

    “许少!”张绍亭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管志强这才知道,原来张绍亭不是过来找自己的,而是他和许半生也认识。

    “夏小姐。”

    听到张绍亭的招呼,许半生和夏妙然同时转过身抬起头,两人一同笑着跟张绍亭点了点头。

    管志强发现,就在这一刻,许半生眼中的血月逐渐隐去,即便张绍亭匆匆一瞥之下看见了,恐怕也只会觉得是灯光的缘故,或者是自己眼花了。许半生的瞳孔,已经彻底恢复了原先的模样。

    “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你们俩。”张绍亭略显拘谨的站在沙发边。许半生没开口,他也不敢坐下。

    许半生笑着指了指管志强,说道:“最近我们常来老管的酒吧,倒是不知道你也和他认识。”

    管志强也说道:“原来你们也认识的?呵呵,绍亭很久没来了,许少又是最近才来玩儿,我也没想到你们认识啊。”

    许半生点点头,微笑着道:“坐吧。”

    张绍亭跨前一步,在管志强身边坐下。说道:“要是早知道许少经常来,我这段时间也该经常上来的。还真是挺久都没来了。有半年了吧?”

    管志强笑道:“你还好意思说,半年了都不上来看看。”

    “最近比较忙一些。”张绍亭在许半生面前。就显得有些拘束,平时他和管志强,可不是这幅样子。

    许半生笑了笑,主动端起酒杯,张绍亭见状,赶忙凑上前去,说道:“许少我敬你。”

    “你累不累?这又不是应酬,大家都是来放松的,偶然遇见,就一起喝一杯打个招呼,你还端着拿着搞什么敬酒。你要再这样,就赶紧回你自己那桌去。”

    说话的是夏妙然,她随意的拿起杯子,跟张绍亭碰了一下,现在的她,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她比许半生更加了解张绍亭过来是个什么意思,有意显得亲热一些,好让那边的几个人知道张绍亭跟许半生以及她都是朋友。这也是许半生的本意,只不过许半生一直都不太习惯表现出和别人之间的热情罢了。

    张绍亭受宠若惊,哂然一笑,喝完了杯里的酒。

    “柔柔没跟你一起来?”许半生仿佛随意的问到,抿了一口酒,将酒杯放回到桌上。

    “她跟几个小姐妹玩儿呢吧,我打个电话给她?”

    许半生微微笑着,并不回答,张绍亭明白,这是许半生让他自己决定。

    “这丫头,也不知道在哪儿疯呢,我问问她。”

    说罢,张绍亭掏出手机,给张柔柔打去电话。没有太多的废话,直接就说许半生和夏妙然都在天堂隔壁,张柔柔也是立刻就表示马上过来。

    “去陪你的朋友吧,我们来这里就是喜欢这里比较清静。”许半生平静的说,意思却很明显了,他是在告诉张绍亭,不要让他那些朋友过来搞什么敬酒的名堂。

    张绍亭心领神会,许半生让他坐下已经给足了面子,一会儿张柔柔过来少不得也要过来打招呼,这就更显得张家和许家关系很不错,至少,是他们兄妹俩和许半生夏妙然的关系很不错。

    “那我先回去了,一会儿柔柔来了我再过来。”

    许半生点点头,张绍亭端起酒杯回到自己那桌。

    还没坐下,桌上的人就纷纷问起来:“那是许大少和夏妙然?”

    张绍亭腼腆的笑着,说:“我和许少还有夏小姐,也只是认识而已。”

    没有人相信。(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