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297章 朱弦三叹

第0297章 朱弦三叹2017-11-11 22:22:41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次,是一个自助餐厅。

    正常而言,任何一个自助餐厅都是人满为患的,自助餐靠的就是人流量,人越多,商家的利润就越大,而若是人流不够,这家餐厅就等着赔钱好了。

    这家自助餐厅显然是个意外,业内几乎完全没有人明白,这家餐厅到底靠什么在挣钱。

    位于吴东城中心的这家餐厅,早些年也是相当热闹的,其生意火爆没有别的原因,仅有一个因素,那就是它的菜肴真的是性价比极高,而且味道十分不错,是以即便是高达三百多一位,还从来都不打折的价格,依旧被吴东人趋之若鹜,几乎天天人满为患。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家餐厅就像是换了一个老板同时也换掉了所有的厨师一般,菜肴的质量直线下降,价格却丝毫不降,以前的常客去过之后,纷纷摇头,大众点评等消费类网站上的评价也是急转直下。

    从前虽然价格高昂,可却依旧近乎于百分百的好评,再如何挑剔的客人,也只是抱怨一下其价格高昂。但是谈起菜品,还是纷纷称赞,不光味道鲜美,而且物有所值,价格高,自然就有其价格高的道理,首先人均一份的波士顿大龙虾,几乎就已经值回餐费的一大半了。

    而现在的这家餐厅,却是神憎鬼厌,除了一些苍蝇一般乱撞上去的客人,几乎已经没有什么生意了,门可罗雀,只是白瞎了一个闹市中心的好店面。

    不少生意人都盯着这个店面,想着哪天这家店经营不下去,他们可以趁机接手。在这种地段,周围就是cbd商圈。其实只要做的不十分的差劲,生意是不愁的,利润也是不愁的。

    偏偏这家店生意差的要死。可却始终坚挺,一年多的时间下来。它依旧坚守着这块阵地,任何人上门试图谈一谈转让的事情,都会被店长毫不留情的赶出来。

    极少有人知道,这家店的店长其实就是老板,他以前一周能来一次店里就算是不错了,可现在,却是结束了手里所有其他的生意,每天第一个来到这家店。又是最后一个离开。

    厨师也早就不干了,换成了一拨厨师学校实习的学生,并且保持着每三五个月就更换一批的频率。

    这倒是替这家店的老板省了不少开销,实习生么,总归薪资低廉,只是其手艺也就可想而知。

    不过老板并不在乎这一点,东西做的再难吃也无所谓,甚至他丝毫不可惜那些其实还算不错的食材,每天浪费的连那些实习的厨师都绝对的心疼了。

    店里的服务员也只有区区两个,以这种生意。又是自助餐的形式,其实就连这两个服务员都嫌多余。

    服务员百无聊赖的呆在店里,趴在吧台旁边用抹布打着苍蝇。店里只有两个女孩子,真是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还要来这家店吃饭,难道吴东就没有别的餐厅了么?花费三百多块,却跑来吃这么难吃的东西,称之为黑暗料理都不为错。

    这两名女孩子似乎也很清楚这里的东西实在难以下咽,是以她们只是端着两杯橙汁,就那么坐在那里。干脆连橙汁都不去喝,就仿佛她们交了三百多块一个人进来之后就只是为了在这里坐一会儿。

    不过这倒也不是不可能,这两个女孩子。一看就是气质极好,身上穿的衣服基本都是那些奢侈品的牌子。手里拎的包,也是爱马仕的限量版。随便都是十几万一个。其中一个女孩子停在外边的车,竟然是一辆兰博基尼,这就可想而知其家里有多么土豪了。

    这种土豪,大概真的不是为了来吃饭,而是就想找个闹中取静的地方坐一会儿。放眼整个cbd商圈,大概也唯有这家店生意如此清淡,服务员都不出声,整家店里安静的就像是高考的考场一般。

    两个服务员都是女孩子,可即便如此,她们依旧为这两个女客人的容貌所震惊,一个清冷无双,看上去就像是我见犹怜的一朵小白花,清纯素雅,坐在那里美得就像是一幅画一般。

    而另一个,则是带着浅浅的性感,那双嘴唇,和好莱坞的性感女神安吉丽娜朱莉有一拼。关键是眉眼之间的风情,不用刻意表现什么,那就是一种发乎于本能的娇媚。这种娇媚却又并不过火,不会显得像那些模特一样搔首弄姿卖弄风骚,她的性感是由心而发的,是藏在美艳的面容之下很深层次的地方的。

    两个服务员无聊的看着这两个女孩子,她们甚至连话都不说,只是安安静静的做着,只是时不时的环视一圈,就仿佛这空空荡荡的餐厅里,还有别人存在一般。

    她们当然不会知道,这两个女孩子一个叫做夏妙然,一个叫做李小语,在她们眼中,这个餐厅还真是人来人往热闹的很,而且,远比整个cbd商圈里其他任何一家店面都要热闹的多。

