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24章 虽死犹立

第0324章 虽死犹立2017-11-11 22:23:15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手握九环大刀,轻轻的抖动着手腕,九枚金环叮叮当当响不绝耳。

    叮叮当当的声响之中,明显带有奇异的节奏,金日旬一听就有些头大,因为他发现许半生晃动九环大刀时发出的声音节奏,跟赤蛟手持这把大刀时发出的声音完全是一样的。

    同样都带有蛊惑人心的作用,金日旬再度感觉自己置身战场,面对千军万马,铁骑铮铮。

    正是因为之前这把九环大刀的声响使得金日旬产生了这样的幻觉,所以他才会在化身黑烟之后,同样虚幻出一个古战场一支军队来和赤蛟战斗,他刚愎自用,他睚眦必报。赤蛟给了他什么,他就一定要还以颜色。

    当时他很得意,可现在却很难过,因为他已经无法再用相同的方法对付许半生了,而只能承受自己单枪匹马面对敌军万千将士的场面。

    如此景象,怕也唯有当年长坂坡上单枪匹马杀入曹军营中,面对千军万马却丝毫不惧,犹是杀了个七进七出,杀的曹军心胆俱丧,也杀的曹操心生爱将之意的赵云赵子龙将军才能毫不动容了。

    金日旬当然无法跟赵云相提并论,是以在面对这样的景象之时,金日旬心中生出了浓浓的惧意。

    他很快意识到,许半生和赤蛟虽然都用环声蛊惑人心,但是却又不尽相同。

    手法是一致的,环声也是一致的,所不同的是,这种手段从许半生手里施展出来,威力何止倍增?

    赤蛟所布置的古战场,不过是一片平原,他手下也不过数千军马。

    可许半生所构建的古战场。却是一片起伏的山峦,而金日旬正站在山峦包围之中,地势极差。金日旬对面的铮铮铁骑。数量至少有上万之多,并且从山峦之间。隐约可以看见多面帅旗招展,显见在那些山峦之中,还藏有大量的军队。

    平地上的铁骑已经难于应对,那些骑兵一旦冲锋起来,即便是赵云怕是也难以抵挡。更不用说周围山上那些士兵还会滚下重石檑木等等,金日旬就算是有无数条命,也禁不住这样的攻击。

    金日旬的心中,生出了深深的绝望。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真的有可能死在这里,死在许半生的手里,死在共和国。

    眼看着那上万的铁骑,骑着战马,勒着缰绳,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一步步的朝着自己逼近。金日旬只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他竟然下意识的想要放弃抵抗。

    而事实上,逼近金日旬的仅仅只是许半生一人而已。那些士兵,那些铁骑,只不过是金日旬自己脑中的幻象。

    许半生举起那把九环大刀。轻描淡写的一刀挥了过去,口中淡淡的说道:“赤蛟将军,你现在既为刀灵,这金日旬,也便算是你杀的了。你可还满意否?”

    只有许半生可以感应的到,九环大刀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快意的大笑,那是赤蛟的声音。他说:“多谢少主成全,赤蛟若还有机会重塑肉身。必当以少主为尊。某这一生,就交给少主了!”

    前方一蓬鲜血猛然冲起。许半生这一刀,劈在了金日旬的肩膀上。

    这还多亏是在最后关头。金日旬总算是凭借本能稍稍有了一瞬间的清明,纵然还是感觉到前方千军万马正向自己踩踏而来,但是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在高呼,警示他这只是幻觉,让他小心真实的交锋。

    仅仅只是灵台极为短暂的清醒,金日旬正好看到许半生那看似不经意的一刀劈来,金日旬顿时警觉,急忙朝一旁躲去。

    这若是换做平时,以许半生这一刀的力量和速度,他完全可以轻易的躲过去。许半生虽然伤势已经看似复原,可实际上,他现在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还不及平时的百之一二。

    只是这粘稠的红色,让金日旬的速度也大大减慢,此刻他能发挥出来的速度,也不过平时的百之三五而已。

    躲开了头颅,却躲不开肩膀,许半生这一刀,终究还是劈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一刀,几乎砍断了金日旬的肩胛骨,也真是依仗着这把九环大刀的锋利无匹,否则,以许半生现在的力量,刀落下去,恐怕也仅仅只是砍伤金日旬肩膀上的肌肉而已。

    许半生再度举起了九环大刀,九枚金环发出的声响愈发大了,而金日旬的双瞳之中也呈现极度的迷茫之色。

    前方的铁骑终于暴躁起来,千军万马宛如一阵风的席卷而来。

    这种状态,都不用睁眼去看,光是听着那千军万马冲锋时的嘶吼声,马蹄声,就仿佛天空中正在不断的打着雷一样,滚滚而来,任何人在面对这样的场面之时都会绝望的。

    两侧的山道上,无数的巨石檑木滚滚而下,同样发出惊天的动静。

    天空中一片黑压压,那是铺天盖地的箭雨,箭矢飞行过程中发出特有的鸣叫声,几千支箭矢蜂拥而至,仿佛无数蝗虫从天而降,场面极为壮观。

    这妥妥的是对付一整支军队的方式,可现在,却用来对付金日旬一个人。

    这也就是在虚拟的构建之中,真要用在战争里,这么打,分分钟物资后勤跟不上。

    金日旬站在战场中央,早已经麻木了,甚至连基本的抵抗都已经放弃,他现在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的千军万马,等待着命运对自己最后的宣判。

