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81章 东西不见了

第0281章 东西不见了2017-11-11 22:22:21Ctrl+D 收藏本站

    聊了两句,郝如忠便主动告辞,张绍亭也站起身来,跟着他一同回到朋友那桌。他知道,许半生并不喜欢这么多人聚在一起。

    张柔柔被喊过来,本就是让她和夏妙然多接触的,自然也就留在了这边,而且,她和张绍亭那边那桌的人也并不太熟悉。

    许中良作为一个花花公子,聊天的手段还是很不错的,很快就让张柔柔卸下了之前的尴尬,跟他聊的投机起来。

    这当然也跟张柔柔很清楚自己被哥哥喊过来是为了什么有关,之前是希望和夏妙然搞好关系,而现在,既然许中良愿意跟她多聊,效果也是一样的,终究是希望能跟许家人保持良好的交往。

    有了许中良,一瓶酒很快就喝完了,管志强便又上了第二瓶。

    “许少,你手指上那是什么东西啊?钻石么?”

    或许是女人对钻石类的东西天生都有极其敏锐的感觉,虽然许半生手上那东西并非钻石,但是倒是和钻石有颇多相似之处。极其纯净,又非常之小,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之下,被当做钻石也很正常。

    不过这终究还是有些奇怪,那东西实在过于透明了,许中良就显然没有发现,而郝如忠明显跟十七局有很大的关系,他也没发现。这东西,许半生可是一直都没离过手的。

    微微一笑,许半生伸出了手,说道:“不是钻石,你看看,能不能猜出是什么?!”

    许中良也好奇的凑了过来,这才看清楚许半生指尖上的那粒东西。

    眯着眼,许中良说:“肯定不是钻石,谁家钻石会被切割成正方体啊。而且。这东西比钻石还干净,这要不是这么仔细看,几乎完全看不到这东西的存在。半生。这到底是什么?”

    许半生笑而不语,张柔柔却将那东西从许半生的手指上摘了过来。

    手指捏住。张柔柔立刻就感觉到这东西似乎还有些弹性,完全不是钻石能够拥有的感觉。而且,钻石一定是冰凉的,这东西却似乎微微有些暖意,明显比她手指的温度要高。

    正如许中良所说,这东西透明的有些过分了,隔着距离看,还能从灯光的反射上看的清楚一些。这放在指尖之上,反倒看不大清楚了,透明的让张柔柔觉得好像自己手指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一般。

    “这东西好奇怪哦,凑的越近反倒越看不清楚,比水的透明度还高呢!”张柔柔口中小声惊叹着,却被这东西那无比的纯净和透明所吸引,隐隐约约都有些舍不得还给许半生了。

    许半生也不介意,许中良更是看了两眼之后就毫无兴趣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许半生说:“半生。来,咱哥俩走一个。”

    和许中良喝了杯酒,许半生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他感觉到了气场的波动,非常微弱,但却明显有一个相当明显的波动。

    猛然回过头,他清楚的看见张柔柔指尖上的那个东西正在飞快的缩小,张柔柔也是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夏妙然和许半生几乎同时望向张柔柔的指尖,她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

    那东西迅速的消失,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张柔柔不清楚,可许半生和夏妙然却清楚的“看到”。那东西是被张柔柔给吸收了。

    吸收了?!!

    许半生很难得的皱起了眉头。

    夏妙然望向许半生,显然是在问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许半生也并不知道,于是只能还以让夏妙然不动声色的表情。

    “怎么没有了?”张柔柔开始担心了。毕竟是女孩子,她很担心自己弄丢了许半生的东西,尤其是这东西她前所未见,足以证明这东西的珍贵。现在突然就在她指尖上消失了,这怎能让她不感到紧张。

    许中良还不明白,恍恍惚惚的说:“什么没有了?”

    “那个东西,那个东西不见了。”张柔柔把指尖凑到眼前,仔细的看着,确定那东西真的不见了,这才着急的俯下身子,离开了沙发,几乎要跪在地上去找。

    许半生对许中良说:“二哥,你把柔柔扶起来吧,不用找了。”

    许中良这也才意识到是什么不见了,一伸手将张柔柔搀扶了起来,然后说道:“没事儿,不就是个玩意儿,掉了就掉了。”

    “可是我没有动啊,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怎么就不见了。许少,对不起,这东西是不是很珍贵啊?我要怎样才能赔偿?”

    许半生心里疑惑,脸上却不露分毫,笑了笑说:“珍贵倒是很珍贵,不过却无需赔偿。是这东西自己挥发掉了,跟你没关系。”

    “可在你手上那么长时间都没挥发,怎么会到我手里就挥发了?”张柔柔显然是担心自己弄丢了许半生的东西,而他又不好意思让自己赔,所以才会这么说。许半生可以不介意,但她却不能表现的理所当然。

    “这也是我现在的疑问,不过挥发了却是确系无疑,你真的不用放在心上。”

    见两人一个不在意,另一个却紧张的要死,许中良不由好奇的问道:“半生,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以前还真是从来都没见过。是不是跟你修道有关?”

