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34章 驰骋,驰骋

第0334章 驰骋,驰骋2017-11-11 22:23:27Ctrl+D 收藏本站

    朱弦还是很有手段的,她看得出王冬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几个媚眼和两声娇嗲之后,王冬的情绪再度被平复下来,于是二人继续上路。

    整整历经了四天的时间,王冬才终于按照朱弦提供的经纬坐标,找到了她要抵达的地点。

    看着朱弦站在风里眺望远方的美丽身影,王冬突然觉得自己这四天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因为他几乎已经觉得今晚就能搞定朱弦了。

    “我一定要好好对待朱弦,如今像是她这么有情怀的女孩子,已经不多见了。尤其是长的这么漂亮,什么范爷,什么国际章,在我的小朱弦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这是王冬的心里话,他站在吉普牧马人的车头边,一手扶着车头,一边看着朱弦的俏丽背影。

    “我们今晚就住在这儿了,明儿再找找看周围有没有牧民。”朱弦突然回过头,冲着王冬大声喊道。

    王冬原本正在出神的看着朱弦的背影,陡然见她转身,也被朱弦吓了一跳,但是很快,他就被朱弦那双手圈在嘴边喊话的娇俏模样彻底征服,陶醉到双眼都开始冒出滚烫的红心了。

    “这才是女人中的极品啊,现在那天真的样子,绝对的萝莉。可是一嗔之后,却又成为妩媚的熟|女,坐在车里指挥方向的时候,又是那么的御姐……”

    王冬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也有发花痴的这一天。

    “喂,你听到没有?”朱弦又喊了一声。

    王冬这才回过神来,赶忙回答说:“好的,那就在这儿住下。”

    朱弦娇俏的一笑,又喊道:“你扎一下帐篷吧。睡了几天的车里了,还真是很不舒服呢!”朱弦的笑容过于妩媚,笑得王冬心里一荡。尤其是在他看来,这段话里着实有着太过于丰富的内容。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扎帐篷!”王冬欣喜异常,只觉得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了。

    屁颠屁颠的扎好了帐篷,王冬心满意足的钻了进去,躺在睡垫之中好好的比划了一番,觉得虽然帐篷的环境是恶劣了一些,但是胜在别有一番风味,而且,只要能跟朱弦在一起。环境什么的,这一切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朱弦这个人,而不是其他。

    “王冬,我饿了!”朱弦又喊道。

    王冬听罢,简直就要被朱弦声音里的狐媚之意弄得骨头都酥了,他赶忙钻出了帐篷,说道:“我这就拿东西啊,要不然今晚咱们喝点儿酒吧,反正这都已经找到地方了!”

    朱弦重重的点着头,大声说:“好啊。你做主!”

    “我做主!嘿嘿……”王冬心花怒放,他只觉得自己的小弟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似乎它也知道今晚将会是无比幸福的一晚。

    很快。王冬就将车里的食物取了出来,他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可以接在车里电源上的小型烤箱,这样能把食物热一热再吃,省的天天都只能吃冷冰冰的食物。

    然后,他取出一瓶红酒,打开之后,看见自己腰包里那瓶白色的粉末,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取了出来。拧开盖子往瓶口里倒了少许下去。

    这瓶药放在身上已经很长时间了,是王冬的一个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说是只要一点点,就算是贞洁烈女也会立刻变成索求无度的淫|娃荡|妇。不过王冬从来都还没用过。一来他本身皮相不错,二来他对付女人相当有一手,基本上还无需使用这样的手段,就能够成功的将目标女人推倒在床上。

    不用这东西还有一个原因,王冬也是个很骄傲的人,他不喜欢用这种半强迫的手段去推倒一个女人,而希望可以水到渠成的两情相悦。

    而今天,是王冬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不自信了,面对漂亮到简直没朋友的朱弦,王冬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看着自己心仪的女同学,那小心脏就不停的扑通扑通乱跳,仿佛所有的手段和魅力都无从施展,似乎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白色的粉末之上了。

    王冬收好小瓶子之后,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他陡然一惊,猛然回头,却并没有看见背后有任何人。再看看不远方,朱弦还在草丛里慢慢的行走,欣赏着这大草原上的落日,跟自己有着相当的距离。

    王冬舒了一口气,这可是在四顾无人的草原上,如果真有人在自己背后看着自己,那就只能是朱弦。若是让女神发现自己在酒里下药,她非得杀了自己不可。

    可是,王冬却不知道,朱弦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人类,并不能以人类的标准却判断她。他以为朱弦没有看到他下药的场景,可实际上,朱弦真的是尽收眼底的。

    当然不是在他身后看的,可是对于朱弦来说,隔着几十米远,跟紧贴在他身后,其实也没什么区别。王冬任何一个动作的细节,朱弦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王冬下药的场面,朱弦已经心知肚明了。

    而且即便朱弦不知道也没关系,这种药或许对其他的女人有用,但是对朱弦么,真是什么用处都没有。王冬怎么也不会知道,朱弦她根本就不是人啊!

