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29章 杀,亡

第0329章 杀,亡2017-11-11 22:23:21Ctrl+D 收藏本站

    院中只有金日旬凄厉的惨叫,如跗骨之蛆一般萦绕在众人的心头,久久不肯散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金日旬的声音逐渐消减了下去,许半生在草丛之中走向大门,双手一拉,大门应声而开,他缓步走了出去。

    不大会儿,许半生拎着被金日旬的躯体踢出去的头颅走了回来,将那颗脑袋往此刻几乎已经有一人之高的草丛中一扔,只听到那颗头颅再度发出凄厉的惨叫。不过只有一两声而已,就很快湮灭。

    直到此刻,许半生才缓缓的吁出了一口浊气,整个人也从入定的状态之中解除了出来。

    看着院中那齐人高的青草,许半生一抬手,一道金光闪过,那把也不知道落在何处的九环大刀自行飞到了他的手中,许半生手握刀柄平平划出一刀,只见院内的青草便齐齐被拦腰斩断,夏妙然和蒋怡以及曾文,都从草丛之中露出了半个身子。

    许半生微微皱眉,再度挥出一刀,院中的青草几乎都是齐根而断,纷纷倒下,这时候,史一航背倚墙壁而坐的身影才显露在许半生的面前。

    许半生问道:“史先生,你没事吧?”

    史一航的声音显得很虚弱,但却很开心,他说:“还死不了,不过短时间内恐怕是再也帮不上你任何忙了。”

    这时候,许半生的脸上才重新有了少许的微笑,然后他说:“应该会有一段时间的平静,茅山派再不敢轻举妄动,反正也没有了买家。昆仑那边总之是不敢明目张胆搞出什么名堂的。”

    夏妙然和蒋怡急忙朝着许半生走了过来,眼神中都有询问之意,但是二女谁也没有开口相询。

    倒是许半生知道她们心中都有极大的困惑,开口说道:“金日旬刚才所说的也不算全错。我适才的确是入了魔,不过此刻又重新走了出来。神也好,魔也罢。不过一念之间。魔也可以成神,而神也可堕落为魔。神与魔,从本质上并没有实际的区别。他错只错在那血色的世界并非炼狱,更不是我之炼狱,那不过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我们所无法想象,也无所适从的世界。我看到了自己的前生与未来,我便是从那个血色的世界中来的。不过,这个血色的世界已经不复存在了。刚才那番景象便是那个血色世界最后残余的力量,到现在,那个血色的世界算是彻彻底底的消亡,再也没有了。你们不必担心,我不会再出现那样的状况。相反,我的实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现在我又重新回到身之境,并且是身之境的巅峰,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意之境。现在看来,先天或许也并不那么遥远。”

    蒋怡和夏妙然面面相觑。而半倚在墙根下的史一航,却似乎对许半生话里的内容毫不关心,三人都有一个相同的举动。查探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气息,然后,三人同时发现,她们的实力也分别都有不同程度的精进。

    史一航本是鼻之境,现在已经稳稳的进入到了舌之境,虽然还未到巅峰,但也已经在巅峰的边界,他此番也可谓是因祸得福了。

    蒋怡和夏妙然本都是舌之境的实力,现在也都抵达了舌之境的巅峰。距离身之境,似乎也只是一线之隔。不过她们也都明白。身之境不像是眼耳鼻舌这四境,这四境只需稳稳的积累便终有一日可以抵达。可身之境不同。若是天才不够,哪怕到了舌之境的巅峰,也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突破身之境。这是各人的福缘,不可强求。

    “刚才那些东西,都是这里千百万年来死去的动物或者人类,无需埋藏在此,只需生命在此终结,便一定会在这片大地上留下些微的痕迹。这些生命痕迹十分的微弱,几乎不会对这个世界产生任何的影响。而金日旬所修的禁法,则是对生命本源的强力压榨。在无所不尽其极的压榨之下,哪怕是再微弱的生命痕迹,也都会焕发出很强的生命迹象。是以,它们按照生前的形象被构建出了骨骼,然后金日旬以我布下的浩气长存阵吸引而来的天地灵气,为它们创造了身体发肤,这才构成了刚才你们看到的景象。你们刚才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大阵之中,已经没有半点浩然正气的存在了。”

    许半生继续解释着,他知道,夏妙然等三人都有着一肚子的疑问,而这些疑问若是不搞清楚,对她们以后的修行将会有着极大的阻碍。

    二女以及史一航都微微点头,其实从曾文之前所说的那句话,他们也多少知道了一些关于这些生物的来历。曾文说的是亡灵,许半生的解释就更为透彻了。

    二女又将目光投向曾文,她们惊异的发现,曾文比起刚才似乎高了一些,脸庞上也成熟了一些,现在的曾文,看上去已经不像是个十岁左右的女童,而像是十四五岁的少女了。

    许半生招了招手,曾文便笑嘻嘻的跑到他的身边,将脑袋依偎在他的肩膀上。

    许半生低头问道:“透支了几年的性命?”

