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10章 曾文在舞蹈

第0310章 曾文在舞蹈2017-11-11 22:22:57Ctrl+D 收藏本站

    蒋怡和夏妙然大惊,二女尽皆花容失色,在一旁无所事事,只能不停的念经以帮助许半生加固大阵的史一航,见状也是心尖一紧。

    许半生绝对是他们之中唯一有可能战胜金日旬的人唯有许半生,若是此刻许半生出了什么岔子,那真的就是万劫不复了。

    其实他们也是想瞎了心,金日旬的目标其实唯有许半生一人,如今或许多了李小语,可只要许半生一出事,金日旬也就收兵回朝了,哪里又还会有什么万劫不复的说法。

    但是三人也都知道,此刻绝不能干扰许半生,无论许半生是否出现了什么状况,那也不是他们可以干预的。

    是以他们只能将对许半生的担忧放在心底,自己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即便许半生没事儿,他们却耽误了,也会延误许半生的整个大阵。

    许半生的鲜血喷出之后,并未直接落在桌面之上,而是喷向空中,并且很是神奇的就这样悬浮在空中。

    唯有夏妙然发现,许半生的双眼也变得赤红起来,可是却因为那些血雾的关系,她也看不真切,只是能够看出许半生的双眼已经通红一片,就仿佛一只兔子了。

    若是没有那层漂浮在半空中的血雾,夏妙然想必能够发现,许半生的双眼之中再度出现了两弯血月,他的瞳孔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而且是弯成两轮新月的模样。

    血雾在空中也不是不动的,只不过远远看起来像是凝固在空中,实际上,血雾的雾气之间,都有相互交融的缓缓流动。

    流动很缓慢,但并不是不动。许半生可以清晰的看见那些血雾在缓缓流淌。

    从许半生的眼中看来,这些血雾的颜色更深一些,猩红无比。颇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就像是一滩鲜血已经凝固之后发出的酱红色。

    血雾的流淌也是有规律可循的。竟然是跟随着许半生的道心在缓缓流动。

    因为修习太极拳的缘故,许半生的道心也明显带有太极图运转的效果,而这眼前的一片血雾,也犹如一个太极图案一般,逐渐的分作阴阳两边,中间开始凸显一道明显的曲线分界。

    甚至就连蒋怡夏妙然等三人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们都惊异的看到那些血雾凝成了一个模糊的太极图案。

    来不及表示惊诧,那血雾突然就动了。

    嘭的一声。血雾仿佛爆炸一般,四溅开来,而桌案上的那些黄色符纸,也无风自动,一张张的连续飞扬起来,在整条桌案上铺成了一张极大的符纸。

    原本只有巴掌宽小臂长的符纸,逐一的连接在一起,彼此之间紧密无间,似乎连一条缝隙都没有。

    那些血雾四溅开之后,便有条有序的落在这张几乎有大半条桌案大小的符纸之上。

    霎时间。那张组合而成的大型符纸爆发出诡异妖艳的红色光芒,空中也仿佛产生了丝丝的血腥气味,让蒋怡这套院子里的空气都变得扭曲紧张起来。

    一阵狂风突起。来的毫无征兆,平地起风,那风声大到灌满了众人的双耳。

    在呼啸的风声之中,众人看见风也仿佛有了实质一般,开始变得殷红,丝丝黏稠,逐渐变成了一条龙卷风的模样。

    略带着些许血腥气味以及妖异红色的旋风,就在桌案之上飞快的旋转着,可能是旋转的速度过快。反倒看上去转动的极为缓慢。

    但是,诡异的是桌案上的那些符纸却是纹丝不动。仿佛黏在了桌案表面上一般,任凭那本该摧枯拉朽的旋风呼啸。却不为所动。

    整条桌案都被旋风带动了起来,缓缓升向空中,可桌案上的符纸依旧和桌案密不可分。

    桌案的四条腿,已经超过了许半生的头顶,许半生只是死死的盯着那张桌案,眼中的血月此刻变得愈发的狰狞可怖。

    这一下,不光夏妙然,就连蒋怡和史一航都已经发现了许半生的瞳孔是如何的妖异,他们心惊胆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按理说,太一派这种执道门之牛耳的名门正派,绝不该有任何一种功法会出现这种妖异的情景。

    可曾文看到许半生眼中的两弯血月,却并不感觉到任何的可怕,相反,她的小脸上居然露出些许的笑容,甚至手舞足蹈起来,仿佛在和那两弯血月对话,即便许半生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曾文两只还带着少许婴儿肥的手臂,在空中不断的挥舞着,引动着她身边的星光也是星星点点犹如烟花绽放。

    在双臂的挥舞之间,那些圣洁的星光发出极其淡微的金色光辉,然后竟然朝着许半生那边弥漫过去。

    金光一点点的落在许半生的身上,落在那张条案上,落在那些绽放血色光芒的符纸之上。

    甚至于,金光渗透进了许半生的身体之内,落在他的双眼之中,渐渐让那两弯血月也似乎失去了颜色,反倒变得有些圣洁的意味,开始和天空中正常的月光一样,皎洁而明亮,散发出乳白色略带光晕的辉光。

