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36章 修行与修行不同

第0336章 修行与修行不同2017-11-11 22:23:30Ctrl+D 收藏本站

    有一种传说,说是如果看见一个人身后没有影子,就表示这个人已经被抽去了灵魂,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还有一种传说,是说身后没有影子的人,根本就不是人。鬼是不会在任何光线下留下影子的。

    一只铃铛,当然不存在是人还是鬼的问题,而且许半生知道,即便是鬼魂,只要显形了,依旧是会有影子的,只不过,鬼魂的影子都很淡,若非极为仔细的观察,是很难发现的。

    而且,地上淡淡的影子也是发现鬼魂最佳的途径之一。

    那极淡的影子,就跟狐狸的尾巴一样,成为了鬼魂曝露自己存在的弊端。有些阴阳师或者风水师,在判断一个闹鬼的宅子究竟是人为,还是真有邪物作祟的时候,往往就是采用这样的方法,并不是所有的修行者都能开天眼直接看见鬼魂的。

    所以,关于影子的传说,其实第一种更为准确。

    这枚铃铛虽然只是个死物,可它是法器无疑,但凡法器都会蕴养出器灵,即便这枚铃铛中的器灵还很弱小,可也有被抽离的可能,导致其影子的消失。

    可这枚铃铛的情况相当特殊,它并非没有影子,在灯光下阳光下,它的影子如故。唯独在月光之下,这枚铃铛的影子却离奇消失了。

    许半生并不知道这一点,他拿起铃铛的时候,只知道这枚铃铛没有影子,所以他认为是和金日旬之间的那场战斗,使得这枚铃铛产生了异变。

    缓缓的将自己的精气注入到铃铛之中,许半生第一次的开始探索这枚铃铛的器灵,果然如同他所料的那样,他没能找到器灵的存在。

    探索不到器灵的存在。同样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是真的就没有器灵,自然探索不到。而第二种,则是修行者的修为不够。或者器灵已经有了灵智,它选择了躲避修行者的探索。这本质上归根到底。都是因为修行者不够强大,修为足够的话,器灵无处可遁。说穿了,就是器灵和修行者之间比拼修为的过程。

    许半生没有这种担忧,以他的修为,除非这个器灵的修为达到能够幻化人形的地步,否则,许半生绝不可能探索不到器灵的存在。

    身后。传来娑娑的脚步声,许半生没有回头,他知道只能是夏妙然。

    啪嗒一声,夏妙然摁亮了屋里的灯,轻声说道:“还以为你在入定,怎么站在窗前又不开灯?”

    许半生转过头,刚想开口,却突然脸色一变,猛然又转了回去,眼睛死死的盯在手里的铃铛之上。

    在屋内昏黄的灯光映照之下。许半生在回头的一瞬间,赫然发现手里那枚铃铛居然又有了影子。

    带着难以置信的心境,许半生晃了晃手里那没铃铛。没错,地上真真切切就是他的手拿着铃铛的影子,晃动之时,影子也随之摇晃。

    “关灯!”许半生道。

    夏妙然一愣,下意识的说:“啊?”

    “关灯。”

    这一次,夏妙然听的很清楚,她退回一步,手摸在了墙壁之上。

    “啪嗒”一声,屋里的光线再度消失。唯有窗外的月光清澈的铺陈进来,洒落在屋内的地板之上。盈盈清清,略带水波晃动的明亮。

    果不其然。手里的那枚铃铛,其影子在月光之下再度消失了。

    “开灯。”许半生又道。

    这一次,夏妙然没有再迟疑,她的手一直都还摸在墙壁上的开关上,手指一动,屋内再度充满温和的黄色灯光。

    影子出现了。

    许半生的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这枚铃铛给许半生带来了出乎意表的惊奇。

    夏妙然走到许半生的身后,从他的手里把那枚铃铛接了过去,仔细端详,问道:“怎么了?”在有灯光的状态下,夏妙然是发现不了这枚铃铛的异常的。

    “你关了灯再看。”许半生不是故意卖关子,而是他去解释远不如让夏妙然亲自看一看。

    夏妙然带着狐疑退回到开关那边关上了屋里的灯,然后看着手里的铃铛,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抬起头刚想发问,却想到许半生站的位置,夏妙然走了过去,整个人都沐浴在月光之中,然后,她很快发现了端倪,以夏妙然的聪慧不可能发现不了这枚铃铛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咦……”

    夏妙然发出一声疑惑的呼声,然后她快步退回到靠近门口的位置,点亮了屋里的灯光。

    影子出现了,这一点确系无疑,此刻这枚铃铛,看上去就是一枚普普通通的铃铛,即便输入精气,也顶多只能感受到这是一枚带有自身气场被西方的圣光加持过的法器而已。

    啪嗒!

