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15章 胶着

第0315章 胶着2017-11-11 22:23:4Ctrl+D 收藏本站

    明明是许半生一掌重伤了金日旬,可是造成的结果却是许半生节节败退,反倒金日旬异常的勇猛起来。

    手中的高丽刀已经组成一片密不透风的刀光,许半生再也不敢像之前那样直接用肉掌硬接锋利的刀口,而是尽其所能的贴着金日旬的刀锋游走。

    太一派的步法虽不敢说独步天下,可也是精妙无双,若非如此,许半生早已成了金日旬的刀下亡魂。

    单从刀法之浑厚而言,金日旬的确可以称得上是朝鲜数一数二的高手,哪怕是单比武功,许半生也必须正视他这个对手。

    金日旬的刀法其实算不得多么的精妙,朝鲜的几种流派,刀法本就源自华夏,所谓的容各家之长,也只是他们的一家之言。真实的情况是他们学来的都是皮毛,真正精要的东西他们偷不走,形成不了完整的拳法剑招,自然就只能将那些杂乱的招式融合在一起。

    不过久而久之,于朴实处见峥嵘,朝鲜的武功也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可无论是刀法剑招还是拳脚上的功夫,精细不足的缺点却无法根除,总显得有些粗糙。

    可以说,朝鲜人在武功上的造诣,很大程度上凭借的是个人的天赋,金日旬在刀法上的天赋还是很值得肯定的。能把这样一套错漏颇多的刀法用到这种程度,毫无疑问金日旬已经可以跻身武术大师之列。

    若非刀法本身就有缺憾,凭金日旬现在所展现出来这套刀法的浑厚连绵,许半生只恐早已不敌。

    只是现在的许半生,也只是在苦苦支撑而已,这和刚才两人的局面,完全掉了个个儿。原本占尽上风的许半生。现在却是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招架之功显然也就快没有了。

    金日旬步步紧逼,许半生节节败退。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刀锋割裂了无数的口子,很多地方已经见肉。蒋怡和夏妙然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许半生身上已经绽放出多处的血口,虽然都并非致命伤害,可这样细小的伤口若是太多,纵然可以封住血脉使其失血减缓,可人体的血液总量毕竟是有限的。

    必须扭转局面。

    蒋怡是绝对不能动的,若没有那些星力帮助许半生,他甚至连精气都将不存。

    史一航更是重伤倒地,此刻已经开始需要有人担心他的生死。

    能够助许半生一臂之力的唯有夏妙然了。

    全盘接受了那个器灵的所有修为的夏妙然。虽然已经仅是不同往日,再不是那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也是身怀绝技的高手。可她主要的修为都是在术数之上,那几乎是器灵等非人类修行者的天赋,它们就是为修行而生的,而在武功上,这需要勤学苦练的打磨。

    现在的夏妙然,也就相当于方琳那样的实力,武功上比史一航还要略逊一些。再加上她毕竟刚刚传承器灵的修为不久,本身的身体并不能将器灵的功夫发挥到极致。很多地方只是意识能够达到,身体却不足以支撑她使出完美的招法。

    夏妙然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从未想过就这样上前帮许半生的忙,连史一航的偷袭都已经是这样的结果。夏妙然贸然上前,怕连金日旬一招都挡不了。

    还需要另辟他法,而夏妙然最擅长的就是院中的法器。

    对于其他的修行者来说,法器只是一种辅助,可对于夏妙然而言,这些法器和她的身体一样应用自如,甚至,相比较起她现在的身体而言,她控制那些法器比控制自己的身体更加得心应手。

    一双妙目望向院中大屋门前的盘柱。夏妙然知道,盘柱之顶和屋檐的缝隙之间。藏着大量的铜钱。那些铜钱本是极普通的货币,但是经过长时间的流通。频繁的被作为等价物进行交换,其本身就已经积聚了一定的灵气。而且这些铜钱都是从帝王将相的墓中取出的陪葬之物,他们的墓穴无一不是风水宝穴,这么多年的润养,使得这些铜钱已经形成了自身的气场。

    这点儿气场放在风水之上,也不过只是辅助之物而已,若是严苛一些,这些铜钱甚至都不能算作是法器,只不过是稍稍具备了一丝法器的基础。

    蒋怡将这些数量颇大的铜钱放在门口的盘柱之顶,也只是从养宅的角度考虑。

    而现在,夏妙然决定将这些铜钱作为武器,帮助许半生。

    心念所动之处,夏妙然信手一挥,盘柱之上便有一枚铜钱激飞而出,远比任何人使用的暗器更加迅速的多,直奔正一刀劈向许半生头顶的金日旬。

    许半生刚好侧过身体,脚步朝着一旁倾斜,而那枚铜钱便从他的身体侧面几乎是擦着他的衣袂,射向金日旬。

    只听得当的一声轻响,铜钱正撞在刀锋之上,溅出几点火星,而金日旬也一剑将那枚铜钱劈做两半。

    不过刀锋始终是被铜钱稍阻,那浑厚绵长的刀法之间,就出现了一个极为短暂的空隙。

    高手过招,任何错漏都有可能造成胜负的立判,纵然被铜钱阻断的时间甚至还不足十分之一乃至百分之一秒,可就是这一点点时间,便让许半生赢得了喘息之机,他终于有空可以还以颜色,向金日旬攻去了一招。

