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20章 战斗的尊严

第0320章 战斗的尊严2017-11-11 22:23:10Ctrl+D 收藏本站

    赤蛟稳住了自己的情绪,粗犷的面庞之上,已然不喜不悲。

    他看着金日旬,道:“你所言甚是,既然你是赵元甲的传人,那么,你且退后!”

    金日旬毫不犹豫的执行了赤蛟的命令,立刻向后退去,他以为赤蛟让其退后的原因是要杀了许半生等人,让他只需要看戏就行了。

    可是,退了两步,金日旬就察觉到不对,赤蛟称呼的是赵元甲,而非师兄,按理说这并不应该。而且赤蛟的语气太过于冷漠,不但不像是即将见到亲人的激动,相反,还有几分冰冻彻骨的感觉。

    急忙抬头望去,之间赤蛟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黑色,望向自己的眼神也充满了敌意和不屑。

    金日旬立刻知道情况恐怕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但他却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从赤蛟展现出的武功以及他的气息来看,分明是和自己一脉相承,只是更为浑厚,更为纯粹,这也是金日旬毫不犹豫就相信了赤蛟的原因。因为他在见到赵元甲的残魂之时,感受到的也是这种和赤蛟身上近乎一模一样的气息。

    带着疑惑,金日旬一路退到墙根处,他必须给自己和赤蛟之间留足空间,才能知道赤蛟究竟是敌是友。

    已经无需他再继续猜测下去,因为赤蛟已然开口了。

    “许半生,多谢你替我找到了赵元甲那个狗贼,这个龟孙儿不知道学了些什么鬼东西,还颇为扎手。某杀了他之后,怕是便没什么气力去杀赵元甲那个狗贼的残魂了!某家希望你可以记住你对我的承诺,待你除去赵元甲的残魂之时,一定要将某放出来一观。某虽不得啖其肉。食其髓,可能亲眼见到这个狗贼永绝轮回,某也心满意足!”

    许半生依旧倚靠着墙壁。缓缓点头道:“我说过,会给你一个答案。如今答案已有。却非我功,实迫不得已。我对你的承诺依旧有效,既然赵元甲还有残魂留世,我必将其取回,交由将军你自行发落。将军要小心,这个金日旬也并不好对付。”

    赤蛟哈哈大笑,颌下乱须无风乱舞,他做睥睨状。不屑的看着眼前的金日旬,道:“这个龟孙儿虽然扎手,可还并非某家的对手。”说罢,手中九环大刀一晃,九枚金环再度发出叮当乱响之音,很快这乱序的声响开始变得井然有序起来,其间那魅惑人心之意再度延及四周。

    虚空两个踏步,赤蛟的身躯虽然并非实体,但却依旧令得院子周围的大地微微颤抖,他每一步都重若千钧。力量之浑厚在赤蛟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金日旬此刻也大概明白了根由,赤蛟和赵元甲是师兄弟想必不假,但是二人之间怕是仇恨大于同门之情。此刻金日旬自然也收起了之前的谄媚之意,一晃手中高丽刀,便也迎了上去。

    金日旬施展的始终还是赵元甲传下来的武功,历经千年,精髓并未变得更为精髓,相反还有些大不如前。

    赤蛟九环大刀所向,又是力量极为蛮横,金日旬根本就抵挡不住他的一招半式。

    院中天昏地暗,平地三尺妖风。赤蛟累积千年,以麾下将士所化怨气和金日旬身上的戾气近乎同源。但却绝不相容,彼此缠斗在一处。让整个院子里妖风弥漫,就连蒋怡夏妙然等人都有些睁不开眼。

    很快,众人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团黑雾了,赤蛟和金日旬在黑雾之中杀的难分难解,也不知道究竟谁占了上风。

    许半生却依旧看得明白。

    他此刻的双眼早已紧紧闭上,此刻想用双眼看清那黑雾之中的战况,已是全无可能。

    许半生用的是太极之心,用他修习十八年领悟的太极之意仔细的观察着黑雾之中赤蛟和金日旬的战斗。

    太极本是鸿蒙初开的产物,清气上升浊气下降,以为天地,始成太极。

    是以太极本有荡涤一切邪祟之功效。

    许半生的实力虽然早已傲视人世间,可毕竟年少,天地之间比他更强的存在总归还是有的。

    金日旬在借用了十余只古曼童的力量之下,已然超出许半生一个层次,若非太极本有的清明之意,他也断无可能看清金日旬和赤蛟之间的战斗。

    在许半生看来,赤蛟现在是占据着绝对的上风的,不过几次交锋,金日旬俨然已经吃了大亏。

    这本该是令人欣喜的结果,可许半生看着看着,心里却始终保持着忧患,他并不认为赤蛟能够赢下和金日旬之间的战斗。相反,赤蛟其实根本奈何不了金日旬,此刻的金日旬,还并非他的最强态。

