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28章 五行合一

第0328章 五行合一2017-11-11 22:23:20Ctrl+D 收藏本站

    曾文咯咯的笑着,说道:“我就是个小丫头啊,我叫曾文。我虽然的确无法消灭你,可是我还有半生哥哥呢,他马上就会站起来杀掉你了!这一次,你再也逃不掉了!”

    金日旬闻言大惊,急忙转身看去,却看到许半生依旧躺在地上,半点动静都没有。

    轻吁了一口气,金日旬阴渗渗的说道:“小丫头,你不要危言耸听了,他的五脏六腑已经彻底损坏了,体内所有的经络都已经爆开,就算我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多久。他又怎么可能再站起来。”

    曾文手再扬,月辉越发浓郁,她不断的咯咯笑着,指着许半生的方向:“你看,半生哥哥已经起来了呢!”

    金日旬怒道:“你不要胡说八道了!他绝不可能再站起来!”怒吼一声,金日旬再度化身黑烟,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的涌向曾文,却都根本无法彻底靠近,就像是之前那些生物一样,金日旬也被牢牢的挡在曾文身体周围大约半米多远的地方。

    而夏妙然和蒋怡在曾文的引导下,却都朝着许半生的方向望去,只见,昏迷良久的许半生,真的缓缓站起身来,只是双目之中似乎没有什么神采,显得有些死板而已。但是他真的站起来了,这已经足够让蒋怡和夏妙然欣喜异常。

    似乎也察觉到身后的异常,又或者金日旬知道自己试图杀死曾文的举动只会徒劳无功,他再度由黑烟变回人形,转身望去,陡然间看到站在院中的许半生,金日旬也是大吃一惊,接连的向后倒退了几步。

    “不可能!”金日旬怒吼。随即化作黑烟,试图朝着许半生席卷而去,只可惜。许半生身体周围仿佛也有着令金日旬感到恐惧的东西,他甚至连许半生周围一米远的地方都无法侵入。只能愤怒的围着许半生打转,黑烟之中不断的发出金日旬的咆哮声。

    无论金日旬如何认为不可能,许半生都真实的站了起来,而且,他那双死板到仿佛死人一般的双眼之中,逐渐的恢复了活力,开始有了一些生气,逐渐的灵动了起来。

    金日旬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确定许半生真的活转了过来,他知道不妙,心中一动,便立刻调转方向,朝着牵着手的夏妙然和蒋怡扑了过去。

    眼看着金日旬所化的黑烟即将将夏妙然和蒋怡包裹其间,可许半生此刻却恰到好处的抬起了手。

    夜空中纷纷洒洒飘然落下的月辉,在许半生这轻轻一挥之下,涌向夏妙然和蒋怡,在她们和金日旬之间,竖起了一道由月辉组成的墙壁。

    “金日旬。你的目标是我,不要再做这种徒劳无功的事情了。”许半生缓缓开口,中气十足。似乎完全的恢复了元气。

    那被月辉组成的墙壁阻挡在外的黑烟,听到许半生这句话,立刻带着疯狂的咆哮,飞快的朝着许半生蜂拥了过来。这一次,他没有受到任何的阻力,直接就将许半生包裹了进去。

    和刚才金日旬将赤蛟包裹其间一样,这一次,他又将许半生裹在了中间。

    同样是古战场,而且。无论是在地形上还是在军士的数量上,都远远超过许半生刚才晃动九环大刀幻化出来的古战场。

    只是。和金日旬不同,许半生似乎根本不以为意。他完全忽略了那些如同潮水一般将其包围,随时都有可能令其死在铁骑之下的军队。

    他只是缓缓摆出了一个太极拳的起手式,左腿微曲,右腿绷直伸向前方,两只手一上一下自然的平伸,整个人舒展无比。

    “五行功合五为一咯!”曾文拍着小手,跳着,喊着,兴奋异常。

    许半生纹丝不动,他已经完全进入到入定的状态,身旁所有的一切对他都无法造成丝毫的影响。

    他的五觉已经完全被封闭,甚至连呼吸都不需要了,身体上的所有毛孔都可以自主的吸入空气,维持身体所需。没有了五觉,金日旬构造的幻象自然就对许半生无法造成任何的影响,在许半生的太极之心当中,他“看”到的,甚至不是金日旬幻化成的黑烟,而是他本人站在许半生面前的形象。

    许半生从学会走路开始,就在学习太极拳以及五行功,可他从来都没有做到今天这样。五行功最多的一次,也不过是四套功法同时运转,林浅也只是能够在全盛状态下同时将五行功运转起来。林浅告诉过许半生,五行功一旦合五为一,绝对是天下无敌。

    而太极拳,许半生早已生出了太极之心,只是,将五觉完全封闭,仅凭太极之心观察整个世界,这种境界,也是林浅所说的太极拳的最高境界,许半生也从未进入过。

    今天,明明已经濒临死亡,可许半生却突然得到了顿悟。

    他领悟了太极之心的至高境界,也领悟了五行功合五为一的方法,他重新站了起来,整个人早已天人合一,他就是天道,他就是大地,他就是世间万物。金日旬纵然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跟整个世界抗衡!

