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21章 如墨如漆

第0321章 如墨如漆2017-11-11 22:23:11Ctrl+D 收藏本站

    古曼童剧烈的挣扎,可是它的挣扎却是徒劳无功的。

    它本就是金日旬所豢养的,从意志上必须无条件的听从金日旬的指挥。哪怕金日旬要令其灰飞烟灭,古曼童也只能等待这样的一个结局。

    金日旬一口咬在了古曼童的头上,直接将它的脑袋咬了下来,在口中大嚼特嚼,面目狰狞看上去极其的恐怖。

    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那个古曼童被咬下了脑袋之后,从脖子断裂的地方,竟然流出了少许的鲜血。而且,金日旬嚼着那只古曼童的脑袋的嘴角,也同样流出了少许的鲜血。

    鲜血的颜色比正常的血液稍显灰暗,但却可以清晰的分辨出那就是血液,一股血液特有的腥气,开始在院中弥漫开来。

    赤蛟还在做着努力,试图用手中的九环大刀,凭借自身的力量将那道气墙劈开。

    只可惜,金日旬的禁法早已形成,这道禁法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在禁法施法完成之前,形成这样的一道气墙,替施术者抵挡住任何的攻击。

    气墙当然不可能是无敌的,但是防住了赤蛟的第一刀,也就意味着之后任何一刀都可以被防御住。赤蛟的力量,还不足以破除这道气墙。

    又或许,赤蛟在其实力鼎盛的时候,是可以破掉这道气墙的,可是,现在的赤蛟只是一缕残魂而已,他的力量还不足他生前十之一二,面对金日旬布下的这道气墙,竟然无可奈何。

    很快,那只古曼童就已经被金日旬咀嚼吞咽干净,甚至包括身上的小衣服,都吃的干干净净。

    金日旬脸上的紫色痕迹。越来越重,一根根的血管,全都凸起在面孔之上。看上去很像是老树错综复杂的盘根,一根根的遒劲无比。

    此刻的金日旬已经不像是一个人类了。嘴角流淌着那只古曼童的鲜血,在满脸的紫纹相互映照之下,极其的狰狞恐怖。

    第二只古曼童又被金日旬抓在了手里,这一次,那只古曼童亲眼目睹了自己同伴是如何被金日旬吞噬的,它挣扎的更加剧烈。但是,恐怕就连它自己都明白,所有的挣扎。都不过是向金日旬表明它并不想被吞噬的那颗心罢了,实际上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再度一口咬下了古曼童的头颅,金日旬的口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他的表情更加的撕裂,三分不象人七分倒象鬼,就连蒋怡望去,眼中都生出几分恐惧之色。

    院子里安静至极,包括许半生在内,所有人都只能安安静静的看着金日旬逐一吞噬掉他自己豢养的所有古曼童。

    而唯一不是人类的赤蛟,却是一刀一刀砍在气墙之上。并不想就此放弃,即便他也知道自己挥刀不过是徒劳无功罢了。

    当第十只古曼童被金日旬吞噬掉之后,一直歪着脑袋眼神迷茫的曾文。却突然有了动作。

    曾文小手在空中轻轻的划过,划出一道宛如月牙一般的弧线,随着她的指尖的动作,光亮的星力随之而动,指尖过处,那些星力便停留了下来,完成了那弯月牙的构建。

    除了许半生,没有人注意到曾文的动作,而即便是许半生。也对曾文的举动微微皱眉。

    不过他的眉头很快舒展开来,他从曾文身上感觉到一股无比纯净的力量。那股力量竟然和他身体里的某股力量隐隐相合。

    虽然蒋怡只是教了曾文一些入门的术数知识,可是显然。天生灵体乃至星宿下凡的曾文,对于术数有着惊人的领悟力。她的生而知之,是许半生这样的天才都无法比拟的。

    今晚庞大的星力,以及绝佳的实战机会,给了曾文蜕变的可能。

    现在的她,已经彻底悟道,稳稳的进入到了后天境界。

    而且,她直接越过了眼之境和耳之境,直接来到了鼻之境,几近巅峰。

    这已经超越了世间绝大多数的武者,而她在术数上的领悟,显然更多。

    哪怕是蒋怡这样的紫微传人,也绝对达不到对星力牵引如此自如的地步。她仅仅只能够从星空中引下星力,而且必须借助自己的本命星才能做到,充其量也就像是今晚,竭尽全力之后,可以将星力灌注到其他某个人的身上,想要像是曾文这样,彻底将星力打散,再将星力凝聚成为这样的月牙,蒋怡是绝对做不到的。

