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38章 神秘的老人

第0338章 神秘的老人2017-11-11 22:23:32Ctrl+D 收藏本站

    朱弦手一挥,帐篷的帘子彻底落了下来,里边依旧传出吭哧吭哧的声响,王冬还在抱着那个枕头上下起伏,枕头上早已沾满鲜血。

    朱弦的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她觉得很痛快,尤其的痛快,自打她终于看到了成为人类的希望之后,还从未有过如此痛快淋漓的经历。

    许半生根本就不会允许她做这样的事情,今天也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而已。朱弦甚至怀疑,如果今天许半生在场,恐怕也只会允许她小惩大诫,而绝不会允许她杀了王冬。

    朱弦很得意,因为从天道的角度来说,王冬之死并不会算在她的头上,许半生也就多半不会知道此事,而她也因此痛快淋漓,很是尽兴。

    可是朱弦脸上的笑容很快收敛起来,因为她感觉到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一股很危险的气息逼近了过来。

    猛然转过身来,朱弦看到自己身后果然站着一个人。

    也不是站着,那人正佝偻着腰身朝着她缓慢的走来。只是速度过于缓慢,以至于朱弦乍一眼之下,还以为他是站在那里的。

    朱弦双手挡在胸前,这是一个本能的防御姿态,她打量着来人。

    来人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脸上刻满了皱纹,每一道周围都像是刀子划上去的一样,刚硬笔直,震撼人心。

    皮肤很黑,像是历经过太多的风吹日晒。

    大约只有一米六不到的个头,再佝偻着腰,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就仿佛他是在匍匐前进一般。

    老人的耳朵很大,支楞着,标准的招风耳。但是在草原上夜晚的大风之中。却是纹丝不动。

    他的脚步前进的非常之慢,但是却有一种和他的身形年龄所不相符的稳重。尤其是落脚没有声音,那是真的没有声音。就连半点声响都不曾发出。若非如此,以朱弦的修为也不可能等到老人距离她如此之近才发觉。

    “你是什么人?”朱弦冷冷的问到。

    老人停下了脚步。伸出一只干枯的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迷惘。

    “我很久之前就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不过,姑娘,至少我可以肯定自己是个人。”

    这句话有些没头没脑,朱弦也并不相信这个老人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他这句话的后半部分,却分明是在针对朱弦。

    “你究竟是谁?!”朱弦的声音越发的清冷。既然对方能够发现她不是人类,那么她就更加可以确定对方是修行者的身份了。

    朱弦杀人或许会遭到天道的惩戒,可若是对修行者动手,反倒不会让天道对她有任何的不满。

    在修行者眼里,朱弦属于异类,可在天道的眼中,修行者妖灵等等,都是修行的一份子,并没有本质的区分。

    而修行者之间的争斗,只要不波及凡人。天道通常是不会干涉的。

    现在的朱弦,已经完全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只要对方的回答不能让她满意。她就准备好了先干掉对方。

    老人的表情还是有些迷茫,他摇了摇头,略显痛苦的说道:“我没有必要骗你,我是真的记不起自己是谁。除此之外,其他的我都还记得。姑娘,这个人或许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哪里作恶哪里结束,你废了他让他从此以后做不成男人也便罢了。要了他的性命,对你的修行也是损害。你可以瞒得过天道。却瞒不过你的本心。遭了这样的杀孽,对你成就肉身。将妖心转为道心,是有很大的损害的。”

    朱弦一愣,虽然她不太相信老人的话,但是老人所说关于肉身以及道心的事情,她还是信了几分。

    她距离人类只有一线之隔了,这次的历练,就是她成就肉身最后的关键。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对她成就肉身造成影响,而朱弦根本就承担不起无法成就肉身的后果。

    是以即便不太相信,她也产生了犹豫。

    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口气,仿佛从中古世纪叹过来,悠长而深远,也不知是为帐篷里依旧发疯一般的王冬而叹,还是为朱弦会因此导致成就肉身失败而叹。

    叹声清幽漫长,穿越过整片大草原,在风中激荡,徘徊,久久不散。

    “想明白了没有?”老人的声音似乎带有某种魔力,竟然让朱弦放下了一部分戒备之心。

    朱弦没有回答,但是却侧开身体,让开了两步。

    老人微微点头,佝偻着背,又那么迈开步伐,极慢却坚定的朝着帐篷走去。

    朱弦没有阻拦,只是默默的看着老人的背影,似乎极慢,但却不过须臾,就到了帐篷门口。

    老人一挥手,帐篷里王冬的动作停止了,朱弦能够听得见,在猎猎的风声之间,鲜血喷溅的细微声响也消失不见。

    很明显,老人已经阻止了王冬的死亡,他使得王冬的动作停了下来,王冬再也看不到朱弦布下的幻象,而他身体里不断喷射出来的鲜血,也随之停止。

    “唉……”老人又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悉悉索索的摸出了一颗药丸。

    药丸很小,通体发黑,还隐约散发着一股腥臭的气味。

    撩起帐篷的帘子,老人将那颗黑色散发着异味的药丸扔了进去,帐篷里的王冬竟然仿佛知道那颗药丸可以救他的命一般,蠕动着身体,捡起那颗药丸,放进了口中。

    “睡吧,沉睡吧,明天醒来你会感到虚弱,但会忘记所发生的一切。回到家中,休养数月,继续在这肮脏的尘世之中挣扎,苟延残喘。”

