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39章 星云大师垂危

第0339章 星云大师垂危2017-11-11 22:23:33Ctrl+D 收藏本站

    李小语已经无需太过操心,家里有那位私人护理照顾,许半生便带着夏妙然去了一趟普云寺。

    晦明大师依旧早早的就站在山门外迎候,只是这一次,晦明的脸上似乎带着几分悲戚之意。

    夏妙然停了车,许半生推开车门下去,走到晦明面前,深深的一个稽首,许半生说道:“晦明大师,为何面有悲戚之意?”

    晦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师父他重病多日,据他自己说,恐怕时日无多了。师父算到今日许真人大驾光临,特意让贫僧在此恭候。”

    原本没什么稀奇的,上一次许半生来的时候,晦明也在这里等候多时。

    但是,上次晦明说的是星云大师让他在此恭候,而这一次,所说的却是星云大师算到许半生要来。

    看似两次说的没有分别,都是星云大师让他在这里等候许半生,但是内里透出的意思却并不一致。

    甚至可说是云泥之别。

    星云大师命晦明恭候,可以是星云大师算出许半生要来,也可以是算出李小语要来。而李小语是断无可能单独前来普云寺的,那就只能是陪同许半生一起来。

    而星云大师算出许半生要来,这直接就说明他已经可以算出许半生的气运,许半生的命格果然已经可以被星云大师所推演了。

    许半生的脸上并未露出半点不同,他点点头,这个结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有劳晦明大师。”许半生微微点头,便跟在晦明身后上了登山的台阶。

    夏妙然当然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边,三人不大会儿就进了寺门,而后直奔后院而去。

    站在禅房之外。晦明恭恭敬敬的弯下腰去,双掌立于胸前,深深一礼。才朗声道:“师父,许真人来了。”

    禅房之内传出一个苍老虚弱到不成样子的声音。令人无法相信这是星云大师在说话。

    “许真人请进,还请恕老衲未能亲自远迎了。”

    禅房的门吱吱嘎嘎的开了,许半生抬眼望去,只见里边的蒲团之上,端坐着一位身体已经如同朽木一般,瘦的皮包骨头的老者。

    星云大师竟然已经虚弱如此,这是许半生也没有想到的。

    仔细看去,星云大师的身子仿佛都缩小了一个尺码。此刻干瘪的如同风干之后的干尸。双眼的眼窝已经深深的陷了下去,活像两处凹洞。

    若非双目之中还透出些微的光亮,许半生恐怕都要以为星云大师已经圆寂。

    “星云大师。”许半生打了个稽首,不等星云大师还礼,便赶忙上前,又道:“晦明大师,还是把星云大师扶到床上去吧。”许半生知道,在这样的时刻,星云大师即便只是坐着,也会耗费相当巨大的体力。

    星云大师摆了摆手。喉中发出干涩的声响,就像是喉管摩擦之后发出的声音,已经和声带无关了。

    “不必了。许真人,老衲不久于人世,无论是否躺在床榻之上,都是一样。”

    话里的意思,就仿佛是在说他和许半生此番交谈之后,就会撒手人寰。

    许半生皱了皱眉头,身子一沉,在星云大师身边坐下,抓起了他的一只胳膊。

    一股柔和的内力渗透进星云大师的经脉之中。可是,许半生的眉头却皱得更紧。

    星云大师的经脉已经完全堵塞了。许半生的内力仅仅只是进入他的经脉之后,便再难寸进半步。

    这就像是在平京二环路上堵着的车。用那些司机开玩笑的话来说,是在二环上行驶,需要有过日子的心。现在星云大师的经脉便是如此,堵的水泄不通。

    通常来说,人在生病的时候必然伴以经脉的堵塞,只是那种程度的堵塞,凭许半生的实力,完全可以将其打通,使得星云大师的内息再度在经脉之中运转起来。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连许半生都无法替星云大师打通经脉,他的经脉之中,已经犹如浇筑了水泥一般被堵的严严实实。

    许半生催动内力的结果,却只换来他自己胸口发闷,喉头微微有些发甜。

    这是受了内伤的表现,而星云大师体内却并未有丝毫的反击,许半生所受的内伤,完全是他自己用力过猛所致。

    可星云大师却并未阻止许半生的尝试,只是在许半生收回手之后,才缓缓开口说道:“许真人无需枉费气力了,老衲不可救。”

    许半生的眉头深深蹙起,星云大师这句话说得很有学问,不是不能救,而是不可救。

    不能救意味着救之无力,心有余而力不足。

    可不可救,则是主观上不该去救,这意味着星云大师不是救不了,而是他不希望许半生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这就有些意思了,星云大师这是话里有话,而且似乎这话是故意背着人说的。

    许半生看了一眼星云大师,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只是平复了一下自己心头那股气闷感,随后对身边的夏妙然说道:“妙然,你先出去,我要替星云大师好好的检查一下。”

