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43章 光明与黑暗

第0343章 光明与黑暗2017-11-11 22:23:38Ctrl+D 收藏本站

    屋内再无旁人,否则定然会被这奇异的景象惊得瞠目结舌。

    星月大师头顶的太极图案,就像是通电的灯泡一般,倏忽亮起,倏忽熄灭,犹如街头的霓虹灯,闪烁不定。

    只有许半生看的清楚,并不是那个太极图案会闪烁,实际上是白色属阳的部分一直在持续不断的发散着光芒。只是黑色属阴的部分也同样在以其极为强大的吸引力,吸收着那些光芒。

    有时候是白色属阳的部分占据了优势,所以看上去就像是整个太极图案在发光。

    而有时候却是黑色属阴的部分占据了优势,所以看上去就像是太极图案熄灭了一般。

    许半生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于黑色属阴部分的强大吸引力,有时候,甚至他都会有一种被那一半黑色部分吞噬的错觉。

    甄水功和阳炎功各自输出一道内力,甄水功的内力冰凉,而阳炎功的内力火烫。

    这冰火两道内力已经沿着星月大师的任督二脉行走了很远,几乎就要在其胸前汇合了。之前的全部过程,许半生都极其的辛苦,他就像是率领着一支工程队,要为铁路的通畅挖通一座由岩石构成的大山。

    两道内力就像是将这支工程队分作两个部分,同时从山的两侧开始挖掘,一点点的寸进,直至双方汇合,最终将整个大山挖通。

    只要任督二脉一通,星月大师体内的精气就会恢复运转,而剩余的经脉也就迎刃而解。

    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即将就要合龙了。

    之前的整个过程,许半生都极其的辛苦,任督二脉可以算是已经被许半生打通了十之九九。可是许半生也知道,这最后的一丁点儿若不能贯通,自己的内力什么时候撤出来。星月大师的经脉就会在什么时候迅速的恢复完全的堵塞,根本不可能维持现状。

    用挖山做比喻。其实并不十分恰当,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相似罢了。

    实际上,许半生做的,是用自己的内力将星月大师经脉里堵塞的那些东西急剧的压缩,现在已经将其压缩到不足原体积的百分之一,但若无法将其挤压分裂散开,那么就会功亏一篑,经脉之中的堵塞物。会迅速的恢复原状。

    星月大师头顶的太极图案,就是从根本上反映了他体内现在的状况。

    白色属阳的部分,是许半生的内力在做着最后的挤压。

    而黑色的属阴部分,则是来自于星月大师自身体内的力量。

    现在,这两股力量正在做着最后的交锋,许半生若胜,星月大师得救,许半生败,星月大师甚至有可能因此当场身亡。

    许半生紧紧的咬住了牙关,将自己最后的内力一鼓作气疯狂的涌入到星月大师的体内。现在已经到了孤注一掷的时刻了。许半生可没有跟星月大师体内力量打持久战的能力,他只能用尽全部的力气,拼死一搏。

    霎时间。星月大师头顶的太极图案大放光明,黑色的部分仿佛被死死的压制住了,甚至于,白色的部分仿佛在缓缓升高,并且逐渐放大,黑色的部分却还是原先的模样,完全被掩盖在了白色部分的光芒之中。

    可是许半生并不敢放松丝毫,他能够感觉的到,黑色部分只是在积蓄着力量。同样准备绽放最后的全部力量,与许半生最后一搏了。

    许半生咬牙坚持着。双手的内力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到星月大师的后心之中,一上一下分别运转。冲击着最后那一点点的阻碍。

    猛然间,许半生感觉到一股极为强大的吸引力从星月大师的体内袭来,自己的内力再也控制不住,被那股巨大的吸引力吸引的如同黄河决堤,甚至于,许半生感觉的到自己的精气精血都在疯狂的涌向星月大师的体内,他知道,这是黑色部分在发挥最后的实力,它也已经使出了全部的力量,只是没想到,这力量竟然如此强大,就连许半生似乎都已经控制不了。

    无法控制的结果,使得本就虚弱的许半生再也没有了抵抗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放大升起的白色属阳部分的太极图案又缓缓落下,变小,而黑色属阴的部分却在缓缓升高,逐渐放大……

    许半生还在坚持着,只是,似乎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轰的一声!许半生仿佛突然爆发了一样,之前涌向星月大师体内的精气和精血反冲了回来,全部回到许半生的体内。

    而星月大师的身体也是重重的一震,头顶上的太极图案,彻底变成了乳白色,绽放出无限光明。阴阳鱼合而为一,终于彻彻底底的粘合在一起,缓缓下落,落在星月大师的头顶,然后一点点的收敛其光芒,融入到星月大师的体内。