    张柔柔听到这话,也颇有些紧张,许半生是个“道士”,这几乎是人尽皆知的秘密(纵然事实并非如此),而那天许半生在张家也表现的神神叨叨的,她还真怕是自己弄丢了许半生什么修道的工具。

    许半生脑子里已经想到了该如何给这东西一个合理的解释,跟修道有关当然不行,这会让张柔柔更加紧张和担心,这也不利于许半生找出最后的真相。

    “这是咱们家最近在做的那个项目。”许半生解释道。

    张柔柔当然不懂,可许中良虽然是个花花公子,却也知道,许家最近开始和蒋怡合作,所谓最近在做的项目。是新能源项目。听公司里说,一诺集团在未来二十年内,恐怕要将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这个新能源的项目上去。

    “新能源?”许中良问到。

    许半生点点头。说:“嗯,新能源结晶体。结构还不稳定,我也是好奇,就从蒋怡那里拿了一点儿出来。这也算是个试验吧,就看离开密封真空环境,这个结晶体到底多长时间会挥发掉。所以说,柔柔,你别担心,这东西是试验品。虽然价值的确比较高,不过这本来就是试验中必然的损耗。跟你没关系,也就是时间到了,如果是在我手里,它也会像这样不见的。”

    张柔柔虽然有些犹疑,但总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能把你的手给我么?”许半生含笑说到,脸上谦和平润,让人很放心。

    张柔柔虽然不知道许半生要做什么,但还是伸出了手。

    许半生将张柔柔的手掌摊开在自己的掌心中,食指不易察觉的向手腕上绕了绕。以便去探张柔柔的经脉。

    他装作在看张柔柔的手指尖一般,另一只手也在张柔柔的掌心中轻轻点着。

    两股不同的气息很隐蔽的传入到张柔柔的体内,可张柔柔却并不知道。

    沿着不同的经络。许半生很快就用这两股不同的气息在张柔柔体内完成了全部的探索。

    没有任何异状,但是许半生却知道,这只是表象而已。

    那东西是那些东西的修行凝练而成,从最根本上来说,就是一种能量,经过许半生的凝练,那东西不可能结构不稳定,要说是挥发掉,许半生也不可能相信。并且。他和夏妙然都看得很清楚,那东西就是被张柔柔吸收了。他们当时都清楚的看到那东西是如何融入到张柔柔的体内。

    按理说,这样一股极为精纯的能量被人体吸收了。必然会给人体带来一些变化,至少经络之中会有明显的波动。

    可现在,许半生却探查不到那些能量,就仿佛那些能量在进入到张柔柔的体内之后就自行消失了,而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总不能一直抓着人家女孩子的手,许半生只能以后再找机会查看。

    “还真是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这个新能源,呵呵,革命尚未成功啊!不过算不错了,比起之前的数据,这次算是多坚持了几个小时。”许半生随口撒着谎,松开了张柔柔的手。

    张柔柔也将指尖凑到眼前,同样看不到丝毫痕迹。

    许半生又道:“虽然没有任何痕迹,不过你这几天还是注意一下,毕竟是能源,而且根据数据显示,这一点点看上去不起眼,其中蕴含的能量,却相当于三十多公斤汽油燃烧所释放的能量。理论上应该是挥发了,不过我担心会对你身体有什么影响。这几天,如果你感觉到身体有任何不适,都要立刻跟我说。我带你去蒋怡的实验室那边,只有他们才能对你做出相应的治疗。万一有影响的话,任何医院肯定都是束手无措的。”

    张柔柔见许半生说的慎重,也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清纯的面容上,多了几分忧愁。

    “好的,要是有问题我就跟你联系。”

    夏妙然见张柔柔太紧张了,便拉起她的手,装作女孩子之间特有的亲密一般,安慰她说:“你也别太担心,没什么大事,最多也就是能量波动,会造成内分泌的一些紊乱。对症下药就好了。”说话之间,她也将内息注入到张柔柔的体内,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同样一无所获。

    “哎呀,你们就别担心了,不就点儿能源么,来来来,喝点儿酒,酒精是杀毒的!”许中良还真是神经大条,且不论酒精能否杀毒,即便杀毒又跟这东西有什么关系?而且酒是进肚子,而那东西,进的是皮层之下。

    张柔柔也知道自己表现的过于紧张了,便拿起酒杯,说道:“许少,妙然姐,我还没敬你俩酒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