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13章 悄然破土的草芽

第0313章 悄然破土的草芽2017-11-11 22:23:1Ctrl+D 收藏本站

    甫一落地,金日旬就发现了这个大阵和他所认为的浩气阵的不同,这里头的气运实在太强了,以至于院中的浩然正气也极为充沛,和金日旬所了解的浩气阵有云泥之别。

    “这个浩气阵倒是有些古怪,小娃娃,你还算是有些能耐。”金日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怪笑着说道:“老夫也是道门中人,娃娃你怕是忘记了吧。阵中的浩然气,老夫也可以用!”

    许半生冷冷的看着金日旬,道:“你用用看!”

    说罢,许半生双手成圆,搅动天地,院中浩然正气瞬间呼啸起来,形成风暴,直朝着金日旬咆哮而去。

    金日旬虽然口气极大,可看到许半生动手,也是不敢怠慢。当即指天向月,另一只手将背部背负着的高丽刀拔了出来,一道寒光闪过,刀光如同闪电,直劈向许半生搅动的浩然正气。

    这刀光和浩然正气形成的气团接触,竟然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宛如两人对拼兵刃,一团闪光在刀锋和气团之间产生,周围隐约伴有震荡之势,雷声隐隐。

    气团被刀光从中剖开,刀光继续朝着许半生劈了过去。

    不过等到刀光到了许半生的面前,也已经势竭,许半生只用手轻轻一挥,那刀光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那被刀光劈做两半的气团,中间的缝隙越来越大,虽然依旧朝前卷向金日旬,可擦过金日旬身体的时候,已经刚好形成了足有一人宽的裂缝,已然对金日旬起不到任何威胁了。也只是在气团的锋芒掠过他身体两旁的时候,带起一阵强风,刮得金日旬的面颊微微有些发疼罢了。

    金日旬依旧怪笑着。手中高丽刀挽出一个刀花,这一次他主动先一刀劈向许半生,刀口之上。破风之声比起刚才,更加强烈了几分。

    许半生双脚微分。稳稳沉住,五行功之厚土功已然运至双臂,太极拳的意境瞬间展现。院中的许半生,双眼微阖,低垂着眼睑,在这种生死一线的瞬间,他竟然进入到了一个忘我的境界。

    双手画圆,右掌平平推出。没有了刚才的气势,可带来的压迫感更甚。

    很显然,刚才金日旬的那一刀不过是试探而已,而许半生,也同样只是试探而已,并未使出十成十的功力。

    而现在,两人才真正的进入到对战的状态,都拿出了真实的本领。

    肉掌迎向刀锋,许半生却没有丝毫的退缩,而金日旬的脸上。也不敢有丝毫的得意之色。

    他知道,许半生此刻的一双肉掌,并不输给他的高丽刀。在他们这样的高手之间,如果认为兵器对空手就占据了绝对的便宜,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刀尖直指许半生,许半生的右掌只在刀锋之上轻轻一拍,就将那破军之势的刀身荡开,而掌势却没有半点减弱,斜斜的拍向金日旬的腰间。

    金日旬急撤步,斜斜的向后退去,同时拧身试图避开许半生这一掌。

    许半生岂能就此放过金日旬?他一掌用老。画圆的左手跟上,以掌背扇向金日旬的面部。院中的浩然正气再度产生滚滚之音,挟裹着千钧之力。抽向金日旬。

    金日旬面色一沉,他知道自己有些大意了,许半生这一掌他已经无论如何都躲不开,只得在电光火石之间,将手中高丽刀竖起,挡在身前,以高丽刀之锋,试图让许半生主动减轻这一掌的力量。

    可是许半生仅以肉掌重重的拍在了那锋利到吹毛立断的刀锋之上,手掌按在刀锋上之后,一股庞然的巨力瞬间迸发,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金日旬。

    此刻金日旬那把高丽刀上承受的力量,怕是有半山之重,他的双脚陷入脚下的泥土之中,高丽刀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仿佛在许半生的重压之下,即将断裂一般。

    只见许半生手腕一抖,手背之上顿时绽放出更大的力量,院中的浩然正气猛然犹如一条气龙一般,重重的扑向金日旬。

    金日旬被这巨大的力量抽的向后顿步,接连后退三步,才勉强站稳,脸上略显苍白,显然气血激荡吃了不小的亏。

    “还真是小觑了你,华夏第一大派果然有两下子!”金日旬怪笑之后,口中突然发出一声犹如鬼哭一般的长啸,院墙之上顿时出现十余团小小的黑影,排成一排,朝着他聚拢了过来。

    那些正是金日旬豢养的古曼童,在从墙头聚拢向金日旬的过程中,逐渐排成了一个三角形,打头的那一只,面目狰狞,小小的脸上竟然好似活人一样青筋直爆。双眼圆瞪,周围的皱纹呈现浓浓的紫色,活像是走火入魔之后即将兵解的模样。

    金日旬的气势瞬间高涨起来,许半生连攻数招,都被他轻松挡下。

    夏妙然在一旁见状,立时柳眉一竖,口中轻吒,院内所有法器的灵力顿时集中至一处,仿佛电弧一般投射到许半生的身上。

    许半生的力量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愈发的强大起来,可是身上的气势却收敛了许多,变得愈发的低沉而深邃。

