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56章 真正的满都拉

第0356章 真正的满都拉2017-11-11 22:23:55Ctrl+D 收藏本站

    老萨满对老人这看似无害的一眼,却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似乎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老人又转回头,看着依菩提,平静的说:“小姑娘,我叫什么名字?”

    这个问题,已经困惑了老人十八年,整整十八年。一朝醒来,他便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了,似乎从前的一切都已经被遗忘,他所能记得的,是一切跟佛法有关的东西。

    那些佛经,那些典藏,就仿佛镌刻在他的脑海中一样,并没有随着记忆流失。

    从那之后,老人就在大草原上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他餐风饮露,追求的唯独只有心中的佛法宏愿。

    最初那两年,老人还念念不忘要找回自己的身份,可询问了许多人都无果之后,老人似乎也放弃了。

    他发现了远比自己的身份更为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佛法。只要佛法还在,记忆不在了又有什么关系呢?就连这身臭皮囊,他也可以毫不犹豫的舍弃,况乎一个姓名,况乎一个身份。

    自那之后,老人心无旁骛,一心只有佛法无边。

    对于佛门来说,老人绝对是个极为典型的异类。

    一般来说,修行是必须伴以武功的修习的,后天境界更多的还是由武功的强弱来进阶的,只有到了身之境之后,武功才不是决定修行进展的重要因素。

    而老人在失去记忆的同时,连武功也一并遗忘了,所有能够被记起的,唯有佛经典藏而已。这些东西,似乎是伴随着他的降生而来,就如同他的身体。除非被杀死,否则无法被抹杀。

    没有了武功的老人,按说是不可能在修行上有半步寸进的。但是,当老人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身份姓名来历等等一切跟这个世界相关的东西之后。他的修行却又开始缓慢的增长。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修行增长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从一开始,老人一年的修行还不如一个眼之境的习武者一年的进展,可随着时间过去,老人一年的修行足以和一个舌之境的高手相提并论了。

    而等到最近这两年的时候,老人的修行增长速度,已经远超普通的修行者,甚至于。就连许半生的修行速度在老人面前也是不值一提。

    如今,如果按照修行的境界来论,老人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意之境的高手,这世上能够与他比拼修行的人,恐怕也只有林浅和迦楼罗了。

    但是,由于老人没有半点武功,所以老萨满根本无法感应到他身上有任何修行者的气息,甚至由于老人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身份这种事情早已被他抛诸脑后,他身上连存在于世的基本气息也随着岁月逐渐湮灭。是以老萨满甚至无法感知老人的存在,他就像是和这个世界融为一体了一般。

    最主要的因素当然还是老人的实力其实远超老萨满,意之境。几乎已经是无限接近于先天的境界了,他若不想让老萨满感应到他的存在,老萨满根本就没有可能知道。

    这句话问出口,老人也有些激动,虽然已经放弃追寻自己的身份,甚至已经习惯了这种对自己身份毫不知情的生活,但是现在突然发现又能知道自己的身份了,总归还是很激动的。

    这个小姑娘既然喊他师父,自然也就会知道他的身份。

    “师父你怎么了?失忆了么?您是活佛啊。您叫满都拉图啊!难道你就是因为失忆了,所以才会跑去吴东跟许半生为敌的么?这太好了。原来是因为您失忆了,我就知道您绝不会跟许半生为敌的。这下可以跟他解释个清楚了!”依菩提完全不清楚状况。发现满都拉图有可能是因为失忆才做出那些事情,顿时大感欣慰,甚至喜极而泣,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老人,也就是真正的满都拉图,此刻却再也没有精力去考虑这些事情了,他的名字一从依菩提的口中被说出,这四个字的名字,顿时狠狠的击中了他,然后,他身体里的那些记忆,跟随着最为原始的本能,像是潮水一般,朝着他的大脑疯狂的集聚而去。

    这么多的记忆,来自于满都拉图前半生四十多年的记忆着实过于庞大,一时间,就连已经身处意之境的他,也有些承受不住。

    眼前发黑,干枯瘦瘪的身体开始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可能被那庞杂的记忆击碎一般。

    而站在满都拉图对面的老萨满,此刻也是震惊无比,他绝难相信这个老人竟然会是满都拉图。

    他作为那个假满都拉图的师弟,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满都拉图应该已经死在自己师兄的手里,而且那早已是十八|九年前的事情了。

    可是现在,满都拉图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岂能不感到震惊?