    月色更暗,红的让人真的仿佛置身炼狱,七轮血月上,甚至真的开始滴滴答答的向下流淌着什么。

    脚下仿佛也感觉到大地开始灼烧,脚底竟然开始隐隐有些发烫,天空中的星斗完全消失不见,就连蒋怡都再感觉不到丝毫星力的存在,她连自己的本命星的位置都已经失去了。

    空气的黏稠已经到了呼吸都显得困难的地步,夏妙然努力的尝试着跟那些法器再度进行沟通,可徒劳无获。她的意念甚至传递不出方圆两三米的距离。

    只有曾文面不改色,她依旧在曼妙的舞蹈着,那七轮血月和她之间仿佛有着某种特殊的感应。这使得她在如此黏稠的血色世界之中,没有丝毫的不适应。

    现实中。许半生再度扬起九环大刀,轻轻的对刀里的赤蛟说道:“饮血完成封印吧。”然后,那把大刀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坠了下来,许半生甚至于松开了手,任由那把九环大刀落在金日旬的头顶。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金日旬才猛然醒悟过来,哪里有什么古战场,哪里有什么千军万马。哪里有什么滚石檑木,他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似复原,其实依旧重伤垂危的许半生,一个连刀都拿不动的许半生。

    只可惜,他醒悟的太晚了,他已经完全被许半生摇晃九环大刀发出的声音所蛊惑,彻底的沉浸在古战场的悲凉氛围之中。

    他猛然睁大了双眼,却只看见自己的头颅跌落在地,脖腔里冒出足有两尺高的血柱。九环大刀沿着他的后脖颈子落下,一刀斩断了他的脖子。

    脑袋和地面接触的那一瞬间,金日旬看得很清楚。

    天地之间除了那层血色。和以往没有任何的区别。

    他满怀着不甘,不甘心就此死去,尤其是当他看见许半生砍出这一刀之后,竟然虚弱无力的向后倒去,一屁股跌坐在地,金日旬觉得自己有必要还可以再拼一下。

    让所有人感觉到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已经被砍断脑袋的身躯,却并未倒下,而是依旧稳稳的站在原地。

    脖子里的鲜血很快就已经不再向外喷溅了。这具没有了头颅的身体里,恐怕也没有多少鲜血了。

    如凝固的血液一般呈现暗红色的世界。开始一点点的变得明亮起来,似乎随着金日旬的死。这个血色世界也即将恢复正常。

    只是,在已经微微有些透亮的世界之中,众人都清楚的看见金日旬那已经没有头颅的身躯动了,那绝非幻象,而是真实的走动了起来。

    身躯走到自己的头颅旁边,竟然抬起一脚,将那颗满脸不甘心表情的脑袋,踢得高高飞扬起来,落在墙壁上,滚落到了院子之外。

    然后,蒋怡和夏妙然看着那具身体朝着跌坐在地的许半生的方向走去,他的双手已经举了起来,这似乎是他在表明他还有一战之力。

    这是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抛开已死的身体竟然还能行动不谈,蒋怡等人最无法明白的,却是这具躯体已经没有了脑袋,他究竟是如何辨识方向的,他这冲着许半生而去的举动,又是如何看见许半生的位置的。

    至于躯体的复活,或者仅仅是在死后还拥有行动力,这在术数界也算不得特别奇怪的事情。至少,巫门有很多白巫术,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否则当年赶尸这种事是怎么来的?

    包括被称之为粽子的僵尸,他们也都是死了多年的人。可即便是成了精的千年老粽,被砍断了脑袋之后,他也绝无可能再能准确的寻找到方向,只不过是一通乱舞罢了。

    金日旬的躯体不光找对了许半生的方向和所在,而且,他走了两步之后,甚至弯下腰捡起了他之前那把高丽刀,然后刀尖所向,正是许半生的位置。

    夏妙然再也按捺不住,冲上前去,一掌推在金日旬的躯体之上。

    说来也怪,这具躯体仿佛就只认得许半生,夏妙然这一掌将其打得倒飞出去数米之远,他却丝毫都没有对夏妙然的行为有任何的表示。站起身来之后,依旧将刀尖稳稳的指向许半生,然后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夏妙然再度飞起一腿,金日旬的躯体直接被这一脚踹的倒飞挂在了院墙之上。

    可他只是反手一刀,将挂住自己的东西削断,跳下墙头之后,再度坚持而固执的走向许半生。

    夏妙然凝聚全身功力,连续两拳命中金日旬的腹部,这若是个活人,绝对也被生生打死了。

    可金日旬却像是没事人一般,再度从地上站了起来,继续走向许半生。(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