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91章 想见莫大师

第0291章 想见莫大师2017-11-11 22:22:33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崆峒派的传人,方琳虽然并未修习道法,严格来说并不算道门中人。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和同门师兄弟之间会有关于这方面的沟通,对于术数所能做到的事情,以及这世界上除了人类的确还有一些灵异现象以及灵异体的存在,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听完彭连扬的话,方琳其实就知道他所说的全都是实情,只是依旧免不了大吃一惊,毕竟这世上存在鬼魂和人类能够跟鬼魂进行交易,那绝对是两码事。

    而这眼镜被放在眼前之后,方琳绝对是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是半透明的,却和原先的世界有着泾渭分明的分界线,只要凝神去看就能看清这两个世界的不同,那个世界就仿佛重叠在正常的世界上,却绝对不会相互干扰。

    在正常的世界里,因为服务员基本都已经被提前下班了,整个虫二会所空空荡荡。只有当方琳转身或者回头去看许半生彭连扬等人的时候,才能看出这个世界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

    可在那个世界里,却是“人来人往”“人声鼎沸”,那些东西仿佛根本就看不见院中出现的惨烈状况一般,依旧如故的端着杯子走来走去,甚至就连院子里也挤满了各式奇形怪状的东西。

    这些东西并不像电影电视里演的鬼魂一样,并不都是照着人的模样去长,躯体各种古怪,很多干脆就是一团可以随意改变形状的影像,而没有手足之分,模糊一团,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成为它们的手脚。

    不光形状各异,颜色也是五彩斑斓的。纵然没有什么面目之分,却也丝毫不会影响分辨它们的不同。

    其中也有部分是人类的模样,却也不像电影电视中的鬼魂那样面目可憎。反倒周身散发着朦朦的光线,就像是一个发出幽幽光芒的发光体一般。不但不吓人。反倒看上去挺萌的。

    当然这也只是观感而已,一想到它们都是些什么东西,还是足够让方琳感到心里害怕的。

    拿下眼镜之后,虫二会所又恢复如常,再也看不到那些东西的踪迹。

    许半生平静的解释说:“那些人形模样的,基本都是些鬼魂,死去之后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并未消散,而是作为一种能量体留存在了人世间。而那些形状各异的。有些干脆就是单纯的能量体,比如某些怨气的集中,比如某些气机的汇聚,有些又是一些动植物的亡灵。它们唯一的共同点,就只是份属另一个世界,只要你不进入它们的世界,它们通常是无法奈何于你的。当然,相处的太久,还是会受到一些影响,这些东西过于集中的话。阴气太盛,终究还是会令人产生诸如中邪的反应。”

    这番话,显然是对方琳进行的解释。彭连扬在此之前就已经从莫先生那里知道这些了。而那个被李小语打伤拿下的茅山道士,却是无需许半生解释什么。

    而彭连扬听到许半生的这些话之后,也是浑身颤抖的点头称是,当初莫先生也基本上就是这么对它解释的。而这段时间和这些东西接触以来,他也基本证实了这些说法。

    只是,莫先生却是告诉他,那些东西绝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影响,彭连扬现在才知道,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

    “那人是不是告诉你。一年之后你就可以赚够了钱全身而退?”许半生看着彭连扬笑了笑。

    彭连扬一个哆嗦,随即望向那名道士。嘶哑着声音问道:“其实,一年之后我也就中邪了。然后就会死去是么?”

    茅山的那个道士没有义务解答彭连扬的问题,他只是表情古怪的看着许半生。

    “那个人,我是说跟你接触的那个出手豪绰的先生,他叫什么?”许半生又问。

    彭连扬没有犹豫,立刻回答:“他只说他姓莫,没说叫什么。他让我喊他莫先生……”

    “莫先生……”许半生的脸上扬起一丝微笑,然后他看着那名茅山的道士说道:“莫先生,呵呵,这跟七爷遇见的莫大师,夏文瑞遇见的莫大师,还有管志强遇见的莫大师,大概都是同一个人吧。呵呵,这位莫大师到底是同一个人,还是你们所有的人都自称姓莫?你们茅山派对莫这个姓,还真是情有独钟呢。”

    “什么茅山派,什么莫大师,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们这些人,胡言乱语的,又是鬼魂又是亡灵,你这是在吓唬我么?”那名倒是表现出极其不屑的姿态,似乎对于许半生所言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明里暗里,我也和这位莫大师接触很多次了,虽然不知道这些莫大师究竟是否同一个人,但若是同一人的话,我倒是想跟莫大师见一见,谈一谈。我当然是希望你可以帮我联络一下莫大师,这样大家都可以省些气力,而且你们的这些买卖还可以坐下去,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莫大师罢了。可是如果你不肯联络他,甚至觉得无非是一死而已,那么,我可以保证你的死,一定是神魂俱灭,另外,我会一个接一个的将你们所有的这种场所都消灭掉。而且,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消灭,绝不是像上次在天堂隔壁酒吧那样,将那些东西驱散就结束了。它们原本也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之上,我会让它们尘归尘土归土。那么,我想你们大概就会立刻失去所有的经济来源了吧?”

