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22章 绽放与燃烧

第0322章 绽放与燃烧2017-11-11 22:23:12Ctrl+D 收藏本站

    一阵浓如墨黑如漆的黑烟,带着尖锐的嘶鸣,朝着赤蛟卷了过去。

    赤蛟的脸上难得的出现紧张的情绪,他缓缓将手中九环大刀举起,然后将左手也握了上去,能逼得赤蛟双手握刀,这是赤蛟要拼命的迹象。

    黑烟滚滚而来,很快就将赤蛟困在其中,赤蛟那么高大的身躯,竟然在黑烟之中连半点都再看不见。

    那黑烟便是金日旬,他现在已经完全入魔,甚至连自己的形体都可以改变。

    刚才他那如墨如漆的瞳孔之中,突然涌出阵阵黑烟,而后他整个人都融化在黑烟之中,变成黑烟的一部分,席卷向赤蛟。

    在黑烟之中,明显还是能够听到一些动静,其中包括刀砍斧剁的碰撞,包括兵刃相交而发出的金铁交鸣,甚至,还有战马的嘶鸣,还有猛兽的怒吼。

    谁也不知道黑烟之中究竟在发生着什么,或许是幻象,或许是无比真实的交锋。金日旬既然可以化身黑烟,他若是化身刀兵战马,似乎也并不太奇怪。

    这个世界本就充满了各式各样奇怪的事情,只不过寻常的凡人无法准确的知道这一切罢了,偶有超出凡人认知的事情发生,也必然会被以史一航为代表的十七局粉饰过去。

    但是,这个院子里,没有一个是凡人,大家都不会对这些奇异的现象感到奇怪,他们都能想象得出在那团黑烟之中正在发生着一些什么。

    黑烟中的战况似乎越来越激烈,里边传出赤蛟的一声怒吼,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可许半生和蒋怡都仿佛能够看见此刻赤蛟的状况。

    想必,赤蛟端坐马上,手持九环大刀。一身崭新雪亮的盔甲,正率领万千兵马,面对敌军。阵中旌旗飞扬,呼啸而过的冷风吹动旗帜。猎猎而响。

    双方的将士在厮杀,在交锋,战场上死伤满地,血流漂杵。

    马儿在嘶鸣,军兽在吼叫,战士们奋不顾身,一个个视死如归。

    赤蛟威风凛凛的望着对方的主将,刀尖所向。大声骂战:“可敢与某一战!”

    ……

    场面宏大,就像是一部投资甚巨的战争史诗大片,但是,许半生和蒋怡都悲哀的知道,此刻已经是赤蛟的生命走到尽头的表象——如果,一缕残魂的存在,也可以被称之为生命的话。

    从赤蛟发出那声激烈的嘶吼之时开始,他的一切,几乎就已经走到了尽头。

    终于,在动用了禁法的金日旬面前。就连赤蛟也铩羽而归,并且很快就会烟消云散。此刻的许半生,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赤蛟被金日旬一点点的吞噬。

    可以推断的出来。金日旬吞噬掉赤蛟之后,必然会更加的强大,或者,赤蛟被吞噬的结果,至少可以抵消金日旬对阵他的消耗。

    这也意味着,金日旬在让赤蛟灰飞烟灭之后,实力绝不会有所降低,相反,很可能会更强。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许半生,哪怕是面对最无力的金日旬。恐怕也不是对手。

    但是许半生没有沮丧,更加没有绝望。相反,他对未来将要发生的一切,已经了如指掌。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情绪,更是一种奇妙的状态。

    今晚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就连许半生都无法解释的事情。

    他看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从前许许多多的碎片此刻在他的眼前逐渐的拼凑起来,具体起来,具象到仿佛伸手可摸的地步。

    许半生当然不会真的伸出手,他心里很明白,这一切不过是眼前对于未来的推演罢了。和平时的推演不同,以往的推演都是主动进行的,而这一次,许半生是在被动的接受未来在自己面前的演出。

    他看到了曾文的未来,看到了这场战斗的结局,甚至,他生平第一次的看见了未来的自己。

    从来没有人可以算许半生的命,他自己不可以,林浅不可以,蒋怡也做不到。

    吴东大学里有些学生,因为许半生和石予方的双校草的身份,对他们心生仰慕。但是许半生和石予方都不太跟学校里的学生打交道,那些女学生也没机会。但总有好事者,就从校方找来许半生和石予方的资料,又是星座又是血型又是属相的去帮许半生和石予方算命。

    虽然这些所谓算命即便是有一定的准确性,那也是统计学的胜利,而作为真正的推演,这些东西,至少是在凡人手里是发挥不了任何效用的。但是,这毕竟也是一种可供推演的手段,天道是不会去管你是否能够推演到结果的,他只看你有没有这样的行为。

    给石予方算命的女孩子,都很好,可给许半生算命的女生,轻则感冒发烧,重则遭遇横祸。也就是她们都没有真正推演的能力,否则,就不止是生个小病或者遭个小祸那么简单了,因此丧命都不是没有可能。

    按照星云大师的说法,许半生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跟天道是平等的存在,都跳出了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所以,推演许半生的命运,和去推演天道的命运也有相同之处。

    这是一件何其恐怖的事情?哪个凡人能够承受得了天道的愤怒?竟然敢去推演天道的命运,这和自寻死路又有什么区别?