    用摩肩擦踵来形容,只会嫌不够,这里几乎就要人挤人人摞人了,跟公共汽车或者高峰期的地铁上简直就有一拼。

    在那些无人问津的食物之上,也有许多没有丝毫生气的食物,看起来,就和普通的牛肉海鲜毫无二致,可是夏妙然和李小语都很清楚,那些食物只不过是表象,那些都是茅山派提供的戾气,只不过被处理成各种不同的形状和姿态罢了。虽然只是在吞噬它们所需的能量,从而将其转化为自身的修行,但是既然是在餐厅里,总归也要伪装一下,装出一副好像它们也是在用餐一样。

    那两个服务员听到门响,便一起抬头望去,似乎是看到有个人走进来了,可很快那人又消失了,就仿佛从未有人走进来过。

    服务员有些奇怪,彼此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疑惑。也证实了自己刚才所看到的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可是既然有人进来了,那人呢?怎么不见了?

    她们没注意到,原本只是静静的坐着的夏妙然和李小语。在刚才门响的一瞬间,都是眼前一亮。然后,她们两人一起站起身来,朝着餐台走去,似乎要开始取些食物,花了三百多块一个人,终归还是要吃上一点儿的。

    对于夏妙然和李小语的行为,服务员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应,人家交了钱进来的。自然要吃点儿东西,总不能说真的就花三百多一个人坐在这里呆一会儿,再如何土豪,也不是这么花钱的。

    只是她们也绝不会想到,夏妙然和李小语对这里的食物真的是丝毫兴趣都没有,她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拿取食物,而是为了放下一些东西。

    刚才从门口的确进来了一个人,又或者,那并不能称之为一个人,至少到现在为止。它还是个只在气息上脱离了魑魅的范畴,而形体上还没有进入人类范围的怪胎。不过,不出意外的话。今天过后,它应该就可以真正的成为一个人类了。

    那就是发誓要效忠许半生的魑魅,它现在已经有了个名字,叫做朱弦,许半生给她取的,总不能一直没个称呼,当时刚好看到“朱弦三叹”这个成语,许半生便随便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朱弦。从它所能发出的声音来看,成为人类之后。想必它将会是个女人的肉身,朱弦这个名字。给女孩子用,想必不错。

    朱弦进来的时候。除了引起了服务员的注意,其实餐厅里用餐的那些东西也都注意到了。

    它们清楚的感觉到进来的并非它们的同类,可却又并不像是人类,这让它们显然有些错愕。

    可是朱弦进来之后,旁若无睹的走向餐台,拿起了一只只有它们那个世界里才能出现的盘子,装上了几块同样也唯有它们那个世界才能被看见的食物,这些东西很快也就不再去注意朱弦了。

    朱弦显然并不是它们的同类,可它们同样可以确定朱弦不是人,只要不是人,又能看见它们,并且能取食这些戾气所化的食物,似乎就更靠近它们一些。

    它们只是来用自身的修行换取更多的戾气好回去修行的,对于朱弦的身份,它们并不想过多的探究。

    朱弦很轻松的走在了它们之间,引领着夏妙然和李小语,在餐厅的各个角落里放下许半生绘制的符纸。

    如果那些东西稍微再警觉一点儿,它们就能发现,夏妙然和李小语这两个人类,跟朱弦的步伐如此的一致,朱弦走过的地方,夏妙然和李小语很快就会重复一遍,手里还会有个奇怪的动作。

    不过那些符纸并非这些东西可以看见,许半生做了特殊的处理,不但它们,就连那两个服务员以及这家店的老板,也就是站在吧台后边负责收钱的店长,也无法看见。一个小小的障眼法,效果却好得很。

    不比许半生的轻松写意,夏妙然和李小语放置这些符纸还是颇费了些工夫的。因为这家店的老板也可以算是茅山派的弟子,他和管志强是同一类人,所以许半生不方便像在虫二会所那样堂而皇之的过来,茅山派的道士可杀,可是类似于管志强这样的人,许半生也并不想多造杀孽。

    夏妙然和李小语布置完那些符纸之后,便回到了原先的座位上,取来乱七八糟的食物,她俩连碰也不碰一下,只是,无论是这家店的老板,还是那两个服务员,似乎都已经没有精力去注意她们了,因为门口进来了一帮身穿制服的人,一行十多人,有穿着工商制服的,有穿着城管制服的,还有一些,是穿着白大褂,不出意外应该是卫生防疫部门的人。

    老板很意外,他每个月都孝敬这些部门不少钱,按说不会有人来找麻烦,今儿这是怎么了?这架势颇像是联合执法的意思。(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