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40章 黑衣人

第0340章 黑衣人2017-11-11 22:23:35Ctrl+D 收藏本站

    和夏妙然之间的沟通,许半生完全可以做到无需借用任何的通讯工具。

    倒不是说他可以跟夏妙然心意相通千里传音,不到先天境界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而是说许半生和夏妙然之间自然有他们联络的方式。

    法器之间的联系,虽然不能做到像是说话这么明了,但是一些简单的指令还是可以做到的。

    夏妙然在接到许半生通过双生并蒂葵上传来的指令之时,她已经对晦明起疑了。

    从星云大师的禅房里出来的时候,夏妙然便跟着引领自己的晦明向后院更深之处走去。

    这已经有些不对劲了,虽然是修行中人,可夏妙然毕竟是个女性,寺庙里住的都是和尚,按说应该是往靠近外边佛堂大殿的位置带,或者从侧门出去,在山路上走一走都是正常的。

    可把夏妙然往后院更深的地方带,虽也没什么不妥,可总归让人觉得怪怪的。

    晦明大概也知道这一点,走了两步,便侧身让到一旁,半对着夏妙然说:“夏姑娘,这几日寺中游客颇多,寺中的僧众几乎全都到了前边,以防有突发事件的发生。后边会清静一些。”

    听到解释,夏妙然才觉得稍稍正常了一点儿,点了点头,笑道:“多谢晦明大师考虑周详。”

    晦明这才继续朝前走去。

    又过了一道月亮门,夏妙然也不得不赞叹这临山而建的普云寺果然是博大精深,从未进过这么深,也不知道这后边还有这么一处幽静的所在。

    院内绿荫环绕,虽是初夏时分,可或许是身在山中的缘故,还有些春季之花依旧盛放着。眼见着也要凋零了。但还有花季绚烂至结束时爆发的美感。

    脚步不知不觉便停了下来,夏妙然欣赏着院内盛放的各类花卉,心中感慨着古人诚不欺她。所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白居易果然不愧是千古流芳的大诗人,这描写正如这山中寺庙后院的景象。山下的春华早已敝落,可是这山寺之中的春花,却还胜了个尾巴。

    耳旁听到吱吱呀呀木门被推开的声音,晦明很煞风景的说道:“夏姑娘请进。”

    夏妙然微微一皱眉,转脸望向晦明,晦明满脸的平和微笑,单手向着一件禅房做出让的手势。

    夏妙然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她从星云大师的房中出来,是因为许半生给星云大师的全面检查可能需要除衣,她一个女人,着实不方便呆在那里。

    可出来就行了,其实并无需特意去到某处,只要随处逛逛,把时间打发过去,一会儿终究还是要回到星云大师的禅房之中的。

    之前若说晦明不知道该怎么接待夏妙然,想带着她找个地方稍事歇息倒也罢了,可现在夏妙然既然已经在欣赏后院的鲜花。晦明便无论如何也该知趣不去打扰她了。又不是非要坐下不可,晦明现在还非要将夏妙然请进屋内,总归是透着古怪。

    不过从晦明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来。夏妙然觉得可能是这些僧人在山中呆的时间太久了,也并不是太善于待人接物,人情世故略差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她便迈步进了那间禅房,可一进门,就感觉到这屋中寒气逼人,在这样初夏的时分,这温度显得十分诡谲。

    而且夏妙然的修为来自于一个器灵,本就属阴。对于不同于人间之气的各类气息,本就比较敏感。她一进门就察觉到这股寒意并非正常的气温所致。而是这屋中有什么邪祟之物。

    晦明此刻又道:“夏姑娘请坐,我已经差人奉茶了。这间禅房少有人来。不过倒是每天打扫的,或许有些阴气逼人,那都是缺乏通风和阳光所致,我开了窗,空气流通很快就好了。”

    偏偏是这番解释,就更让夏妙然感觉到怀疑。

    屋内的这种阴气,若说是出自寻常人家,倒是不会让夏妙然有所怀疑。无论是房屋的风水,还是屋内真有什么邪祟之物,都会造成这样的一个结果。而这通常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尤其是一间多数时间都空置的房间。

    但是这种事不应该发生在晦明这样的人身上。

    作为一个修行者,就算是实力略显一般,比不上夏妙然许半生这样的天才,可也不该察觉不出这屋内的阴气绝非所谓空气不流通没有晒到太阳所致,至少晦明也算是高僧了,他更加就不该将这等阴气弄错为什么天地自然积攒的阴气。

    可他偏偏这样去解释了,那就只能说明他在掩饰着什么。

    看着晦明那张依旧温和的笑脸,夏妙然心里已然起疑。

    缓缓落座,夏妙然在椅子上并未感觉到和屋中相同的冰冷气息,这更加说明屋内阴气并不是来自这间屋。

    夏妙然望向晦明的眼神就愈发的古怪,可是晦明依旧满脸笑意,显得丝毫没有问题。

    “夏姑娘在此喝杯茶,小僧去处理一些事情,很快转来。”晦明单掌施礼,弯下腰去。

    夏妙然已经留上了心,放在背后的手就轻捏了几个手诀,她已经感觉到屋内的阴气开始产生缓缓的流动,这是因为阴气的源头开始移动自己的位置所致。

    屋里除了她和晦明之外,还有别人,可晦明怎么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夏妙然也是个极其果断之人,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直接拿下晦明,然后问个清楚。

