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42章 阴阳太极

第0342章 阴阳太极2017-11-11 22:23:37Ctrl+D 收藏本站

    粽子和活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哪怕是被烧成灰之后,许半生也能轻易的辨认出来。

    这跟粽子毕竟已经是风干多年的尸体有关,其体内滋生着一种活人身上绝不可能存在的毒素(细菌),是以许半生一看就知道自|焚的黑衣人是个粽子。

    在那截黑炭里捣腾了半天,许半生终于找到很小的一块没有被烧成黑炭的东西。细心的拂去黑炭表面的炭灰,许半生将其放进了空间戒指之中。

    一名僧人刚好走了过来,疑惑的看着地上那截已经七零八落的黑炭,见是许半生,便很客气的合十问候:“许真人。”

    许半生点了点头,脸上恢复平日里宁静的微笑,道:“有劳大师清理一下。”

    那名僧人赶忙摆手道:“不敢称大师的,许真人莫要折煞小僧。”

    许半生不多纠缠,背起双手朝着星云大师的禅房走去。

    轻轻的推开禅房的门,里边星云大师满脸的严肃,略显焦急之态,却对夏妙然的状况束手无措。

    看见许半生进来了,星云大师松了口气,很是疲惫的说道:“许真人回来了就好,夏姑娘的情况不容乐观。”

    许半生看了看夏妙然,夏妙然盘腿而坐,正在运转内息努力清除身体里的冷焱之毒。她的嘴唇已经发紫,美丽的脸庞此刻看起来却有些狰狞,赤红一片,显然和冷焱之毒对抗的很辛苦。

    摇了摇头,许半生叹口气说道:“傻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得上什么避讳不避讳,出门左边不远就是厨房,那里有自来水。多喝一些,最多十几分钟你也就可以将体内火毒清除了。”

    夏妙然的身体微微一晃,但还是有些犹豫。不过她感觉到体内的烧炙感越来越强,以她的修为。还无法在不大量喝水或者跳入冰水之中的情况下驱除体内的火毒。

    猛然站起身来,夏妙然的速度极快,转眼就冲出了禅房的门。

    女人就是这样,任何情况下,她们都不会忘记考虑自己的形象。大量喝水,这种大量可不是桶装矿泉水灌上个一桶两桶那么简单,基本上,非要给出一个量。这大概需要灌进去一两吨水才行。

    喝水倒是没什么,这么大量的水不间断的灌下去,即便是夏妙然,也必然会屎尿失禁,到时候必然是全身上下只要有出口的地方都会不断的向外涌水,那幅场面,夏妙然简直不敢想象。

    关键是普云寺里肯定没有大量的冰块,否则,她找个大水缸装满冰水泡在里边倒是不会显得那么难看。

    但是现在已经可以证实凭她的实力无法将冷焱之毒从自己体内清除出去,夏妙然也只能不顾形象的去喝水了。

    许半生转脸又看看依旧昏迷不醒蜷缩在夏妙然身边不远处的晦明。

    相比起夏妙然。晦明的伤势显然更重,他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已经赤红的仿佛油锅里的虾子。红的仿佛随时会燃烧起来。

    这也很正常,晦明直接被那个黑衣人两记冷焱命中胸口,没有当场毙命,就已经是他这么多年来精研佛法的造化,只是想不通他一心礼佛这么多年,为何却会转了性子助纣为虐,竟然连自己的师父都忍心下手。

    衣服上甚至已经开始有些黑烟冒起,那是僧衣的线头已经被高温的身体引燃所致,许半生走近晦明。蹲身下去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碰了碰晦明的皮肤,一股阴冷的灼烧感随即传到许半生的手指上。他摇了摇头。

    双手飞快的将晦明扒了个精光,许半生直接一脚将晦明提到墙角。然后仔细的在他的僧袍里翻检着,可什么都没有发现。

    从晦明的表现来看,许半生并不相信他是被人胁迫,并且他之前目光清明,也没有半点被人控制心智的模样。否则,许半生和他从山下慢步走上,这么长的时间,早就该发现他的异状了。

    能让晦明做出这种事的,唯有利益二字。

    佛门之中的利益显然已经无法满足晦明了,他现在已经是普云寺的首座,而他也是星云大师最得意的弟子,接掌普云寺指日可待。

    那么就是其他方面,比如武功,比如长生,许半生更愿意相信后者,因为越是修行者,对于人生短暂就越是恐惧。修行只是过程,不是结果,几乎所有的修行者,其修行的最终目的都是成仙成圣,其实说穿了也就是追求长生不死。

    对方恰好是个粽子,如果抛去神智是否清醒不谈,其寿命是远远超过人类的,哪怕是修行者,修为再如何高深,到了林浅那种地步,也不可能比这些粽子活得更长。

    晦明肯定不想成为粽子,但是粽子却可以利诱他,许他一个长生不死的法子,并且晦明信了,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最终沦落到这样的一个下场,非但没能延年益寿,相反还害了他自己的性命。

