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41章 冷焱鬼火

第0341章 冷焱鬼火2017-11-11 22:23:36Ctrl+D 收藏本站

    冷焱,又称冷焰,是一种能够让人感觉到火焰的灼烧感,却又彻骨冰凉的火焰。

    这是术数界的说法,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有一个更直观的说法,鬼火。

    有些凡人是真的见过冷焱的,那并不是平时听说的点点鬼火。比如在墓场或者陵区,偶尔干燥的夜晚,可以看见点点火焰在飘动,而那种火焰的温度也很低。可那实际上只是因为尸体中的磷被分解了出来,接触到干燥的空气加上气温比较高的时候,就会形成星星点点的燃烧。

    在寒冷的冬季,通常是很难在坟场里见到这类鬼火的,因为白磷的燃点在四十度附近,冬季气温达不到要求。

    可是也偶尔会有人在冬季的夜晚见到坟场或者墓地里有火焰飘过,而且,那绝对不会形成气候,顶多就是一两丛而已,跟白磷形成的火焰在坟场里的数量不可同日而语。

    若是胆大些的人,敢去触碰冬季坟场里的火焰,他就会发现,这种火焰绝不只是温度低那么简单,而是会产生一种彻骨冰凉的感觉。

    这才是真正的鬼火,也即冷焱。

    冷焱是鬼魂或者妖灵修行时偶尔会产生的火焰,奇寒无比,也带有剧毒。

    普通的人类,一旦沾上冷焱,倒是不会当场死亡,只是会觉得彻体冰凉,仿佛进入了冰窖一样。而回到家里之后,就会越来越冷。懂得处理方法还好,可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懂得这个处理方式。人类感觉到寒冷之后的正常反应是在身上裹上一层又一层的衣服被子,可这是火,带有阴毒的火,本质上和其他的火焰并无二致,同样是温度越高燃烧越激烈……

    于是。裹上层层衣物被子的人,几无例外的都被烧死了。

    夏妙然当然知道什么是冷焱,她也知道正确的处理方式是怎样。

    对付冷焱本身。只需要水就够了,大量的水。灌肠一般的喝下去,又或者整个人躺在冰水里,越冷越好。

    只可惜知道这种方式的人,也还需一个好体格,否则,无论是大量灌水还是躺在冰水里,都足以致命。只是阴毒不好解,修行者还好。本身有内息,有精气,慢慢来,总有一天可以将这些阴毒化解。可普通人就不行了,所以,触碰过鬼火的人,除非遇到高人相救,否则,迟早也还都是死路一条。

    冷焱通常出自于已经有了一定修行的鬼魂或者妖灵,并且冷焱对于它们而言。是不可控的。

    能够随着掌力涌出冷焱的,唯有巫门中人。

    夏妙然现在的感觉是五内俱焚,不过还不至于让她的内脏真的燃烧起来。冷焱的劣势在于其自身的温度极低,想要点燃人体,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只是被冷焱钻入体内,燃烧的滋味也并不好受,那种感觉颇有点儿像是把活肉架在火上翻烤,却又距离火焰有一定的距离,烧得难受,却并不致命。

    咬着银牙,夏妙然挥出两掌。将对面那黑衣人再度喷出的一股冷焱驱散,然后高高跃起。以意想不到的方式从黑衣人的头顶掠过,然后用早已封住血脉此刻已经有些麻痹的右手。竭尽全力朝着黑衣人身后的晦明攻出一拳。

    夏妙然的这一招,着实有些出乎黑衣人和晦明的意料之外,这实在太冒险了,万一黑衣人察觉到他的企图,对着跃向空中的她攻出一招,那绝对是一招全中,基本上就会像是张弓射雁那样,直接将夏妙然打落在地。

    黑衣人已经来不及转身,晦明的实力比夏妙然还是差了不少,这一拳他再也躲不开,夏妙然一击得手,一拳打在晦明的脑袋上,只打的晦明几乎当场昏迷。

    脑子里像是开了个锣钹场,晦明只觉得耳鸣不已,而夏妙然则趁机缠身而上,一把薅住了晦明的脖子,拖着他就向后退去。

    背部撞在木门之上,直接将那扇本就历经多年已经有些腐朽的大门撞得四分五裂。

    而对面的黑衣人倒是没手软,即便知道晦明挡在夏妙然的身前,自己的冷焱只能烧到晦明,却依旧连续拍出两掌,每一掌都带有冷焱的呼啸。

    这两掌结结实实的命中了晦明,晦明嘴里喷出一口黑血,脑袋一歪,再也没有丝毫意外的昏死了过去。

    夏妙然也并不好受,首先掌力透过晦明也传到了她的身上,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冷焱具有强大的穿透性,连续两掌拍在晦明身上,夏妙然也承受了一部分冷焱的袭击。

    好在黑衣人已经停下了脚步,看着夏妙然一步步的拖着晦明向后退去,却并不追出们来。

    显然,他还不想在这大白天的出来惊世骇俗,普云寺里也不全是修行者,何况前边还有许多游客香客。

    或许更重要的是他并无把握战胜许半生,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顶多也就是对夏妙然有些伤害,能让夏妙然这样的身手对他稍有忌惮,而许半生,恐怕根本会视冷焱于无物吧。

