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33章 贱男王冬

第0333章 贱男王冬2017-11-11 22:23:26Ctrl+D 收藏本站

    茫茫的大草原,极目四望,四下全是没过鞋面的青草,郁郁葱葱,极为茂盛。

    远处有一条小小的溪流经过,看是看不见的,不过以朱弦的听力,哪怕再远一些,她也能够察觉到那条小溪的存在。

    有水,就意味着会有人烟,即便是牧民,他们也需要寻找有水源的地方扎下帐篷。

    这证明许半生的感应是完全正确的,他最后一次感应到依菩提的存在,就是在这里附近。许半生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将自己感应到的地点化作地图上的坐标,又用了很长的时间,让完全不谙世事的朱弦弄明白了坐标是个什么意思,这才能找到这儿。

    不过许半生并不知道,朱弦还是很有手段的,虽然花费了很长时间,可是对于坐标她其实还是一知半解,但是她自有打算,所以在许半生面前就表示自己已经了解了。

    生平第一次坐了飞机,在飞机上,容貌出众看上去已经和人类几乎无异的朱弦,就已经被数拨不同的男人搭讪了,而朱弦也很轻易的就施展了她魅惑的一面,成功的从那些男人之中遴选出一个有钱有闲并且愿意开车送她去任何地方的家伙,下了飞机就上了那人的车。

    完全是依靠着那人车上的gps,朱弦才找到了这里,否则,仅凭突击学习的坐标知识,朱弦估计花上两个月,也未必找的到这里。

    女人总是有女人独特的优势,当然也需要这个女人愿意将这种优势发挥出来。

    像是朱弦这样的女人——权且称之为女人吧,即便她现在其实还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她还并没有完成肉身的塑造——连自己的主人都曾经试图用女性的优势去对付,就更别说一段注定孤苦的寻找之旅了。若是朱弦不找一个冤大头带着她到处跑,那才是比较奇怪的事情。

    即便如此。朱弦也是绝不会委屈自己的,她选择的男人,必须同时符合几个特点。第一。年纪不能超过四十岁,最好在三十到四十之间。这个年龄层的男人最有味道。当然,许半生除外,对朱弦来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加在一起也不如许半生一个人。

    第二,那个男人必须有钱,否则怎么负担朱弦的费用?许半生倒是给了朱弦不少钱,可她根本就不懂得在大草原上需要提前采购一些什么,钱这种东西。到了大草原上就什么用处都没有了,任何东西都买不到,遇到牧民了,通常人家也不会收你的钱。

    第三,这男人还不能太猥琐,必须长的至少对的起观众,对的起朱弦的眼睛。朱弦可不想看着面对一个猥琐的男人在茫茫的大草原上野狼四顾,虽然只要是凡人对她都不可能有任何威胁,不具备侵犯她的能力,但是。一想到要至少十多天甚至几个月面对一张自己看着都会产生吐意的脸,朱弦是绝对忍不了的。

    这个男人很符合朱弦的要求,三十刚出头的年纪。文质彬彬,带着无框的眼镜,皮鞋擦得锃亮,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

    谈吐也还不错,很懂得进退,连找朱弦搭讪的时候,也并不是那么的赤|裸裸。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这个男人的身材。成功男士,通常到了三十多岁因为长期的应酬。绝大多数都有了些肚子。可是这个男人却一如青少年期间那样的平坦,而且朱弦一眼看去。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光是腹部平坦,而且恐怕是有着八块腹肌的那种。

    这个男人。无论是穿着衣服还是脱掉衣服,应该都会是很养眼的类型。

    不过朱弦对脱掉这个男人的衣服没什么兴趣,她虽然表现的很妖媚,可她并不是那种会把身体不当回事的人。她的妖媚只是她达成目的的手段,她很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外貌和身材,妖么,对于自身条件的运用,通常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但是,她既然决意塑成肉身成为人类,她就会提醒自己要遵守一些人类必要的羞耻底线,比如男女之间的这些事。

    言辞上的暧|昧乃至挑逗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即便是牵手,朱弦也是绝不会让其他男人碰到自己的。

    朱弦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资格碰她身体的男人,就是许半生。

    而且,从朱弦认识的第一个人类的男人来看,似乎也很难再寻找到比许半生更加出色的。

    所谓已经见识过了最高的那座山峰,再看其他,都是低矮的丘陵了。朱弦又怎么可能为了一群丘陵,而让自己失去攀登上许半生这座最高峰的可能呢?

