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89章 人来了

第0289章 人来了2017-11-11 22:22:31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含笑点点头,但却又问:“那也就是说,万一不小心毁了,你也不会太心疼对吧?”

    方琳一愣,她疑惑的看着许半生,也不知道自己这间会所怎么惹到许半生了,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回答说:“使用率已经很低了,每月的亏损也都不少,真要毁了也就毁了。不过,许少,你这是想砸着玩儿?”

    许半生笑着摇摇头,说:“哪有那么大的闲心,我只是担心会有什么不小心的状况发生。”

    方琳不解,可听许半生和话里的意思,他似乎并不打算解答,于是强按住心头的疑问,并没去问,心里自然还是忍不住会多方面的去猜测。

    是自己这里的服务员得罪了许半生?

    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别说是服务员了,就算是管家,也该知道,能够出入这间会所的,任何一个客人他们都惹不起。好在看在方琳的面子上,来到这里的客人还基本也不会无理取闹,哪怕有些不满,通常也会照顾方琳的感受。况且客人和服务员的身份地位差距太大,都不值当跟他们生气的。

    那就是许半生约了人要在这里谈事情,并且很可能会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方琳倒是不怀疑许半生的武力值,甚至她相信以许半生的武力值,这世上少有人是他的对手,自己也算是功夫不错了,在许半生面前就像是婴儿遇到成年人,毫无还手之力。

    可是,方琳根本就不认为以许半生的性格,会跟人发生什么完全对立的矛盾。即便有,也没必要特意跑到自己这里来动手啊,随便约在哪里不行呢?

    方琳怎么都想不明白。许半生这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方琳也并没有太多纠葛,总归不过是一个会所而已,别说稍稍损坏。就算许半生把它拆了又当如何?造价横竖不过千把万的事情,许半生要是有需要。让方琳再建一个会所让他拆着玩儿都可以。

    况且方琳觉得,许半生所说的也就是会损坏一些会所的东西罢了。

    既然不知道状况,干脆就不去多想,横竖不过是一间会所而已,随便吧。

    “你今天来我这里约了其他人?”方琳放松了心情,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在面对许半生的时候,也可以不那么拘谨。

    许半生摇摇头。喝了口茶,道:“我没约,不过我是来你这里专门为了见一些……唔,怎么说,人或者东西,兼而有之吧。一会儿你不要太吃惊就是了。”

    方琳越发觉得古怪,直接问道:“你到底想干嘛啊,说来听听嘛。”

    “有人在你的会所里搞鬼,这种事我原本没什么情绪,可那些人刚好前段时间得罪了我。这我就不得不管一管了。而且,这事儿对你恐怕也颇有些影响。”

    “能直说么?”

    “没什么不能说的,只不过怕你难以相信罢了。而且,现在说不是太好的选择,还是等那人到了之后,再说吧。”

    方琳皱了皱眉,道:“那就是说你还是约了人在这里啊。”

    “不是我约的,而是你哪位管家约的。”

    方琳更加奇怪了,她笑着说道:“你说彭连扬啊,这人可是清白的很。我这里对服务员的要求都高的很,可不是说能干活就行。过来应聘的时候,我是要把那些服务员的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的。这里接待的都是身份地位相当不一般的客人。万一哪个服务员动点儿手脚,这事儿可就大发了。每一个人的出身。人际关系,有没有可能接触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这些都是我要事先调查的。就何况我这里的管家了,要是不够清白,我是绝对不会把会所交给他的。”

    许半生微微颔首,继续说道:“彭管家应该是清白的,不过你只是他来你这里之前,到了你这里之后,他就没那么清白了。人是会变的!”

    “你是说有人让他针对我?”方琳蹙紧了眉头。

    许半生摆摆手,道:“别紧张,搞鬼不代表要针对你,他也不是针对谁,只是借你这地方生财罢了。先不说这些,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就明白了。”

    方琳见状,也只好按捺住心中的疑问,端起盖碗百无聊赖的喝起茶来。

    彭连扬拿着厨房列出来的菜单敲门而入的时候,觉得方琳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可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倒是许半生笑着说了一句:“方琳你是不是看惯了彭管家戴眼镜的样子,现在看到他不戴眼镜,所以不习惯了?”

    方琳听到这话,就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于是赶忙笑着说:“我就说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呢,原来是彭管家没戴眼镜,搞得我看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彭连扬心里松了口气,陪着笑说:“已经找人来弄了,估计下班前还来的及戴回眼镜。虽然我不是近视眼,可戴惯了眼镜,现在突然没眼镜可戴,我也很不习惯呢。”

    许半生不再吱声,而方琳却是看了许半生一眼,心道彭连扬这话的意思是他果然约了人过来么?许半生还真是神机妙算呢。

    然后她指着菜单说道:“这几个吧。”她的手指在菜单上虚点了几下,选出几个菜来。

    彭连扬拿回菜单,又将怀里的怀表讨了出来,打开盖子看了一眼,谦卑的说道:“时间也快七点了,许少,方女士,你们看是不是吩咐厨房可以做事了?”

