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44章 天道不欺

第0344章 天道不欺2017-11-11 22:23:40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原本已经性命垂危的星云大师突然红光满面的出现在寺内众僧面前,普云寺所有的僧人也都是欢欣鼓舞。

    只是很快,星云大师宣布了一个消息,却又让普云寺上下一片愁云惨雾。

    晦明死了。

    晦明首座竟然死了。

    而且,晦明首座死的很不光彩,他是意图谋害星云大师,但却最终阴谋败露之后*身亡。

    这个消息似乎比星云大师奇迹般的康复更为令人震惊。

    晦明自幼入寺,一向虔诚礼佛,扎扎实实的从一个小沙弥到了今天首座的位置上,并且还是方丈星云大师最得意的弟子,可以说,普云寺的方丈之位,迟早都是晦明的。

    晦明在寺内也有不少弟子,他们对自己的师父也是敬重有加,晦明无论是在佛理方面,还是在武功方面,都是除了星云大师以外所有僧人中的佼佼者。

    可是,一个德行如此良好的高僧,如今却被星云大师斥为逆徒,他竟然会想要谋害星云大师,这简直罪不可恕。

    没有人会怀疑星云大师的话,晦明在寺内虽然也很得人心,但是他永远也比不上星云大师这般德高望重。霎时间,寺内的气氛变得诡谲起来,大家心头都萦绕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楚。

    为什么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今天要感谢许真人若非他仗义出手,恐怕老衲也无法洞悉晦明的阴谋。许真人试图帮老衲治疗体内痼疾,可晦明却百般阻挠,最终被许真人识破,晦明竟然在老衲平日饮用的茶水之中下了慢性毒药。”星云大师很少见的打了诳语,普云寺里的僧人有很多也并非修行者。实情告诉他们,恐怕他们很难相信,这样会令他们的佛性动摇。

    为了避免有广大僧众佛性受损。星云大师以大善为本,宁愿自己打下诳语。编造了一个更容易让僧众们接受的经过。

    众僧群情激昂,晦明的弟子则是一个个低垂着头,垂头丧气,他们似乎看到,自己将来在普云寺内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本是首座的弟子,可现在,却沦落成为一个丧心病狂的贼子之徒,这哪里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虽晦明不智。做下忤逆之举,可一人之罪一人受之,普云寺上下听好,切不可因此而责难与晦明亲近之人,若有冒犯,寺规论处。晦明的行为,只是他一时糊涂,若非他自寻短见,老衲也无意追究到底。罪不牵连,出家人要以慈悲为怀。切不可迁怒于他人。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星云大师当然知道晦明之死对其弟子的影响,于是提前说明。那些弟子并没有过错,错的只是晦明一人。

    “方丈慈悲。”众僧尽皆伏地,尤其是晦明的那几名弟子,更是双眼涌泪,他们或许以后还会遭些白眼,但是比起星云大师这番话语,那些委屈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多谢方丈为我等说法,我等今后必将诚心礼佛,绝不敢有半点愧对佛祖之举。”

    其中一僧被推为代表。他也是晦明的大弟子,在寺内也算是位置很高的一名僧人了。

    众人解伏地。口诵佛号,恭送星云大师回到禅房之中。

    此刻夏妙然也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虽然还显得有些疲惫,可基本上行动已经没有问题。

    “星云大师,你早已发现晦明有问题?”夏妙然先开了口,话里还有一句没有问出口的隐藏含义,她是在问星云大师若是早就知道晦明有问题,为何不请其他人来帮忙。就算是晦明背后的那个黑衣人实力很强,这天底下也不止是许半生一个人能对付。而且,既然早就知道,又怎么会让夏妙然单独去面对晦明,这岂不是至她于危险之中。

    夏妙然其实也相信星云大师不至于如此,这种德高望重的高僧,行事绝不会如此,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否则,依照夏妙然的脾性,她肯定就直接问出口了。

    星云大师缓缓在蒲团上坐下,双眼显得有些空洞,他呆了半晌,才终于开口说道:“夏姑娘,你有所质疑也是理所当然,老衲若知对手强悍如斯,断然不敢让夏姑娘和晦明一同离开。说来惭愧,老衲卧床不起已有一段时间,可总以为是上次强行为许真人推演命途导致天道降罚,却并未想到会是晦明出了问题。老衲也是太过信任晦明了,晦明伪装的也着实不露痕迹。”

    夏妙然点了点头,再想开口,许半生却慢慢的看了她一眼,夏妙然知道这是许半生让她不要开口,因为夏妙然的话里终归是带着少许情绪的,这对星云大师是大不敬。

    从本心里,许半生还是很尊敬星云大师的。

    “星云大师不必自责,我跟晦明一路上山,我也并未发现他有任何异状。不单晦明伪装的太好,他背后的驱动者,伪装的也十分完美。以至于那么重的阴煞之气,我竟然入寺之后都没有感觉到,晦明又是星云大师一手教授出来,总不可能无端端去怀疑他什么。”

