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02章 学术交流

第0302章 学术交流2017-11-11 22:22:47Ctrl+D 收藏本站

    没等许半生去第三个地方找事儿,崔正植便找上了门。

    许半生知道,这是莫大师所能用的最后一招了。

    崔正植出身统一武道。

    统一武道其实是朝鲜半岛最古老的武术流派,之后才出现的跆拳道等等流派。统一武道其实说白了就是华夏武术,完全继承了共和国古代的武术套路,因为流派繁多,又没有足够的底蕴传承,很多武术套路都不够完全,久而久之也就合并为一门,称之为统一武道。实际上,就是学习华夏武术却又学得不够完全,成了一个大杂烩。

    在此之后,朝鲜人(也包括现在的韩国)才在华夏武术的基础上,创立出跆拳道花郎道等等新的拳种。

    相比较起来,跆拳道等等新的拳种由于糅合了众家之长,在实战方面的确比统一武道那些残缺不全的功夫要强,但那也只是因为统一武道少有学习到华夏武术的精髓,而且多为残缺不全的拳法。

    但是统一武道也不可能就此灭亡,总归还是有人愿意在这条路上慢慢的走下去的。

    到了两百多年前的时候,统一武道逐渐的又在朝鲜半岛上兴旺起来,他们通过长时间的摸索,终于在华夏武术的基础上,创立出了自己的心法,配合那些残缺不全的拳法掌法剑法,倒是在国内的武术流派争斗之中渐渐占据了上风。

    之后统一武道开始学习道法,将道法之中的一些东西融合进了武术,逐渐的成为了朝鲜半岛的修行门派。

    到了这个地步,统一武道基本上就已经超出了朝鲜武术界的位置,一家独大之后,问题也就来了。即便都属于统一武道,可是其擅长的武术并不相同,修道的方式也各有所长。逐渐的,统一武道就成为一个不具备门派约束力的门派。

    很多朝鲜人幼年都是统一武道的弟子。但是学习到了一定的阶段之后,就会加入不同的门派。

    崔正植便是如此。

    他出身于统一武道,十三岁的时候就选择加入了新义州的木棉观,木棉观是朝鲜一个新兴起来的道观,他们信奉的道教也并非完全共和国的道教,而是一种道教的变体,并不像共和国的道教一般崇尚自然,相反。会很积极的招收教众。

    许半生对崔正植的了解也就这么多,木棉观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道观,许半生也知之甚少。即便是这些,其实也都还是托了史一航的福才调查出来的,林浅对朝鲜以及韩国的所谓武道以及他们的道门佛门,只有一个字的评价,“切”!说起东南亚那边的道门佛门,林浅多少还有些讲解,说起这个半岛上的人,林浅是完全嗤之以鼻的姿态。这也导致许半生对朝鲜的流派并不是太了解。

    不过从崔正植身上,他对朝鲜那边的道门佛门以及武道门派也算是有了个基础的了解。基本全都是出自于古代的共和国,说穿了就是一个字:抄。抄完之后有些认账有些不认账。多数是不认账的,这和网络上对这两个国家的描述基本差不多。

    许半生是在吴东大学里见到崔正植的。

    他打扮的像是一个学生,崔正植年纪虽然不小,不过刻意的穿了学生装,又戴上了黑框眼镜,倒也有几分学生的模样。

    他的身份竟然是什么交流生,这倒是让许半生觉得颇有些新意,看起来,木棉观也没那个胆子跟执天下道门之牛耳的太一派掌教真人为敌。让崔正植以这样的身份来到吴东大学,也是一种折中的方式吧。

    既然是交流生。自然不止崔正植一个人,不过一见面之后。许半生就判断出,对方除了那个带队老师,其余的学生都是正经的学生,至少都是普通人,身上没有半点修行的气息存在,充其量也就会几下拳脚,而且都是没有进入后天境界的。

    崔正植在资料上,年纪写的是二十五岁,比他的实际年龄还是要差了一些,但是这样就可以和他的面相基本相配。

    整个名单上,那些朝鲜的学生年纪都比吴东大学的学生大,这大概是因为朝鲜的整体教育水平相对落后的缘故。

    崔正植站在那些交流生之中,毫不起眼,如果不是许半生见过他,大概也很难一时间发现他的异常。

    看到许半生,崔正植也没有任何的表示,依旧低眉顺目,就像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朝鲜学生一样。

    这个活动是平壤大学提出的学生之间的交流,前段时间致电吴东大学,表示希望有一个这样的交流。政府方面是把这件事当成一个政治任务来完成的,他们更加看重的显然是朝鲜这两个字。吴东大学校方原本没什么意思跟朝鲜的大学交流,实在交流不出什么东西,吴东大学在国内也算是前五名的高校,即便要交流,那也是跟韩国日本这样的国家的大学,还得是他们国家顶尖的大学才有的交流,跟平壤大学,这实在是……