    “哼!你说的是什么,我完全都听不懂。你不需要枉费力气了,想怎么样,随便吧!”那名道士虽然被许半生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吓了一跳,可他很快虚了虚双眼,认为许半生只是在威胁他而已,他绝不可能如此大动干戈。

    “唉……看来你是不大相信我啊。”许半生叹了口气,然后,他转身问方琳:“会所里还有人么?”

    方琳愣了愣,道:“刚才还有几名厨师。我出来之前也让他们离开了。”

    “那么,就开始吧。”许半生说着话,从怀中掏出那枚加持过圣光的铃铛。将其往天空中一抛,铃铛便像是上边吊着一根绳子那样飘飘然升了起来。

    然后。许半生走向自己的那辆大切诺基,从后车厢里取出一个小小的布袋,打开布袋口,从里边取出了一沓子早就准备好的黄色符纸。

    一扬手臂,一张符纸便像是利箭一般,射向院中某个方向,然后在空中突然一顿,急坠而下。像是被钉在了地上一般。

    许半生连续掷出了四五张符纸之后,再看那名道士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无以复加。他当然知道许半生这是要做什么,他这是在改变两个世界之间的磁场,要让那个世界里的一切东西现形出来。

    而再往下,许半生必然是要大开杀戒的。

    那些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个个都凶猛异常,光是吓也把普通人吓死了。可是修道之人却知道,这些东西并没有太多的实力。顶多也就是牺牲自己的修行使得人类阴气入侵,更主要的手段还是依靠惊吓。

    而修道者只要拥有很少的一点术数修为,对付这些东西。都是极其简单的。

    当然,那也只是对付而已,若想让这些东西灰飞烟灭,也并不容易。可那说的是普通的修道者,许半生就截然不同。太一派的唯一传人,又是掌教真人,对付起这些东西,简直就易如反掌。

    “你会后悔的!”看到许半生源源不断的将手里的符纸投掷出去,分别钉在院子里不同的角落。茅山的道士再也忍耐不住,咬牙切齿的喊了出来。

    许半生笑了笑。一边再度扔出一张符纸,一边说道:“你终于肯承认你跟这些东西有关系了么?我还以为你会装傻装到底。”

    “许半生。你到底想怎样!”其实这名道士原本并不知道许半生的身份,他见到许半生的时候,也只是觉得这有可能就是他。而听到彭连扬和方琳都喊许半生为许少,他自然确定了许半生的身份。

    越想到这些,这个道士就越是对彭连扬痛恨不已,如若知道许半生在这里,他是绝对不会前来的,哪怕直接放弃这个地点也在所不惜。

    可现在,一切都迟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许半生真的打算对那些东西出手。

    许半生依旧在投掷着符纸,一张张的精准定位,他甚至连回答那名道士的问题的兴趣都欠奉。

    那名道士心里明白,许半生已经说出过他的要求,现在,他懒得再说一遍了。

    可是,让莫大师跟许半生见面?别开玩笑了。若是他敢跟莫大师联系,莫大师必然会第一个把他干掉。许半生能否做到令其神魂俱灭他并不知晓,可莫大师却绝对可以做到。

    “你这样是没用的!你杀的了多少?!它们的数量远比你想象中要庞大的多。”那名道士嘶声厉吼,已经目眦欲裂。

    许半生笑了笑,手里并不停顿,口中说道:“我也没想过要杀光它们,但是我想,我只需要重复这样的行为三两次,你们茅山派就坐不住了,莫大师也坐不住了。最关键是那些东西,它们再也不敢跟你们进行交易了,你说是么?”

    “你答应过崔正植你不会干涉其他地方的买卖!”那人再度厉吼。

    许半生点了点头,脸上依旧是淡定的微笑,他说:“我承认,我的确答应过崔正植,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我不是反悔,我只是必须改变主意。你大概想利用朝鲜人来威胁我是么?我连你们茅山派都不在乎,连昆仑派也不在乎,难道,你认为我会在乎一个朝鲜的门派?我和你们不同,我修的是无为法,你们在意的那些东西,我都不在意。”

    茅山的那名道士听罢,急不可耐,但却又无力阻止许半生什么,李小语正虎视眈眈的站在他的身旁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