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82章 针锋相对

第0282章 针锋相对2017-11-11 22:22:22Ctrl+D 收藏本站

    封之洞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昆仑的掌门。

    龙潜坤自请让位,封之洞的继任就毫无悬念了。

    除非是明目张胆的篡位,否则掌门之位绝不可能由晚辈传给长辈,而下一代之中,还没有任何可以挑起掌门大梁的弟子。掌门之位只能在龙潜坤平辈的师兄弟之中选择,封之洞几乎面临毫无对手的局面。

    他反对长老会的席位变成五个,再加上他成为掌门之后将会空出的一个长老席位,昆仑之中,便有三个长老席位可供竞争。本已局面大好的封之洞,在手握三个长老席位的情况下,又得到了一部分人的支持,当选这个掌门,也就顺理成章了。

    让众弟子意外的是,封之洞继任掌门之位,拿到了掌门信物也得到了那柄他馋涎已久的鸿钧剑之后,却表示昆仑作为道门第一大派,一定要言出必践,所以,即便是镇派之宝落在许半生的手里,那也是昆仑曾经答应过的,于是,取回紫玉冰蝉的时间,一定要等到和许半生约定之日到期。

    这无疑让众多门人弟子感到不服,长老虽然只剩下四人,却也必然要由长老对掌门的决定提出质疑。

    众人以为陈末会站出来质疑封之洞,可他没有,陈末的确很反对由封之洞担任掌门,可他老谋深算,他早已知道封之洞出任掌门之后的决定必然如此。

    对封之洞而言,紫玉冰蝉只不过是个工具,漫说只是个数百年来昆仑都不曾弄明白的法器,即便真是一件震天动地的法宝,那也比不上昆仑掌门的吸引力大。

    紫玉冰蝉不过是个工具而已,一件帮助封之洞可以向龙潜坤发难的工具。一件可以帮助他成为昆仑掌门的工具。

    他的目的现在已经达成,当然不会选择和许半生硬碰硬,龙潜坤始终是昆仑第一高手。连他都在许半生面前铩羽而归,封之洞何德何能又有夺回紫玉冰蝉的信心?

    况且。对于封之洞来说,甫登掌门宝座,现在最重要的是稳定人心,要让昆仑弟子心服口服的拥护他作为掌门,而不是急于向一个很难战胜的对手宣战。那样,除了会让他屁股还没坐热掌门的宝座就下台,完全没有半点好处。

    夺回紫玉冰蝉的好处自然巨大,可若是因此将自己得之不易的掌门宝座搭上。那就太不值得了。

    陈末一如他名字的发音一样,保持了绝对的沉默。

    苏岩虽然跟封之洞不完全是一条心,可他还等着封之洞兑现给自己的好处呢,此刻绝不会做出任何让封之洞不满的事情。

    邹南芳就更不会了,他本就和封之洞沆瀣一气。

    唯一向封之洞提出这一点的,是原五长老玉阵子秦开元,而在封之洞成为掌门之后,他也顺利成章的成为了昆仑的三长老。

    “元紫掌门,前掌门让位之前,你不断逼迫他夺回本门宝物。现在你既继任掌门之位,却为何出尔反尔,连本派镇派之宝也浑然不顾了?这样。似乎说不过去吧?”

    封之洞看了看秦开元,心道你和龙潜坤下山之前,我就想到迟早你们会有此一问。

    “这话任何人都可以说,唯独你三长老不可。是谁和元青师兄一同下山找许半生讨要那紫玉冰蝉的?你做不到的事情,现在反倒来逼本座去完成,你是何居心?若在你和元青师兄下山之前,本座或还有几分把握。现在你们把许半生得罪的更狠了,难道你非要陷我昆仑于不义之间?!”

    “元紫掌门,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陈末看不下去。淡淡的说了一句,“玉阵长老也是为了本派着想。你作为掌门,认为此时时机不好也便罢了。解释给他听便好,这冠以大义之名,似有不妥吧?”

    封之洞原本的意图就是激怒秦开元,最好是能让秦开元对自己动手,那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冠他一个大逆不道的罪名,最轻也是削了长老之位,自己还可以趁机表现一下作为掌门的宽宏大量。

    可陈末这看似劝解的一句话,却让封之洞的计划已经无法进行了。

    “紫玉冰蝉乃是本派重宝,自四百年前我昆仑先辈得到之后,就一直作为镇派之宝传承至今。如今虽然是由于清逸那个逆徒,使得本派重宝落于外人之手,而贫道和玉阵师叔无能,无法将其讨回,可这并不代表,元紫掌门你作为一派之长,就可以轻飘飘的说一句待到约定之期再去讨还。若是如此,贫道又何必跟玉阵师叔下山一趟?”