    许半生长吁了一口气,虽然星月大师体内的任督二脉显然是已经贯通了,可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依旧缓缓的将内力注入到星月大师的体内,帮他巩固着战果。直到星月大师本身的内力和精气终于有了回应,许半生知道,接下去的一切就只有靠星月大师自己了,这才撤回了自己的内力,赶忙梳理着自己的身体,让内力在体内运转了足足三十六个小周天,这才松弛了下来。

    刚才的状况,早已惊出许半生一身大汗。

    在黑色属阴的那半部分疯狂的反攻之下,许半生其实已经力竭,几乎就要城门失守了。

    可是,星月大师体内因为经脉堵塞而一直沉睡的内力和精气,在那一瞬间终于有了反应。星月大师的反应也相当及时,立刻将那只是略显松动了一点儿的内力冲向任督二脉在其胸前的连接点。

    然后,一轰而散,水到渠成的打通了经脉,与许半生的内力会合,最终战胜了黑色属阴的那半部分。

    最后一丝白光也没入到星月大师的体内,黑色的部分完全消失不见。原本显得有些黑黢黢的禅房之中,现在显得比外边还要光明许多。

    星月大师脸上那皱的足以夹死苍蝇的皮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舒展。平复,虽然依旧存在许多皱纹。但是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垂老的像是随时都会撒手人寰。

    现在的星月大师看上去,就是一个六十来岁老人的模样,比起他的真实年纪,反倒还要年轻了少许。

    那些原本被用于堵塞星月大师经脉的东西,现在反倒成为了星月大师恢复的养分,这反倒使得他看起来年轻了一些。

    见许半生依旧萎靡不振疲惫不堪的样子,星月大师抓起他的一只手。一股柔和又充满着暖意的内力,缓缓流入许半生的体内,很快就和许半生的内力合而为一,帮助他再度运转了三十六个小周天,许半生极度苍白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丝红润。

    “多谢许真人出手相救,老衲原以为阳寿已尽,没想到还有回寰之机。”星月大师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双手合十,向许半生施了一个大礼。

    按照林浅的辈分来算。星月大师其实都可以算是许半生的晚辈,不过两人年龄差距极大,星月大师也一直将其当做平辈论处。

    可是现在。星月大师受许半生救命之恩,就必须施以全礼了。

    许半生也坦然受之,这本是他应得之举。

    屋角还有少许的火苗,那是晦明的尸体烧得只剩下最后一点儿。

    星月大师看了一眼已经烧成飞灰的晦明,神情肃穆的单掌立于胸前,口诵佛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眼中并无半点对晦明的怨恨,有的只是惋惜,虽然晦明做下这么多的罪孽。可星月大师这样的高僧,却并不怪他。所谓慈悲为怀。在星月大师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许半生再做调息。已经感觉恢复了八成,便也站起身来,对星月大师说:“我去看看妙然,大师您和晦明大师做最后的诀别吧。”许半生似乎对晦明也并无怨恨之意,他很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不会被利益收买的人,有的只是利益不足够大。是以他也没有什么怨恨,尤其是现在死的是晦明,而不是他们。

    星月大师点了点头,许半生便出了禅房。

    左转找到厨房,许半生进去一看,厨房里已是狼藉满地,地上湿的几乎都落不下脚去。

    原本在厨房里做着素斋的僧人们,已经全都被夏妙然赶了出去。

    也就是因为许半生的身份,否则,那些僧人怎么也不可能离开厨房。

    夏妙然还在不断的吐着水,身上已经完全湿透,初夏穿的衣服本就不多,现在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贴在美妙的*之上,显出曼妙的身姿。

    只是,此刻再如何曼妙的身姿,也无法引起任何的*,夏妙然花容失色,惨不忍睹,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呕吐。除了嘴里不断的涌出清水,她的腰肢以下,都在缓缓的流出水来,即便是还穿着湿透的衣服,也能一眼看出她腿间流水的模样。

    若只是嘴里吐水,夏妙然之前也就不会那么犹豫,不肯来大量灌水了。

    许半生走上前去,地上全是水,可他的鞋子却似乎一点儿都没有湿。

    一手扶住夏妙然的肩膀,另一只手推在夏妙然的腹部。

    触手冰凉,早已不复往日抚摸起来时的柔软,现在的夏妙然,腹部就如同一块坚冰,又冷又硬。

    一股温煦的内力挤压在夏妙然的腹部,她体内的清水瞬间涌向喉咙,夏妙然的樱桃小口之中,射出了一条水龙,撞在灶台上,那足有数十斤重硕大的生铁锅,竟然被这水龙撞得直接翻飞了起来,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许半生这一掌,已经将夏妙然体内的水全部逼了出来,夏妙然同时也身子一软,浑身乏力的倒向许半生。

    扣住夏妙然的脉门,许半生一边抱住夏妙然,一边将内息探入。检查完夏妙然体内的冷焱之毒已解,他才放下心来,扶着夏妙然走到了厨房门口。

    出门的时候,夏妙然身上的衣服,竟然已经神奇的干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