    朱弦知道了王冬下药的唯一好处,就是可以配合王冬,故意装作被药迷住了的样子,如果王冬胆敢有任何的不轨行为,朱弦不介意杀了这个家伙。

    之所以朱弦会对王冬起了杀心,是因为在车子刚刚停在这里的时候,王冬接到了一个电话。

    那是他母亲打过来的,他母亲告诉他,他的父亲就要进手术室了,而王冬却是极不耐烦的催促自己的母亲挂断电话,并且撒谎说是自己在开会,不方便说话。

    朱弦一问一下,才知道王冬回到老家,就是为了接他父母去平京动手术,因为他的父亲罹患了肝硬化。而王冬则是为了朱弦。才安排了自己的属下把父母接去了平京,他自己则是陪着朱弦来到了大草原上。

    王冬以为朱弦会为此感动,一个男人。为了陪一个女人连自己父亲的手术都不去陪。可是他却不知道,朱弦虽然是个妖。可也懂得什么叫做孝道。像是王冬这种竟然会为了泡妞而置自己重病的父亲于不顾的家伙,实在是该死。

    那个时候朱弦就已经起了杀心,也正因如此,她才会用千娇百媚的姿态让王冬在这里扎下帐篷,她就是想看看,王冬是不是敢在她不同意的情况下,做出什么禽兽的举动。只要有,朱弦就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这个家伙。而如果没有。就说明这家伙的本质还不是十分的坏。

    只可惜,王冬不光有不轨的想法,甚至还提前在酒里下了药。

    在朱弦的眼中,王冬此刻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其实朱弦很不想为了王冬这种人坏了自己的心境,即便这次是被许半生派出来寻找依菩提的,但是当朱弦看到草原的苍茫和辽阔之后,她也被这里的景致所震撼,她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地方。

    尤其是王冬也给她讲述了一些故事,其中就有射雕英雄传中,郭靖是如何带着黄蓉在茫茫的大草原上策马狂奔的故事。虽然朱弦并不真的是个人。但是她也会对爱情这种东西有着自己的憧憬。想象着自己坐在马上,而心爱的男人坐在自己身后环抱着自己勒住缰绳的场面,朱弦的心就已经彻底的醉了。

    但是王冬却很不合时宜的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朱弦的兴致已经被破坏了,那么就把他永远的留在这个大草原上吧。

    夜幕渐渐降临,王冬升起了一堆篝火,食物和红酒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如玉的美人上钩,然后,就可以……

    王冬不禁舔了舔嘴唇,他幻想着很快,自己就可以在朱弦的身体上恣意的策马驰骋。

    他并不知道。在他舔嘴唇的时候,朱弦也舔了舔嘴唇。朱弦很确定。不久就会有很多的骏马在王冬的尸体上方驰骋。

    他们俩各自“驰骋”的时候,许半生也正在夏妙然的身上驰骋。夏妙然"jiao chuan"连连,绷紧了小腹,臀部配合着许半生的动作上下的起伏摆动,两人尽皆大汗淋漓。

    不久之后,两人结束了这原始的律动,一起躺在床上,夏妙然单腿架在许半生的小腹之上,手指在许半生的胸口轻轻的划着圈子。

    “小语这个样子,还要多久的时间?”夏妙然的话语里,带着几分娇羞,更多的却是对李小语的担忧。

    “解毒的材料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帮她压制住毒性的材料,现在已经基本上准备齐全了。最多三日之后,应该就可以开始炼丹。成丹之后,就不需要天天用这样的方式帮助小语进行新陈代谢了。”

    夏妙然点了点头,却突然很是调皮的说道:“那岂不是很快我就没有正当理由跟你……嗯……那不如我们再来一次吧!”说话之间,夏妙然翻身就跨在了许半生的腰间,也不等许半生表示同意还是拒绝,就主动的帮助许半生入港,然后,上下律动,胸前两团骄傲的山峰,不断的颤动着,白的雪白,粉的粉嫩,跳跃不已,许半生也禁受不住这样的上下夹攻,情绪逐渐上来,他的双手,终于从夏妙然的腰肢之间,缓缓的攀上了她胸前的"shuang feng"之上。

    屋子里,再度春暖花开,雨打芭蕉无限娇,春雨骤停语还休。

    ……

    丹药的炼制并不是太困难的过程,事实上,经历过炼制往生回天丹的过程之后,许半生不管炼制什么丹药,都显得极其的轻松。

    这也难怪,他早已将最难走的那条路已经走过了,现在走的路,或许有些崎岖,可对于那条难于登天的蜀道而言,无异于坦途大道,自然会觉得轻松无比。

    并没有费太多的气力,一颗散发着幽幽紫色光芒的丹药,便已经落在了许半生的掌心之间。(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