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85章 再见虫二

第0285章 再见虫二2017-11-11 22:22:26Ctrl+D 收藏本站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吸收了那些东西的修行凝练之后所成的能量的张柔柔,却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倒是许中良不知为何,突然迷上了张柔柔,最近正在对她进行猛烈的追求,大有花花公子改邪归正,想要找老婆结婚的架势。

    对此许家上下是乐见其成的,到了许家这个地步,尤其是未来的战略基本上已经确认要转移到新能源产业上去,他们在国内无论是官场还是商场上都无欲无求,也无需去搞什么政治联姻了,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许家少爷,突然开始想要正经的谈一场恋爱,这对他们来说显然是一件喜事。对方的家庭背景也不算太差,而张柔柔各方面的表现也都还算不错,张文标这个人也素来名声还好,从许老爷子开始,许家上下都对许中良的转变感到欣喜。

    可是许半生对此却有很大的疑问,他甚至有些反对,不过却找不到太好的理由,便也静观事态的发展。

    许半生从不认为那小小的能量聚合体融入到张柔柔的体内是无端的,这世上凡事有果就必有因,必然是张柔柔和这东西有某种契合之处,否则绝不会被她吸收。那东西在许半生的指尖那么长时间,夏妙然也触碰过那东西,怎么没见被吸收?偏偏张柔柔拿过去就融入到她的体内?

    也正是这一点,让许半生认为张柔柔和许中良绝不是一路人,张柔柔身上迟早会出现某种古怪。

    可是许半生进行了许多次的推演,都没有得到结果,他所能看到的张柔柔的未来,只是一个正常人的轨迹。

    至少在三年之内,张柔柔的命途中。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波折。无喜无悲,平淡的就像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若是换做别人,可能也就认同了这个结果。毕竟推演是不会错的,尤其是太一派掌教真人的推演。又怎么可能出错?

    但是,也正因为许半生是太一派掌教真人,而且他还是个从天道那里偷了命苟活在这世上的特殊存在,这使得他的性子远比同龄人沉稳的多,也让他想的事情永远都比别人多一层。

    在许半生看来,恰恰是这种平淡无奇,预示着他的推演出现了问题。

    哪怕是再如何普通的一个人,也不可能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命途上没有丝毫的变化的。即便是她这三年将自己装在一个盒子里,与世隔绝,命途也不可能平稳如此。

    三年毫无变化,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相当奇怪的变化了。

    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许半生的推演在某个地方出了问题,直接导致了最终的卦象也出了问题,他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张柔柔生命中某个极小的片段的不断重播。就好像电影里那样,有某位大盗要偷取某样重宝,他先截取了监控探头拍摄下的一段空镜头画面。然后将其无限重复播放,使得监控者无法发现他的入侵。

    许半生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他认为有人干扰了他对张柔柔的推演。将张柔柔某段平淡至极的生命片段无限重播,这才得到了这样的卦象。

    而那个干扰了许半生推演的人,许半生认为是张柔柔自己。

    他也相信这并非张柔柔主动所为,而是一种可能连她自己都并不知道的状况。

    而这些所有的状况的起因,都是那颗体积还不到一个立方毫米的修行提纯物。

    许半生打算违背他的诺言了。

    许半生曾经答应过崔正植,说天堂隔壁酒吧的情况只是偶然,他绝不会干扰其他崔正植收货的地方。

    可是现在,许半生决定,他必须弄清楚在张柔柔身上发生了什么。张柔柔的状况。和他有直接的关系,更何况张柔柔现在和许家也发生了相当密切的关系。许中良的追求不成功也便罢了。若是成功了,许家就会因为张柔柔的缘故产生变故。这是许半生绝不愿看到的结果。

    想要查出吴东城里。那些地方聚集了大量的那种东西,对许半生来说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他以往只是不屑为之罢了,他认为阴阳两隔,那些东西也只是在它们所在的范围内活动,对人类基本上不会有特别大的影响。可当他想要知道那些东西的存在,也是极其轻松的事情。

    甚至都不用进行任何的推演,在有了那枚不知名的铃铛之后,许多事情似乎都变得容易起来。

    那枚铃铛本身有圣光加持,而圣光天然就和那些东西是天敌,许半生将自己的一缕意识分到铃铛之中,那铃铛就仿佛一个gps一样,直接定位到了许多个类似于天堂隔壁酒吧的地方。

    让许半生感到意外的,是铃铛所指引出的地点之中,竟然有一个是他去过的地方。

    李小语开着车,来到了江心洲上,这里,有一个会所名曰虫二,是方琳所开的会所。

    自从治好了那位老首长的病之后,许半生几乎就没跟方琳打过交道。

    方琳似乎也知道许半生并无意与她深交,帮老首长治病,也只是为了还取走启功先生那幅“虫二”的字的人情,是以在送了许半生一辆车却被许半生退回来之后,她也便自行消失在许半生的视野之中。