    老人的口中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但是朱弦还是听懂了他这段话。

    无论怎么看,这段话似乎都不是什么太好的意思,不过朱弦却明白,这是老人在安抚王冬已经躁动不安的灵魂,使其平静下来。唯有如此。王冬才能彻底的捡回一条命。

    而搜肠刮肚之余,朱弦似乎也对老人的身份有了一个模糊的认识。

    “你是本地的萨满?”朱弦问到。

    萨满是大草原上巫门负责跳神祭祀的职务,在大草原上信奉原始信仰的牧民当中。拥有极高的声望。

    一般来说,萨满不属于任何部落氏族。但他们会跟随某支部落或者氏族生活,成为他们之中关于信仰的实际掌权者。在古代,萨满甚至于可以掌握整个部落,就连部落首领也会对其言听计从。

    而多个部落或者氏族的萨满之中,会产生一个大萨满。

    部落里的萨满只是极普通的修行者,而大萨满却是真正拥有很高修为的人。

    到了现代社会,部落逐渐消失,氏族也有很多名存实亡。萨满的存在也日渐稀少。可这并不意味着萨满的消失,他们依旧信奉着最为原始的信仰,守护在这片土地之上。即便不再跟随部落和氏族生活,他们也依旧存在于这片大草原之上。

    我行我素,只为了守护草原的安宁。

    看过这个老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加上老人刚才取出的那颗带有明显腥臭气味的药丸,她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个老人是个萨满,甚至于,这个老人是个大萨满。

    如果是萨满,朱弦还有把握战胜对方。可如果是大萨满,朱弦也没有把握。最大的可能,是她根本就不是这个大萨满的对手。

    老人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困惑。但是他最终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道:“跳神我是后来学会的,我不是本地的萨满。姑娘,不要再询问我的身份了,我一想到这些就会很头疼。我对你并无敌意,只是不想看到你因为这个人,而耽误了你成就肉身的最好机会。你是来这里历练的吧,我能感觉到你身上强烈的目的,以及那个让你来这里历练之人强大实力的气息。真是一个极为罕见的强者啊。尤其是这气息还如此的年轻,真是天纵奇才。你应当明白。你若是无法完成历练,对你而言固然是成就肉身失败。可对你的主人,也会有很大的影响。不管是为了他还是为了你自己,你都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好好的去完成你的历练吧,广袤的大草原,如此壮阔的景象,难道还不足以使得你的胸襟变得广阔起来么?唯有念念留仁,才是成就道心的阳关大道。”

    老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就像是对一个晚辈在聊天一样。

    说完之后,老人缓缓的转过身,又朝着漆黑广阔的大草原深处缓缓走去。

    朱弦心中突然一动,也不知道是什么动力,促使她追了上去。

    老人头也不回,轻声说道:“姑娘,还有何事?”

    朱弦一边追赶着老人,一边问道:“老先生,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老人脚步不停,明明慢至极点,但朱弦竟然一直都无法追上。

    “一个小女孩,大约十五六岁,长的很好看,佛道巫三修。”对于依菩提的长相,无需做过多的描述,既然这个老人必然是个修行者,那么只要说明依菩提的辅导无三修,他又见过依菩提的话,就必然会立刻知道朱弦所说的人是谁。

    老人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又道:“我没有见过你说的这个人。”

    “那么,您能帮我找找这个女孩子么?这就是我这次试练的内容。”朱弦生平第一次的开口求人,不过她却并不觉得有任何的尴尬,因为在妖的眼中看来,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求人也没什么可丢人的。

    老人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朱弦,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说道:“姑娘,把你的手给我。”

    朱弦不解,却还是迟疑着伸出了自己的胳膊。

    老人轻轻搭上两指,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十二正经已成,难怪那位强者会让你来此历练。佛道巫三修,倒是的确可以给你嘴直接的帮助。”

    朱弦没听懂老人的这句话,但她却听懂了后一句。

    老人说:“那你便跟着我吧,看来这事和我也有几分缘法。你放心,你的历练之途应该会一帆风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