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54章 巫妖大战

第0354章 巫妖大战2017-11-11 22:23:53Ctrl+D 收藏本站

    老萨满脸上的皱纹更加显得深邃起来,他那深陷的眼窝,如同一口时代久远的废井,早已没有一滴井水,只剩下深不见底的一口深井。

    即便是乌云盖顶,风云诡谲之中却连一丝风声都没有,可老萨满却能看出这黑压压的天空之下,隐藏着如何的风起云涌。

    所有的涌动都在暗中,这是一名巫术强手在发动其最强势的攻击。这种打法,绝对是毕其功于一役,一旦进攻失败,就满盘皆输,可一旦成功,对方便死无葬身之地。

    很少有人会使用这样的打法,老萨满不知道对方怎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尤其是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实力其实应该是略胜他一些,那么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打法,就显得格外的不合时宜。

    但是不管怎样,对方本就略强他一些,现在用的又是这种一击之间必分胜负的打法,老萨满就更得拼尽全力的来应付。

    手中的法杖开始缓缓搅动,就仿佛在搅拌一碗面糊一般,越搅越稠,手中的法杖也是转动的越来越慢。

    可是老萨满口中的咒语却是越来越响亮,从一开始只是无声的翕张嘴唇,到自言自语一般的低声吟唱,而到了手中法杖几乎搅之不动的时候,他口中的吟唱已经变成宛如唱诗班唱诗一样的放声高唱。

    老萨满唱出的音节极其的佶屈聱牙,并不是常见的巫门咒语那样古怪的单音节,而是一连串非常复杂的言辞,根本就听不懂他在吟唱着什么。

    咒语的吟唱,配合手中法杖,并不是为了让压顶的黑云散去,相反。黑云变得更加的浓黑,仿佛真的成为墨汁一般在空中流淌,甚至于在空中已经能够听到水液流淌的哗哗声响。

    法杖被高高的举起。直刺天空,最后转动一圈。带起一道洪流,浓黑色如同墨汁一般的空气之中,陡然爆出一支黑箭,直朝着老萨满正前方的地方****而去。

    半空之中,那支黑箭化作面目狰狞的猛兽,张牙舞爪的发出沉闷的吼声,朝着前方扑去。气势之猛,仿佛任何阻挡在前的障碍都会被其撕成碎片。

    这猛兽丑陋的令人难以接受。以人脑根本无法想象其面容怎么可能丑陋到如此地步。四爪如钩,爪尖上闪烁着黑沉的光芒,身后一条巨大的龙尾,摆动之间仿佛可以杂碎一切靠近它身边的东西。

    牛脸,熊身,牛角以及浑身遍布宛若磨盘大小的鳞片,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丝破绽,每一处都有厚厚的鳞片形成铠甲,足以抵挡一切形式的攻击。而它身上其他的部位,几乎都是杀伐的利器。那突出嘴角的獠牙,以及张开血盆大口之后里边的森森利齿,强壮的下颚。都可以看出只要被其咬中,哪怕是大罗金仙也得掉块肉。

    厉爪牛角以及龙尾,都是强大的武器,这头凶兽,可谓是浑身都是武器,却又防护的毫无丝毫破绽。

    在盖顶的黑云之中,正面对着老萨满,大约二百米处,是一个纤弱的身影。

    那是一名女子。她傲然挺立,身材极度曼妙。挺胸站立的她,胸脯高耸的就像是两座山峰。

    皮肤白皙的她。站在黑云之间,双手在胸前抱成半圆,在她的双手之间,有丝丝缕缕浓如墨黑如漆的液体状物体流出,遇到空气就融合了进去,然后逐渐升起,彻底构成这黑色世界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这黑色的世界正是这名女子所构建,也是她向老萨满发动了这强大的攻击。

    女子正是朱弦,此刻她绝美妖艳的面庞更显美丽,红润的面庞使得她的皮肤吹弹可破,但是她的表情却是从她化身为人之后前所未有的严峻。

    前方的猛兽已经扑了过来,朱弦却反而闭上了双眼,口中只是喃喃的说了一句:“上古神兽么?就凭这个四不像,也想撼动我的遮天蔽日之法?况且还是用我的遮天蔽日来攻击我自己。”

    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一顾的神情,朱弦口中突然吐出一道黑色水箭,水箭离口之后,也幻化成为一头猛兽。

    这头猛兽,是一头标准的貔貅的形象,它还显得有些呆萌的坐在朱弦的面前,等到对面的猛兽扑了下来,貔貅才不急不慌的张开了血盆大口。

    那张嘴一经张开,真有吞天的感觉,仿佛可以吃尽天下万物。

    那头猛兽还不等施展出任何的招式,连一鳞半爪的作用都没起到,就已经一头扎进貔貅的巨口之中,彻底被貔貅吞食。

    两百多米外,因为猛兽被吞而受到牵连的老萨满,身体也是剧烈的一阵,口中渗出几丝鲜血。

    “果然厉害!”老萨满脑后的花白头发无风自动,仿佛通电一般高高飘起,根根如针,脑袋上瞬间像是被千万根利箭射中了一般。

    口中再度念念有词,这一次,一开始就是那佶屈聱牙晦涩难懂的字眼,声音极大,高声的吟唱朗诵,头顶的黑云也开始翻滚起来。

    随着法杖的挥动,空中翻滚的黑云凝成了一只黑球,老萨满猛然睁眼,那干涸的双眼之中透出幽幽发绿的光芒,手中法杖连挥数下,就只见那黑云形成的圆球猛然炸裂开来,瞬间化作无数墨点,齐齐直奔对面的朱弦而去。

