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65章 后院起火

第0365章 后院起火2017-11-11 22:24:6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并没有询问严晓远严大掌柜所来何事,只是说道:“少掌柜可以转告严大掌柜,他若有所求,就先帮我做点事吧。”

    严晓远二话不说,直接道:“我可以代家父答应许少,许少请明言。”

    许半生笑着摆了摆手,摇头道:“这事儿你做不了主,还是等你父亲来了吴东之后再说吧。”

    严晓远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因为许半生轻慢而感到不悦,而是问道:“许少知道家父此行所为何事?”

    “后院葡萄架摇摇欲坠了吧?”许半生笑着说完,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严晓远却是听了心中暗惊,许半生虽然没有明言,但是这话一听就知道他的确是已经推演出严大掌柜为何要来吴东了。

    说起来这还是严晓远种下的恶因,他来吴东,是严大掌柜所不赞同的,但是严晓远想试一试,严大掌柜也就随他。

    严大掌柜从一开始就知道严晓远此行不善,但是他还是允许严晓远来了,这就是为何在知道严晓远被废了之后,严大掌柜依旧可以平静以待的原因。

    对于严晓远的遭遇,他不可能不心疼,那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啊。

    但是,这本就是严晓远命中之劫,严大掌柜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是无法让严晓远避开此劫的。而且对方又是如此大能,严大掌柜就更加没有报仇之心。

    当然,最关键的是严大掌柜知道严晓远今后还有修行的缘法,也就是说,目前看起来严晓远似乎已经废了,断了修行之路,但是其实他还是有机会再回到修行者之中的。这就让严大掌柜更加生不出报复之心。并且他很怀疑,解铃还须系铃人,废了严晓远之因落在许半生身上。说不定最后还需要依靠许半生才能让严晓远恢复如常。

    这是题外话。

    严晓远来到吴东,除了自己深受其害。成了废人,还给僵尸道也种下了隐患。

    除了严大掌柜,僵尸道也有很多人不满严晓远的作为,这尤其在许半生把严晓远废了之后,矛盾就更加突出。

    严大掌柜上次来了一趟吴东,几乎什么也没干,就回到了湘西。即便严晓远是他的儿子,这种不作为的行为也遭到了僵尸道很多人的诟病。

    严大掌柜强行将其压制下去。但是矛盾依旧在暗中积累。

    到了今天,这些矛盾终于爆发出来,一经爆发,就连严大掌柜也有些控制不住了。

    压力当然不会全来自于僵尸道内部,说穿了,僵尸道也是严大掌柜自家的生意,再如何发难,也还不会到达不可收拾的地步。尤其是严大掌柜加上孟可这个绝对忠心的拥趸,致使僵尸道上下,也绝对无人敢直面挑衅严大掌柜的权威。

    但是。任何一个门派,或者一个家族,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人。

    僵尸道也不例外。

    同为严姓的还有许多分支。一个从三代之前开始就逐渐脱离僵尸道核心的分支,在这样的时刻突然爆发了。

    首先是那一支出了一个修行的天才——任何一种形式的逆袭,都必然伴以天才的产生,没有天才,就意味着实力太差,而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之下,是绝不会有人胆敢试图逆袭的。

    有了天才,就意味着实力大幅的逼近,纵然比起严大掌柜和孟可二人的联手还是差了许多。但是至少那个叫做严琦的家伙,已经完全不怵孟可。甚至和严大掌柜也未必就没有一战之力。

    若仅如此,严琦也不敢轻举妄动。直到他招揽到了一个强援。

    在修行路上真是没有公平可言的,整整一个家族,或者一个人数庞大的门派,在面对一个绝对的高手面前,就可能什么也不是。

    在单纯的武道之上,一个人的实力再强,他能一对十,未必能一对百,而一对百,已经绝对是极限了。

    就好像当年的赵子龙,说起来长坂坡七进七出何其威风,但是,那是建立在曹操下令要活捉他的基础上的。若是曹操宣布死活不论,赵子龙面对曹操十万大军,又怎么可能从容进出?说句不好听的,一支百人的长矛队,就足以让赵子龙饮恨长坂坡。甚至于,二十人的弓箭手,就足以将赵子龙留在长坂坡上。