    星云大师叹了口气,道:“何尝不是。不过终究是罪责难辞,今日拖累许真人和夏姑娘,实乃老衲之错。只望以后可以补偿一二。”

    “星云大师不要再说什么补偿的话了。刚才星云大师说曾经强行推演我的命途,不知可否详述一番?”许半生干脆利索的绕过了晦明的事情,直接问起跟他息息相关之事。

    星云大师却没有就此绕过不说,而是摆了摆手,道:“许真人宽宏,老衲却不能不说。老衲也是今日才觉得晦明有些异状。也是上次的推演,老衲算的许真人的命途之后,也便得知许真人今日将会登门造访。很奇怪,从来都没有如此精准的卦象,竟然一经推演之后,可以确定许真人以及夏姑娘同时前来。老衲当时还以为自己算错了。”

    许半生点点头,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星云大师。等待他继续叙述。

    “那日老衲便将此事交待给了晦明,晦明当即表示他会在近日做好迎候工作。绝不会让许真人有被怠慢之感。可是到了今日,晦明早起之后却一如往常的来到了老衲的房中,时间临近也并不离开。老衲催其迎接许真人,晦明却说他已经安排了两个小沙弥去山门处迎接许真人,他自己要留在老衲这里。”

    许半生已经大致明白了,便道:“自从星云大师病倒之后,晦明大约除了睡觉,始终都留在大师身边吧?寝食难安。寺内众僧还以为他孝感动天?”

    星云大师面带悲戚的点了点头,然后叹道:“老衲也只以为他是尽孝,可今日的举动,却让老衲产生了怀疑。”

    “星云大师您是怀疑晦明其实并不是要留在您身边照顾您,而是为了监视您。他很担心您会突然康复起来,所以一茶一水都由其负责,只有他才知道这茶水饭食之中究竟有些什么?”这次开口的,是夏妙然,她这种性格,能闭嘴一会儿已经实属难得。

    星云大师点了点头。道:“正如夏姑娘所言,老衲回想起这些日子之中,哪怕是贴身的亵衣。也都由晦明替老衲更换,这实在有悖常理。这等事务,本该由小沙弥去做,甚至就连来了大夫,晦明也绝不允许他们为老衲做号脉会诊以外的事情。”

    许半生和夏妙然对视了一眼,心道星云大师还真是糊涂,这本该是早就发现晦明不对劲了,他却偏偏直到今天才发觉。

    但是转念一想,这也并非不能理解。毕竟晦明是星云大师亲手带大,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星云大师传授给他的。这份师徒之情。恐怕早已超越了父子之情,哪有父亲会去怀疑自己的儿子对自己下毒手的?

    星云大师继续说道:“即便老衲强令其必须到山门处恭候许真人。晦明也依旧推诿不已,最终他还是坚持亲自将老衲送至此处,安置好一切,又不留任何沙弥在禅房之中,老衲才基本确定晦明出了问题。”

    在山脚处,晦明对许半生说的话,已经透露了这一次星云大师是推演出许半生来访一事,不过这和星云大师的状况并无影响,但却也偏偏就是这个细节,让许半生在没有任何怀疑的前提下,稍稍留了个心思。

    不得不说,人算总不如天算,星云大师终归是命不该绝,才会出现这样的小小意外。

    之后的事情也就无须再说,已经确定晦明有问题的星云大师,暗示了许半生,这才有了此后发生的所有一切。

    既然星云大师也是才发现晦明有问题,再问任何也就徒劳无益了,许半生再度回到之前的问题上,问道:“大师您已经可以推演出我的命途了?”

    星云大师缓缓颔首,道:“想必许真人自己也已经推演出未来如何了吧?”

    许半生点点头,道:“与其说是推演,不如说是警示。只是那未来过于离奇,半生不敢确认,是以想请大师为我解惑。”

    星云大师目光清朗的看着许半生,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微笑,他说:“许真人是有大造化之人,老衲早已断言。只是当时云遮雾绕,看不明朗,而今却如拨云见日,一切因果已现。”

    “请星云大师解惑!”许半生再度说道。

    “赤地,苍穹,血色,月如滴。”星云大师缓缓的吐出四个词语,看似毫无关联,可就连夏妙然都已经明白,星云大师描述的正是那晚他们所见的场景。

    “赤地乃何地?”许半生当然更加明白,他单刀直入的问到。

    “或九重天上,或十八炼狱,老衲也未可知之。但是上次的揣度,基本可以盖棺定论了。许真人就是不受天道约束之人,天道不是不察,而是无能为力。”

    “天道从未被欺瞒?”许半生追问。

    星云大师的话,着实让许半生也大吃一惊,因为林浅对他说的很清楚,他现在是瞒天而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