    这就是太极拳的精髓,并不以气势取胜,后发制人,讲究的就是和周围的气势融为一体,越是感觉不到许半生身上的凌厉,他的招式之间就反倒愈发的力量强大。

    可是现在的金日旬,在那些古曼童的帮助下,的确已经变得强大无比,即便是加强版的许半生,也是莫可奈何。

    蒋怡不慌不忙,手中桃木剑在空中缓缓的画着什么图案,夜空中集聚下来的星力,如洪流一般注入到许半生的体内。

    史一航突然双目圆睁,张大了嘴巴,仿佛怒吼一样,可口中却没有半点声音传出。

    史一航使得是正宗佛门的狮子吼,真正的狮子吼并不像电影电视里表现出来的那样,在施展这一招的时候会发出巨大的声响。实际上。狮子吼是并不会发出声音的,而是取决于空气的震荡,以肉眼看不见的方式攻向敌人。

    狮子吼练至顶级。足以一吼之下震伤对手的奇经八脉,令敌人浑身每一寸肌肉经络都随着空气震动。使其寸寸断裂。

    金日旬经受史一航这狮子一吼,干枯的身体也随之颤抖起来,只可惜,史一航的狮子吼还达不到真正伤害金日旬的地步,尤其是在十余只古曼童加持下的金日旬。只是仿佛天气太冷一般的打了个哆嗦,金日旬便又恢复平静,略略分心,朝着史一航的方向挥去一刀。史一航如遭雷击,被那刀气击中胸前,整个人也倒飞了出去,半空中便喷出一口鲜血,洒落漫天血雨,而后身体重重的撞在墙壁之上,落下之时,已是面如金纸,只恐连性命都危在旦夕,再也没有继续和金日旬交手的可能了。

    不过他这一吼。多少也分了金日旬的心,许半生也得以喘息,并且臣金日旬一刀挥向史一航的时候。连续几掌攻出,逼得金日旬也有些手忙脚乱,挨了许半生两掌。

    这两掌虽然无法对金日旬造成真正的伤害,可也令他气血浮动,否则,光凭刚才那一刀,恐怕就能直接要了史一航的性命。

    许半生得势不饶人,鞣身上前,双掌舞动之间带出漫天掌影。此刻早已在体内运转起甄水功和古木功,加上之前的厚土功。五行功已经运转其三,掌影之间可见风雷。一掌掌的朝着金日旬不断的发起攻击。

    一时之间,金日旬也的确有些慌乱,他没有想到许半生竟然强悍如斯,而且,仅仅一个小小的错漏,就让许半生抓住了这极为短暂的机会。纵然他明知道许半生的掌力还不足以令其受到致命的伤害,可在这漫天掌影之间,他也是不敢怠慢,并不敢托大去承受许半生的掌力。

    左闪右躲,脚下的确是鬼魅万分,许半生那看似密不透风的掌影,竟然没有几掌能够落在金日旬的身上的。多数都是堪堪擦着他的身体落空了过去,偶有几掌也很难打实,金日旬总能恰到好处的卸去许半生的力量,场面上看似许半生占尽了优势,实际上他却苦笑不已,知道自己并没有给予金日旬任何有效的伤害。

    那些落空的掌风,扫向四周的空地,在甄水古木厚土这三个相辅相成的功法交织之下,又有太极拳的阴阳调和,竟然令得深埋在土内的许多草籽缓缓发芽。

    再加上院中浩然正气实在过于浓郁,催生的有些草籽发芽之后,竟然缓缓的钻出了泥土,出现在地表之上,犹如春风掠过冰冻的大地,给这世界带来了浓郁的生机。

    随着许半生一通抢攻,院中的石缝之间,钻出的那些草芽却让金日旬落下去的脚产生了顾虑。他虽然也是道门中人,可这些年苦修邪佞之法,豢养古曼童,体内积郁了太多的阴湿之气,又有古曼童魂灵的大毒,这些生机盎然的草芽,反倒成为了他天然的克星。

    不过仅凭这些草芽是不可能真正伤害到金日旬的,也只是让他产生一些顾虑而已。有了这层顾虑之后,许半生的攻势得以延续,而金日旬更加显得狼狈,竟然忙于招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还手之力了。

    可是看似占尽优势的许半生却暗道不妙,他的精气始终有限,如此凌厉的攻势之下,都无法对金日旬产生真正的伤害,他已经快有些难以为继了。而金日旬只要撑过这一小段艰难的时期,等到许半生精气不继之时,他就将大举反攻,到时候许半生就会陷入极为艰难的境地了。

    现在的许半生,正是进退维谷,占据主动之下,却已经几乎看到自己不敌金日旬的结局。

    银牙咬碎,许半生以一股真气逼破了舌尖,几滴鲜血被他含在口中,要找准机会喷向金日旬。对于如今早已满身阴毒的金日旬来说,许半生这纯正道门的鲜血,效用几乎相当于法器。(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