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16章 最强一击

第0316章 最强一击2017-11-11 22:23:5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皆惊。

    夏妙然毫不犹豫,素手纤扬,又是十余枚铜钱直奔金日旬而去。

    曾文自己也明显感觉到了来自身后金日旬那道刀光的寒意,小手一翻,几张符纸便向后飞去,试图阻挡那道刀光。

    金日旬狂躁的怒吼一声,无暇再继续补刀,面对夏妙然的十几枚铜钱,他深深的吸入了一口浩气长存阵中浓郁的浩然正气,身上的长袍顿时无风自动,仿佛他的身体变成了一台鼓风机,衣袂猎猎作响,袍袖鼓胀起来。

    双手一挥,那宽大的袍袖立刻卷向夏妙然射出的十余枚铜钱,犹如戏剧舞台上的水袖乱舞一般,这一卷之下,那十余枚铜钱顿时被卷入金日旬宽大的袍袖之中。

    霎时间,金日旬身上冒出屡屡黑烟,那些带有气场,已然可以称之为法器的铜钱,虽然被金日旬收走,可依旧发挥了作用。

    只有金日旬才能体会的到那种滋味,那些铜钱似乎都是刚从火炉里掏出来的一般,温度瞬间升至极高,金日旬这一卷,就好像用衣服兜住了一枚枚充分燃烧着的炭粒一般,火光是没有的,可衣服也烧得千疮百孔。

    这当然不会对金日旬造成实质性的损伤,他不过只是再度一挥衣袍,那宽大的衣袖就自行断裂,身上的长袍没了袖子,倒像是个奇怪的马甲。

    曾文扔出的符纸也起到了作用,那道刀光并未对她造成任何伤害,金日旬也只是被那些铜钱稍稍阻挡,举刀就朝着曾文劈去。

    这一刀,眼看曾文就避无可避了。

    可是金日旬的刀还不及落下,就感觉到身后危险异常。他心知不妙,急忙闪身躲开,身后的古曼童也自然紧紧跟随。朝着一旁躲去。

    身后是许半生动了,他的面色已经显出淡金之色。这表示许半生也是强弩之末,这一击恐怕也是他竭尽所能才能完成的两拳。

    之所以眼见曾文情况危急许半生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出手相救,正是因为他自己的情况也相当不妙。

    刚才被金日旬一通水泼不进的猛攻,许半生着实消耗过大,随后他又强行反攻,更是将自己所剩不多的精气几乎消耗殆尽。

    纵然是看到曾文的境况已经十分危急,他却没有余力相救,只能让曾文自己去应付那一刀。

    好在在夏妙然的帮助之下。金日旬的攻势没能连起来,而曾文又凭借许半生之前画下的符纸侥幸躲过了这一劫。

    虽然时间很短,可许半生已经恢复了少许,浩气长存阵中的浩然正气充沛的很,还有蒋怡以满天星斗之力辅助,再加上补气丹的效果,许半生已经可以勉强完成一击了。

    他刚刚感觉到自己有能力动手了,立刻就发动了攻势。

    在生生不息的五行功中的三套同时运转之下,太极拳的威力已经被发挥到极致,也正因如此。金日旬在紧要关头竟然察觉到许半生的偷袭。

    以金日旬正常的实力,许半生此刻强弩之末的一攻,他完全可以从容躲避过去。可是,他猛然提气之后,却发现一口内息竟然出现了些许紊乱,直接导致了他闪躲的距离和速度都大大不同,他自己虽然侥幸脱离了许半生的拳风范围,可他身后的古曼童就慢了一步。

    许半生一前一后连续两拳,分别击打在两只古曼童的身上。

    这两拳,足有开山裂石之力,古曼童终究只是两具玩偶。被许半生这两拳命中,直接化作一蓬白灰。腾起老高,其间的魂灵也直接被拳力穿透。永世不得超生。

    金日旬心中一痛,他哇哇乱叫着掉转了刀口,再也顾不上曾文,他现在只想杀了许半生。

    许半生已经杀死了他三只古曼童,曾文虽然也杀死了一只,可相比起来,显然许半生更加令金日旬所痛恨。

    双手握刀,高丽刀高高举起,势若千军的朝着许半生当头劈落。

    这一刀,灌注全力,只是金日旬再度发现,他的气力在中途突然一顿,之后自己泄了至少七成以上的内力,再向下落去的时候,力道已然不足平时的三成。

    许半生已经精气全无,完全凭借着练武淬炼出来的拳法,以及太极拳凭势自动的随心运转,避过了这一刀的锋芒之后,一拳轻轻拍在刀背之上,荡的刀口一歪,半点都伤害不到许半生了。

    金日旬大惊,急道:“这是怎么回事?”

