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80章 误会

第0280章 误会2017-11-11 22:22:20Ctrl+D 收藏本站

    许中良是许半生三叔许如项的儿子,比许半生略大。

    许中良是个没什么野心的人,和许中谦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

    在许家许半生这一代的兄弟姐妹之中,对许半生的归来最先表示出亲近之意的,就是许中良了。

    不过许中良即便作为纨绔子弟,也是那种没什么出息的,对他而言,有钱花,有酒喝,有妞泡就够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没什么兴趣尝试,危险的事情,更是避之不及,争权夺势,半点兴趣也没有。这样的人,生在普通人家里,就是个一辈子唯唯诺诺为生活奔忙,老婆孩子热炕头就会很满足的人。而生在许家这样的富豪之家,那就是随时都会被忽略的人选。

    许中良想的很明白,许家这么大的家业,无论谁当家都好,终归少不了他那一份家用。即便许家一向规矩都比较大,给孩子们的零花钱远不如许多宠溺家族子弟的少爷小姐,可那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绝对是天文数字。

    加上在一诺集团里担任一个闲职的工资,许中良每个月都有二十万左右的收入,逢年过节还会有笔额外的收入,吃喝玩乐是足够了。

    一年三四百万,对于许家这样的庞然大物,自然算不得什么,甚至跟许多家业规模远不如许家的少爷小姐们比起来,许中良还只能算个穷人。可是,好在他对生活似乎没有太过奢侈的要求,偶尔钱不够用,许如项夫妻俩肯定也会有所贴补。

    总而言之,许中良是个极度无害的堂哥,他似乎对许家的事情也并不太多关心。

    许半生刚回来的时候,许中良嘻嘻哈哈的表达过善意。或许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表达,只不过一直都知道自己有个堂弟,现在见到了。便自然的当成一家人相处罢了。

    而那之后,许半生和许中良几乎也没什么来往。见面唯有在许家大院里,而且一共也没见过几回。

    今天许中良突然打来电话,这倒是有些稀奇的。

    “二哥,你找我有事?”许半生接听了电话,他是个家族心很重的人,否则以许中谦对他的态度,早就该被他惩罚了。

    许中良一如既往的大大咧咧,笑着说道:“半生啊。听说你在天堂隔壁?”

    许半生看了张绍亭那桌一眼,毫无疑问,是那桌上的某个人跟许中良求证来着。

    “是呀,跟妙然过来坐坐。”

    “得嘞,我也没啥事儿,过来跟你喝杯酒。说起来,你回来都快一年了,咱兄弟俩还没在一块儿喝过酒呢。那啥,没什么不方便的吧?我是说妙然……”

    “没什么不方便的,你过来吧。”许半生挂断了电话。

    不大会儿。门口的风铃响起,木门被人推开,从外边走进来的。却并不是许中良,而是张绍亭的妹妹张柔柔。

    张绍亭刚站起来,就看到张柔柔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跟张柔柔相仿的年纪,张绍亭的眉头微微一皱,他以为这是张柔柔的追求者之类。

    如果是平时,张绍亭当然无所谓,他虽然也会有些门户之见,但却并不会干涉自己妹妹交友的权力。可是今天略有不同。他把张柔柔喊来,是因为许半生的关系。为了让她跟夏妙然聊聊,跟许半生打好关系。总不成让那个男人也跟着张柔柔坐到许半生那桌去吧?

    不过那个男人反身关好门之后。却并没有跟着张柔柔,而是跟许半生那边打了个招呼。

    许半生也笑着挥了挥手,那个男人这才对张柔柔说:“我说我不是跟着你的吧?”说罢,吊儿郎当的朝着许半生那边走去。

    张柔柔脸上微微有些红晕,见男人已经走了,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且,她看到那男人和许半生似乎很熟悉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尴尬。

    张绍亭也看出不对了,忙走过来小声问:“柔柔,怎么了?”

    张柔柔略显尴尬的说道:“我跟几个小姐妹在一起,他刚好就在我隔壁桌。之前就往我们桌看了好几回,似乎想来搭讪又没来。然后你叫我过来,我就跟小姐妹说了一下,拿了包就来了。结果他也结了帐,跟在我身后。我开车他也开车,车子一路跟着我,我还以为他是坏人呢。”

    张绍亭已经明白了,这故事显然是张柔柔进了大楼,那个男人也走了进来,再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张柔柔按下楼层之后男人就不用按了。

    这样的状况,换成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会觉得仅仅是巧合而已,张柔柔产生误会也是正常。

    两人肯定是在电梯里发生了口角,张柔柔指责对方跟踪自己,而对方则是解释他没跟踪。

    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张绍亭小声说:“过去跟许少解释一下吧,这种巧合,你一个女孩子肯定是会有些害怕的。许少不会见怪。”

    兄妹俩径直朝着许半生这桌走来,这时候,许半生也从许中良那里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见张家兄妹俩过来,就笑着张罗他们坐下。

