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57章 蛊虫的救赎

第0357章 蛊虫的救赎2017-11-11 22:23:56Ctrl+D 收藏本站

    依菩提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口鲜血竟然能够给老萨满造成如此之大的伤害。但是她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这口鲜血之中,所蕴含的已经不是她想要施展出来的功法,而是另一门功法。

    这当然不是佛法,更加不是道术,甚至都不全是巫术,而是依菩提自己将从假满都拉图身上学到的巫术,又加入了三圣教的驱毒之法,糅合以苗疆的蛊术,自创的一门功法。

    这功法需要先在自己身上种下一只蛊,然后以自身精血豢养,使其壮大,同时还需要浑身是毒,修习的条件极其苛刻。若无正宗道门佛门的功法护体,不等将这门功法练成,就已经遭受反噬而亡。

    这门功法不会轻易使用,事实上也无法轻易使用,这是依菩提在第二次和假满都拉图游历大草原的时候自行创建的,甚至连那个假的满都拉图都并不知道。但是这门无名的功法只处于摸索阶段,源自依菩提的一次突发奇想,她本人甚至都无法完全掌控这门功法,平时就算是想要使用也用不出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佛道二门的功法压制,还是因为依菩提一身是毒的缘故,蛊虫很早之前就已经进入到了沉睡阶段,无论依菩提如何召唤它,它都无动于衷。

    若非它在沉睡中依旧会吸取依菩提用以浇灌它的精血,依菩提可能都认为这蛊虫已经死了。

    依菩提身受重伤,她体内的那只已经非常成熟的蛊虫,终于醒了过来。

    蛊虫很清楚,依菩提只要一死,它也必死无疑,它现在还没有能力脱离依菩提这个本体而活。哪怕找到新的宿主。那个宿主也绝对没有办法提供给它活下去的精血。依菩提佛道巫三修,其精血绝非他人可以替代。

    在这样的情况下,蛊虫自己爆发了。

    看到老萨满的惨状。依菩提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随即她感觉到体内的蛊虫已经处于极度的愤怒状态,跃跃欲试。若非不敢脱离依菩提这个本体,恐怕它早已钻入老萨满的体内了。

    依菩提瞬间就明白了为何自己那口鲜血能够拥有如此之大的力量,她并未多做犹豫,她已经身受重伤,能够救她的,唯有满都拉图而已。

    她也已经看出满都拉图似乎并非自己的师父,虽然容貌一样,可是身体中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还是有所不同。但是。若是连满都拉图都死了,自己就绝无可能逃离老萨满的魔掌。

    只能怪刚才那个女子太过于托大,她明明是可以战胜老萨满的,却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方式,也不知道许半生为何会让这么一个莽撞的女子来救自己——虽然并未见识过朱弦的战斗,但是依菩提慧根天种,经过刚才满都拉图和老萨满的对话,以及看见地上生死未知气息显得有些诡异的朱弦,依菩提也大致推测出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现在,满都拉图还沉浸于他自己前四十余年的记忆恢复之中。根本不可能阻挡老萨满,这几乎也是老萨满唯一翻盘的机会。

    依菩提知道,即便是自己死掉。也一定要阻止老萨满对满都拉图下手。

    满都拉图活,她还有一线生机,满都拉图死,她也唯有死路一条。

    依菩提再无任何犹豫,急忙催动残余的精气,命令那条蛊虫离开自己的身体,即便她已经感觉的到,那条蛊虫现在正在用它自身的精血来反哺自己,以期依菩提能够活下去。

    可是。此刻已经到了最为危急的关头,要么阻止老萨满。要么大家团灭,依菩提纵然察觉到蛊虫的行为。她也依旧义无反顾的将蛊虫驱出了体内。

    这一切所有的思绪,都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

    一道黄色的微光,射向抓狂的老萨满。

    蛊虫纵然知道自己离开依菩提很可能导致依菩提的直接死亡,而依菩提一死,它也就活不了多久了。但是它也已经判断出,已经狂化的老萨满不死,大家都要死。

    所以,它还是离开了依菩提的体内,直奔老萨满的那只手而去。

    老萨满手中掣着法杖,于狂乱中砸向满都拉图,却突然感觉到一阵蚊虫叮咬般的微疼,很快,他的整条手臂就像是被一根粗大的电钻钻进了骨髓之中一般,瞬间无力的垂下,法杖的头部,几乎是擦着满都拉图的面颊落了下去。

    法杖头部的花纹,紧擦着满都拉图的鼻梁,在他干瘪的鼻梁上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几乎将他的鼻子一分为二。

    可老萨满再也无力举起法杖,甚至他的五指已经握不住法杖,法杖跌落在地。

    蛊虫迅速通过了老萨满的手臂,钻入他的胸膛,开始疯狂的咬噬他体内五脏。

    老萨满脸色一变,立刻运起内息,体内仿佛生出一只手掌,重重的抓向那条蛊虫。

    蛊虫虽然凶猛,但毕竟灵智很低,实力其实也远远不够之所以能把老萨满逼到如此地步,完全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