    许半生缓缓的长出了一口气,只有他才知道,刚才究竟有多么的凶险,他几乎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更加控制不住那些血色的光辉,以及那条桌案上的符纸。

    他感觉的到,那些符纸挣扎的非常厉害,只不过被血雾镇住,所以才没有发生异状。若非那些血雾,这些符纸怕是早就爆裂开来,就如同他在虫二会所里让那些符纸爆炸时的情景,一旦爆开,绝对会令得蒋怡这里面目全非。

    是曾文指引过来的星光,平复了他心中的躁动,让他彻底的冷静下来,又恢复到从前的那个许半生。

    而那些符纸,也不再挣扎,老老实实的悬浮在空中。

    狂烈的旋风旋转的慢了。可是力量却更大,直将整条桌案带动的更高,几乎已经超过了这个院子里最高的建筑。

    “嘻嘻。好玩!”曾文笑了笑,小手一挥。空中的月亮陡然绽放光芒,仿佛夜空中一轮熊熊燃烧的白色太阳一般。

    无尽的月辉倾洒下来,却并不落在大地之上,而是朝着许半生的双眼汇聚而去。

    许半生的双眼之中的瞳孔在此刻虽然依旧如同两弯新月,可却已经不再散发妖异的血光,经由天空中皎洁明亮的月光倾洒之后,也开始散发出朦朦的乳白色的光辉。

    再望向空中那力量极大的旋风,许半生眼中散出的乳白色光辉就好像获得了极其强大的力量。生生的抗衡着天空中的旋风。

    旋风转动的愈发缓慢了,而空中那条桌案也开始摇晃起来,显然是在两股力量的抗衡之下,有些坚持不住。摇晃的剧烈无比,随时都有可能炸裂开来。

    曾文还是笑嘻嘻的,小手一挥,围绕在她身体周围的那些星光又齐齐的向着空中的桌案汇聚了过去。

    就在星光落在桌案上的一瞬间,原本正在剧烈摇晃的桌案突然间就平静了下来,稳如泰山,就仿佛它并不在空中。而是落在实地上一样。

    许半生双眼之中的巨大力量正向下撕扯着桌案,而那道旋风依旧在带着桌案向上攀爬,曾文指引的星光却稳稳的把持住那道桌案。任凭旋风如何狂烈,也无法撼动分毫。

    终于,那些符纸开始和桌案分离,桌案正在缓慢却坚决的向下落着,而那些符纸却依旧平铺在空中,随风轻摆,如同一张飞毯一般。

    桌案缓缓的落在了地上,就在原先的位置,就仿佛它从未挪动过。地面上甚至看不出桌案四条腿移动过的痕迹。这说明桌案落下的位置和其升起前的位置丝毫不差。

    许半生再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后深深一个呼吸。双手往空中一抱,那铺陈开的符纸瞬间四分五裂。恢复了它们原先巴掌宽小臂长的原貌,四射而出,****向院子的四周。有些落入草丛,有些贴在墙壁之上,有些附着在房屋之上,绽放出一道道的金光,最终消失不见。

    双掌重重的拍在桌案之上,桌案上剩余的符纸化作一条长龙,许半生抓起朱砂笔,在空中刷刷点点,几乎只用了数秒钟,就完成了那些符纸全部的画符。

    双手在空中一拢,那些符纸便被许半生收在双臂之间。随即双掌一合,那厚厚的符纸便被许半生压缩了,然后竟然消失不见,此刻的许半生就像是一个魔术师一般。

    蒋怡夏妙然以及史一航都有些目瞪口呆,虽然他们都知道太一派神通广大,可是,让那么多的符纸凭空消失,这是什么手段?这已经完全脱离了术数的范畴。

    而许半生,此刻却是张嘴将胸中的浊气彻底吐了出来,那些浊气甚至于在空中凝成了一道白雾,就仿佛大冬天呼出的气息一般。

    蒋怡依旧竭力引动着天空中的星力,不敢发问,更加不敢动弹。

    夏妙然同样如此,也依旧在尽心的跟宅子里的所有法器沟通,即便她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可没有跟金日旬交上手,她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生怕出现任何的闪失。

    史一航倒是最轻松的一个,他念经加固阵法,本就是辅助型的,有没有用处尚未可知,只是多一层保障而已。

    他刚想开口去问,却见到曾文笑眯眯的朝着许半生奔跑了过去,一边跑还一边说道:“半生哥哥,你好厉害哦,你还会变魔术呢?刚才那么多的符纸,一下子就全都不见了呢!”

    史一航无需再问,他只要等待着许半生的回答就够了,曾文问的,正是他们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许半生将右手放在空中,转了转道:“我哪有那样的神通,都是这枚戒指,这是一枚空间戒指,里边能摆放不少的东西。那些符纸我都存放在这枚戒指之中了,也多亏有了这枚戒指,否则那么多的符纸,真要放在身上,非把我缠成一个粽子不可。”(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