    赤蛟的招式过于大开大阖,这也和他的性格相仿,一个人的武功总是跟他的性格息息相关。

    赤蛟一向势大力沉,勇猛无匹,在他的勇猛之下,几无敌手。所以他也习惯了这也的战斗方式,纵然并不是个不懂得计谋之人,但是过于仰仗自己的力量,是以每一刀都穷尽全部的力量,希望以势压人。

    但是金日旬并不是他的力量所能彻底剿杀的,想要除掉金日旬,必须先除去他身后那些古曼童。没有了古曼童的支持,金日旬甚至比夏妙然也强不了太多。即便许半生再无任何战力,夏妙然出手,加上曾文用许半生画下的符纸辅助,金日旬必死。

    可这一切,都建立在金日旬身后的古曼童全部被剿杀的基础上。

    许半生并不想出声提醒赤蛟,他看得出来,赤蛟本就是这种拥有真性情的汉子,在他战斗的时候,任何人提供的指点,对于赤蛟这样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可是许半生不希望赤蛟就此连一缕残魂都灰飞烟灭,他承诺赤蛟的话,还没有兑现,更何况留着赤蛟还要让他继续帮助镇压十三宫盘之中的戾气。没有了赤蛟,就连许半生也不知道这个十三宫盘会给他们。主要是给蒋怡带来什么样的危难。

    “将军,金日旬身后的那些鬼童,是他的力量源泉。不剿杀那些鬼童,你恐怕无法战胜金日旬。”终究。许半生还是开了口,为了战胜金日旬,他也不得不违背自己的信念了。

    赤蛟闻言,那巨大而虚幻的身影明显一震,他本也是个极其聪明之人,许半生稍一提醒,他也就看出金日旬身后的古曼童的确是支撑金日旬在自己手下不败的重要因素。

    但是他却不愿用这种方式战胜金日旬,他想要的。是快意恩仇,是肆意的灭杀。

    赤蛟对自己的力量过于自信,他只觉得许半生有些过于担忧了,即便有那些古曼童的帮助,他也不以为金日旬能够从自己手下活着离开,更加别说反击了。

    是以,他越发加大了自己力量的输出,而并没有听从许半生的话,去转而攻击金日旬身后的古曼童。

    许半生见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道果然如同自己所料,赤蛟是绝不肯用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去战胜金日旬的,或者说。他不屑于用这种方式对付任何一个与他交手的人。

    这人,若非过于耿直,也不会败在赵元甲的手里了。

    可是金日旬听到许半生的话,心中却微微一紧,他当然知道许半生所言不虚,却并不了解赤蛟的个性,不知道他绝不会使用这种手段。

    对金日旬来说,身后的古曼童,此刻已经是他最后反击的机会了。

    原本他并不想动用这个禁法。这个禁法的副作用是失控,是丧失心智。虽然只有不到一成的几率会致使他在使用了禁法之后丧失心智。但是金日旬并不想冒那样的险。否则,他从一开始就会动用这个禁法。那样的话,许半生可能甚至并非他一合之敌。

    但是现在,赤蛟过于强悍,绝非金日旬所能应付。

    休要说他身后的古曼童已经折损了不少,即便依旧是原先的数量,在力量上对他的帮助也未必能够支持他战胜赤蛟。

    而现在,他一步步的险象环生,身体早已受伤多处,此刻的金日旬,就像是刚才的许半生,在对手的攻击之下几无还手之力。虽然看上去受的伤都是些小伤,可是这些小伤的累积,终究会变成致命的伤势。

    不动用那个禁法,金日旬也知道,自己恐怕是绝对无法战胜赤蛟的。

    咬了咬牙,金日旬决定赌上自己的所有。

    赌了,有极大的可能一切如常,杀死赤蛟,以他之亡魂祭奠赵元甲的残魂,说不定这种同根同源出自同门的气息,能够帮助赵元甲更快的复活于世。

    而不赌,持续下去,金日旬的死亡,几乎是会必然到来的。

    在这样的选择之下,金日旬已经没有退路了。

    哪怕付出丧失心智作为代价,金日旬也一定要赌!

    口中念动口诀,金日旬手中高丽刀猛然在防御的间隙攻出几招,这已经倾尽他的全力,陡然间的爆发,令得一直死死压制住他的赤蛟,也不禁被逼退了几步。

    这几步,给了金日旬充足的空间和时间。

    而这几步,也可能会改变金日旬和赤蛟之间的胜负。

    金日旬也是个很骄傲的人,他对自己的手段也有着极端的自信,他不动用禁法也便罢了,既然动用了,他就不认为自己还有可能败在赤蛟的手下。

    身体周围出现了一道气墙,这道气墙,竟然连赤蛟的力量都无法彻底穿透。

    赤蛟的连续两刀都砍在气墙之上,却都被反弹了回来,没有对金日旬造成任何的伤害。

    气墙包围之中的金日旬,却已经转过身去,背对着赤蛟,身后剩余的十二只古曼童,打头的那只,脸上出现极其惊恐,似乎极不愿意看到接下去发生的事情的表情。

    金日旬脸色发紫,面皮几乎已经完全成了紫色,他扔掉了手中的高丽刀,双手抓住了那只古曼童,将其送到嘴边,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向那只古曼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