    现在的晦明,饶是神仙也难救了,许半生自然也做不到,哪怕他其实很想让晦明活下去,因为唯有晦明还活着,许半生才能知道藏身暗处的那个人是谁。

    这个人跟茅山派脱不了干系,并且很可能就是莫大师本人,他现在已经开始牵连到许半生认识的人了,许半生绝不会饶恕他。

    可惜的是,那个黑衣人最后的爆发,显然不仅仅是想藉此打伤夏妙然,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杀了晦明灭口。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许半生现在也无法挽回晦明的性命。

    但是许半生依旧可以从晦明之死推演出很多东西,至少,在推演出晦明受到利诱的原因之后,许半生已经可以替星云大师祛除病痛。

    星云大师本就阳寿未尽,许半生也并不希望他会因为自己的牵连而丧命。

    叹着气站起身来,许半生再不去看晦明一眼,而走向了星云大师。

    许半生一向很少叹气,但是他今天已经叹了很多回气。几乎要把他这一辈子的气都给叹光了。

    “救不活了,也并无发现。”

    许半生缓缓在星云大师的身后坐下,卷了卷袖子。一双白皙的手掌贴在星云大师的后心,准备开始替他打通体内几乎完全闭塞的经脉。

    “发现的已经很多了。巫门很久都没有这么多的活动,可是现在,他们似乎在做着什么准备,最近发生了太多跟巫门有关的事情。许真人,辛苦你了,若是林浅真人肯出手相助,此事必然消于弥形。但是……”星云大师苍老且疲惫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沮丧。他不是不信任许半生的实力,但是,他同样也知道许半生如今已经疲于奔命,对方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强大。

    面对星云大师这样的高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很多话都不需要去解释,他同样可以通过推演得出。

    许半生也并未多说,只是缓缓将自己的内力注入到星云大师的体内,从他的后心,灌注到他的经脉之中。

    左手甄水功,右手阳炎功。这一阴一阳两股截然不同的内力,非常柔和的注入到星云大师的体内,在他的经脉之中展开了缓慢且艰难的寸进。

    水淹七军!

    火烧原野!

    配合着许半生的太极之心。星云大师的头顶缓缓冒出一丝丝一缕缕的白色雾气。

    雾气凝聚不散,逐渐变得浓厚起来。

    一点点的盘旋,最终竟然形成了一个太极的形状。

    白色雾气缓缓流淌着,沿着太极的形状,左右两边开始产生颜色上的差异。

    属阴的那一半,白色的雾气颜色渐渐加深,时间不长就已经显出黑色。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星云大师头顶的太极图案中属阴的那一半,已经浓如墨汁了。而属阳的那一半。现在也开始渐渐变浓,颜色逐渐加深。

    不同的是。属阴的部分越来越黑,黑到仿佛无尽的黑夜。而属阳的部分。虽然颜色加深,却只是愈来愈浓,最终变成了乳白色仿若牛奶一般的粘稠。

    这个景象看上去极其诡谲,就像是星云大师的头顶出现了一团牛奶以及一团墨汁,并且牛奶和墨汁还保持着太极图案的形状。

    只是,这个太极图案略显残缺不全,因为阴阳眼并未出现,仅仅只是两只阴阳鱼的形状。

    许半生早已满头大汗,本就苍白的脸色现在看上去更是白的吓人,整张俊俏的面孔之上已经没有半点血色,就连嘴唇也变成了雪白的样子。

    星云大师头顶的太极图开始流转,缓缓的盘旋,盘旋之间,黑白两色阴阳部分开始逐渐的有一丝丝的交融。

    黑色的部分愈发凝练,已经不再像是墨汁,更像是一块墨块在星云大师的头顶转动。白色的部分也是如此,凝练的就像是一块结实的雪团。

    黑白两色相互渗透着,一丝丝的注入到对方之中,然后,开始在阴阳鱼的中央位置,构建阴阳眼。

    又过了足足半个多小时,阴阳眼也已经形成,许半生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身体周围,已经洇出了一滩水渍。

    墙角处的晦明,突然弹动了一下,仿佛是活虾被扔进油锅里的时候,必然会弹一下尾巴一样。

    然后,他的身体之上猛然冒出一蓬火光,也就是零点几秒之间,晦明的身体就已经融入到熊熊的火光之中。燃烧让晦明的身体发出吱吱的声响,那是其中的脂肪在急剧的燃烧,若是此刻将其抬离地面,必然会有油缓缓滴落。

    许半生并未受到晦明焚烧的影响,他早已进入到入定的状态,眼中耳中心中都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打通星云大师闭塞的经脉,使其康复。

    头顶的太极图案已经完全成形,左右阴阳鱼缓缓旋转,中间的阴阳眼也已经十分的分明。

    太极图案突然绽放出无限光明,星云大师的头顶仿佛套上了一个光环。

    光线很快消失,无影无踪,就仿佛从未出现。

    光明再现!

    重归黑暗!

    如此往复!(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