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96章 逼其现身

第0296章 逼其现身2017-11-11 22:22:40Ctrl+D 收藏本站

    那笔钱款当然还是交给了方琳,造成她这里的损失,还要从这笔钱里出具。而剩下的,则也一并交给方琳处理,许半生既然说了要把这笔钱用于慈善,想必方琳也不会贪图这区区几千万。

    此地善后事宜当然由方琳去完成。

    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即便附近少有人烟,肯定也已经惊动了警方,许半生的车子刚开走,警车后脚就到了,看到许半生的车也是没敢拦,主要也是本地警方知道从这个院子里开出来的车,其里边坐着的人都是什么份量。

    方琳告诉警方,她这里准备推倒重建,家里有个小辈非要说他用鞭炮里的火药就能把这房子给炸了,于是就让他试一试,结果当然是没炸掉,反倒是搞得这里乌烟瘴气。

    警方对此简直就无言以对,这玩意儿能瞎试的么?虽然鞭炮里的火药掺了很多氯酸钾,属于炸起来看似很过瘾,实际上没有什么破坏力的。但是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鬼知道那个所谓家里的晚辈用了多少鞭炮,好在没伤着人,而且跟他们说这话的是方琳。

    方琳是什么来头,当地派出所的这些民警当然不会知道,可是区分局打过招呼,牵涉到这个会所的事情,让派出所尽可能不要多管。如果没有把握,就上报分局,总之是不能私自行动。

    所以看到这里被搞得乌烟瘴气,但是反正没造成什么损失,民警们便也叮嘱了几句,说什么以后千万别这样了,鞭炮的火药虽然没什么威力,可搞得不好还是会伤到人的。方琳自然也假意的抱歉了几句,说重建开张之后。要请他们来吃饭之类的,民警们也就自顾自的撤了。

    也得亏这帮民警没坚持要进去看看,如果进去。他们就会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被几乎扒光了的男子躺在一堆破烂之中。

    这个半裸的男子正是彭连扬,他的衣服被那个魑魅穿走了。

    那个魑魅已然成形。但却又没达到肉身的程度,许半生把彭连扬这几天还没来得及卖给崔正植的修行都拿了过来,交给了它,依旧没能让它的身体彻底实质化。

    现在那个魑魅猛一看跟人几乎没什么两样,但是仔细看就不同了,会发现它的身体表面仿佛是流质的,在缓缓的流动着,看上去相当的恐怖。虽然天色已经很黑了。可是万一被人从车窗里看见它的模样,必定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现场能提供衣服的,就只有被许半生拍昏的彭连扬,于是李小语便把他扒了个半裸,衣服让那个魑魅穿上走了。

    民警走了之后,彭连扬也悠悠醒来,首先发现自己几近裸|体,已然是大吃一惊,一张老脸羞得通红,偏偏方琳进来之后。还并不避讳自己的目光,看着半裸的彭连扬就像是平时看他的目光一样。

    彭连扬此刻也发现会所已经是满目疮痍,像是被人洗劫了一遍。还在这里打了一场仗一样。

    可是他快要想破了头,也没能想起来这是怎么一回事,而且,他的记忆停留在两个多月前,某天下班之后开着车过江回家,车子开在路上之后的事情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方女士,这是怎么……?”彭连扬心怀忐忑的问到。

    方琳早就想好了说辞,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冷冷的说道:“这不就是你介绍的什么爆破队。房子没炸掉,把这里搞的倒是乌烟瘴气。明儿你还得抓点儿紧,赶紧找人来把这里彻底推平。我一开始就说。不要搞什么新鲜玩意儿,非要用炸的,好端端的直接用推土机一推,什么房子都拆了。何至于搞成这样……”

    彭连扬傻眼了,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脑袋有些疼,但却完全想不起来发生过什么。无奈,他只能再度开口问到。

    方琳没好气的解释了几句,彭连扬却表示自己完全不记得了,而且,他也很快意识到时间的不对头。

    之后就是一笔糊涂账,方琳假装发现了彭连扬的失忆,让他去医院检查,几天之后编了一套说辞,总之是让彭连扬相信了他这两个多月来勤勤恳恳,而方琳决定将虫二会所推倒重建,他便推荐了一个所谓朋友,说是专搞爆破的,比用施工队来拆除这里简便的多。于是那些人来了之后就把这里炸成了这个样子,而彭连扬在看到这里被搞成这副模样之后,跟对方大吵了起来。结果被对方打了一顿,他不肯付钱对方便把他的衣服扒光了,把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抢走了。在爆破之前,他打过电话给方琳通知她,而方琳过来的时候,那帮人已经走了,但是在彭连扬住院的这几天里,方琳已经找人教训过对方。说对方就是一帮江湖骗子,也不知道彭连扬怎么认识的他们。

