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03章 一马平川

第0303章 一马平川2017-11-11 22:22:48Ctrl+D 收藏本站

    一边不是绝不愿惹的人,另一边则是自己的授业恩师,崔正植被夹在中间实在很难受。

    他绝不敢将师父的打算告诉许半生,那无疑只会激怒许半生,以让这件事彻底没有了回寰的余地。

    可是许半生的话,的确也有些不讲道理了,这姿态,无疑有不想给出任何解释的意思。

    怒火当然有,可无论怎样,崔正植都不会将其展现出来。

    他尽可能保持着平静,对许半生说:“许少,今晚您看……?”他还是希望可以让许半生跟自己的师父面对面的谈一谈,唯有如此,这件事才有斡旋的可能。

    许半生淡淡一笑,说道:“尊师未免太不把我华夏道门放在眼里了,这饭不吃也罢。崔先生,你可回去告诉尊师,他那些小伎俩,我早已洞悉。他来共和国,若是带着一颗谦逊之心,我们也很愿意见一见远道而来的同道中人,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可若他是想在共和国境内搞风搞雨,也请他记住我国有一句古话,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说罢,许半生拂袖而去,留下崔正植久久站定当场,他在想许半生这段话的意思。

    太不把华夏道门放在眼里了,那些小伎俩早已洞悉?

    难道说,金日旬所做的那些准备,以及他将要付诸实施的行动,许半生都已经知道了?

    这绝无可能。

    纵然太一派的术数推演绝对是冠绝天下,可推演之术也只是依据大势,不可能说连一个人安排的所有细节都知道的巨细无遗,那不是推演,那根本就是先知了。

    推演的结果往往是一个很模糊的方向,时间也好。地点也罢,都只是一个范围,而发生的事件是好是坏。也只是一个大概的表象,吉凶祸福大概可知。却绝不可能知道具体的事件。

    已经发生的事件也只能推演出三五分雏形,未来之事就更加不可能了。而且,这三五分,还得是针对被推演的那个人,金日旬来到共和国之前,许半生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到来,今日也没有近距离交流,许半生想就此推演出金日旬的行为。而且还是没有付诸于行动的行为,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偏偏许半生这样说了,崔正植心里不禁就有些担忧。

    从他所学的一切来看,许半生只是模糊的知道金日旬必然有些手段等着他,否则不可能如此托大的跑来共和国挑战太一派的掌教真人——或许,许半生只是从此而推断得出的吧,刚才那番话,也只是在诈崔正植而已。

    可是崔正植的心里充满了不安,这话别人说,崔正植理都不会理。可说着话的人却是许半生啊!

    犹豫半晌,崔正植还是决定将他和许半生的接触,完整的告知自己的师父。当然。许半生那些不敬之语是绝对不会说的,相反,要将其修饰的好像许半生很尊敬金日旬一样。作为金日旬的弟子,崔正植很清楚自己这个师父,一辈子都只听得进他想听的话。

    “师父,许半生已经知道了您的计划,而且,我也一直认为不适合在共和国跟许半生这样的人大动干戈,那样会使我们木棉观成为共和国道门的大敌。且不说是否能够战胜许半生,即便赢了。这对我们木棉观来说也是灭顶之灾。师父,还请三思啊。”

    酒店的房间之中。崔正植跪在金日旬的面前,毕恭毕敬的规劝着这个看上去就显得非常执拗的木棉观观主。

    金日旬的眉毛很细,长长的两条,斜斜的插向他的耳鬓。

    这种眉毛,在相书上被称之为枭眉,生有这种眉毛的人,往往具备枭雄的命格。

    金日旬就是这样认为,他认为自己必定成为一代枭雄,为人刚愎自用,却又生性多疑,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所有的事情都由他一个人来决定。

    他不会不知道太一派意味着什么,可是他曾无数次的推演过,他所图的大事必然会成功。在成功的过程中自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拦,但是最终都阻碍不了他的大获全胜。

    许半生横亘在这件事之中,金日旬一开始也不是没有想过退让,可是他自己为这件事起了卦之后,却发现,卦象上现实,在许半生这个障碍之后,这件事从此便是一马平川,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

    金日旬仔细的思考过,许半生作为太一派的掌教真人,而太一派则一直在道法上领先道门甚多,任何一个人能够战胜许半生,毫无疑问,这都会给天下的修道者造成极大的震慑。而木棉观所图之事也就是半年之内就能完成的,战胜许半生这件事,震慑半年的时间,绝对是绰绰有余。

    所以,卦象所示之后的一马平川也就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关于这次的起卦,金日旬是告诉过崔正植的,可崔正植总觉的这种解释并不合理。因为金日旬只看到了一马平川的一面,而却完全没有想过,如果金日旬败在许半生手上,或者被他杀死,木棉观也是一马平川了。