    震惊还是小事,他最为担心的,是满都拉图一旦想起了一切,他这个害他之人的师弟,必然逃不过满都拉图的报复。

    老萨满不禁有些恨起自己的师兄来了,接近二十年前,他本就不同意他的师兄去搞什么所谓的大计划,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整个草原,恢复他们这一族的往日荣光。

    可以说,以他和师兄二人的天才,若是老老实实在蒙兀大草原上经营,不出二十年,的确是可以做到让他们这一族再度成为大草原的实际掌权者的。可是,他的师兄拥有远比这更大的野心,他所觊觎的,绝不仅只是一个草原,而是整个世界。

    他杀了满都拉图,然后取而代之,为了避免被人识破自己的身份,他在改变了自己的容貌,顶替了满都拉图之后,就再也没跟自己的师弟见过面。

    这直接导致老萨满今天见到老人,也就是真正的满都拉图之后,居然不知道这就是那个本应在接近二十年前就死去的活佛。

    若非如此,老萨满现在又怎么会如此被动,尤其是满都拉图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超老萨满。对付一个朱弦,就已经几乎让老萨满殚精竭虑,如今再要对付满都拉图。这怎么可能?

    杀人竟然没杀死,这倒也罢了。偏偏这个人今天还变得如此之强,强到甚至让老萨满连反抗的心思都不敢生出。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是满都拉图,估计老萨满直接掉头就跑了,对方必然会报复,这已经毫无疑问。偏偏在师兄所谓的杀了满都拉图之后,就已经和他几乎彻底断了联系,他根本就不知道满都拉图长什么样子。

    现在,老萨满已经进退维谷。偏偏他还告诉了满都拉图自己的身份,现在满都拉图已经知道了他是仇人的师弟……

    老萨满真的很想一跑了之,可是这大草原上,连个遮挡的地方都没有,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现在,老萨满眼前突然出现了生机。

    依菩提把满都拉图的身份告诉他之后,满都拉图开始浑身颤抖,仿佛中了邪一般。

    老萨满开始不明白,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满都拉图为何会如此。

    满都拉图既然连自己的身份都不知道了。就必然是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虽然老萨满并不知道为何满都拉图连记忆都已经消失了,却还能够修行,但是他却知道。四十多年的记忆,在一瞬间涌入脑中,一定会对那个人产生极大的冲击。

    这种冲击,换做是老萨满自己,一个舌之境的高手,闹不好都会直接将其冲击到走火入魔。但是老萨满知道,这种冲击只会暂时的妨碍到满都拉图,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消化这全部的记忆。

    到那个时候,一切记忆都恢复了的满都拉图。就彻底没办法对付了。

    所有的机会,或者说唯一的机会。只有现在!

    老萨满眼中寒光闪现,整个人都散发出阴森森的意味。他扬起法杖,第一次的撒开步伐,冲向自己的对手。

    满都拉图依旧浑身抖若筛糠,满脸的痛苦和茫然之色,瞳孔发散的根本毫无戒备。

    老萨满的法杖重重的砸向满都拉图,法杖的前段闪现出丝丝的电光,伴以咆哮的风声,老萨满几乎看到满都拉图被自己这一记法杖直接打的命毙当场。

    依菩提当然发现了不对,她大喊一声:“不要伤我师父!”然后,她小小的身躯直接插在了满都拉图和老萨满的法杖之间,她竟然试图以自己的身躯去阻挡老萨满这一击。

    如果是依菩提完好之时,她好歹也是鼻之境的高手,就算是不能挡下老萨满这一击,至少自己也不会因此殒命,顶多就是身受重伤。

    可是,现在的依菩提根本不堪一击,她在床上被绑了一月之久,吃的喝的都极其之差,几乎连基本的生理本能都供应不上,现在的她,实力甚至不如一个学过两年跆拳道的强壮男子。

    法杖带着丝丝电光,伴以狂风的咆哮,杖头之上一股强烈的旋风,直接砸向依菩提的脑袋。

    依菩提几乎是凭着本能在最后关头歪了歪脑袋,躲过了致命一击。

    可是,法杖砸在她肩头的代价依旧是极其残酷的,依菩提本就娇小的身躯,被这一杖打的几乎坍塌下去,半边身子都垮了。

    胸口瞬间被自己的鲜血染红,依菩提在倒下去之前,还冲着老萨满重重的喷去一口鲜血。

    这可不是因为受伤喷出的鲜血,而是依菩提使用了三圣教的一个术法,在鲜血里是她这十几年来的全部功力,只要老萨满被这一口血喷中,至少也会让他受些伤。

    老萨满也没想到依菩提会突然挡在中间,更不会想到依菩提被自己这一杖砸中,还能喷出这样的一口鲜血。

    闪避不及,老萨满被这一口鲜血喷了个满头满脸。

    霎时之间,老萨满的脑袋上,冒出阵阵白烟,就仿佛浇在他头上的不是依菩提的鲜血,而是某种强酸,正在疯狂的灼烧着老萨满的肌肤。

    老萨满吃痛之余,双眼已瞎,手中法杖疯狂的乱舞起来,鬼使神差的,竟然又朝着依旧在浑身发抖的满都拉图砸去。(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