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59章 师与徒

第0359章 师与徒2017-11-11 22:23:59Ctrl+D 收藏本站

    满都拉图回头看着依菩提,沧桑的面容之上,带有些许悲凉之色。

    作为一名活佛,满都拉图真的是具有极大的慈悲心的,即便刚才老萨满趁着他记忆大量涌入的时候试图偷袭他,想要置他于死地,他也不愿造下杀孽。

    在满都拉图看来,老萨满作恶无非是因为他有一身修为,废了他的修为令其迷途知返这是最好,即便他依旧挣扎于苦海,他也已经失去作恶的能力了,根本无需杀他。

    一句话,令得初生为人的朱弦放下了手中屠刀,却没想到依菩提的杀招来的如此之快,快到他想阻拦都已经来不及了。

    “这位姑娘,此人已经修为全失,你又何必徒造杀孽。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杀了他,他便离了苦海,你却漂泊在苦海之中,无边无涯了。”

    依菩提并没有回答,她现在也根本无力回答。

    只见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又自老萨满的尸体之上闪现,然后飞速的射向依菩提。

    满都拉图眼中微光一闪,干枯的手掌一张,那道金光虽然极不情愿,却只能乖乖的来到满都拉图的手中。

    看到掌中之物,满都拉图这才知道,他微微颔首道:“原来如此,倒是老僧错怪你了。”此刻满都拉图也发现,依菩提伤势未愈,根本就没有能力起杀念,杀死老萨满的,是她体内豢养的这条蛊虫。

    那条蛊虫躺在满都拉图的掌心之中,来回翻滚着,试图挣扎出满都拉图的掌心。

    可满都拉图的掌心之间却隐隐有佛光闪现,蛊虫根本无力逃离,只是徒劳挣扎而已。

    这条蛊虫,大约半尺长短。肥嘟嘟的仿佛一只蚕宝宝。但是头顶却生出两根角状物,绝非肉质的触角可比。

    圆滚滚的身体下方,也有四足生出。此刻的这条蛊虫,不像一条寻常的虫子。倒是有几分化龙之相。

    “佛道巫三修,再加上苗疆的蛊术,也算你这小东西的造化,竟然让你生了灵智了。”满都拉图说话之间,那条蛊虫挣扎的愈发激烈,满都拉图却好似无意放其离去。

    蛊虫更是急不可耐,它不能离开依菩提的本体太久,否则虽然不致令其死去。却会对其修行造成很大的影响。是以它明知挣脱无望,却还在不断的挣扎着,身体周围一轮轮的金光闪耀,散发出佛道巫三门混杂的气息。

    “小姑娘,你可知道,这条虫子是断然不能化龙的,顶多化作一条恶蛟,待其壮大之时,便是食尽你周身精血,化蛟飞去之时。它头顶这并非龙角。而是蛟瘤。不过,你这小小年纪,竟然能悟出此等法门。也算是天地间的造化。你与佛门有莫大缘法,老僧便助你一臂之力吧。”

    满都拉图喋喋的说着,依菩提却毫无反应,满都拉图知道她能听得见,只不过现在正是她疗伤的紧要关头无法开口罢了。

    将另一只手掌覆盖了上去,满都拉图口中再度佛音梵唱,一枚枚金光大作的字符从他的口中凝练成形,缓缓落在手掌之上,钻入指缝之间。慢慢的渗透到那条蛊虫的体内。

    蛊虫一开始还想挣扎,但是很快。它似乎也意识到这是自己莫大的机缘,便坦然受之。反正它本就是佛道巫三门的产物。佛门*落在它的身上,它也不难承受。

    逐渐的,这条蛊虫开始在满都拉图的双掌之间改换着模样,身体悄悄的被改造着,不再看上去是一条古怪的虫子的模样,而逐渐的四腿加长,身体缩短,身后还多出一条宛如牛尾的尾巴。

    蛊虫的身体越来越像是兽身,它似乎感觉到了痛苦,又开始挣扎起来。

    满都拉图不去理它,依旧平静的念着佛经,那一枚枚金光闪耀的字符,钻入指缝,融入到蛊虫的身体之中。

    看得出来,蛊虫头顶的那两处肉瘤已经开始逐渐成长,越来越长,顶得蛊虫的头皮似乎都开始变作半透明状。

    逐渐的,这两处肉瘤开始朝着中间挤压,渐渐汇聚成一个更大的肉瘤。

    而随着这肉瘤越来越大,蛊虫也似乎愈发的痛苦,在满都拉图的掌心之间翻滚不已,却不敢对满都拉图有半点违逆之心。

    终于,那肉瘤之中,一根角冲破了肉皮,显示出其嫩白色的模样。

    那根角缓缓长出少许,便停止了生长,而蛊虫头顶皮破的部分,也缓缓愈合起来,在独角的根部,缓缓形成细小的疤瘤。

    若是细心去数的话,就会发现疤瘤正合了十八之数。

    此刻,蛊虫的痛苦全消,安安静静的躺在满都拉图的掌心之间,它的身体,也不再是圆滚滚的一条,而是四足粗壮,身形矫健,倒是有几分骏马的形态。

    稍稍休息了一会儿,蛊虫站起身来,四足还有些不能够适应,有些发软。但是很快它就调整过来,终于以四足站立的方式站在了满都拉图的掌心之间。

    身形比起刚才稍稍大了一点儿,不过因为四足的缘故,倒是不太显得出来。

    站直之后,身体就更像是骏马一般,匀称矫健。

    此刻的蛊虫,已经面目全非,变得很是奇怪。不过,颜色还是之前的颜色,通体雪白,冒着金光。

    满都拉图看上去更加疲惫,可他的双眼之中却蕴含着笑意。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善莫大焉,如今你以脱胎换骨,不过尚未成熟,还需本体蕴养。待有踏云之日,你也可算是一头瑞兽了。”