    而就在此刻,她感觉到胸前紧贴着的那件法器动了动,她赶忙凝神与法器沟通,隐约便似乎察觉到许半生也在让她将晦明拿下。

    夏妙然便笑着说道:“茶不必了,晦明大师要忙,便去忙吧。”说话间,夏妙然站起身来,看似是跟晦明客气,要还个礼。但是等到站直了身体之后,夏妙然却突然脚步一晃,原本合十在胸前的双手。顿时化作两爪,直奔晦明的咽喉而去。

    “夏姑娘这是为何?”晦明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微笑。脚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向后倾斜着飘了过去。

    晦明躲过了夏妙然这一抓,很显然,他也一直戒备着夏妙然,这就充分说明了他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否则,好端端的他为何要对夏妙然时刻戒备着。

    夏妙然再无半点犹豫。根本无视了晦明的问话,一招连着一招,紧着朝晦明攻去。

    晦明的功夫出乎夏妙然的意料,虽然夏妙然依旧有绝对战胜他的把握,可晦明也不像夏妙然认为的那么低。而原本,夏妙然觉得自己应该是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直接拿下晦明的。

    晦明连退数步,便已经背贴在禅房的门上了,眼见就退无可退。

    可是,他的脸上却露出更加诡异的微笑。见夏妙然一掌攻来,他不但不躲,相反扬起手掌。缓缓向着夏妙然推去。

    夏妙然单掌裹着掌风,在和晦明这一掌几乎相触的时候,突然变掌为抓,手指连动,扣向晦明的手腕。

    晦明不慌不忙,甚至连变招都没有,继续单掌向前推去。

    夏妙然一把扣住了晦明的手腕,可却突然感到身后一股阴风袭来,她不得不松开了晦明的手腕。拧身朝着一旁躲去。

    身后那阵阴风落空,夏妙然也瞪圆了双眼看见了偷袭自己的人。

    那甚至不能说是一个人。他整个儿裹在一件长长的黑色披风之中,半垂着头。将面目完全挡住,让人看不见他的面目。

    浑身阴气逼人,身体表面被一层浓郁的阴戾之气包围,以至于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就仿佛这个人是刚从一个千年古墓里爬出来的一般。

    被对方掌风之中带出的阴气所影响,夏妙然也显得略微有些慌乱,她不敢直接跟对方对掌,眼见对方又是一掌推来,她连忙飘身闪向一边。

    脚尖还未落地,晦明脸上怪怪的一笑,撩起脚尖,扫向夏妙然。

    夏妙然冷哼一声,单掌拍下,就欲将晦明的这一腿拍落。

    以夏妙然的实力,这一掌若是拍实了,晦明这条腿就算是不废也至少落个骨折的下场。

    可晦明丝毫不惧,反倒催动内力,夏妙然一掌拍在他的迎面骨上,内力汹涌而出,可却觉得手掌巨震,不但没能伤到晦明,相反,掌腿相交,却让夏妙然感觉到一阵阵的疼痛,气血也为之翻涌起来。

    更严重的,是夏妙然的掌心之中一阵刺痛,她来不及去看,也知道自己中了对方的计,晦明那宽大的僧衣裤腿之中,还穿着一层东西,那上边有突出的尖刺,已经扎伤了夏妙然的手掌。

    毫无疑问,那突刺之上有毒,夏妙然很快就觉得自己掌心之中有些麻痹之意,她急忙封住自己的血脉,以阻止毒素沿着手臂的血管流入心脏,再也不敢跟晦明和那个黑衣人硬碰硬,而只能与他们大费周章的进行周旋。

    黑衣人又是一掌推来,他几乎每一掌看上去都一样,就好像他只会这一招似的。

    但是,他的每一掌,夏妙然都不敢硬接,阴气过于浓郁,夏妙然摸不清对方的深浅。

    这一掌,终于和之前的每一掌都有些不同,在浓郁的阴气之中,那黑衣人的袍袖下方,竟然喷出一股黑烟,伴以嗤嗤的声响,那黑烟宛如利箭一般朝着夏妙然****而来。

    夏妙然大吃一惊,急忙闭住口鼻的呼吸,脚尖点地,向后暴退。

    可已经有些迟了,那些黑烟已经有一部分喷在她的面门之上,倒是没感觉到什么异样,只是不小心吸入了少许,也就是短短一瞬间的工夫,夏妙然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要燃烧起来。

    那不同于普通的火焰燃烧,夏妙然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是浸在了冰水之中一般,可是那种被火灼烧的感觉却又如此真实,这冰火之间的感觉,着实让人难以捉摸。

    “冷焱?”夏妙然骇然道。

    说话间,她的身形又暴退数步,只是后方就是墙壁,夏妙然已经退无可退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