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53章 黑云压境

第0353章 黑云压境2017-11-11 22:23:52Ctrl+D 收藏本站

    从一开始坚信许半生一定会察觉到自己的异常,从而前来营救自己,甚至寄希望于自己的师父能够发现自己落入那个不知姓名的老萨满手中,渐渐的,依菩提几乎已经绝望了。

    这里应该就是一个存放腌制品的地洞,即便是在大草原上,牧民们也会需要这样的地洞存在一些食物。

    尤其是形成部落,拥有了自己的萨满之后,牧民虽然依旧以游牧为主,可却是在部落统治的范围之内。在这个范围内,会存在许多这样的地洞,只要是部落牧民,每个人都可以随意取用这里边的食物。

    通常来说,萨满都是在固定的地方生活的,他们很少会跟随牧民四处颠簸,而萨满的出现,也往往意味着部落的形成。

    从之前的观察来看,这个部落并不太大,大约也就是十几户牧民,加起来一共不到百人。此时正是草长莺飞的光景,牧民们都在草原上策马游牧,但是这个老萨满却停居在此,仿佛就是为了等候依菩提的到来。

    依菩提被绑在地洞里简陋的土床上,甚至于,这都不能称之为床,腥恶之气直冲肺腑,刚开始的几天,依菩提几乎连水都喝不下去。

    手脚都已经被绑死,而且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材质,以依菩提的实力,竟然无法挣脱那几道看似不粗的绳索。

    每天都会有个牧民家的小姑娘下来,给依菩提把食物和饮水放在她的嘴边,只要她张嘴就能吃到。永远吃不饱,但却也绝对不会让她饿死。

    内力倒是可以提得起来,只是似乎毫无用处,挣扎了几天之后。依菩提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现状,不再徒劳挣扎。

    巫术是完全用不了的,她体内的经脉明显被动了手脚。能够运转内力,却无法运转精气。而时间长了之后。依菩提的身体虚弱的甚至连完整的咒语都无法念清,神智也开始稍有模糊,她就更加无法逃离这里了。

    时间越来越久,依菩提只知道已经很长时间,长期的黑暗让她连基本的时间流逝都已经把握不准。粗估应该超过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没有任何有人前来搭救她的迹象,而那个老萨满。也根本就没下过地洞,看都没看过她一次。

    唯一证明老萨满并没有忘记她的,是那个牧民家的小姑娘依旧每天会不定时的下来送些食物和水。

    依菩提几近绝望,她觉得自己已经被许半生放弃了。

    可是她并不恨许半生,许半生本就没有理由来救她,她之所以一直存有这样的希望,是基于她自己对许半生的爱意。

    吱呀一声,然后是重重的木板砸在土地上的声音,依菩提勉强睁开双眼,每天的这点点时间。是她唯一有机会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感受外边光线的时间。

    她不想错过。

    然后,是那个熟悉的小姑娘的身影。一身蒙兀人习惯的袍子,天气很热了,她却一直很坚持的穿着。

    小姑娘的手里端着一个粗陋的饭盆,她走到依菩提的身边,和往常一样,将依菩提嘴边的饭盆取走,换上装满食物的饭盆。

    另外还有一瓶水,小姑娘将那瓶水小心的倒进床头边一只小壶之中。那只壶导出一根吸管,方便依菩提嘬食。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唯一不同的,只是外边并没有光线传入。依旧是漆黑一片。

    依菩提知道,这是又一次这个小姑娘在天黑之后才给她送吃的喝的来了。这样的情形虽然不常发生。但是也有过好几次了。

    和以往还是有些不同的,因为平时即便是黑夜,大草原仿佛和天空的距离非常的近,草原上的星光和月光总是无比的皎洁,是以无论如何,依菩提还是能够看见一丝光亮的。

    可是今天,外边却是漆黑一片,连半点星光都没有透进来。只能听见远处隐隐的狼叫,声音显得很是迫切,似乎狼群受到了威胁,感到惶恐,正在四散逃窜。

    在大草原上,狼群就是对人类最大的威胁,它们集体出动,一拥而上,而且绝对不会因为同伴的伤亡而产生丝毫怯意。除非头狼死去,它们才会感到一点点的害怕。

    依菩提以前在大草原上的日子里,多次的遇到过狼群,不过佛道巫三修的她,当然是不会惧怕狼群的。所以,她对狼群还算是熟悉。像是现在所听到的狼群的嚎叫,那绝对是狼群遇到更为强大的敌人,连头狼都不敌对方的时候才会发出。

    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狼群产生畏惧呢?

    依菩提的神智并不是十分清楚,她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难道是许半生来救她了?却偶遇狼群,那些狼群自然是不敢对许半生有任何觊觎之心的。可也正因如此,按说狼群即便遇到许半生,也绝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在和许半生保持着足够距离的时候,狼群就必然会被许半生身上那强大的气息吓退。

    那么,这狼群又是怎么了?