    但是在修行者中,一对百乃至数百,都并不是没有可能。

    不可否认的是,林浅若是愿意,哪怕面对昆仑这种超级大派,也绝对可以从容的单枪匹马闯入昆仑,予取予求,杀的昆仑毫无还手之力。

    而若是对上僵尸道这种本就相对微末的门派,林浅一人就足以将其屠戮一尽。甚至于,如今的许半生都未必不能做到。

    严琦找到的帮手就是如此,那是一个道门的高手,出身门派都不详,甚至连名字严大掌柜都认为是假的。

    但是严琦却管不了那么多,他只是看到了夺取掌柜之位的希望,在确认罗伟正的确是个高手中的高手之后,他就带着罗伟正找上了门。

    理由冠冕堂皇,无非是说严大掌柜连自己亲生儿子的仇都不敢报,并且当初严晓远去往吴东,本就遭到僵尸道上下的反对,严大掌柜教子无方,已经不再适合坐在大掌柜的位置上了。

    孟可勃然大怒,他对严大掌柜那绝对是忠心不二,谁想挑战严大掌柜的权威就必须先过了他那一关。

    一怒之下拔刀相向,可孟可就连严琦都打不过。

    本身的实力就略差,加上怒火攻心又影响了发挥,严琦有恃无恐信心爆棚,于是很快占据上风。

    眼看着孟可就要为严琦所伤,严大掌柜不得不出手相助,那个名为罗伟正的道士,喊了一声“无量天尊”,便出手将严大掌柜拦下。

    高下立判,只一招而已。严大掌柜就知道自己绝非那个罗伟正的对手。

    罗伟正就如他的名字一样,装的十分伟光正,他一掌将严大掌柜拦下。却任凭严琦一拳打在孟可的胸腹之间,受了重伤。口中还得了便宜卖乖的说道:“大掌柜如此以大欺小,贫道虽是外人,却也看不下去。算起来,严琦小友乃是你的孙辈,严大掌柜如何不顾身份,竟然向其出手?”

    孟可虽然一口血喷了出来,但是听到罗伟正这黑白颠倒的话,还是气的怒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们僵尸道内部的事情岂容得你一个外人插手?严琦目无尊长,不知尊卑,竟敢挑战大掌柜的权威。漫说掌柜的教训他一番,便是杀了他,也与你一个外人无涉。”

    罗伟正哈哈大笑,道:“孟可,你维护严大掌柜情有可原,可难道因为长幼尊卑,他严大掌柜就能够一言堂了么?我只看见严琦力谏不得,便行使弹劾之权。难道你们僵尸道已经到了掌柜的便可一手遮天不分黑白的地步了么?就连我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你们这僵尸道中,也不知道多少门人弟子早已不忿。只是碍于大掌柜的淫威,不敢声言罢了。”

    此话一了,纵然一听就是强词夺理,而且简直满口胡言,但是却得到了许多严琦的支持者的附和和拥护。

    纵然也有人站在严大掌柜这边痛斥严琦的,可是,严琦有恃无恐。

    严大掌柜不过初登舌之境的实力,即便是严琦自己,也有一战之能。纵观其左右。没有一个达到舌之境的高手,而严琦这边。却有一个身之境的高手相助,他又岂会有半点忌惮之意?

    来之前。严琦多少还有些心慌气短,毕竟挑战大掌柜,这是犯了极大忌讳的事情。但是看到严大掌柜和罗伟正有一招的交手,他就看出,严大掌柜远不是罗伟正的对手。就算是整个僵尸道的人都站在严大掌柜那边,罗伟正加上他严琦,也足以颠覆整个局面。

    更何况,他这边可也有不少支持者。

    而严大掌柜那边,支持者虽有,可更多的,也都是在看风向随时准备见风使舵之辈。

    这真是一种悲哀,任何一个门派或者家族,都少不了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大家只想着反正不管谁当掌门或者掌柜族长,总归轮不到他们,只要他们的利益无损,谁愿意当这个领导者就让谁去好了。而且,争斗的越是激烈,他们这些旁观者能获得的好处就越多,他们虽然谈不上乐见其成,也绝对静观其变。

    尤其是严晓远的所作所为,平日里在僵尸道中也是张扬惯了,知道他出事,现在殃及严大掌柜,这些人心里竟然还会隐隐有些快意。

    “掌柜的,晓远叔当初说要去吴东,我们一直在反对,这你认同的吧?”严琦占了便宜,看着严大掌柜安排人为孟可治伤,他还要故作姿态的说着。

    严大掌柜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也不知为何,严琦心中竟然闪过一丝慌乱,这长期以来,严大掌柜在僵尸道中建立的绝对权威,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挑衅的。

    但是严琦很快意识到,严大掌柜现在已经是秋后之蝉,自己完全无需对他有任何畏惧。现在自己是带着他那一支所有人的希望来征讨严大掌柜的,这掌柜之位,他势在必得。

    见严大掌柜没回答,心里稍有些发虚的严琦,又大声喊道:“这几年来,我这一脉,在我父亲和我的共同努力之下,已经超过了掌柜您那一脉,成为僵尸道中最能赚钱的一脉,这一点,大掌柜想必你也不会反对吧?咱们虽然是修行者,但也是生意人,生意人自然要以利图之。大掌柜你赚钱赚不过我,晓远叔又犯下如此大错,你作为大掌柜竟然都不敢为我僵尸道去报仇。这让江湖上的朋友们,怎么看我们僵尸道?以后我们出去,岂不是得夹着尾巴做人?”

    “以你所见呢?”严大掌柜心知肚明,便干脆逼严琦说出他最终的目的。

    严琦丝毫都不遮掩,直接说道:“你让出大掌柜之位,有能者居之,晓远叔的仇可以不报,但是必须为我僵尸道正名!谁做到,谁便是新任大掌柜!”(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