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19章 千年的仇恨

第0319章 千年的仇恨2017-11-11 22:23:8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金日旬这一挡,赤蛟也微微一愣,双目微虚,瓮声瓮气的问道:“你姓赵?”

    金日旬心中一喜,他刚才就觉得赤蛟身上的气息很熟悉,只是赤蛟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就直接一刀砍了下来。

    现在赤蛟问他是否姓赵,这就充分说明他感觉到的赤蛟身上的气息是没错的,赤蛟绝对跟他有关系,而且关系不浅。

    顿时,金日旬冲着倚靠在墙根处的许半生冷冷一笑,心道你以为你找来了强援,谁曾想你的这位强援跟我有这样的关系。

    “现在看你还有什么花招!许半生,我誓杀你!以证我道心!”金日旬心中想道,只不过他所谓的道心,其实已经是魔心罢了。

    “我不姓赵,不过我的师父姓赵。”金日旬略带着点儿骄傲的回答,言辞之中颇有些将赤蛟视为亲人的感觉。

    赤蛟听罢之后,双眼虚的更加厉害,口中喃喃道:“你的师父是扶余人?”

    金日旬听到这话顿时一愣,很快意识到赤蛟所在的年代恐怕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

    扶余人,是朝鲜古代三国时期高句丽和百济的王室,而朝鲜的三国时期,哪怕是末期距今也已经一千五百年,这也意味着赤蛟是一千多年前的人,他的魂魄竟然能延续到今天,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师父祖上确是扶余人。”金日旬不自觉的就将姿态改变的恭谨了许多,毕竟,赤蛟很可能是他的师门先祖一倍。这一趟华夏之行,简直是太让金日旬感到满足了,能够杀了许半生不说,竟然还能找到师门先祖。

    若是能够劝说这位师门先祖和他一同回到朝鲜。那么他所图谋的那件事就更多了几分成功的希望,金日旬只觉得自己今天简直就是最幸运的那个人。

    只是,许半生却并没有半点担忧。如果赤蛟问的是别的姓氏,他可能还有些担心。既然是姓赵,则必然跟赵元甲有关。赵元甲可是赤蛟死敌,若是赵元甲现在还活着,赤蛟必然是倾尽所有都一定要将他斩于刀下的。

    在天坑中的那段幻景,已经充分的说明了赤蛟和赵元甲之间的关系,那个赵元甲绝对是骗得赤蛟自尽身亡,赤蛟只怕是连赵元甲的后人也绝不会放过。

    “赵家从不收外姓徒的。”赤蛟似乎也开始跟金日旬套家常了,这不禁让之前见到强援转忧为喜的夏妙然等人再度担忧了起来。生怕赤蛟反过头来对付许半生。

    蒋怡倒是并不担心,当日天坑里的一切,她也是经历者,自然知道赤蛟和赵元甲之间的恩怨。

    “如今早已改朝换代,门户之见已然很弱,而且我也并非完全的外姓人,我外祖母正是姓赵。”金日旬解释说。

    赤蛟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这么说,你也可算是赵家人?”

    “正是。”

    “很好!既然是赵家人,那就好办了。我来问你。赵元甲死了有多少年了?”

    金日旬一听到赵元甲这三个字,顿时身体颤抖,面颊之上浮现出几丝黑色的氤氲。仿佛激动万分。

    “您识得我师门创派祖师?”金日旬激动的问到。

    赤蛟哈哈大笑,摸了摸颌下乱须,大声道:“某家和赵元甲乃是师兄弟,他年纪比我小,不过入门比我早,他是我师兄。”

    金日旬大喜,而许半生和蒋怡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赤蛟和赵元甲之间的关系。也难怪当日赤蛟如此激愤,更加难怪在赤蛟死后。赵元甲会突然发癫。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显然很复杂,作为师兄弟。他们肯定感情很好,否则赵元甲也不会因赤蛟之死发狂。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显然也因为其他的原因而丧失殆尽,已然反目成仇。

    具体的原因,许半生此刻也未可知之,不过想来这将是一个打开赤蛟心结的好机会。

    许半生并不急于弄清楚这里边的牵绕,此刻更加重要的,是赤蛟如何杀了金日旬。而且许半生已经有了预料,赤蛟杀了金日旬之后,必然会要求许半生带他去朝鲜,他一定会要去找赵家的晦头。只可怜,金日旬现在还以为自己找到了师门先祖!

    许半生和蒋怡都很清楚这一点,但是夏妙然和史一航却并不知道,他们焦急万分,却也知道自己根本帮不上忙,连许半生都败了,他们就更加不是金日旬的对手。

    而如果这个赤蛟也倒戈的话,他们这些人,恐怕一个都活不下来。

    真的要死了么?!——夏妙然看了看许半生,却发现许半生只是略显痛苦,却似乎并不为此担心,对许半生已经算得上很了解的夏妙然,心中产生疑问的同时,也不禁微微安定了许多。

    而金日旬则是喜笑颜开,竟然朝着赤蛟单膝跪下,口中喊道:“百济会盟第四十七代弟子金日旬,拜见老祖!还未请教老祖名讳!”