    龙潜坤此刻已经被他的弟子扶到一旁坐下,本已进入到打坐的状态之中,可见封之洞欲图对秦开元不利,他也急忙开口帮腔。

    他这话其实蛮诛心的,充分点明了他之所以让出掌门之位,一是由于清逸朱子明私盗昆仑镇派之宝下山,并且使其落入许半生之手,二也是因为封之洞苦苦相逼,他不得不下山试图取回紫玉冰蝉却不可得。有了这样的前因,紫玉冰蝉是否能够取回,已经成为了衡量掌门是否合格的标准之一,至少,也是掌门责无旁贷的责任。封之洞既然坐在掌门之位上,那就要负起这个责任。

    封之洞冷冷一笑,这本也在他预料之中,他道:“本座不是推卸责任,而是前有玉虚师叔之诺,后有玉阳师叔之冒进,再有玉阵师叔与元青师兄徒劳往返,本座若再去与许半生强硬交涉,换来的必然是太一派与本派的交恶。本座不惮太一派,可我昆仑之名如何?要叫天下道门耻笑么?本座也并非不去讨还紫玉冰蝉,而是此事必须从长计议。本座刚刚继任掌门之位,长老会又只剩下四名长老,紫玉冰蝉纵然是镇派之宝,可也重不过昆仑之名。紫玉冰蝉必须取回,可再不能用从前的手段了。待本座整理好本派的公务,自然会亲自下山找许半生交涉。取回紫玉冰蝉。如果有任何门人弟子觉得不妥,大可下山去找许半生。如若取回,本座必以掌门之位相让。不符合条件者,本座以长老之位虚位以待!”

    这话一说出来。再没有人敢多一句嘴了。

    谁有把握去找许半生要回紫玉冰蝉?连龙潜坤都办不到的事情,还折损了一个玉阳子殷定华,封之洞甚至敢说用掌门之位来换紫玉冰蝉,这事情的难度可见一斑。

    龙潜坤听罢,也是微微一笑,冲着秦开元使了个眼色,让他再不要开口,自己又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他要的。就是封之洞的这句话,只要有这句话,龙潜坤其实随时都可以重回掌门之位。

    秦开元却不想就此放过封之洞,无论如何,拿话挤兑他一下,总也是好的。当着这所有昆仑弟子的面,总是要让他留下点儿什么的。

    “掌门既有此言,我等也便放心了。我与元青师侄出师不利,我自当领取责罚。”

    陈末一听,急忙阻止道:“本派规矩。还没有这等律条,况且此事玉阵长老只是辅佐元青师侄,如今元青自断一臂。自辞掌门之位,已受惩戒,再没有牵连的道理。如若办事不成便要受到惩罚,今后还有哪位弟子敢替我昆仑办事?”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众多弟子的随声附和。

    到了这个份上,绝大多数弟子其实也都看明白了,今日这事,绝不是一时兴起,恐怕昆仑之中早就发生了许多他们所不知道的内讧。看前后两任掌门以及长老们之间互为犄角的姿态。这绝不是突如其来的变故。

    掌门是谁,对普通弟子而言其实并不重要。但是如果玉阵子秦开元因此受到惩罚,那么牵连下来。很多人都要无辜受累。而且,若是掌门或者长老再让某些弟子下山找许半生的麻烦,这出师未捷也就罢了,回来还必然会遭到惩罚,这怎能不叫昆仑众弟子人心惶惶?

    尤其是看透了封之洞的作为之人,更是附和的很大声,他们很清楚看,就凭他们和元青子龙潜坤一直以来的关系,以及刚才他们的表现,就足够让封之洞给他们喝一壶的了。无论如何,先要自保,切不可给封之洞利用这件事再做文章的机会。

    封之洞看着秦开元,眉头微皱,他当然不相信秦开元是真心要自请惩罚的,他表现出这种姿态,就是为了激起众多门人弟子对封之洞的逆反心理,同时,杜绝封之洞藉此再做文章的可能。

    而秦开元一向话不多,今天的话却着实不少,从目前的实力上来看,昆仑上下第一高手恐怕还得算是秦开元了。原本他就一心沉醉武学修行,即便比起龙潜坤,也差的不多,如今龙潜坤自断一臂,实力大减,秦开元倒是隐隐有在个人武力上占据昆仑第一宝座的可能。

    当然,封之洞真要和秦开元单打独斗,也未必输给他,原本到了他们这个阶段,相差也就很少,再加上封之洞现在贵为一派之尊,手里可用的法宝远不知比秦开元多了多少,实力上那点儿小小差距倒是不值一提了。

    可即便如此,秦开元也绝不该有这种心思。

    好心机!

    封之洞暗忖,这秦开元背后,恐怕还有高人指点。

    看了看席地而坐的龙潜坤,封之洞心道难怪他这么痛快的就把掌门之位让了出来,原来还有后招。幸亏秦开元做了这些,否则封之洞还真要大意了。

    难不成,这两人竟然和许半生达成了什么协议?

    若真如此,这反倒对封之洞更有利了,当然,前提是封之洞能抓住他们二人和许半生达成协议的证据。

    “三长老不可再说什么惩罚之事,本派律条没有这个规矩。而且,既然身为掌门,昆仑任何弟子犯错,本座都有责任。待到此事终了,本座当自请一年面壁辟谷。”

    封之洞这话说的异常漂亮,什么自请一年面壁辟谷,好像他在为别人犯下的错请罪一般,可实际上,他成为掌门拥有更多资源使用权之后,也必然会有静修的过程。这一年,无非相当于闭关修行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