    可既然是政治任务,就由不得校方不点头,于是很快回复,对方的行动也迅速的很,竟然在短短几天之后就已经来到了共和国。

    因为对方都是历史专业的学生,虽然名义上是平壤大学大四即将毕业的学生,可吴东大学觉得应付朝鲜的学生访问团,用大二的学生都算是大材小用了,于是这任务就落在了大一的新生头上。

    看上去只是个巧合,可许半生知道,如果吴东大学派出的并非他们这个班,而是另外的学年,对于崔正植而言也并无所谓。

    他可能也并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跟许半生碰面,这么多学生在,总不可能去谈那种事情。崔正植应该只是需要一个身份来进行掩饰,同时通过所谓访问的方式告诉许半生,他只是来跟他谈判,而不是来跟他为敌的。

    许半生接收到了来自于崔正植的信号。在双方学生代表见面的时候,他自然也就不会表现出任何的异状,只是在和朝鲜学生握手致敬的时候。崔正植传达了一个信息给许半生。

    许半生默不作声,转身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他并不是这次挑选出来的学生代表之一,整个班那么多人,许半生又素来低调,从来都没有表现出任何专业上的风头,班里自然也不会派他出来交流。

    崔正植向许半生传达的信息是,带队的老师是他的师父,也是木棉观的观主。崔正植这次来到吴东大学,并不是因为他要和许半生谈谈。而是他的师父要来。他的师父明面上的身份同时也是平壤大学的历史学副教授,朝鲜是个很封闭的国家,又有公职在身,就不得不找个由头。

    对此许半生莫衷一是,并不完全相信,这里边肯定还有其他的名堂,只不过对方也不会老实的对自己说罢了。

    交流会是以辩论会的形式进行的,双方学生讨论一个历史问题,而且是关于朝鲜的李氏王朝的一段历史。

    吴东大学的其他学生,都是作为观众在下边观看双方的辩论。许半生看了一小会儿,索然无味,果然是学生的意气之争。一开始还有点儿很学术的东西。辩论开始之后很快就偏题跑到双方的相互攻讦上了,虽然并非人身攻击,可已经索然无味。

    站起身来,许半生离开了礼堂,崔正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的溜了出来,跟在许半生的身后。

    李小语停下脚步,转回过身看着崔正植,眼中带着防备。

    崔正植尴尬的笑笑,经过许半生身边的时候。低声说道:“我们无意和许少为敌,可许少曾经答应过我们的事情。却也并没有做到。师父他性格秉直,坚持要亲自来向许少问个明白。学生交流的时候。他不方便离开,所以,今晚想请许少吃个饭,我们详谈。”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以你们这段时间付出的金钱来看,你们的财富已经远超朝鲜政府了,为什么还要忌惮他们?”

    “因为我的师父也姓金,这是一个很敏感的身份。许少,请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任何的恶意。而我的师父,他也只是觉得许少作为泱泱中华的道门极高身份的人,不应该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罢了。”

    “那就还是来兴师问罪的。我的确答应过你,可是,我也想请尊师别忘记,这里始终是共和国。我是否出尔反尔,那也要由我们国家的人来衡定。”

    崔正植苦涩的一笑,他早就料到这一点,只要来找许半生,就一定是这样的结果。

    从他的本心来说,茅山派都不敢找许半生的麻烦,他们木棉观其实也不该出手。但是他师父坚持要来问个明白,甚至,他知道,他师父其实是做好了准备的。一旦许半生的答案无法让他满意,他可能真的会就此翻脸。而这一次之所以会用学术交流访问的方式进入共和国,他也就是为了方便将一些东西带进共和国境内,没有那些东西,即便是他的师父,也绝不敢轻易对许半生动手。

    那些学生是绝对的普通人不假,可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更加方便的帮助崔正植的师父把他所要用到的东西带进来。而且,这些学生在结束了他们的使命之后,会突然暴毙在共和国境内。到时候,一定会引起两国政府之间的交涉,即便是许半生,也会面临很大的麻烦。当然,前提是这些学生的死,看上去要跟许半生有关。

    这一次,木棉观的观主,这个叫做金日旬的家伙,是做好了跟许半生彻底决裂的准备的。

    而且,是两手准备,既有道门之间争斗本身的内容,还有外部因素,他下定决心不能由着许半生继续这样下去,否则,他们木棉观的计划会受到很大的阻碍,甚至在付出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之后,会就此搁浅。(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