    墨点在空中逐渐的拉牵成线,逐渐凝成一支支的利箭,瞬间仿佛几万弓箭手同时张弓搭箭一般,黑色的乌云之下,已经是万箭齐发。空气中,甚至由于数量极大的黑色利箭飞行而过,而产生嗡嗡的共鸣声,声势浩荡,好不吓人。

    朱弦纵然托大,却也睁开了双眼,看到对面那密密麻麻足有数万乃至数十万支的利箭,她的脸上也不禁多了几丝严肃之色。

    “这还有些意思!”朱弦双眉一拧,目光微虚,右手在身后一晃,她的手里无端端就多了一柄长剑。

    随即。朱弦长剑护身,挽出密不透风的剑花,脚跟在地面上重重一踏。身体像是一枚炮弹那样,直朝着老萨满的方向弹射了出去。

    一路上。叮叮当当的声响不绝于耳,可是,那数万支利箭也依旧无法奈何朱弦,朱弦只是仗着一人一剑,就轻易的穿透了整个的箭阵。

    剑尖直指老萨满,老萨满挥起手中法杖,迎向朱弦手中长剑。

    只听到当的一声,老萨满的法杖终究势大力沉。男人的气力方面也占了优势,朱弦手中那把长剑,竟然被法杖折断了。

    短剑瞬间消失在朱弦的手中,朱弦双手又护在胸前,口中咒语开始极速的流淌,她的双手之间再度出现一缕缕的黑色液体,顺着她皓白的手臂缓缓滴落下去,却又在半空中宛若蒸发了一般,升腾起一团小小的黑云,融入到天空之中。成为整个黑色世界的一部分。

    老萨满的脸色更加严峻了,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打断了朱弦的施法,但是现在看来。打断的确是打断了,可朱弦竟然还能续上,这简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小心翼翼的后退着,老萨满同时在仔细的感受着来自于朱弦身上的气息,他突然有些惊悚的喊道:“你不是人?你不是我巫门中人,你是妖?”

    朱弦一边释放着黑云,一边笑道:“千万年前,巫妖大战,如今战果要逆转了。不过。我很快就不再是妖了,我会成为一个人。而你。就是我塑成肉身道路上的最后一层屏障。杀了你,我就立刻成就肉身了!”

    因为说话的缘故。施法再度被中断,可是朱弦再度将其续了起来。

    这也是妖的一大特性,若是巫术,只要施法被打断,再想重新施法的话,哪怕实力足够,也必须从头来过,绝不可能继续让天空中的黑云丝毫不减的继续增加。

    而妖就不用了,它们可以无数次的被打断施法过程,但只要给它足够的时间,它都可以将施法续上。

    老萨满的表情变得更加严峻,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在朱弦的催动之下,天空中的黑云已经越来越浓,并且范围越来越小。对于被困在黑云正中心的老萨满来说,他或许看不出来黑云覆盖的范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他却知道这个原理。而站在距离老萨满不远处的那个又聋又哑的小姑娘,却发现自己已经从浓浓的黑夜之中逃离出来了……不,是浓浓的黑夜把她放了出来,她还站在原地,从来没有动过,只是黑夜褪去了,前方却还是极深的夜。

    就好像站在一个完全不透光的大仓库门前,自己的头顶是炽烈的阳光,可前方,却是漆黑一片,仿佛依旧处于黑夜。

    老萨满已经感觉到那些黑云开始有了束缚自己的力量,它们越缩越小,越来越浓,紧紧的将其包裹在中间,他感觉到身体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就仿佛处身越来越深的海底,身体里的气压,已经开始无法适应周围海水的压力,老萨满知道,最后决战的时刻到了。

    他紧闭着双眼,开始默念着一段咒语,而此刻的朱弦只有一个行为,那就是持续的从双手之间流出黑色的液体,从而形成浓如墨的黑云,不断的挤压,让黑云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小。

    一旦当黑云覆盖的范围甚至将朱弦自身都排除在外的时候,老萨满将体会到什么叫做被压榨而亡的滋味。到时候,他就会像是一只橙子,被放在挤压容器之中,挤出所有的橙汁,但是橙子本身将会惨不忍睹。

    朱弦感觉到,自己的背部已经曝露在阳光之下了,她已经可以感受到阳光的温暖,甚至是灼烫。

    只需要两分钟,老萨满就必死无疑,到时候就可以救出依菩提,完成许半生交给她的任务,她便可成就肉身。

    老萨满也在做着最后的拼搏,他虽然实力不如朱弦,可他也并不想这样死去。

    终于,朱弦已经彻底的曝露在阳光下,黑云终于仅仅将老萨满一人裹在其中……(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