    甚至于,蒋怡此刻若是注意到曾文的举动,根本就不会明白她在做什么。

    由此足见曾文在术数上的天赋,她虽然年幼,可假以时日她绝对是术数界最强之人,哪怕林浅也未必是她的对手了。

    月牙已成,曾文用手在月牙下方轻轻一拨,那轮由星力构成的月牙便缓缓升上了天空,就仿佛氢气球那样,飘飘摇摇的往天上升去。

    星力凝聚不散,曾文画下的月牙是如何形状,升起后的月牙也是如何形状,连一丝一点的星力都没有溢出。

    更加让人觉得奇怪的是,那轮月牙升起之后,大小竟然没有丝毫改变,原本月牙升的越高,从视觉的角度上来说,就会显得越小。

    飘飘摇摇之间,月牙已经升起的很高了,逐渐超过了树梢,可却并未停止,还在缓慢的朝着天空升了上去。

    此刻,从院中抬头望向夜空,就会发现一个令人惊奇的事实,天空中竟然挂着两轮明月,稍有不同,但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两轮月牙一高一低的挂着,就仿佛这个世界上本就存在这样两轮弯月一般。

    曾文并未就此停止,肥嘟嘟的手指再度一划,又是一轮弯月出现在她的指尖。

    如法炮制,那轮弯月也缓缓升上了夜空,很快夜空中就同时存在着三轮明月。

    三轮之后是第四轮,第五轮,最终,整个夜空里。很是诡异的悬挂着七轮明月。

    当中的那一轮,光芒最为皎洁,许半生知道。那才是真正的月亮。而其余六轮光芒稍微黯淡的,都是曾文指尖上的产物。她以星力为媒。炮制了这些月亮,使其分别挂在星空中不同的位置。

    从曾文的位置望去,那七轮明月之间的距离远近疏离,但却错落有致,高高低低的,分别处于星空的东南西北上中下七个方位。

    可是从许半生的角度望去,这七轮月牙就绝非这么规则排列,从其他任何人的位置。都看不出这七轮弯月的具体排列。

    许半生只是觉得这七轮弯月仿佛都跟自己体内的某些东西息息相通,所以才能将自己放在曾文的那个位置上,感应到这七轮弯月的相互位置关系。

    等到曾文布置完这七轮弯月之后,金日旬也终于将他豢养的剩余那十二只古曼童吞噬一空。

    嘴角还残留着古曼童流出的鲜血,金日旬的口中依旧在做着咀嚼的动作,就仿佛古曼童卡牙,金日旬酒足饭饱正在回味美食的余香一般。

    此刻的金日旬,已经完全宛若一个恶魔,他浑身上下,所有裸露在外的部分都已经透出深深的紫色。浑身上下筋络完全爆出,肌肉却尽皆萎缩下去,皮肤干的仿佛随时会皴裂而开。那些爆出的筋络更显触目惊心。若是金日旬此刻将身上的衣物脱去,活脱脱就像是一个魔鬼筋肉人,或者是人体实验室里的那些只留下经络却剔除了肌肉的人体模型。

    双眼之中漂浮着黑色的光芒,此刻的金日旬已经完全没有了眼白,整个眼眶之内都被浓浓的黑色所取代。那黑色黑的如此深邃,看上去甚至让人感觉那里边随时都有可能飘出黑烟,或者干脆流淌出黑色的液体。

    气墙陡然间就消失了,赤蛟一刀落空,颇有些失重的感觉。整个人向前栽去,然后本能的向后跳跃。以免被金日旬抓住机会突施袭击。

    金日旬并没有那样做,此刻的他已经信心爆棚。在他看来,整个世界之上已经不可能再有人可以战胜他。他就是世间的魔王,即将君临天下,统治这个世界。

    当然,他很清楚这样的状态是不可能长久保持的,否则的话,哪怕是冒着丧失心智的危险,金日旬也早就发动禁法了。

    禁法所需的能量极为浩大,十二只古曼童,对于金日旬来说,几不亚于一支军队。

    别的不说,这两年来,金日旬耗费了数以十亿计的金钱,才从茅山派手里换得了那些魑魅魍魉的修行,然后才豢养了这一批古曼童。

    被许半生和曾文杀死了几只,已经足够让金日旬心疼,而这一次金日旬所带来的古曼童,到此刻已经消耗一空。而这些,是他所豢养的古曼童的四分之三,在朝鲜百济会盟之中,也只剩下了七八只古曼童而已。

    那么多的修行,不过二十余只古曼童,十二只几乎是总数的一半。这巨大的能量,也不过能让金日旬勉强发动禁法,一旦消耗殆尽,禁法也就将被解除。而解除禁法之后,金日旬将虚弱无比,至少需要数月的修行才能够恢复正常的状态。

    在金日旬看来,现在他所掌握的能量,已经足以将赤蛟杀死,然后便是许半生等人。

    对自己的力量足够自信的他,本身又极其刚愎,这样的金日旬,又怎么可能做出偷袭这样的事情?

    他缓缓的向前迈出一步,抬起了他那已经形同骷髅的脑袋,双眼之中如墨如漆,浓浓的黑色几乎要滴出来。

    完全入魔的双眼看着眼前那半透明状的赤蛟,金日旬的口中再度发出桀桀怪笑,他说:“赤蛟,老夫诚意待你,你却欺骗于我,该死!”

    也不知为何,从来都无所畏惧,哪怕面对生死都没有流露出丝毫恐惧之情的赤蛟,此刻却从心底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战,眼前的金日旬,已经没有半点生人的气息,在他身上,早已感觉不到半分人类的生机,所有的,唯有浓浓的死意,那几乎可以断绝一切生的希望的死意。(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