    现在老萨满专心对付它,它就完全不是对手了。

    即便是已经钻进了老萨满的体内,即便已经给老萨满造成了很大的创伤,可老萨满还是轻易的将蛊虫抓住,越收越紧,几乎就要将蛊虫挤爆……

    蛊虫的思维很简单,它不可能拥有太复杂的思绪,此刻它只是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先依菩提一步死去了。不过后悔这样的情绪不会出现在蛊虫身上,它不过是感觉到有些害怕而已。

    可是很快,蛊虫感觉到自己浑身一松,老萨满体内的那股力量,那股抓住它几乎将其挤爆的力量,突然就松开了。

    蛊虫下意识的就从老萨满的胸口破体而出,射向依菩提,从依菩提身体上的伤口处,回到了依菩提的体内,然后盘踞在依菩提的泥丸宫内。瑟瑟发抖,再也不敢有任何愤怒。

    另一种本能还是让蛊虫意识到依菩提的虚弱,几乎已经是命悬一线。它反哺着精血,让依菩提得到了生命的延续。迈向死亡的速度被大大延缓。

    大草原上,满都拉图已经完全醒悟了过来,四十余年的记忆彻底和他的身体融合到了一起,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一提起过往就两眼发直的老人,而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

    只用了几个须臾的时间,满都拉图就知道了老萨满的身份,也知道了那个假满都拉图和他的关系。

    满都拉图出手了。

    出手很简单,一个意之境的强者。对付老萨满这种人,几乎都不需要拳脚的战斗。

    他只是口中轻轻的吐出几个晦涩难懂的字眼,那些字眼就宛如洪钟大吕的梵音,每一个字都仿佛能凝聚成实体,闪耀着无上的金光,带着佛教的大慈悲,重重的砸在老萨满的身上。

    只一下,老萨满就承受不住,因此他体内的力量才松了开来,所以蛊虫才有机会逃回到依菩提的体内。

    第二下。老萨满直接跪倒在地,体内早已如同万蚁钻心,又仿佛千万把刀子同时割在他的身上。这绝不是老萨满所能承受的痛苦。

    第三下,第四下……

    ……

    老萨满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他几乎窥见了死亡的模样,依菩提挡的那一下,以及蛊虫钻入老萨满体内所停留的不足三秒钟,决定了这场战斗最后的成败。

    满都拉图恢复了过来,老萨满自然就一败涂地。

    这样的战斗,败者唯一的下场就是死,老萨满从未对此有过任何的侥幸心理。

    彻底放弃了抵抗。满都拉图的佛法绝非他能抗衡,一个意之境的强者。更加不是他能抗衡。

    在临死前的一刹那,老萨满心中唯有满满的仇恨。但却并非针对依菩提,甚至不是杀死他的满都拉图,而是他的师兄。

    原本可以好好的师兄弟二人联手称霸草原恢复巫门往日些许荣耀的,可是,他的师兄却选择了一条不归路,而且,做事留下这么大的首尾,着实太不干净。若非他师兄当年竟然没杀死满都拉图,今日又怎么可能出现这样被逆转的情形?

    死亡悄悄的降临,却在最后一刻,停下了取走老萨满性命的脚步。

    老萨满惶然的看着眼前熟悉的大草原,不明白为什么地狱也和世间一模一样。这里唯能是地狱,他这样的人,是绝不可能上到天界的。

    但是很快,老萨满看到了满都拉图那已经让他感到熟悉的面庞,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并没有死。

    满都拉图放了他一马?这是为什么?老萨满无法理解。

    但是,他却能感觉到,自己这么多年的修为,好像已经不复存在了,甚至于,他手脚的经脉都已经闭塞了起来,他无法再催动任何的内力。

    这也就意味着,现在的老萨满,已经彻彻底底的堕落为一个凡人了,一个任何方面都不如草原上这些牧民的普通人。现在,随便来一个草原上的汉子,都能把他揍得鼻青脸肿。

    “你不杀我?!”老萨满沙哑着声音,仿佛是在用胸腔说话一般。

    满都拉图满脸的慈祥,他单掌立于胸前,微笑着说道:“佛祖慈悲,无论多大的罪过,都会被原谅。”

    说罢,满都拉图转身走向受伤严重的依菩提,伸出如姜的手掌,轻轻的按在了依菩提的脑门之上。

    注入了一股柔和的力量,满都拉图再度起身,走向已经摔得面目全非几乎看不出人形的朱弦。

    脸上挂着祥和的微笑,满都拉图口诵佛经,一连串的字符从他的口中飘出,落在朱弦的身上,逐渐将其已经和一滩肉泥区别不大的身体包裹起来,并且,缓缓的蠕动着,重新恢复成一个人类的形状。

    并没有太长的时间,依菩提缓缓睁开了双眼,眼前是满都拉图慈蔼的笑容。

    “恭喜女施主,你已经完成试练,肉身得以塑成。”

    朱弦大愣,随即一骨碌坐起身来,将自己的手臂放在眼前,左右看着,似乎在确认这条手臂究竟是由什么构成。(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