    许半生心里已经有了计较,此地一共四个人,除掉他和星云大师二人,就只有夏妙然和晦明。

    按理说这两个人都是绝对信得过的,尤其是夏妙然,这是许半生的女人,星云大师那么高的修为,不可能看不出夏妙然眉心的散乱,她不再是处子之身,那便唯有是成为了许半生的女人。这是绝对信得过的。

    似乎剩下的只有晦明。

    可晦明又是星云大师的弟子,似乎也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不过既然星云大师话里有话,就必然有他的原因,夏妙然信得过不假,可她吸收了器灵的修为,这也可能成为一个弊端。而且许半生也不敢替晦明打包票,人总是会变的。在绝对的利益诱惑面前,晦明也未必就守得住自己的操守。

    许半生的手法也很精明,他并没有说让晦明也出去。但是,夏妙然不是寺里的人。这里又是普云寺的后院,里边绝无女眷,夏妙然要是出了禅房,晦明就不可能不跟着出去做出安排。

    夏妙然的身份很不一般,晦明就算不愿离开,也不好不亲自安排,整个普云寺内,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任何人的身份适合陪同夏妙然了。

    夏妙然点了点头,退后两步,说道:“那我就先出去了。”

    她转身向后边走去,晦明见状,赶忙上前一步,道:“我给夏姑娘带路,夏姑娘请随我来,喝杯清茶,稍候片刻。”

    “有劳晦明大师。”夏妙然也客气一句,迈步出了禅房。

    禅房大门吱吱呀呀的关闭。许半生再度抓起星云大师的手臂,这一次,他却并未注入内力。而是用一种极为特殊的方式,以内力敲打在星云大师的手背之上,传达出自己的问题。

    “星云大师可是有所顾虑?”这是许半生的问题。

    星云大师现在经脉堵塞,不可能像许半生这样回答,他只能微微点头,眼神朝着禅房之外飘去。

    许半生又用内力传达信息:“是妙然?”

    星云大师摇了摇头,许半生心中一沉,答案不言而喻,已经无须再问了。

    只是。晦明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许半生刚才一路走来,和晦明也交谈不少。却并未发现晦明有任何的问题。

    双眼微虚,许半生放开了星云大师的手。而是从怀中掏出那串五帝钱,解开红绳,将其握在手中。

    看到许半生的行为,星云大师并未阻止,许半生口中默念了几句口诀,然后将手中五帝钱撒落在地。

    金钱落地,卦象已成。

    许半生看着眼前的五枚铜钱,眉头皱的更紧。

    这一卦,许半生问的是寿。

    卦象显示,星云大师至少还有十余年的阳寿,绝不该在此刻便圆寂归天。那么,造成星云大师如此状况的,就是外力了。

    抓起五帝钱,许半生再度默念口诀,而后又将铜钱撒落在地。

    这一卦,许半生问的是由。

    由是缘由,也便是星云大师遭逢此劫的原因。但这并非寻因,因是源头,而由是经过。

    卦象很复杂,即便是许半生,也是掐指计算了半天,这才大致的推演出由来始末。

    从卦象的推演来看,星云大师遭遇了一场极大的劫难,而且这场劫难由他自己而起,并且跟许半生自己有着密切的关系。

    卦象中牵涉到几个人,许半生很快从蛛丝马迹推演出这几个人正是自己夏妙然蒋怡以及李小语。其中三人的生命力都极为旺盛,而另外一人倒是虚弱的很。

    另外,卦象还显示星云大师此劫与一个“半人”相关,一开始许半生以为这是李小语,李小语如今昏迷不醒,倒是可能在卦象上显示出缺失魂魄的迹象,这跟“半人”之卦契合。

    但是推演的深了,许半生就发现这个“半人”与他相距甚远,他猛然想起被自己发配到大草原上去寻找依菩提的朱弦。

    朱弦现在真的可称之为“半人”,她距离成为人类,只是一步之遥,完成这次历练,她便可破茧重生,彻彻底底的从一个妖灵蜕变成人,这是再强行向天道索取功德。没有什么比救了依菩提然后再找到真正的满都拉图,这是无上的功德。唯有这样的功德,才能彻底化消朱弦身上的妖气,使其与人气接轨,而后受劫成为人类。

    但是朱弦现在已经不同于普通的妖灵,她介于妖灵和人类之间,所以,她才是那个真正的“半人”。

    星云大师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跟许半生脱不了干系,可卦象之中,却似乎并未牵涉晦明,这就让许半生百思不得其解了。

    推演已经到了极致,即便是许半生,也不可能获得完全的细节。若是星云大师不开口,许半生也无法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前思后想,许半生决定简单一些,他抓起星云大师的手,以内力问之:“可需让夏妙然制服晦明?!”

    星云大师缓缓颔首。(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