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55章 依菩提的师父

第0355章 依菩提的师父2017-11-11 22:23:54Ctrl+D 收藏本站

    无比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朝着老萨满挤压而来,老萨满感觉到无与伦比的压力,这让他的身体几乎已经承受不住,全身的骨骼似乎都已经开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随时都有可能被挤爆。

    可是老萨满却似乎并没有特别大的恐慌情绪,他依旧在调动着一切的力量,以期在最后关头彻底破除这团黑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朱弦已经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妙,按照常理来说,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老萨满应该已经体爆身亡,可是黑云既然没散,那么就意味着老萨满还没有死。

    这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可是现在朱弦已经使不上力了,这种妖术一旦等到她自己也脱身于黑云之外,一切就都只是依靠黑云本身了。

    现在是老萨满和黑云在做着最后的较量,朱弦也只能在烦躁中等候最后的结果。

    此刻,黑云中的老萨满也终于完成了他最后的蓄力,黑云虽然已经将其挤压的几乎连身高都缩短了三分之一,可是终究还是没能将其彻底的挤爆。

    手中的法杖艰难的一挥,广袤的大草原上,狂风突起,伴以强大的呼啸,那风大到连朱弦都感觉到有些睁不开眼。

    朱弦心知不妙,却束手无措。她明知道这大风必然是老萨满早就,可却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只能寄希望于黑云可以在大风彻底摧毁一切之前,将老萨满挤爆。

    可是显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大风极度的疯狂,转瞬之间就已经达到至少台风的级别,朱弦还能勉强站住脚。而那个又聋又哑的小姑娘却根本招架不住这么狂烈的大风,直接被卷向了空中。

    大风疯狂的咆哮着,卷向那团黑云。

    轰然一声巨响。飓风彻底摧毁了黑云,犹如万吨级别的炸药炸开。整个草原都为之颤抖。

    大地轻微的晃动着,黑云彻底消散不见,只有大风还在呜呜的咆哮,只是此刻已经在老萨满的法杖一挥之下,调转风头,卷向知道自己已经失败的朱弦。

    朱弦难以置信,自己这全力一杀怎么可能被如此化解,明明老萨满的实力比她还逊色半分。即便是缠斗一番,她也应该可以稳操胜券。

    偏偏朱弦选择了这样暴力直接的方式,她想到自己只要杀死老萨满,就可以成就肉身了,现在的所有实力,到时候都会去芜存菁,将属于妖术和巫术的部分彻底清除掉,只留下最根本的修为。

    这也意味着朱弦修成肉身之后,实力会大降,她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使用这样暴力直接的方式。是以她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原以为十拿九稳,谁想到竟然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黑云竟然被老萨满破了,而老萨满造就的狂风却如洪水猛兽一般朝着朱弦扑了过来。

    老萨满在草原的颤抖之中。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战胜了朱弦,接下去,只需要杀死朱弦就可以了。

    可是当黑云散尽,头顶万道阳光照耀在他身上的时候,老萨满却突然看见了一个他之前全无所料的人。

    一道和他几乎同样干枯瘦瘪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朱弦身后不远的地方,狂风纵然暴烈,可对那名身材枯干瘦小的老人却似乎没有半点影响。

    这并不是让老萨满感觉到胆寒的地方,而是。这名老人的存在,他从头到尾竟然都没有感觉到。

    在这个老人身上。没有半点气息存在,就好像他只是一副画像一般。可即便是画像。也不该连一丝存在的气息都没有,在老萨满的感知范围内,即便是一张纸,也绝对逃不过他的感应。

    偏偏这个老人做到了,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不悲不喜,身上没有半点存在的气息。

    狂风呼啸之间,他坚若磐石,四平八稳的仿佛早已和狂风融为一体。

    老萨满的脸色变了,他知道,这个老人是个远比他强大得多的人物,唯有如此,他才没能感应到老人的存在,而现在的狂风也对老人无可奈何。

    狂风已经席卷到朱弦的身边,朱弦早已束手无措,而站在她身后的老人,却好似无动于衷,根本不在乎那狂风将朱弦彻底卷了进去,高高的抛起,然后在风中盘旋着不断上升,逐渐在风眼之中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身体至少已经升至空中百多米的高度了。

    老萨满看着狂风在老人身边不断的盘旋呼啸,可老人却丝毫不以为动,只是静静的伫立在那里,狂风根本对他无可奈何,他却好似也无意向老萨满出手。

    “这位前辈……”老萨满终于忍耐不住,在呜呜的风声之中开口说道。

    老人的双眼终于睁开,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在狂风之中点了一点,打断了老萨满的话。