    说罢,满都拉图手一张,那已经变作兽形的蛊虫,缓缓腾空而起,四足迈动,踩着虚空的步伐,朝着依菩提飞行而去。

    一落在依菩提的胸口处,那闪耀着金光的白色蛊虫(兽?)便没入不见,依菩提的胸口却绽放微微的金光。她的身体开始轻轻的摇晃起来。

    蛊虫开始反哺依菩提,或许是刚才承受了太多满都拉图口中奇怪字符的影响,蛊虫反哺的力量剧增。这也让依菩提恢复的速度明显加快。原本还需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的依菩提,此刻却已经几乎完全恢复。

    依菩提睁开了双眼。身体已经修复如初,几乎坍塌下去的半个身子,现在也近乎恢复原样。

    只是,她苍白的脸色,依旧显出其伤愈之后的虚弱。

    身体的破败和残缺,都可以通过精气来进行修补,但是体内的亏空,却依旧需要时间来逐渐恢复。

    缓缓站起身来。依菩提看了满都拉图一眼,纵然她现在也已经知道这个满都拉图才是真正的满都拉图,而自己那个师父只是冒名顶替的别有用心之徒,她却依旧缓缓朝着满都拉图拜了下去。

    “师父。”

    满都拉图的记忆虽然恢复,但却并没有关于依菩提的任何记忆,他只是通过推测得知了依菩提和老萨满师兄的关系。

    “你师父并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他叫做……”

    满都拉图还没说出冒其名者的名字,依菩提就急忙打断了他的话。

    依菩提道:“若是活佛不愿以菩提为徒,菩提自不敢与活佛纠缠。只是活佛切莫再说下去了,菩提不想知道那人究竟是何身份。就让菩提认为自己依旧是活佛的弟子吧。”

    满都拉图稍愣,随即缓缓的颔首,算是答应下来。

    “活佛请放心。自此以后,菩提只以三圣教圣姑自居,再不敢言称是活佛弟子。断然不会污了活佛之名。”

    满都拉图微微一笑,笑容之间仿佛有莲瓣的圣洁光辉。

    他说:“你叫依菩提?”

    依菩提点了点头,满都拉图又道:“你本与我佛有莫大渊源,既是阴差阳错,你也习得老僧的功法,老僧今日正式收你为徒,你可愿拜在老僧门下?”

    依菩提大愣。随即欣喜若狂的重新跪倒,重重的给满都拉图磕了三个响头。口中说道:“多谢师父!弟子愿意!”

    满都拉图含笑颔首,伸出一只手。轻轻一抬,依菩提便不由自主的缓缓站起身来。

    “甚好甚好,从此以后,你便真正是老僧的徒儿了。”

    “多谢师父!”

    满都拉图点了点头,又道:“你体内蛊虫已被为师化去戾气,小心滋养,日后或可成就一头瑞兽。这要看你的造化了,也要看你与我佛的缘法究竟有多深。只是,菩提,你要记住,虽然你是佛道巫三修,可你终究也是我佛门中人。佛门有戒,你还需收敛顽劣,不可胡乱杀人。菩提,你可能做到?”

    依菩提没有犹豫,当即回答说:“弟子谨遵师父的教诲!”

    “孺子可教。你且过来。”满都拉图冲着依菩提招了招手。

    依菩提走向满都拉图,满都拉图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依菩提的头顶之上,口中喃喃有词,朱弦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满都拉图在说些什么。可依菩提却听得极其认真,她虽然也从未接触过这种语言,但好似天生就能听懂一般,小脑袋也微微点动,似乎完全明白了满都拉图的话。

    “好了,受戒完毕,膜顶既成,从此你便真是我佛门弟子了。”

    依菩提收敛心神,极其恭敬的说道:“弟子以后必然谨守戒律,不敢僭越。弟子受奸人所误,习得巫术。今后弟子必将勤修佛道二门,定要将体内巫术传承逐渐消除……”

    满都拉图摆了摆手,打断了依菩提的话,说道:“这倒无妨,天下本由巫妖对立而成,佛道及西方传承,都乃大巫之后。巫门本无恶,恶在人心之间。只要你谨守戒规,巫术也并无妨。顺其自然,无需刻意而行。”

    依菩提略感愕然,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弟子明白了。”

    “菩提,你且将这十五年之间发生之事,详细告诉为师。”满都拉图招了招手,又对依菩提说道。

    依菩提点点头,随着满都拉图就在这草原之上盘腿坐下,开始缓缓从自己记事开始,也就是那个假满都拉图找到她开始将一切详细的讲述给满都拉图听。

    草原上的天色缓缓暗了下去,风也渐渐起来,青草朝着同样的方向倒伏下去,微微颤抖着。(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