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90章 同样的选择

第0290章 同样的选择2017-11-11 22:22:32Ctrl+D 收藏本站

    帕萨特来势汹汹,原本就并未停下,此刻油门一催到底,短短一秒多钟,速度就又回到了六十公里以上,被这速度的帕萨特撞在身上,不死也是半条命了。

    可那是对常人,对李小语,别说是六十来公里时速的车辆,就算在一百二十公里左右时速的高速公路上,李小语也绝对有充足的时间避让疾驰向自己的车子。

    不过李小语并没有选择避让,而是在奔跑过程中身体一沉,右脚脚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身体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飘然而起。

    双臂伸展开来,右手持剑,飘飘洒洒,就如同下凡的仙女一般。

    向前的速度却并未减缓太多,只不过一瞬间,那帕萨特便已经冲向了台阶,而李小语,也已经在帕萨特的正上方。

    而后,她一个千斤坠,重重的落了下来,速度之快,在人眼之中带出一道残影。

    那辆帕萨特,就像是被几十吨重的货物重重的砸了一下一般,车身一顿,纵然油门依旧被踩到了底,却很徒劳的只是在原地打转,车头距离台阶不过二三十公分的距离,偏就这点儿距离就是过不去。

    碎玻璃四溅,像是子弹一般四射而开。

    李小语这一坠,直接令得郑亮帕萨特上六面窗户齐齐碎裂,前后挡风玻璃还好,仅仅只是碎裂,而前后那四面窗户,钢化玻璃一旦碎裂之后,就像是有人以天女散花的手法向四面八方掷出无数暗器一般。

    彭连扬毕竟只是个普通人,虽然一看到李小语仗剑而出就知道情况不妙,帕萨特向着台阶重来的时候他也意识到要出大事,连停顿都没有就掉头便跑。

    可他的速度无论是跟帕萨特还是跟李小语比都不值一提,这还没跑出去三五步。就听到身后巨响,无数玻璃碎片带着风声朝他袭来,噗噗噗噗。彭连扬只觉得背上就像是被散弹枪打中了一般,疼得他直接仆倒在地。

    不过这种程度的碎玻璃。其实也就是打在身上疼了一些罢了,隔着衣服连彭连扬的皮都不太可能刺破,顶多就是让他背上出现一些青紫,并无大碍。

    而车里那个家伙就比较受罪了。

    首先从如此高速之中陡然停下,身体受到的惯性冲击力就已经很大了,肋骨重重的撞在方向盘上,肋骨已经断了两根。再加上碎玻璃可不都是向外飞溅的,向里飞溅的也很多。距离如此之近。他身上虽有衣服,可扶在方向盘上的双手以及脸上就受了罪,很多玻璃碎片直接刺入皮肤之中,挂在那家伙的脸上。

    幸亏他下意识的闭紧了双眼,否则,那些玻璃碎片一旦刺入他的眼球,那就是彻底瞎了。

    站在车顶的李小语更如同仙女一般,挥剑直刺向那辆帕萨特的车顶,噗的一声轻响,车顶就被刺了个对穿。李小语手一挥,软剑变身为切割刀,咯吱咯吱的竟然将车顶切割开来。

    李小语也不管刚被切割开的金属刺手。一把抓住车顶边缘,向上一掀,车里的那人就觉得自己的头发被拎住了。

    生平第一次,这家伙对于道士竟然要留长发而感到不满,这一大把头发,被李小语这么抓住,根本连挣扎都没可能。

    他就这么生生的被李小语从车里拎了出来……

    右脚一蹬,李小语再度如同仙女一般,从车顶飘然而下。那镜头,就像是她身上绑着威亚一般。飘飘洒洒的,完全就不像是在空气中的运动轨迹。反倒像是在水里一样,空气似乎托住了李小语的身体,使得她可以慢慢的落在许半生的面前。

    一把将那个穿着俗家衣服的道士扔在许半生的面前,许半生微微一笑道:“不知怎么称呼?”

    那人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浑身上下簌簌发抖,他看了旁边挣扎着爬起的彭连扬一眼,道:“我就是一个开眼镜店的,是彭管家喊我过来修眼镜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说话之间,那人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嘴角之上,血沫冒着泡泡,看上去似乎很惨烈的模样。

    “我都还没说想干什么,怎么会搞错呢?而且,凡人冒充我道门中人就时有见之,你一个道门中人,偏要冒充凡人,也不嫌丢了道门的脸。”

    “什么道门啊!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彭管家,你快帮我解释解释,我只是过来帮你修眼镜的啊!”那人惨呼一声,大声叫到,嘴角再度涌出鲜血。

    彭连扬情知要出事,他也知道哪边自己都得罪不起,而且他很快就判断出,若是不说出真相,还有活路,说出真相,那位莫先生是一定会干掉自己的。

    是以他赶忙说道:“许少,您这是做什么?我请他来只是为我修理眼镜的啊!我的眼镜坏了,您看……”彭连扬哆哆嗦嗦的忍着背上的疼痛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眼镜盒,里边是他那副断裂了的眼镜。

    “我当然相信你的眼镜的确是坏了,因为那本就是我弄坏的,怎么样,戴着这副眼镜,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是不是很得意?你最好想一想仔细再决定你将要说的话,你现在没有眼镜了,我把你扔到那群东西之间,你觉得将会是一个什么场面?”