    方琳看了许半生一眼,许半生点点头,方琳这才说:“让他们速度快一些,尽量保证所有的菜都同时上来。”

    彭连扬心道,这里的客人虽然不多,可都是非富即贵,却还从未见过方琳如此重视过谁,这位许少也真是相当高规格了,方琳似乎每做一件事之前。都要征询一下他的意见似的。

    点着头,脸上也挂着令人舒服的微笑,彭连扬说:“我这就吩咐他们动手。”

    方琳看彭连扬要退出去了。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也不会有客人了。没什么事,让无关的人先回去吧。呆在这儿也怪无聊的。”

    彭连扬点点头,答应道:“好的,我先替他们谢谢方女士的仁厚了。”

    他刚出去,方琳就急不可耐的问道:“还真让你算到了,彭管家果然约了人。”

    “他的眼镜本就是我弄坏的,我当然知道。”

    “我让他们早些下班,你不会怪我吧?我是不知道你一会儿动静会有多大。这事儿我想太多人知道了总归不好。”

    “也无所谓好不好,我倒也不相信他们看过之后还敢说出去。不过都随你,看到或者看不到,都是他们不同的机缘,既然已经吩咐了,就不要改弦易辙了。”

    方琳站起身来,走到桌边,亲自开始整理桌上的餐具。

    虫二会所的包间都很大,可包间里的桌子都并不大,这里从来都不欢迎那种二三十人的聚会。方琳需要的意境是三五知交不带目的性的在这里小酌一番,就着江水,就着窗外的景致。大河东去,总归是一种萧瑟的感觉,人太多了,就显得闹了。

    所以这临江仙的包间之中,已经算是这里最大的一张桌子了,可即便这样,这张桌子也只是六人桌而已。

    撤去了三套餐具,方琳将餐布逐一展开,垫在餐盘之下。说道:“许少,少宫主。请上座吧。”

    许半生和李小语都坐到桌边,时间把握的很不错。包间的门被敲响,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送菜了。

    都是很精致的拿手菜,量也控制的很好,就是三个人的量,一人吃个两筷子就没了,这样就可以多吃几种不同的菜。

    小酌了几杯,方琳的拘谨越来越少,或许就着滔滔长江水吃饭,真的会让人产生一种今古豪迈的情绪。有了这种情绪,之前的紧张和局促,也就消失了不少。

    方琳正和许半生聊得热闹,许半生却突然摆了摆手,笑着站起身来,说道:“到了。”

    方琳一愣,问道:“什么到了?”

    再看李小语,早已一闪身就打开了房门,等着许半生走出去。

    许半生刚出门,李小语就直接从走廊上纵身一跃,下方服务员呀的叫了一声,李小语却已经到了大门口。

    许半生依旧不急不慌,缓缓的走向楼梯,右手扶着楼梯的扶手,一步一步的朝下走着。

    方琳犹豫了一下,还是快速超过许半生,走到楼下,然后对楼下还没走的两名服务员说道:“没事儿你俩就下班吧,这里的东西明儿上班再收拾。”

    那俩服务员光是看到李小语突然从天而降也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听到方琳的话,两人都略显慌张的急忙点头离开。

    其中一个倒是在临走前犹豫了一下,问道:“那彭管家……?”看来,彭连扬平时对她们不错,这时候她们竟然还顾得上问彭连扬。

    方琳沉着脸道:“他走不了,你俩自己走吧。”

    那俩服务员这才匆忙离开,到后边换了衣服,直接就从后门离开。

    而虫二会所正门之外,一辆普通的帕萨特正缓缓驶进院门,彭连扬也依旧风度翩翩的撩起长衫的前襟,迈步走下楼梯,准备上前迎接。

    会所大门突然被推开,李小语的身影仿佛闪电一般掠过彭连扬的身边,吓了彭连扬一跳。

    而那辆帕萨特之中的人,看了也是一惊,下意识的就想停车掉头跑路,可这是汽车,不是自行车,想转身就跑,那也得掉的过头去。

    眼看着李小语在冲向自己的过程中连腰间的软剑都拔了出来,那人就知道肯定哪里出了问题,具体问题还不可知,他只能怨毒的看了一眼彭连扬,在他看来,只能是彭连扬把他们给出卖了。

    咬了咬牙,那人收回踩在刹车上的右脚,重重的踩向油门,帕萨特发出急促的咆哮,冲向李小语。(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