    “介绍一下,这是张绍亭,这是他妹妹,张柔柔。这是我堂哥,许中良。”

    张氏兄妹听罢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许中良他们当然知道,虽然许中良是许家嘴没有存在感的少爷,可那也是许家二少啊。张柔柔刚才得罪的竟然是许半生的堂哥,这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兄妹俩顿显尴尬,张绍亭刚想开口解释,许半生又笑着说:“二哥,说起来他俩跟咱们也算是邻居,他们是山后边那个小区里的,我也是前不久才认识。”

    许中良哈哈大笑,毫不在意的说道:“哈哈,这还真是巧了,谁曾想咱俩邻桌,完后又奔赴同一个地点。这事儿好玩!”

    张家姐妹一看,许中良似乎没放在心上。顿时心安了不少。

    不过张绍亭还是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张柔柔红着脸说:“许二少,对不起。刚才我……”

    “没事没事,换成我是个女孩子也会有些害怕的。”许中良大大咧咧的摆摆手。然后高声喊道:“服务员,服务员呢!”

    管志强有些尴尬的说道:“这几天没有服务员,许二少,您想要什么?”

    许半生介绍说:“他叫管志强,是这酒吧的老板。”

    “许二少您要什么就跟我说。”

    “酒杯啊!这不是废话么!真不知道你这酒吧怎么能有生意的,服务员也没有,老板吧就坐这儿,酒杯也不给拿。你不是打算让我直接吹瓶吧?”

    管志强赶忙起身去拿了几只杯子过来。张柔柔抢着拿了酒瓶,给许半生等人逐一加上了酒。

    然后自己也倒上一杯,两手端着先凑到许中良面前,小声说道:“许二少,抱歉,刚才……不好意思,我敬您一杯吧!”

    “好说好说。”许中良喝完了杯子里的酒,把杯子一方,张绍亭又给他加上。

    “诶,你们之前是坐那桌的吧?郝如忠那个死胖子呢?赶紧让丫滚过来。没他我和你妹也不会有这误会。”许中良看着张绍亭说到。

    张绍亭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

    郝如忠是张绍亭认识不久的朋友,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一个圈子在一块儿玩而已。今天一起来了。他看到张绍亭跟许半生打过招呼,总有些拿不准那是不是许半生,于是便打电话给许中良,让他问问许半生是不是在这儿。

    然后,才发生了这一出,谁知道那么巧,许中良竟然会刚好坐在张柔柔旁边的桌子上。

    “我这就去叫老郝。”张绍亭站起身来,很快带回来一个胖子。

    “就是你这个胖子害得,结果让人把我当跟踪狂了!”许中良笑着跟郝如忠打招呼。

    在过来的时候。郝如忠已经听张绍亭说了这件事,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柔柔。可不是郝哥说你,你看二少这么帅也不该怀疑他是跟踪狂啊。而且。柔柔你也真是太没眼力价了,有跟踪狂会开辆保时捷小跑的么?虽然不贵好歹也是百万级别的车了,男人有这个身家还用得着跟踪?你要是遇着郝哥这样的,怀疑一下还说得过去,你说是吧?”

    张柔柔红了脸,低下头去,想了想,郝如忠说的还真是不错,那个年纪轻轻,长的不错,还能开着百万级别的好车的,还需要当跟踪狂?他这样的,怕是身边往上扑的女孩子有的是吧。

    “郝如忠,许大少好!”郝如忠一转脸,把手伸向许半生。

    许半生含笑点点头,却并未跟他握手,郝如忠有些讪讪的缩回手来。

    夏妙然笑着替许半生解释了一句:“半生是半个道士,不习惯握手礼。夏妙然,我和你姐关系不错。不是说你当兵去了么?怎么退伍了?”

    郝如忠挠挠头,道:“夏大小姐美艳无双,我当然认识了,不过不敢过来跟你打招呼。像我这样的,退伍就没可能,没任务,就溜回来玩玩而已。有任务了,一个电话又要喊回去。”

    听到这话,不熟悉郝如忠的张氏兄妹和许半生都是微微一愣,原本以为就他这提醒,即便当兵也就是个文职,混日子而已。可他话里那意思,似乎他还是特殊部队的?

    “可别小看他,这厮能打着呢!那一身肉,比别人穿着盔甲都强!”许中良很清楚郝如忠的底细,便替他解释到。

    众人点头,郝如忠却再度挠挠头道:“这话搁别人面前说倒是没什么,在许大少面前那不是班门弄斧么?中良你可别毁我啊,你家这个弟弟,那才是绝对的高手。”

    许半生再度笑了笑,他已经大概知道郝如忠是在什么部队了。

    或者,严格来说,那不是部队,仅仅是借用部队来掩饰真实的身份罢了。

    郝如忠如果不是十七局的人,也一定跟十七局有很密切的关系。

    当然,不是史一航管理的江东省十七局。(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