    狂风没有丝毫变化,老萨满却知道,这是老人让他自己停下狂风的意思。

    他看了一眼空中被卷至极高的朱弦,他终于一挥法杖,狂风戛然而止。

    头顶,朱弦以极速坠落,不管是人还是妖,在这么高的高空落下,又没有任何行动能力,无疑,都会被直接摔死。

    老萨满看着老人,想知道他会不会出手相救。

    但是,一直到朱弦重重的摔落在两人之间,摔的面目全非,几乎摔成肉泥,老人也没有丝毫动作,就连刚才在风里点了一点的手指,都已经收了回去。

    朱弦或许还有一丝气息存在,但是,距离死也不远了。

    老萨满倒是想要上去补上一记,可是看看老人,他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的这种*。

    “前辈,不知尊姓大名?”老萨满很少见的表现出恭敬,他的身体经过这些时间,也已经逐渐恢复正常。看上去,他其实比老人还要略微高大一些,也没有老人那么的枯干。

    老人看了老萨满一眼。缓缓开口:“好多年都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倒是你的手法,我似乎感觉到很熟悉。好像多年前见到过。”

    老萨满眨了眨眼,也不知道老人所说的见到过。究竟是为友呢,还是为敌呢。

    他不敢贸然开口,只是小心翼翼的说道:“晚辈一直生活在这片大草原上,与世无争,也不知道这个妖女为何要大动干戈……”

    老人轻轻一摆手,摇头道:“你们巫门曾经强大如斯,如今之所以没落,就是因为你们连实话都不敢说了。曾经被世人视为神明一般的存在。如今,却沦落到你这种样子。我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和来历,担这并不影响我知道你抓了一个小姑娘,藏在那边的地洞之中。而她即将修炼成|人了,却还搭上一切也要救那个小姑娘离开。不可否认她只是为了她最后的历练更圆满一些,可你若说不止她为何大动干戈,简直是满口胡言。你等待她的到来,怕是已经等了一月有余了。”

    老萨满大吃一惊,赶忙说道:“前辈早就知道我……”

    老人摆了摆手,道:“那个小姑娘要寻找之人。只怕跟你极为密切,你又何苦将其关押起来。”

    “因为她是我师兄的弟子,而我的师兄已经去世了。”

    “师兄!”老人浑浊的双眼之中似乎产生了一丝丝的光明。老萨满提到的师兄,他仿佛心有所动。

    “先把那个小姑娘放出来吧,你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引她过来。现如今她已经躺在你的脚下,你的目的也已经达到,那个小姑娘与你既是同门,就没必要再关着了。”老人又道。

    老萨满很是犹豫,但是他想到以依菩提那点儿实力,根本就不在话下,只是眼前这个老人着实深浅不知。让老萨满很是投鼠忌器。

    想了想,老萨满点了点头。一转身,刚想去喊那个又聋又哑的小姑娘。却发现那个姑娘早已七窍流血,身亡在地。

    刚才黑云爆炸,加上狂风大作,这个小姑娘早已死在风中了。

    只能自己走了几步,打开地洞的门,老萨满亲自进去,将依菩提拎了出来。

    将依菩提扔在草低之上,老萨满却并未解开她身上的绳索,他想以此来试探一下老人的实力。因为想要让依菩提站起来,就一定需要先除去她身上的绳索。

    老人缓缓走了两步,依菩提侧躺着,并看不见老人的面容。她只是怒视着老萨满,心里想着一旦自己手脚恢复行动,一定要把这个该死的老萨满碎尸万段。

    老人弯下了腰,轻轻的一掌在依菩提身后拂过,根本就没有半分气息流露出来,那根绳索竟然就已经松开了。

    依菩提感觉到双手一松,顿时在地上一个翻滚,可是,她刚刚站立起来,却又因为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身体极度虚弱而在此摔倒。只得用仇视的目光看着老萨满,很快转过头,又转脸看了一眼那个帮她解开绳索的人究竟是谁。

    一看之下,依菩提顿时大喜过望,虽然也感觉到老人似乎有了比较大的变化,但是她还是欣喜的喊着:“师父,这条老狗欺负我,你帮我杀了他!”

    师父,当然是满都拉图,而老狗,则只能是老萨满。

    可是,老萨满是满都拉图的师弟,而他也早已说过,满都拉图已经死去,这个老人,又怎么可能是依菩提的师父呢?

    在喊叫声中,老萨满满腹疑云,根本不知道依菩提这是再搞什么鬼。

    而被依菩提喊做师父的老人,却呆呆的看着依菩提,口中缓缓喃喃:“师父?小姑娘,我们认识的么?你竟然是我的弟子么?”

    依菩提顿时感觉到有些担忧,但她还是大声喊道:“师父,您怎么会忘记了,我是你的弟子依菩提啊,你小时候去黔南找到的我,然后收我为徒,你怎么可能忘记了呢?”

    老人还是满脸困惑,但是他又说道:“我恍惚间在这大草原上流离失所了足有十八年之久,小姑娘你才不过十五岁有余,我又怎么可能去到黔南收你为徒……黔南?巫术?”老人的脸,缓缓的转向了老萨满,老人似乎想起了什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