    这一战,金日旬必败,并且必然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脚尖在地面上画着圆,许半生缓缓朝着金日旬移动了过去。

    每走一步,脚印之下都是五行相生而产生的无尽生气。

    月辉如影随形,许半生的脚刚刚向前迈出一步,那些月辉便会自觉的落在他的脚印之中。

    而后,那脚印里边缓缓生长出一蓬绿色的草芽。

    五行的生气令得草籽发芽,而月辉则提供了最为纯净的养分,草芽破土而出,很快疯狂恣意的生长。等到许半生走到金日旬的面前攻出第一拳的时候,他身后的地面上已经生长出一片脚面都能没入其中的青草。

    金日旬异常的被动,他尝试反击,可许半生总能后发先至,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却总能恰到好处的将他的攻击阻挡在半路上。

    许半生的动作看似很慢。但总是后发先至,金日旬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许半生缓缓的围着金日旬绕起了圈子,拳脚不断的落在金日旬的身上。每一拳过后,金日旬身上的黑紫之色都会淡上少许。虽然每一拳都似乎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是几十拳几百拳之后,金日旬已经几乎快要恢复一个正常人皮肤的颜色了。

    他的能量在许半生这一拳一拳之间,消耗殆尽,金日旬开始慌乱,他不断的仰天嘶吼,可是,院外的那些生物却始终不敢踏入这院墙一步。

    没有了那些生物提供的能量,金日旬就只能持续的被动挨打。他疯狂的嘶吼着,终于令得院外的许多生物开始奋不顾身的跳入院中。

    这些生物一落在院子里,就会化作一阵淡淡的白光消失不见,可在金日旬持续疯狂的嘶吼声中,这些生物依旧只能无怨无悔的跳进来,然后化作白光,消失,再也不见。

    终究数量还是足够庞大,落在院子里的生物逐渐开始多了起来,它们依靠绝对的数量一点点的向着金日旬的方向拓张着地盘。当金日旬几乎已经完全恢复了最初的形象的时候,终于有一只生物跳到了他的身上,瞬间消失不见。被金日旬完全吸收了。

    有了第一只,之后的就显得容易了许多,数以千计的生物跳进了院子里,可能够抵达金日旬身边的,却不足百之一二。

    不过,即便如此,金日旬体内的能量又在不断的积蓄着,哪怕许半生的拳脚从未停止过,他身体的颜色又开始逐渐的变成紫黑。

    许半生此刻也不知道围绕着金日旬转了多少圈。而整个院子里的地面之上,也早已爬满了无数的青草。

    这些青草经过疯狂的生长。都已经有半人高,许半生已经是站在草丛之间和金日旬交手了。而金日旬也已经被这些半人高的青草所包围。

    一脚踏在青草之上,金日旬只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疯狂的消散着,他吓得赶忙收回脚来,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明白,这些钻出土面的青草,并不只是许半生的五行功和天上落下的月辉的副产品,而是针对他的最佳武器。

    而终于发现这一点的金日旬,却已经被困在了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这个时候,金日旬甚至连转个身都感觉到困难了。

    金日旬彻底的感到了绝望,他几乎已经窥见了死亡的来临。

    而偏偏就在这时候,许半生却不再对他进行任何的攻击,反倒是向后退去,很快就隐没在草丛之中,连人都看不见了。

    天空之中,那七轮新月也终于散尽了它们所有的光辉,最终化作漫天的碎片,缓缓落下。

    七轮月牙同时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是漫天的银辉,飘洒而下。

    一直呆呆的看着许半生和金日旬战斗的夏妙然和蒋怡以及史一航,此刻都被惊呆了。

    若说是那六轮月牙尽碎肯定很好理解,可原本就挂在天上的那轮月亮,又怎么可能同样化作漫天的银辉?

    他们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那轮被他们认为是真实的月亮的月牙,其实早就已经月影西移,落山不见了。上弦月,出来的极早,大约在午夜时分就应该落在西方的地平线以下,再也看不见。而此刻的时间早已过了午夜,这也意味着真的那轮月亮,早就下山了,空中所留下的,不过是那轮真月的虚影。既然是虚影,此刻当然会随着另外六轮明月的消散而消散。

    当天空中所有的银辉落在地面上之后,那些青草再度疯狂的成长起来,随风挥舞着长长的叶片,竟然仿佛无数的触手一般,朝着金日旬摇摆了过去,将金日旬紧紧的缠了起来。

    院中所有的生物彻底化作白光,以飞快的速度消散着,而院外的那些生物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而是纷纷掉头,慌不择路的疯狂逃窜,转眼间,院墙之外,就再也没有半个生物的影子……(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