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06章 杀或不杀

第0306章 杀或不杀2017-11-11 22:22:52Ctrl+D 收藏本站

    那些学生已经不再是那些学生了,这直接导致了许半生准备好了放弃他们。

    其实他们的生死跟许半生从来都没有半点关系,许半生修的是无为之法,这跟道家的清静无为还并不完全相同。

    道家的无为讲的是无为而治,是将一切交给自然规律,任其发展,而道家只作为一个旁观者,去等待结果的产生。

    而许半生所修的无为法,则既可以是有所不为,这一点跟道家的无为基本一致,只有极其细微的差别。而它也可以是无所不为。

    要么作为旁观者,什么都不管,要么作为上帝,所有的事情都跟他有关,这才是许半生修的无为法的精髓。

    世间所修,其实不管是道家还是佛门,他们的无为因果等等,其实到最后都做不到绝对的无为而治。人是感情的动物,一旦超脱了感情,除去了七情六欲之后,那也就不是人了。

    所以,不管道家也好,佛门也罢,他们最后所修的,都是有为法。一切都在有为之间,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一个要普度众生,一个要独善其身,他们在以不同的方式去改变这个社会,目的是为了让人类进化的更完美一些。

    而许半生修的无为法,或者说是太一派的无为法,则是无为的同时又要有为天下,用一句话可以大致阐述这种无为法的表现方式,那就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没有能力,不足够有为,那就无为。而具备了足够的实力,就要巨细无遗,所有的事情都要参与。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太一派的无为法,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为成为天道做准备的,因为只有天道才有足够的能力兼济天下。将无为化作彻底的有为,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天下都在天道的监管之内,又有什么是可以无为的呢?

    那些学生的死活当然跟许半生无关,不需要任何的道家或者佛门的讲义,许半生也可以袖手旁观。

    但是他修的无为法使其不能这样,他凭心而行,只要有机会让那些本该命绝的学生活下去,许半生是不介意捎带手救他们一救的。

    而现在,许半生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些学生早已不再是那些学生。而只是保留了一具躯壳,体内的灵魂有可能已经灰飞烟灭永绝轮回,也有可能被强行使其转世轮回去了,更加可能的是被金日旬变作这些古曼童的养分,成为了那些古曼童的一部分。

    那么,许半生就再也无需顾虑那些学生的生死。

    让他们的躯壳倒下,对于这些学生原本的灵魂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他们已经死了,可却依旧负担着活着的时候的那些记忆,并且这些记忆并不属于他们。仅仅只是属于金日旬而已,甚至被当做金日旬的工具。这样的活着,绝非他们的本意。彻彻底底的死亡。对他们来说相当于解脱。

    如果他们的魂灵被勒令轮回转世,或者是因为躯壳还没有“死亡”的缘故而在阴阳两界之间飘荡,成为“那些东西”,那么,当他们的肉身彻底被摧毁的时候,也便是他们可以进入轮回,重新转世的时候。

    无论哪一种,这些学生唯有肉身的毁灭,才会得到解脱。这是一定不错的。

    所以,许半生在这一刻。动了杀念,他想要在金日旬收取那些古曼童的灵魂之前。就将那些学生杀死。

    可是,佛门的事情许半生了解的并不透彻,他了解佛经,了解来龙去脉并不等于他了解佛门的术数。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强行摧毁那些学生的肉身的同时,那些古曼童的灵魂会不会随之灰飞烟灭。如果是,他不会忌惮杀死那些学生,因为他们早已不再是真正的人类,而如果不是,许半生杀了他们,反倒是在帮助金日旬节约精气去回收那些古曼童的魂灵了。

    更关键的是,古曼童这种古怪的事物发展到现在,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佛门术数了,它早已超出了佛门的范畴,反倒是带上了巫门很多的印记。

    至于金日旬所做的这些事,就更加跟巫术密不可分,并且是黑巫术。

    许半生是不会相信金日旬手里的古曼童都是自然死亡的,那必然是他杀死了许多婴孩,甚至是直接取自母体,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关于古曼童,原本就有这样的说法,没有呱呱坠地的胎儿,是制作古曼童的最佳材料。只要出生了之后,婴孩身上就不免带有世间的浊气,对于普通要求的古曼童当然不会有特别大的影响,可对于那些要求很高的领养者,或者像是金日旬这样根本是把古曼童当成豢养的小鬼,用来实现其野望的人来说,就会产生他们并不想要的结果了。