    只不过,这个一马平川不是指的金日旬计划成功,而是直接拖累整个木棉观的灭亡。

    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修道者之怒,可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而许半生这样的修道者怒了,又或者是更加恐怖的林浅一怒,那么一派灭门都算是轻的,整个朝鲜的道门佛门被连根拔起从此朝鲜境内再无修道者的存在也不是不可能。

    那可真叫做一马平川了。

    可金日旬那种刚愎自用的性格,又怎么可能听从崔正植的话?甚至,崔正植根本就不敢把这些说出来。一个不好,金日旬认为他有意阻挠,把他杀了也不是没可能。

    金日旬虽然看重崔正植,可崔正植如果胆敢在金日旬现在行走的这条路上成为阻碍,他也一定不会怜惜师徒之情。

    一个连父子兄弟之情都可以泯灭的人。又何况只是师徒而已。

    可崔正植也不想看见自己的师父自取灭亡,所以,有些话他虽然不敢说。可依旧在努力尝试着阻止金日旬的行为。

    只可惜,金日旬根本就不是他所能阻拦的。

    “正植。我希望你搞清楚,我不是你的大哥,我是你的师父。以后,你若是再敢跟我讲这样的话,就不要怪师父无情!”

    果然,金日旬再一次彻底拒绝了崔正植的规劝,甚至于,他这一次表现出来的决心比任何一次都要强烈。

    “我若只是悄悄进入共和国境内。许半生或许还猜不出我的来意。可我这么大张旗鼓的来到这个国家,他只要不是白痴就一定会知道我准备好了和他一战。以太一派的骄傲,他们认定自己天下无敌,所以就必然会知道我藏有秘密武器。他这样诈你一下,你就吓得魂不附体,正植,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这样胆小,简直就不配做我金日旬的徒弟。”

    金日旬的想法其实也没错,至少解释的通,这也是崔正植想到过的。可对方毕竟是许半生呐。崔正植不觉得木棉观冒得起这种风险。

    在别人的国家,做这些事情,本来就是很犯忌讳的事情。只不过因为木棉观主要是在花钱。所以共和国的那些门派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并不意味着木棉观的行为就不会遭到共和国门派的质诘。

    信仰和修行的确是超越国界和种族的存在,可任何一个国家的修行者,也绝不可能无视国界的存在。

    崔正植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是绝无可能劝得这个师父回心转意了。

    “对不起,师父。”崔正植弯下腰去,重重的给金日旬磕了三个头,他的心里,也做了一个他自己从前连想都没有想过的决定。

    “既然你如此害怕。你还是回国去吧,这里为师亲自处理就好。”金日旬一挥手。言辞之间显见其对崔正植这个弟子的失望。

    崔正植摇了摇头,道:“师父。徒儿已经想好了,既然师父一定要和许半生分出个高下,那么,弟子自然是要一路跟随师父的!”

    金日旬哈哈大笑起来,他认为是自己的果敢终于影响到了自己的这个弟子。

    崔正植投入他的门下以来,实力算是他弟子之中最强的,而且悟性也很好,金日旬颇为看重他。但是在这件事上,却让金日旬对他的重视减弱不少。可现在见到崔正植又开始附和自己,金日旬也不再介意往日种种,只要崔正植以后能够一直表现的和今日一样便可。

    “好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徒儿。为师要叫你好好看看,为师是如何打败许半生,又是如何挫伤天下道门的颜面的。即便是林浅亲自前来也阻挡不了我。而等到咱们大事得成,为师就是修道者中最高的存在,白日飞升位列仙班也是指日可待。到那时,正植,为师也会悉心教导你,让你和为师一同位列仙班的。”

    崔正植心里只是不断的叹息,脸上却并不表现分毫,缓缓弯下身子,口中说道:“恭祝师父即将位列仙班,弟子愚钝,不敢妄想位列仙班,只希望师父飞升之后,能够将弟子一同带上天去,弟子依旧给师父做个小童儿。弟子能够见到仙家的风范,已经心满意足了。”

    “哈哈哈,好好好!这个许半生,就让他去死好了。”金日旬已经狂妄至极,这也是茅山派可以轻易的鼓动他的原因,他这个人刚愎且多疑,可只要你顺着他,他就会自己把自己放在一个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境地。到那个时候,你根本无需推波助澜,他自己就照着你希望的方向而去了。

    崔正植叹了口气,退出了酒店房间,然后走进电梯,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许少,您好,我想找您谈谈。没有我师父,只是我自己而已。”

    崔正植走出酒店,拦了一辆出租车,匆匆而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