    灯光再度被关闭,夏妙然重回月光之中,毫无疑问,铃铛的影子不见了。

    转过身,夏妙然看着许半生,举起了手里的铃铛,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因为金日旬的原因么?”

    夏妙然和许半生的想法不谋而合,可现在,许半生已经不这么认为了。

    “恐怕它一开始就是如此。”许半生平静的说道,然后抬了抬手,指着地上的蒲团,自己先主动盘腿坐下,夏妙然便也挨着许半生坐了下来。

    “我刚才仔细的回忆了得到这枚铃铛之后每次使用时的情景,大多数甚至都是在白天,在日光之下,它是有影子的。将其挂在这里之后,偶尔会在晚间与之相处,可都开着灯,几乎还从未有过关灯的场景。唯独一回,便是给方琳的父亲炼制往生回天丹的那一天,因为往生回天丹的气场的陡然扩散,导致电路都出现了问题,只可惜,当时我已经昏昏睡去,没能亲眼看到这枚铃铛的异常。否则。我早该发现它的异常。”

    夏妙然点了点头,她也从许半生的话里听出,许半生同样并不清楚这枚铃铛为何在月光之下会失去它的影子。

    同时。她在许半生的话里,还听出了一些隐藏的很深的东西。

    “你说你当时昏睡过去了。可你现在如何能确定当时电路出了问题?”

    许半生抓起夏妙然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入定和回溯。”许半生淡淡的解释道,“刚才,你来之前,我已经炼成了猛虎丹,并且给小语服下去了。空乏了身子,就上来打坐入定。随后进入到一种更加升华的状态。很难描述,倒是有些像是某些科幻小说和电影里描述的那样,我当时是站在一个更高的维度上,所有过往的片段都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能看到方圆数公里之内发生的极其微小的事情,哪怕是一只猫又偷了主人一条鱼吃,哪怕是一只小鸟在空中飞行的时候进行了排便。同样,我也能看见从前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包括我睡着了的时候,包括我在昏迷不醒的时候,包括我以前从未发现的一切。”

    夏妙然惊诧了。她明显紧张起来,柔荑抓住了许半生的膝盖,指甲甚至都陷入到许半生的皮肤之内。

    “你进入先天境界了?”夏妙然的声音甚至都带着颤抖。她吸收了器灵的一切,对于术数界以及整个修行世界的体系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她很清楚,仅仅只有入定,还停留在后天境界,可若是能够做到许半生所说的回溯,那就已经完全脱离后天的范畴了。

    当然,关于许半生所说的回溯,这个词有很多的版本。不同的门派,不同的修行体系。都会对这种状态有不同的描述。

    可是,状态是一样的。许半生的描述就代表了这种状态,那是唯有进入到先天境界才能达到的状态。

    许半生却缓缓的摇了摇头,笑道:“哪有那么容易,连意之境都还没窥见门径,何谈先天。应该只是某种偶然,或者还是星云大师所说的那番话,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不能全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去衡量。”

    夏妙然若有所思,道:“星云大师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难道他和你师父一样,已经到先天了?”

    许半生摆了摆手,道:“师父多半不是先天,星云大师就更加不是,否则,也不会被赤蛟麾下将士积累千余年的怨气所伤。并不是所有东西都是我们能够理解的,更加不是所有东西都是我们能够掌握的。就包括你和曾文,我到现在也是一筹莫展,为何那个莫大师有如此之能,竟然可以制造灵体。按照常理来说,这位莫大师早该先天乃至已经大罗金仙了,可他却始终不敢露面,足以见得他真实的修为,可能并不如我。当然,也可能不是,我只是想说,并不是每件事都可以被解释。”

    夏妙然若有所思,这是一种很局限性的思维,她现在所看不清的那些东西,就好像外头的芸芸众生,只是为了一口饱饭一床被窝而忙碌奔波,站在他们的角度,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也无法理解修行者的世界。在他们看来,修行者也跟神仙没什么区别了。

    这就是维度的差异。

    维度不仅仅只是科幻小说里的三维四维这些,许半生脑中的维度也绝非三维空间加上时间轴那么简单,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精准描述的状态,一种远远超过人类思维所能限定的状态。

    其实人类总是局限于自己所了解的知识体系在思考,一旦脱离了这个知识体系,我们就无所适从,甚至,绝大多数人都并未思考过要脱离这个世界既定的知识体系。而往往对此进行思考的人,都被视为疯子,人类对他们的定位也往往是“哲学家”这三个字。

    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天道并不孤单,这个世界或者三界之外存在着和天道平等的存在,那么,哲学家就应当都被视为修行者。

    修行和修行也是不尽相同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