    所以,许半生断定金日旬为了追求完美的效果,他必然不会等到那些婴孩呱呱坠地之后再将其杀死,而是会在母体之中将其取出,并且是必然极其临近预产期的时间。

    胎儿越发育,就越贴近于人类,而到了预产期附近,几乎就已经是一个完全的人了,只不过他还在依靠母亲的脐带来提供养分而已。

    越接近出生那一刻,这个胎儿就越完整,但同时他还没有沾染任何浊气,而此刻将胎儿取出,效果自然最好,可那个母亲却是极其危险的。

    金日旬肯定不会顾及母亲的生命安危,他要的只是女人腹中的胎儿而已。

    豢养了这么多的古曼童,也不知道金日旬到底造了多少孽,光凭这一点,许半生就已经有足够的杀心。

    许半生想到了史一航。

    史一航是佛门中人,并且他的师父是佛门之中德高望重的一悲大师,虽然国内的佛门和东南亚那边的佛门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区别的,可许半生相信,以一悲大师的多广见闻,对古曼童的了解一定多于自己。

    送走了崔正植。许半生立刻联系了史一航。

    史一航听说金日旬竟然豢养了众多的古曼童,也是大吃一惊,他已经知道今晚将会发生些什么。于是他一边赶往许半生这里,一边召集了十七局在江东的所有下属。取消一切休息休假,所有人都集合起来待命。

    仅仅用了二十分钟不到,史一航就赶到了许半生这里,一进门,他就一脸紧张的询问许半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许半生把从崔正植那里得到的信息完完全全的告诉了史一航,史一航看了一下时间,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此刻已经临近黄昏。

    这也意味着。按照崔正植对金日旬的了解,此刻距离金日旬将那些古曼童的魂灵从人体之中取出,使其回到那些玩偶身上,至多不过三个小时左右。

    史一航对古曼童的了解有限,甚至还不如许半生,他听完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先一步的干掉那些学生。

    “政治上的事情交给那些政客们操心,我们的任务是保证这个国家的绝对安全。我这就安排下去,不惜一切代价,干掉那些学生。朝鲜方面,让政府的那些官员去操心吧!”

    许半生拦住了史一航。缓缓说道:“你确定杀死那些学生不是在帮金日旬的忙?”

    史一航一愣,不解的问道:“怎么会是帮他的忙?”

    “古曼童虽然是金日旬豢养的,可它也是一种法物。法物等同于活着的法器。或者说至少是已经有了灵智的法器法器产生器灵之后,想要将其分离,是需要耗费大量的精气的。而再将器灵种回到法器之中,同样需要耗费精气。现在,我无法确定杀死那些学生之后是否能够同时消灭那些古曼童的魂灵,如果能,那么自然皆大欢喜,只要干掉那些学生,区区一个金日旬恐怕都未必是你的对手。可万一不是呢?杀死那些学生。反倒会令他们体内的古曼童的魂灵被释放,这就替金日旬省了太大的气力。到时候他对付我们。就更加游刃有余。而且,金日旬虽然狂妄自大。但他并不是个傻子,他只是太过自恃太过刚愎罢了。他既然能将那些古曼童种在朝鲜学生的体内,他不会不将我们先对付那些学生的可能想进去。一旦他想到了这一点,他依旧敢这么做,那就表示他根本就无所谓那些学生的生死。并且,史先生,你要想一想,古曼童的魂灵本就充满戾气,金日旬豢养的古曼童,想必戾气愈重,难道他就没想到过那些学生的肉身根本抵挡不住这些古曼童魂灵的生噬。若是在这段时间的过程中,那些学生被古曼童的魂灵反噬而死,他岂不是会损失很大?所以,我虽然觉得杀掉那些学生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个解脱,可现在就动手干掉他们,似乎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决定。”

    史一航沉默了,他发现自己的佛心远不够坚固,在遇到一些惨剧的时候,终究还是会被怒火冲昏头脑。

    “许少教训的是,是我莽撞了。可是,那我们该怎么办?”

    “一悲大师是佛门高僧,虽然和东南亚那些僧侣参的佛并非同路,可万变不离其宗。以一悲大师的见闻,我想,他应该比我们更加了解这些古曼童。”

    史一航立刻点着头,掏出了手机,毫不犹豫的便跟他的师父一悲大师取得了联系。

    电话里,史一航少不得又要把许半生告诉他的事情对一悲大师讲述一遍,不过事情紧急,也就简略的说明,不像刚才许半生说的那么详细。

    一悲大师静静的听完,稍事沉吟,便谨慎而小意的问道:“许真人可在?”

    史一航二话不说,直接把电话递给许半生。

    “师父想跟你说话。”

    许半生点点头,接过电话,很客气的说道:“一悲大师,我是许半生。”

    “许真人你好,林浅真人一向可好?想林浅真人仙姿,怕是不日便要白日飞升了吧?”(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