    这一次,许半生突然打电话给她,说要去虫二会所,方琳还感觉到了极其的惊讶。

    因为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方琳现在呆在吴东的时间也少了许多。这半年多来,她在京城呆的时间倒是比在吴东多了不少,虫二会所她也有一段时间没来过了。

    这里本就是不太接待普通客人的地方,方琳也不怎么呆在吴东之后,虫二会所就更显冷清,甚至连服务人员似乎也少了许多。

    许半生的电话打到方琳手机上的时候,方琳正在高铁上,刚刚离开吴东南站不久。甚至还没有在任何一个站点停下。她这是要去平京,再过几天就是她母亲的忌日,她想去平京和她父亲一起度过。

    但是接完许半生的电话之后。方琳就立刻在高铁停靠的第一个站点下了车,并且连站都没出。就直接登上返程的高铁,不过一个多小时之后,便又出现在吴东。

    此刻的许半生,车子已经驶过了江心洲大桥,沿着江心洲的沿江大道,几乎可以看见虫二会所的踪影了。

    电话联系了一下,方琳做好了安排,让会所里的人先接待许半生。她自己则是驾着车风驰电掣的赶往江心洲。

    大切诺基缓缓驶入虫二的院子,许半生又站在虫二的牌匾之下,久久仰视,似乎在欣赏这幅已经成为他的珍藏的作品。

    虫二会所的负责人换了一个,以前那个跟杨氏兄弟有些关系,是他们的一个表哥。方琳在和杨氏兄弟来往越来越少之后,也就换了个管家。她自己又极少再来虫二会所,这段时间几乎完全是那个管家一个人在打理虫二会所。

    新管家名为彭连扬,四十岁,面白无须。清瘦的很,身上穿着一件水青色的长衫,外头罩着一件灰蓝缎面的马褂。一条金色的链子从马褂的衣襟之间穿出,斜斜的夹在马褂左上方的领口处,藏在里边的那头,想来是连着一只怀表。

    这倒是个很古旧的打扮,许半生没有放过任何细节,连彭连扬脚上的小牛皮底缎面圆口的布鞋都没有漏过。

    “许少,您好,我叫彭连扬,是这里的管家。方女士打来过电话,让我在这里迎接您。”彭连扬很客气。声线略显高挑,这也就是在现代。若是搁在古代,他那高挑的声线,加上面白无须,保不齐就会有人误会他是个宫里出来的人。

    许半生面带谦和的微笑,对他点了点头,道:“有劳。”

    “许少还是坐临江仙?”彭连扬又问。

    临江仙是许半生来这里进过的唯一一个包间,那个包间也是整个虫二会所位置最好的包间,脚下便是滔滔江水,临江而仙。包间的门头上,也只写着一个“仙”字,临江二字却是隐在包间的位置之中的。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也好。”

    说罢,许半生迈步走上台阶,进门的时候,他有意无意的似乎让了让身子,这个细节,让彭连扬看在眼里,眼中不禁产生了些许的疑窦。

    许半生却并未有任何的表示,而是继续前行,彭连扬也不及细想,急忙两步抢在许半生的侧前方,引领着他走上了楼梯。

    楼梯似乎有些陈旧了,这段时间虫二会所几乎没什么生意,打扫卫生的人似乎也有些懈怠,楼梯的木板上踩上去,咯咯直响,还有些扬灰。

    许半生微笑着说了一句:“方琳说她现在留在吴东的时间少,这里也有些日子没来了,看来还真是不错。不光她没来了,连工作人员都不怎么来了吧?”

    彭连扬赶忙解释说:“方女士现在不怎么管这里,她不来,也就没什么客人来。我见这里生意着实清淡,我又领着方女士的高薪,就不免觉得没必要请那么多人。这里的卫生现在都是我亲自打扫,没办法帮方女士赚钱,总归不能让她再多无谓的支出,我也身体力行的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两日我身体不大舒服,疏于打扫了,还请许少不要见怪。”

    许半生点点头,道:“彭管家倒是个有心人。”

    这话似有所指,但许半生又并未言明,说完之后也不顾彭连扬的表情有些尴尬,背着手迈步上了楼梯。

    走进临江仙之前,许半生还用力的在门口处踩了踩,木板的弹性明显超出正常的范围,吱吱嘎嘎发出古怪的声响,脚下似乎还有些渣子跌落下一层的簌簌之声。

    彭连扬赶忙解释说:“这块木板有些问题,我安排人修了,只是工人还没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