    彭连扬连想都没想,瞬间就崩溃了。

    他当然怕死,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说出实话,莫先生是一定会要了自己的命的。可是,比起死亡来说,他更怕许半生的威胁。让他不戴着眼睛被扔到那群东西之间,那比死还要让他难受,简直生不如死,每分每刻都会让他想起那些东西的形状样貌,也会想到那些东西随时都会跟自己撞个满怀,即便他不会有什么感觉,可心里的那种恐怖之情,是最让他难以承受的。

    彭连扬可怜兮兮的看着那个被李小语从车里拎下来的人,那人心中一叹。知道彭连扬接下去肯定就要说实话了。不过他抵死不承认也不过就是挣扎而已,许半生已经出手,自己想要蒙混过关几乎就不可能。只是。他不甘心,因为他当初是明确反对让彭连扬这样的凡人戴一副眼镜就掺合进来的。可其他人就觉得如此甚好,他的反对显得毫无力量。现在,果然证实了他的担忧才是正确的,彭连扬这样的凡人,只要一出事,就会毫不犹豫的出卖茅山派,即便他并不知道莫先生是谁,他们这些人又是属于哪里。可只要证实了指使者,像是许半生这样的有心人,想要查到茅山派的头上简直轻而易举。

    况且术数界又不是法庭宣判,很多东西并不需要证据,只要大致上能形成判断,大家心里也就都清楚了。

    “我耐心有限的很,所以……”许半生老神在在的模样,最让彭连扬害怕,而当他看到方琳也从楼上下来之后,他彻底的感觉到了绝望。他这时候才想起。自己说了,方琳不会放过他,把方琳这里搞得乌烟瘴气。方琳又怎么可能轻饶了他?可自己不说,许半生绝对会把他放到那些东西中间,而且,许半生跟莫先生恐怕是一类人,他们能看到这些东西,恐怕就能让那些东西触碰到自己……

    一想到这些,彭连扬就浑身恶寒,心道横竖都是死,死在方琳手里恐怕是最好的选择了。至少方琳不会太折磨他。

    当下心一横,彭连扬说道:“方女士。是我对不起您!”说着,他对着方琳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咣咣咣磕了三个响头,额头上甚至都渗出了血迹,和尘土纠结在一起,脑门上灰黑一片。

    “两个月前,我刚到这里没多久,接待了一名客人。原本我是不准备接待那个客人的,不过他出手相当大方,看穿着和打扮也阔绰的很,尤其是他说只是途经此地,见到这房子很有特点,对咱们的会所名也有兴趣的很,只是想进来参观一下。我想也没什么,就让他进来了。而且,方女士,我发誓,我当时想的是在这吴东城里非富即贵之人,和您说不定本来就是朋友,只是没有来过这里罢了。而且,你们那个层次的,即便不是朋友,有了这样的一个场所,很容易也会成为朋友。我想替您结个善缘也是好的。”

    方琳点了点头,道:“我相信彭管家的职业操守,一点点小费恐怕还很难让你大开方便之门。你直接说下边吧。”

    “过了两天那个客人又来了……”彭连扬很详细的描述了莫先生来了之后的事情,尤其重点的说到第三次。

    “是我利欲熏心,只是当时那位客人说不合作也不重要,就当交个朋友,然后就往我的账户汇了一百万,我甚至都没告诉过他我的银行账户号码。手机突然响了,我一看,提示我账户里多了一百万,我当时当然是不信的,可网银登陆一查,还真是多了一百万。那位先生告诉我,这,只是我替他办事一天的收入……一天一百万呐,方女士,或许对您这样的人来说这不算什么,可对我,即便您年底的红包再如何丰厚,我也得两年以上不吃不喝才能赚到一百万,现在,却只是一天的事情。我犹豫了很久,答应他试一试,以一周为期限。结果,就是那一周的时间,我简直就要吓傻了,您知道我得到多少钱么?整整一千万。这样,一年我能赚多少?好几个亿啊,我只需要干一年,我就可以彻彻底底的做一个闲散富家翁了。对不起,我利欲熏心,但是现在想想,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或许还是同样的选择。一年几个亿,这对我来说,就是新生。”

    方琳原本是不清不楚的,等到彭连扬说完之后,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伸出手道:“你那副坏掉的眼镜呢?”

    彭连扬把眼镜递了过去,方琳将镜片往眼睛上一放,世界改变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