    甄水功古木功厚土功三功合一,加上太极拳法融会贯通,拳意所向,无不将产生勃勃生机。

    金日旬身后的古曼童皆是死物,金日旬修此邪法这么多年,也早已受到死气的侵蚀,许半生拳中如同大地回春一般的勃勃生机,正是他的克星。

    那枚铜钱只是给金日旬造成少许的偏差,而许半生的太极拳,吻合阴阳,调剂天地,才是他真正所忌惮的东西。

    仅仅也只是一拳而已,夏妙然帮许半生争取的时间仅仅只够许半生攻出一拳。许半生很清楚,刚才自己奈何不得金日旬,这一拳也不可能。

    所以。许半生的目标根本就不是金日旬,而是他身后的古曼童。尤其是那一只面目狰狞,满脸青紫色的经络根根爆出的古曼童。

    金日旬感受的到许半生拳上的生气,他微微偏转身体,轻易的避开了许半生的拳路。

    可是,他也没想到许半生的目标本就不是他,而是他背后的那些古曼童,许半生显然是将金日旬的闪躲计算在内的,所以。他这一拳结结实实的命中了那个目标,那个作为金字塔塔尖的古曼童。

    古曼童本就很小,也就是一张a4纸的大小,许半生这一拳正中它的面门。巨大的力量瞬间迸发出来,配合以拳内那无尽的生气,这一拳,直接就将那只用孩童骨灰所制的古曼童击的爆裂开来。

    几乎已经成了粉末状,就仿佛在金日旬的身后突然有人扬起一包面粉一般,嘭的一声,金日旬的身体也随之大震。而其余的那些古曼童也是受到波及,一下子散乱开来。

    不及细想,金日旬急忙将刀锋立于胸前。重新调整那些古曼童,因为他知道,许半生是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一定会趁机反守为攻。

    可是,许半生却并没有这样做,他一拳击出之后,不进反退,自己也远离了金日旬。

    而夏妙然,则是立刻又从盘柱之顶催出至少十余枚铜钱。散乱的激射向金日旬。若只是普通的暗器,金日旬甚至连躲都不会去躲。哪怕为此受些轻伤,也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可刚才他一刀劈开了那枚铜钱之后。他就能感觉到,那些铜钱之上,带有明显的气场流转,这些都是法器。而且,因为这些铜钱在墓穴之中陪伴的不是王孙便是公侯,墓穴里本就充盈着帝王之气。帝王气克制这些死物阴毒之气的效果虽不如许半生的浩然正气和勃勃生气,但也有相当的作用,金日旬也是不敢硬憾。

    而且,经由许半生这指东打西的一招,金日旬还真有些怕夏妙然的目标其实是他身后的那些古曼童,所以,他唯有用手中高丽刀与那些铜钱硬憾。

    手中长刀化作漫天刀影,一瞬间,金日旬至少劈出了十余刀。

    每一刀都能斩落一枚铜钱,不求将其彻底一刀两断,只求击飞,叮叮当当一阵乱响之后,那些铜钱尽皆跌落在地。

    突然之间,金日旬心中一痛,他大叫不好,猛然会转过身,却看到已经做完她应该做的,现在正背着一双小手,学着许半生的步伐缓缓走开的小曾文。

    小丫头学习许半生的步姿学得真是惟妙惟肖,若不是这么紧张的时刻,恐怕众人都能笑出声来。

    而金日旬身后的古曼童,又有一只爆裂开来,散落一地的碎片。

    刚才,金日旬专心对付那些铜钱的时候,曾文走到了他的身后,虽然那些古曼童立刻展现出自己极为邪恶的一面,龇牙咧嘴的看着曾文,试图吓退她,可小曾文根本无所畏惧,相反,她甚至还伸出小手掐住了其中一只古曼童的小脸,掐的那只古曼童更是龇牙咧嘴,它们渐渐发现,想以恶魔之姿惊退曾文根本就没可能,这小丫头对它们来说更像是个恶魔,她非但不怕,反倒欺负起它们来了。

    当然不止是掐掐脸那么简单,曾文掐住那只古曼童的脸之后,小手里也不知怎么就多了一张符纸,符纸一接触到古曼童的头部,就像是落在了人类掌心之间的雪花一般,瞬间融化消失,没入其中不见。

    然后,曾文就松开了那只古曼童,背起双手学着许半生的步姿缓缓走远。

    而那只古曼童,则像是被炸弹炸开了一般,跌落一地的碎片。

    每一只古曼童都和金日旬息息相关,他的心脉都跟这些古曼童紧密相连,只要古曼童一死,他也会受到牵连。

    口中大吼一声,金日旬扬起高丽刀就朝着曾文的背影斩落下去,一道肉眼可见的刀光,竟然脱离了高丽刀的刀身,直朝着曾文的小背影斩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