    情急之下,他说的已经是朝鲜语了,可是许半生却好似听懂了一般,气息略显紊乱的说道:“我说过,你尽可以试试看你用不用的了这阵中的浩然正气。”

    金日旬这才明白,之前就因为许半生这句话,纵然他觉得许半生只是在诈他,心中并不多信,可他也不愿轻易尝试。按照他所想来,反正不用借助这阵中的浩然正气他也有足够的实力干掉许半生,没必要去冒那几乎不足万分之一的风险。

    可刚才古曼童连续被杀,金日旬已经火急攻心,他再也顾不上那么多,面对这熟悉的浩然正气,他当然是大量吸入,试图将浩然正气化作自身的精气,要一刀就将曾文斩于刀下。

    刚才还有些疏忽,现在想来,自己那一刀,那劈向曾文的一刀,其实在刀芒离开刀身的时候,力道就有个明显的减弱。只不过当时金日旬没有时间细思,是以忽略了这一点。

    之后提起闪避,却没能及时完全避开,又损失了两只古曼童,现在又满路泄劲,这才让金日旬彻底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也只是稍稍愣了一下,金日旬随即将内息运转了一个大周天,对于那些浩然正气已经大致有数了,虽然会对自己的实力造成损害,但应该还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对于实力上会有一个折扣。

    若是一开始便这样。金日旬或许还有些担忧,可现在许半生已经耗尽全力,短时间内根本就构不成任何的危险。而至于其他的几个人,金日旬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金日旬自忖。哪怕是出现了问题,干掉许半生也已经是小菜一碟,他顿时恢复了如常的神色。

    “你以为这样就能胜过我?”金日旬再度怪笑起来,双手握刀,缓缓举高,他已经决定,即便腹背受敌,拼着被夏妙然和曾文联手之下受些伤。也一定要将许半生先斩于刀下。

    许半生淡金色的脸上却闪现少许的微笑,甚至他还挽了挽袖口,就好像市井之中的凡人决意拼命了一般。

    只是,他身上那件衣服早已破败不堪,到处都是口子,袖口也只是挂着几片布了,此刻挽起来,看上去颇有几分滑稽。

    看到许半生的微笑,金日旬终究还是稍显迟疑,许半生的手段太多了。他着实有些应顾不暇。但是想到许半生此刻早已耗尽精气,纵然恢复也只是很少的一点儿,根本都不足以他发起任何的攻势。金日旬便定了心。相反,若是再容许半生喘息片刻,他就反倒又能恢复不少了。

    刀势极缓,金日旬的神色也难得的变得凝重起来,任谁都看得出来,他这是要一刀将许半生置于死地。

    夏妙然大骇,也顾不上许多,只是不断的挥舞双手,那盘柱之上剩余不多的二十余枚铜钱。叮当乱响,在空中发出嗡嗡的破空之声。笼罩向金日旬的身体射去。

    蒋怡也是略带惊惶的大叫:“小文,用全力!”

    曾文的小脸之上。瞬间也变得严峻无比,从众人开始布阵开始,她还从未表现出这般的严肃,不论情况多么危急,也始终保持着笑嘻嘻的模样,似乎浑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危险。而现在,显然曾文也已经感觉到了来自于金日旬身上强大的压力,她开始为许半生的生死担忧,那小小的身躯之中,所有的力量都在这一瞬间迸发出来,口中默念着那个口诀,七宝戒指当中多半的符纸已经被她握在手中,像是天女散花一般朝着金日旬扔了过去。

    而此刻,金日旬手中的高丽刀也已经和他的身体呈一百八十度角,刀尖冲天,立刻就要劈将下来了。

    许半生双眼一眯,竟然阖上了眼睑,双脚在地面之上猛然一蹬,双拳略显无力的横在胸前,不退反进,朝着金日旬的身体撞了过去。

    金日旬的眼睛也微微一虚,随即口中发出龙吟一般的低吼,那低吼,宛如云层之上闷雷轰响,又如滔天洪水倾盖下来的时候那山呼海啸一般。

    周围的空气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吸引力,朝着金日旬手中的高丽刀疯狂了涌了过去,整个院子里所有东西都发出被狂风吹动的时候的声响……

    这一击,要么是许半生死,要么是他侥幸活下,而金日旬便要彻底败下。

    看似还有机会,可是包括动手的夏妙然和曾文,以及还得坚守岗位,引动星力灌注到许半生的身上的蒋怡,乃至依旧蜷缩在墙角,几乎不能动弹的史一航,都不对后一种可能抱太大的希望。

    他们知道,许半生现在只是徒具其形,而金日旬却是最强一击了。

    刀锋带着狂风呼啸缓缓落下,而许半生也宛如出膛的炮弹一般撞向金日旬。

    刀锋终究还是略微慢了一丁点儿,许半生就仿佛是计算好了一般,一头撞在金日旬的怀内。

    金日旬根本就不在乎许半生这垂死挣扎的一撞,他有足够的把握等到刀锋落下的时候,能够一刀将许半生从中间劈成两半,彻底将其毙于这一刀之下。

    许半生撞在金日旬的怀内,的确也并未表现出汹涌的力量,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团棉花,而金日旬的身体就仿佛钢板一般,许半生完全无法伤害到金日旬任何。

    而金日旬这一刀,也按时落下,刀刃整个儿劈在许半生的背部脊梁骨的旁边不足一指的位置,血光四溅,许半生身上的那件本就破败不堪的衣服,几乎化作翩翩蝴蝶,在空中悠然起舞。

    这一刻,没有人的心情是悠然的,悠然的,唯有空中那翩翩飞舞的布片……(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