    好在这个男人仿佛真的是个绅士,至少他很有耐心,面对朱弦那千娇百媚的模样,以及那近乎超过男人这一生所见过的所有女人的美丽面容,这个男人依旧表现的很有耐心,并没有出现任何急色的姿态。

    这让朱弦很满意,因为这样会少掉她很多的麻烦。

    男人名为王冬,本地人,但是已经在首都平京定居了。

    本身是一个自由撰稿人,收入算不得多高,一年也有千余万。三十刚出头的年纪,皮相有很好,自幼所受的教育也不错,彬彬有礼的形象,让王冬在女人面前,一向是无往不利的。

    在飞机上见到朱弦的时候,王冬就觉得自己已经沦陷了。他也算是个女人杀手了。

    自由撰稿人的生活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最初的时候,王冬在平京也是北漂一族,收入极其有限,住的是地下室。之后偶然的机会,王冬意识到女人们通常不想讲道理,她们只需要顺着她们的声音,而且女人的思维和男性相当的不同,王冬产生了一个念头,他决定成为妇女之友,于是以男性的面貌,却完全站在女性的立场上,在微博上去写那些心灵鸡汤类的东西。果然哄得许多女人为之疯狂,并且将其视为男神,认为只有这种处处为女人着想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王冬不可避免的火了。单本书的销量已经达到了百万册之巨,几乎是一本书就奠定了他妇女之友的光荣称号。从此,他从月入不足三千的穷叼丝,一跃成为月入百万的高富帅,于是,杀手之路也就迅速展开。

    因为自己是站在女性立场写鸡汤文的,王冬很清楚女人们的思维如何运转,加上他年少多金,又风度翩翩。上他当的女人实在不在少数。他现在每年要飞至少几十次,每一次在落地之前,都会搜罗一下当地的女性读者,从中挑选一些长相身材颇优的,然后与之欢愉数日。

    这几年下来,王冬几乎也尝试过至少几百个女人的滋味了,绝对的情场浪子,女性杀手。可是这一次,王冬看见朱弦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彻底的沦陷了。他发现他简直就要成为自己笔下的那种全优男,而当朱弦终于表示愿意给他一个机会的时候,他直接放弃了原先回家陪父母看病的计划。义无反顾的在当地租了一辆吉普牧马人,又出钱又出人又出力的陪着朱弦踏上了茫茫的草原征途。

    王冬算不上什么好人,至少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优秀。

    这个家伙,骗炮是最拿手的,多少次的山盟海誓,最后都是提起裤子就翻脸。这一套他尤其的驾轻就熟。

    摒除这一点,他依旧不是什么好人。

    这一次,他回到这里,是因为他的父亲检查出罹患了肝硬化。他飞回来是想带着父母去平京动手术,顺便替母亲也全面的检查一下。防止母亲也有什么病痛而不自知的。

    原本这似乎是个父慈子孝的宣传样本,可是。当王冬在飞机上看见朱弦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将自己的父母抛在了脑后。下了飞机之后,匆匆一个电话打给了父母,告诉他们自己临时有个非常重要的活动,必须要参加,然后让二老自己飞去平京,让自己的工作室助理负责带二老去手术和检查,这就足见这家伙也不是什么会孝顺父母的主儿。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可以置自己肝硬化即将动手术的老父亲不顾,这种品性,走到哪里也算不上好人。

    不过他伪装的还是很好的,在朱弦面前的不急色,一方面是他对朱弦的确是心动的厉害,所谓沦陷,觉得自己若是能拥有朱弦,这辈子其实也就够了。如果真要找个人结婚,朱弦绝对是最佳选择。大火第一次的,王冬竟然在面对一个女人的时候,产生了那种忐忑的心境,他竟然开始担心女神看不上他。

    而另一个方面,这也是王冬一贯的伪装,他总是号称自己风流而不下流,说什么女人他一定要让对方心甘情愿的骑在自己身上,绝不会采取灌酒等任何强迫的手段。尤其是在面对朱弦这样被他称之为女神的女人之时,王冬就更加要伪装的自己是个谦谦君子,以便虏获朱弦的芳心之后,情投意合之余再做那种啪啪啪的事情。

    王冬不止一次的想过,在茫茫的大草原上,他和心目中的女神就在蓝天白云和绿地之间,肆无忌惮的奔跑,周围是几只牧民散落的绵羊,他们在草丛间疯狂的进行男女之间最为原始的游戏。

    然后,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是何等壮观又是何等浪漫的场景。

    只是,这种幻想中的浪漫,在吉普牧马人开进草原短短一天之后,王冬就无比后悔了。虽然他也有不少户外的经验,可是那都是一群人组织着去的,一路上有说有笑倒也不会觉得特别辛苦,尤其是夜幕降临之后基本上都是以各种啪啪啪来结束一天的劳累,这总是让人身心愉悦的。

    可是这一次,别说啪啪啪了,女神就连手都没让他摸一下。而且车子行驶过程中,四顾无人,有的只是茫茫的大草原,千篇一律的风吹草低却不见牛和羊,早就让王冬焦躁难安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