    小姑娘依旧什么话都不说,放下食物,倒进了水之后,就转身离开,连多看一眼依菩提的兴趣都缺乏。

    但是,依菩提却在恍惚之间仿佛感觉到小姑娘的手在发抖,倒水的时候,似乎有不少水从壶口被倒在了外边。

    当然,也可能是今晚天太黑,小姑娘看不清楚壶口造成的。

    而外边之所以会黑成这样,唯一的原因,似乎就是今晚是阴历月底的最后一天,因为只有这样的日子,才会没有月亮。至少,从外边涌入的空气,足以证明外边不是阴天,也绝没有下雨,空气干燥的依旧像是风干数月的马粪。

    星光也不见,这实在是有些奇怪了。

    小姑娘出去之后,依菩提吃了些东西,依旧是腥味很重的羊奶制品。

    又喝了些水之后,依菩提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她想着刚才的奇怪景象。外边一片漆黑,没有月光,没有星光。有的只是风声和狼吼……

    不对,没有风声。一点儿风声都没有。

    所谓的风声,只是依菩提的习惯性思维罢了,她习惯了大草原的夜晚一定伴随着猛烈的大风,但是今晚,月光星光以及风声,竟然同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狼群惊怕的吼叫,外边出了什么事儿?

    依菩提似乎发现了什么。但是她侧耳倾听半晌,却并没能听到任何特殊的声响。

    那么,或许真的没什么事情发生吧。

    而根据月亮的因素,今天又是月底了。

    依菩提清楚的记得,她被老萨满暗算的前一天,刚好就是月底的最后一天,她是在初一的那天被扔进这个地洞里的。

    难道已经两个月了?依菩提唯一可以清楚判断的,就是自己被关在这里绝对不止一个月了,那,只能是两个月。

    竟然已经整整两个月了么?看来。自己真的是要死在这里了。

    可是,那个老萨满究竟想做什么?他为什么把依菩提绑在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来看过她。不杀不打也不问。仅仅只是关着她。

    依菩提并不知道,外边还只不过是初五而已,她在这里仅仅渡过了一个月零五天,之所以会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甚至连草原上的大风都已经停止了,是因为乌云盖顶,草原上出现了一年都难得一见的古怪天气。

    老萨满当然知道这并不是真的天气的缘故,头顶那黑压压的云朵。是有人刻意的安排。甚至,那都不是云朵。只不过一层薄薄的,但却无法被穿透的黑雾。

    这是有人在施展巫术的结果。又或者并不是巫术,仅仅只是一种古怪的功法,竟然可以形成乌云盖顶遮天蔽日的结果。

    最关键的,是现在并不是夜晚,而是下午四点而已。

    草原上的天,本就黑的极晚,往往到晚上八点多才开始感觉到黑夜的降临。可是今天,无风无雨,天色却暗到已经伸手不见五指。给依菩提送饭的小姑娘,的确是手在发抖,遇到这样的情况,小姑娘虽然口不能言,耳不能听,她的一双眼睛却可以看见这诡谲的风云,她感到了无比的恐怖。

    老萨满满脸严峻,如临大敌,从来不离手的法杖此刻更是握得掌心里满是汗水。

    上一次出汗还是在什么时候,尤其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掌心冒汗,那是很遥远的记忆,老萨满几乎已经记不清楚了。

    他只记得,自己的师兄说要做一件大事,然后便离开了他。他知道,师兄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顶替了另一个人的身份,去了中原,去了江南,去了南方。

    师兄没有告诉过他自己要去做什么,但却神秘兮兮的说道,如果这件大事成功了,这天下会大变,从前巫门最鼎盛的时代会恢复如昔,这天下,又将是大巫的天下,佛道二门,乃至于西方的那些所谓圣光修行者,都将成为大巫时代的奴仆。

    这天下,本就该由大巫统治,人类这种低微并且渺小的存在,只配作为奴隶为大巫效命。

    老萨满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师兄要做的是什么事情,但是他不能说,他死守着这个秘密,在草原上纠集了一支部落,成为了这个规模不大的部落的精神领袖。要知道,在如今这样的年代,拥有一支部落,是如何的艰难,老萨满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在草原上再见过其他的萨满了,至少是从未见过还能拥有部落的萨满。

    他,成为了这个草原上极为特殊的存在。

    一看到依菩提,老萨满就知道这个少女是师兄的弟子,从她的身上,老萨满感觉到师兄的气息。但是,他同时又感觉到依菩提身上的佛道二门的气息,从依菩提的名字,他更加知道依菩提的身份。

    即便依菩提是他师兄的弟子,那也不过只是师兄打造的一枚棋子罢了,老萨满当然能够占卜得出依菩提的前世,这也是三圣教为何会坚持要立依菩提为圣姑的原因。

    老萨满很清楚自己抓住依菩提之后,一定会有人来找她,他等了一个多月,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只是敌人似乎比老萨满想象中要强大一些。(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