    距离的拉开使得黑衣人已无威胁,夏妙然便松开了勒住晦明脖子的胳膊,任其软软的倒在地上。

    把手伸进上衣之内在胸前摸了摸,夏妙然可不是在卖弄风情,她是在用挂在胸前的那件法器通知许半生。

    黑衣人敏锐的发现了她的这个举动,口中发出奇怪的两声笑声,身子暴退,迅速的消失在黑暗的房间之中。

    夏妙然紧咬着嘴唇,但却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尤其是现在,她甚至连阻止对方离开的实力都并不具备,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退入房中消失不见。毫无疑问,他一定从另一个方向的窗口逃了出去。

    许半生背着双手赶来,这已经很快了,却依旧无法阻止黑衣人的离开。

    “怎么了?”许半生察觉到夏妙然的伤势,又看见躺倒在地如同一滩烂泥的晦明,许半生立刻上前问到。

    “别管我。我还撑得住。里边有个黑衣人,他跑了。性寒且能发出冷焱。”夏妙然极为精简的说出了那个黑衣人的特点,她当然知道。黑衣人一旦从那边的窗口跳出,身上那宽大的袍子肯定就会被扔掉。里边必然是一身普通的衣服,然后那人会迅速的混入到人群之中,泯于众生。

    不过,那人身上的阴寒之气,凡人可能感觉不到,对许半生来说却足够了。

    许半生点点头,脚尖在地面上一点,人就像是箭一般的射了出去。速度极快,一边奔跑一边说道:“你带着晦明先去星云大师的禅房,不管我找得到找不到,我都会很快回来!”

    夏妙然体内此刻已经很是难受了,她咬了咬牙,拉起晦明,用尽可能快的速度朝着星云大师的禅房跑去。

    一路上,倒是遇到几个小僧人,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却也知道夏妙然和许半生是本寺的贵客。真正的贵客,也不敢阻拦,即便看到他们的首座昏迷不醒的被夏妙然拖着走。

    他们的念头完全一致。都认为有人袭击了晦明,而夏妙然是要救晦明,尤其是当他们看见夏妙然拉着晦明进了星云大师的禅房,就更加不敢多管了。

    许半生进了房间,电一般的射向后窗,可是脚尖在后窗大开的窗台上轻轻一点,身子就犹如抄水的燕子,掠过了那扇窗户,反而向着左手边那扇紧闭着的窗户电射而去。

    一脚踹开了窗户。许半生落在地上,然后毫不犹豫的朝着前方追去。

    前方有一道灰影闪过。许半生知道,这就是夏妙然口中所说的黑衣人。

    刚才他跃向窗户的时候。却感觉到屋内的阴寒之气十分浓郁,但是那扇窗的窗外却温暖和煦,根本没有半点阴寒之气的流转。而这种阴寒之气,绝不会因为阳光的照射就感觉不出来了。

    所以,他知道那个黑衣人很狡猾的打开了这边的窗户,但却从另外一个窗口逃离。

    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许半生却已经追踪到那人身上的阴寒之气,所以才会追向这个方向。

    而一跳出窗外,他果然就发现了那人的踪影,外边的黑袍早已不见,以他善用冷焱的能力,在奔跑过程中烧掉一件黑袍,简直是易如反掌。

    许半生快步追了上去,前方的灰影速度明显不如他,许半生迅速的接近到了那人的身后,那人也唯有咬牙狂奔,同时向后猛然挥出一掌,带有浓浓的一股黑色冷焱,扑向许半生。

    而许半生也没让他失望,对于那些冷焱,许半生甚至连停顿都没有,直接就从冷焱之中穿了过去。

    他一身道门的浩然正气,尤其是太极之心早在刚才就已经运转起来,些许冷焱,根本挡不住许半生。

    再强大的火焰,也不可能在绝对的速度面前燃烧任何,速度是所有火焰的克星。

    许半生穿过了冷焱,同样挥起一掌,夹杂着甄水功,这是对付冷焱的最好手段。

    这一掌,结结实实的印在黑衣人的后心,将他打的一头栽倒在地。

    许半生迅速掠上,可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那人的身体上猛然腾起一团黑色,许半生知道,这是对方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以冷焱*。

    即便是许半生,也绝不敢轻易的触碰浑身燃烧着冷焱的黑衣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变成了一团黑色的火球,不过短短十几秒钟,就已经烧成了一截黑炭。

    人死了,所有的证据也全都消失了,就连他一路而来留下的阴冷之气,也尽皆消失,就仿佛此人从未出现过。

    确认冷焱已经完全熄灭,许半生蹲下身体,将地上烧成黑炭的黑衣人翻了个身。

    一翻过来,那截黑炭就四分五裂,许半生用手抓起那些碎成无数块的黑炭,四下检查之后,口中自言自语:“又是个粽子,看来要好好问问严晓远了。”

    粽子,也就是僵尸,若非僵尸,断然不可能对自己如此狠厉。(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