    “哈哈哈,老子叫赤蛟!”赤蛟大笑,从他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他心中对赵元甲的仇恨,“没想到今儿能见到赵元甲的龟孙儿。龟孙儿,赵元甲死了有多少年了?你还没回答老子呢!”

    换做是别人叫他龟孙儿,金日旬恐怕早就将对方碎尸万段了,可这话是赵元甲的师弟所言,在金日旬看来这甚至是一种荣誉。即便是龟孙儿,也算是捡了大便宜了,四十多代呢,那何止是龟孙子?

    金日旬激动的回答说:“没死,没死!”

    赤蛟一愣,随即也显出激动的模样:“你说什么?赵元甲还没死?”

    金日旬赶忙点头道:“是的,元甲老祖没死。这么说也不对,我发现了……”话至一半,金日旬赶忙收嘴,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欲言又止。

    看出金日旬有凑近自己的意思。赤蛟将手中九环大刀一手,冲着金日旬招了招,道:“你过来说话!”

    金日旬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赤蛟的身旁。嘴唇翕张,其他人却已经完全听不见他所说的内容。

    而赤蛟的脸色。则是瞬息万变,愤怒掺杂着庆幸,咬牙切齿却又带有如愿以偿的痛快淋漓。

    赤蛟的嘴也动了动,依旧没有人能够听见他们的声音,显然是金日旬使了什么术法,暂时屏蔽了他和赤蛟与这个世界的沟通。

    夏妙然和史一航已经急不可耐,他们不知内情,眼看着赤蛟和金日旬越聊越投机。他们几乎就已经绝望。如果许半生完好如初,他们还有些指望,现在许半生的那个样子,显然再没有任何翻盘的能力。好容易盼出来的救星,此刻却似乎成了对方的盟友,难道,结局真的就是这样了么?

    许半生倚靠在墙壁上,脸上古井不波,金日旬和赤蛟的表现当然也尽皆落在他的眼底,可他丝毫不为所动。仿佛跟自己无关。

    蒋怡虽然也略有狐疑,可始终是亲历了天坑事件之人,她清楚的知道赤蛟和赵元甲之间的恩怨。赤蛟绝不可能和金日旬达成同盟。

    赤蛟现在的表现,明显是在套话,蒋怡的脸上,慢慢的竟然绽放出一丝笑容。

    曾文根本就没理会这边,她只是低头沉思,稚嫩的面庞之上,第一次出现了少有的凝滞和疑思,小丫头似有所悟,可能是从刚才和金日旬的战斗之中。悟出了什么。时间和环境都有些不合时宜,但对于曾文来说。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悟道这种事,本就说来而来。反正曾文此刻也没什么修为,在这种环境下悟道虽不是太理想,但总也比没有要强。

    金日旬说完了自己要说的话,赤蛟也得到了他想知道的全部的答案,他不禁仰天长笑,气息波动很不稳定,以至于整个浩气长存阵似乎都为之波动,脚下的地面更像是轻微的地震一样颤抖不止。

    “哈哈哈哈,我的好师兄,原来你也没死透。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这是注定我们师兄弟二人要在两千年后再度相逢。你一定想不到吧,咱们俩竟然还有再见面的一天!好,苍天有眼,苍天果不负我啊!”

    赤蛟笑着笑着,一双虎目之中,竟然饱含了泪水,对于他这样一个仅仅只是以残魂状态屹立于天地之间的“人”,竟然能够涌出眼泪,可见他内心的跌宕起伏,究竟是如何的风起云涌。

    许半生和蒋怡都明白赤蛟这话中的意思,而金日旬却以为,这是赤蛟的喜极而泣,是为两千年前的同门既然可以再度见面而欣喜不已。

    “老祖休要过于激动,待我解决了这几个东西,就立刻带老祖回到朝鲜,带老祖去见……呃,也是老祖!恭贺老祖师兄弟终可重逢,我向老祖保证,待我回到朝鲜,复活了老祖之后,一定会穷尽一切办法,将老祖您也复活于世的!”

    到了这个时候,金日旬似乎已经不加隐瞒,这句话直接就说了出来。

    虽然话中有两个老祖分指不同的人,可所有人都能理解,除了赤蛟,另一个老祖指代的是赵元甲。

    从金日旬这句话就能看出,赵元甲死是已经死了,只不过他或许另有经历,也或许是他在临死前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将自己的魂魄强留人间,也便终有一日自己的后人可以将自己复活。

    这一天似乎终于来到,金日旬成为了赵元甲心目中的那个狂热信徒,他现在正在不惜一切代价,要将赵元甲的残魂复活。甚至,他允诺要帮助赤蛟复活。

    这对赤蛟的诱惑不可谓不大,但是,正像是某位哲人说过的,爱不过短短数十年,甚至不足数月,但是仇恨,却可以千秋万载的延续下去。

    现在的赤蛟,对于赵元甲,只有满腔的仇恨。

    他恨赵元甲的赶尽杀绝,恨赵元甲的不守誓约,恨赵元甲连他手下的兄弟将士都不肯放过。

    还不止于此,他更恨的,是赵元甲的欺骗,是赵元甲的背信弃义,是赵元甲的卑鄙和无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