    曾文笑嘻嘻的说道:“不多,五年而已。”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我会想办法把这五年寿命替你向天地讨要回来。”

    曾文却摇了摇头,笑道:“这样挺好,我还想多透支一些呢,那样的话,我就成年了,就可以跟半生哥哥你在一起了。”

    许半生笑着摸了摸曾文的脑袋,轻轻的搂住了曾文的腰肢。

    蒋怡和夏妙然很是不解,二女异口同声的问道:“半生,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小文以星力凝聚成了六轮新月,这是违背天道运行的,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而这代价便是曾文的阳寿。七月辉映,才能在浩然正气全失的情况下,以月之精华,降下月辉。成就无上生命之力。这才有了满院的勃勃生机。那些东西虽然是由天地灵气构成,其核心乃是它们留下的生命痕迹,但是一分一秒的生机都会令它们不断成长。对于这种程度的生命痕迹而言。成长就意味着消散,它们之所以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生命的痕迹。就是因为它们完全杜绝了成长的缘故。成长便是彻底的消亡,它们自然避之不及。大致如此了。”

    二女和史一航这才明白,刚才天空中那奇怪的七轮明月是怎么一回事,那竟然是曾文用透支的生命换来的。

    也难怪许半生在布阵之前并未让冯三将曾文带走,那是因为他知道,曾文将会在这一战之中起到决定性的至关重要的作用。

    曾文看着满脸惊疑的蒋怡,笑嘻嘻的朝着她走了过去,挽起蒋怡的胳膊。曾文说道“师父您不要为我担心,我现在也已经是鼻之境的高手了呢!而且我的术数境界,也已经很高了哦。师父您现在可能都比我强不了多少了呢!”

    却原来,曾文在透支了生命的同时,也获得了众人之中最大的好处,她竟然从一个刚刚进入到后天境界的初学者,一跃成为鼻之境的高手。

    蒋怡抓住曾文的小手,查探着她的脉搏,这才确定了曾文果然已经是鼻之境巅峰的境界。

    “鼻之境巅峰,师父怕是再也没什么可教你的了!”蒋怡略显黯然的说到。

    曾文摆着手。摇着脑袋说到:“怎么会,师父您多虑了。我只是空有一身境界,所有的东西都还得重头再学呢。而且。我虽然今天获益颇多,可比起师父还是有很大的距离啊。师父您不会是不想要我了吧?”

    蒋怡溺爱的揉了揉曾文的脑袋,柔声说:“师父怎么会不要你,师父只是有些头疼,现在你已经是个十五岁的大姑娘了,这该怎么安排你继续读书呢?以你现在的年龄样貌,你都应该读高中了。可是你实际上还只是在读小学。”

    曾文知道蒋怡只是在找借口,以蒋怡的地位,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在话下。

    地面上被许半生切断的青草。此刻已经自行融化进了土地之中,地面上甚至连草根都已经不见。几乎完全恢复到之前的模样。只是,地面上还是有一些并未成长起来的草芽。似乎在提醒着众人,刚才那一人多高的青草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它们都是在月华的强大生机刺激之下疯狂生长出来的,现在月华散尽,它们自然也就消散在土地之中。

    除了那些微微露出土面的草芽,还有一些东西在提醒着众人刚才的艰难和真实。

    金日旬的尸体已经干瘪如一具风干多年的干尸,他脖子上后来生长出来的脑袋,已经化作齑粉,这从他脖子前方那一滩灰白色的粉末可以看得出来。

    而他真实的头颅,则落在一旁,和他的躯体一样,完全脱水,干瘪的皮肤包裹着颅骨,看上去触目惊心极其可怖。

    许半生缓步走到那具干尸旁边,慢慢的蹲下了身体,翻检一番,从他的衣服之中找出两样东西。

    一样是一块腰牌,上边用朝鲜文字写着“百济会盟”的字样。

    想来,这是他在百济会盟的身份牌。

    而另一样,则是一张羊皮的手卷,许半生一抖手腕,将羊皮手卷展开,那上边是一幅地形图,图上清楚的标明了一处位置,许半生知道,那就是赵元甲尸骸下葬的地点,也是赵元甲残魂的所在之处。

    看了看手边的那把九环大刀,许半生将羊皮手卷轻轻覆盖在刀刃之上,刀刃上闪过一道红色的光华,点燃了羊皮手卷,令其很快化作飞灰,飘散在院子之中。

    这是赤蛟已经看完了这张地图,并且将其记在了心里,他知道,终有一日,许半生是会带着他去找赵元甲的。许半生一定会让赵元甲神魂俱灭,绝不会允许他那一缕残魂留在这个世界之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