    方琳让彭连扬放心,那帮人已经被她惩罚过了,绝不敢再来找他的麻烦。只是,彭连扬直到开始主持虫二会所的重建工作,都还想不明白那帮人究竟是些什么人,而他又是怎么会跟那样的一帮人搞到一起的。

    而许半生,那晚离开之后,径直回到了家中。

    彭连扬的电话在他手里,一路上许半生给手机里被记做莫先生的那个号码打过电话,电话里的声音显示对方已经关机,想必是已经知道了这里的结果,莫大师显然并不打算跟许半生见面,即便许半生现在已经开始干涉他做的事情。

    用彭连扬的手机给莫大师发了个短信,许半生说:“莫大师,素未谋面,却相知已久。久闻尊姓,却缘吝一面,望莫大师能与我一唔。”

    信息发出去之后,许半生直接就把这个手机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外边,是漆黑的长江,即便在这浓浓的夜色之中,江水也不曾停止奔流,依旧坚定地朝着东方缓缓而去。

    浪花吞没了手机。带走了彭连扬和莫大师之间最后的一点联系,许半生不知道莫大师会否因此迁怒彭连扬,那已经与他无关。若是因此丧命,也只能说那是彭连扬的命途合该如此。

    但是许半生却知道。莫大师绝不会再联系彭连扬,要么是直接杀了他,要么是放任其不顾。如果莫大师肯现身,他自然有办法找到许半生,这对莫大师这样的神秘人物来说,根本没有分毫难处。

    回到家里,看着那个颇具实质的魑魅,许半生略感觉到了些许的愁绪。

    不用推演。许半生也能判断出,只要提供给这个魑魅足够的修行,它必然能够进化为人,而且,一旦造出肉身之后,它绝不会是一般人,而有相当大的可能是和曾文一样的灵体。

    如果帮助这个魑魅成就灵体,那么这就是许半生身边出现的第三个灵体了。全都是莫大师造出来的,或者是他间接的造出来的。

    造出一个天生灵体,这已经是堪称鬼斧神工之举了。许半生自忖这恐怕就连林浅都做不到,偏偏,这个莫大师不但做到了。而且还一连三个。

    曾文的灵体,必然是莫大师有意识的造就,而夏妙然,则一半对一半,可能是有意为之,也可能是阴差阳错,不过有意为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而这一个,其实也应该是一半对一半,可是。许半生还是觉得这可能是个意外,总不能说莫大师已经神奇到可以算出许半生必然会不惜一切的要除去那些东西。而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产生一个这样的家伙。若真如此。莫大师跟天道也就没什么区别了,天地间所有的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

    已经三个了,会不会有第四个?

    这不是许半生现在要考虑的问题,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有两样,一是如何帮助这个已经立誓为仆,终生对自己效忠的魑魅彻底成就肉身,二是要继续做今晚做过的事情,以此来逼莫大师现身。

    不到万不得已,许半生其实并不想用这么惨烈的手段。

    纵然消灭那些东西并不会有心理负担,可却总会耗费许半生太多的精气,他刚才看似云淡风轻,轻描淡写,写意的就仿佛毫不费力。而实际上,李小语都能看得出来,许半生的损耗也是很大的,他的命途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结束,而大面积的跟这类阴阳之间的东西接触,很可能就会触动天道,让天道重新意识到他的存在。

    不谈剿灭那些东西所造成的损耗,光是有可能被天道发现这一点,就绝非许半生能够承受。

    可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由不得许半生不继续下去。

    他原本希望通过自己的相逼,莫大师可以自行现身。见到莫大师,很多疑问就可以面对面的进行交流了,也就不用动用这些极端的手段。

    可莫大师连茅山弟子都可以放弃,明知道那个道士一定会被许半生杀死,却依旧置之不顾,始终就是不肯现身。

    面对这样的状况,许半生也不得不继续这种极端的手法。不过,手边有了个已经快要成就肉身的魑魅,倒是会让他之后的行动方便不少。

    对付那些东西,许半生的损耗不可谓不大。

    光是那些符纸,他就为之忙活了足足三天有余。符纸用起来固然很爽,可是画起来还要将精气遍布其上,就没有那么爽了,为了下一个目标,许半生也不得不再度花费三天的时间重新制作了一批符纸。好在这应该也是最后一次绘制这些符纸了,有了那个魑魅的效忠之后,许半生再也不需要将那些符纸爆掉,而可以回收再用。光是这一点,就已经替许半生节省了太多的气力。

    而对付那些东西所耗费的精气,许半生也足足用了两天多的时间才恢复过来。

    这两天,许半生又炼制了一批补气丹,两颗补气丹就足以弥补许半生的消耗,接下去的过程,想必会轻松不少。(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