    哪怕是林浅这样的大师,他若强行推演许半生的命途,恐怕下场也会很凄惨。

    推演本就很难对自己进行推演,许半生就更加不能。

    可是今天,许半生竟然仿佛置身虚幻之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他看到自己白衣飘飘,鲜衣怒马,身后是车马轩辕,一众奴仆,夏妙然蒋怡李小语乃至曾文都萦绕在他身旁。

    那显然并非现世,但却能明确的告知许半生这是未来,许半生并不以为这尽皆虚幻。他非常肯定这个未来的真实性。

    原因无他,只因许半生看到了天空中挂着七轮月亮,而且是七轮赤红色的血月。在天空中,正如曾文布置的明月那样排列。

    千里赤壁。天地一片火红,整个世界都充斥着血一般的暗红之色。

    远处车马滚滚,马蹄和马铃声都清晰的传来,只可惜,许半生看不清远方而来的那人的面貌。不过这已经足以,他至少知道自己还有未来,哪怕那个世界仿佛炼狱,哪怕那个世界并非自己所在的世界。

    只要有未来。今天他就一定不会有事。

    许半生缓缓抬起头,望向天空中的那七轮明月,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此刻,蒋怡夏妙然等人也注意到了天空中那七轮明月,他们没有看到曾文是如何引动星力幻化出六轮明月的,和天空中原本真实的那轮明月组成了如今的模样。

    他们感到惊奇,却看见曾文浑然不顾院中那团黑烟,不顾黑烟之中已然交锋剧烈的金日旬和赤蛟,而是在这七轮明月的光辉之下翩翩起舞。

    严格的说当然不是翩翩起舞,只是曾文沉醉在月光的沐浴之中罢了。

    她双手在挥舞。表情沉醉,双眼微闭,小脸之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双腿踩踏着毫无规则的步伐,旋转,飞扬,仿佛在跳跃一段不知名却美妙异常的舞蹈。

    月亮的光辉比之刚才已经强的太多了,至少是曾文用星力构成的那六轮明月的光辉已经强的和真实的明月几乎相当。蒋怡夏妙然却并不知道,她们只以为这七轮明月从一开始就是这般皎洁明亮,她们都把目光投向许半生,看见了许半生嘴角的微笑,她们的心里也无端的产生了一种信心。她们开始从无尽的绝望之中慢慢飞升起来,恢复了一点点的自信。觉得她们可以走出今晚,可以战胜金日旬。

    蒋怡和夏妙然都认为这七轮明月和许半生息息相关。而没有人想到这是曾文的杰作。

    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七轮明月的光辉越来越盛之后,它们开始洒下荧光闪闪的光辉,这些光辉在夜空中轻盈的跳跃着,纷纷洒洒,落在地上,落在墙上,落在那团黑烟之上。

    月光穿透了黑烟,竟然仿佛使得那团黑烟变得淡了一些,而夜空中的七轮明月却显得更加皎洁,明明是新月,却仿佛拥有了满月一般的光辉。

    随着月光洒落在黑烟之上越多,黑烟变得越淡,黑烟之中的厮杀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激烈了。

    赤蛟的吼声依旧,这表明他还活着,或者说是他的残魂依旧存在。

    相反,之前匆乱的马蹄声,军士的嘶吼声,战旗的飘扬声,都在逐渐的降低,仿佛战场距离众人越来越远,也仿佛战斗进行到了最后阶段,很快就要清理战场了。

    已经是满院的月光,像是无数的萤火虫,又像是漫天的繁星都来到了这个院子之中。

    黑烟愈淡,甚至已经可以看到赤蛟的影像,只是金日旬依旧不知所踪,而若这团黑烟真的就是金日旬,那么现在他的实力想必受到了极大的削弱。

    可即便是削弱如斯,赤蛟依旧无法抵挡,因为赤蛟那本就半透明的身躯,也在逐渐的变淡,淡到不经意的时候,甚至都看不清赤蛟的存在。

    赤蛟也发现了金日旬的变化,也就是那团黑烟的变化,赤蛟虎目圆瞪,手中的九环大刀猛然一刀斩向前方,战马的嘶鸣戛然而止,将士的冲锋消失无踪,战旗不再飘扬,古战场不复存在。

    赤蛟已经无限接近透明的身体陡然间绽放强烈的红光,不用去猜,任何人也都明白,这是赤蛟最后的绽放,他在用燃烧自己最后一缕残魂的方式,试图给予金日旬最后的重创。

    他已经知道,自己绝无可能战胜金日旬,所以,现在的赤蛟,只想帮许半生做最后的努力,最大可能的消耗金日旬的能量。

    “许半生,记住你对我的承诺!”红光之中,赤蛟已经完全燃烧,他怒目而瞪,手中的大刀狠狠的斩向黑烟,竟然将那团似乎用不可分的黑烟斩成了泾渭分明的两端。(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