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68章 平凡之路

第0368章 平凡之路2017-11-11 22:24:10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再如何神通广大也不可能知道现在严大掌柜心里的想法。

    不过他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这种时候,他并不介意严大掌柜将其畏如狼虎。

    和严大掌柜的接触,虽然对方一直在示弱,可许半生从未真正将对方视为鱼肉。单纯的实力对比,许半生肯定占优势,但是要说起老谋深算,许半生绝对不如活了五六十年的严大掌柜。

    严大掌柜越是对许半生心存忌惮,对许半生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否则以他的老谋深算,许半生还真有些担心半路上他出什么幺蛾子。

    严大掌柜走后不久,龙潜坤恰到好处的给许半生又发来一条消息。

    “已出发,预计明日午前抵吴。”

    看过之后,许半生随手将消息删除,嘴角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在堂吉诃德酒吧,常来的客人们已经很久都没看到夏妙然了,更别说是她上台演唱。可是今晚,这些客人感到了意外,他们很早就看到了夏妙然,纷纷都在猜测她会否登台演出,甚至不少人都开始发消息给自己的朋友,说是又看到夏妙然了,于是酒吧人满为患。

    许半生和严大掌柜谈事情的时候,夏妙然一直呆在吧台里,清清浅浅的招呼着客人,那些客人问她是否会上台表演,她也不说。

    但是当她看见许半生嘴角漾起了一丝微笑之后,夏妙然决定,自己今晚一定要唱个两首。从许半生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今晚很高兴,显然是这段时间的谋划有了结果。尤其是僵尸道竟然在这样的时刻也出了问题,直接使得他们作为一个意外。但却是相当美妙的意外被记入到许半生的计划中来。

    茅山派看来是要倒大霉了。

    拿了自己心爱的吉他,夏妙然坐在吧台里调音,光是这一幕。就足够让酒吧里的客人们兴奋不止。

    过了会儿,当夏妙然走上小小的舞台的时候。酒吧里顿时群情激昂,其热烈程度,就好像夏妙然是天皇巨星一般,那热切的场面,恐怕让许许多多职业歌手都会感到汗颜。

    “新歌,平凡之路。”夏妙然简单的清了清嗓子,一串音符从她的指尖流淌出来,然后。是她美妙的歌声。

    这首歌是韩寒作为导演的第一部电影的主题曲,但实际上和韩寒这部电影没什么关系,朴树把这首歌给韩寒的电影,一是因为韩寒为这首歌贡献了一句词,二是以为打歌的需要。

    从精神上而言,韩寒和朴树有些相似的地方,所以这首歌虽然并非为这部电影所创,但也从某种程度上契合了这部电影的思维。

    朴树暌违十年,重新开嗓,这本就是相当大的卖点。而韩寒的第一部电影,作为国民岳父,也是相当轰动。强强联合。使得这首歌在发歌伊始,便出现了相当轰动的效果。

    当然,这首歌本身也是不错的,否则夏妙然也不会演唱这样一首歌。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

    台下叫好声不断,酒吧的气氛简直达到了高声掀瓦的地步,一度让酒吧的工作人员很担心这帮人的叫喊频率会让酒吧坍塌。

    许半生却在这欢呼声中。缓缓起身,离开了酒吧。

    夏妙然看在眼里。她只是安安静静的结束了这首歌,然后甚至又唱了几首歌。彻底满足了那些一直以来都是为了她才会来到这间酒吧的客人们,这才放下吉他,鞠躬,道谢,离开。

    走到停车场,夏妙然拉开车门跨上自己那辆兰博基尼,果不其然,许半生就坐在副驾驶,安安静静的等待着夏妙然。

    “回家?”夏妙然问到。

    许半生却笑着摇摇头,道:“找个风景秀美的地方吧,和你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好像还从没给过你花前月下的约会。今天履行一下作为男人的责任吧,明天开始,大战就拉开序幕了,恐怕未必再有这样的心情。”

    夏妙然笑着打着方向,将车子一路朝着白马山的方向驶去。

    白马山坐落在吴东市内,可以鸟瞰整个吴东的夜景,虽不壮观,但也繁华,素来都是情侣约会的好地方。

    坐在车里,俯览着吴东城的夜景,许半生第一次发现,原来吴东也有安详宁静的一面。

    以前这样的时候很多,他总是坐在太一观的墙头之上,看着黑漆漆的大青山,四下里连一盏灯光都没有,但是宁静。除了虫鸣鸟叫,再没有任何的声音。

    在这里,脚下是密密麻麻的灯光,但是尘世里的喧嚣和繁华却丝毫影响不到这里。这里就像是隔绝了人世一般,但那些灯光却又真实的像是触手可及。

    从离开大青山来到这都市之中,许半生就再也没有享受过哪怕片刻的宁静。

    所有的事情就仿佛主动找上门的,许半生坐在那里好端端的也会无辜躺枪。

    有时候,许半生甚至都要怀疑这是不是林浅那个老东西的安排了,反正他一向不着调,如果许半生这一年来的遭遇一定要有个安排者的话,似乎除了林浅莫属,至少,他是唯一有能力也有可能去做这些事的人。

    目的?

    似乎很简单,他只是在让许半生慢慢的发现瞒天偷命的真实意义所在,或者干脆就是为了让许半生和这个世界发生割舍不断的联系,尤其是跟修行者们,这样,即便有一天天道正视了他的存在,也绝不敢轻易的将其抹杀。

    甚至于不需要什么目的,更加不需要什么理由,因为林浅本来就是这么个没溜儿的家伙。这老东西,自己明明拜的是真武大帝,却能将其称之为大盖王八,还有什么比这老东西更不靠谱的存在么?

    想起和老东西在山上的日子,尤其是山下的那个李寡妇。许半生嘴角的笑容就洋溢的更深了一些。

    夏妙然挽着许半生的胳膊,将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

    转过头,许半生在夏妙然的嘴唇上轻轻一吻。道:“会不会担心?”

    夏妙然知道,许半生指的是明天将要发生的事情。她笑了笑说:“跟你在一起有什么可担心的。”

    许半生哑然失笑。

    抓着夏妙然的手,他说:“刚才龙潜坤又发来了消息,说封之洞他们已经上路了,预计明天午前会到。不过我估计封之洞不会等那么久,他一定会提前来到吴东。看看时间,顶多午夜时分他也就到了,然后马不停蹄赶往茅山。”

    “他是去讲和?”

    “天下第一大派,即便外强中干。也绝不可能跟茅山派讲和的。况且也无和可讲。茅山派只是暗中使坏,挑唆昆仑和太一派的关系,这东西能有什么和可讲?龙潜坤做的很聪明,聪明到让封之洞即便万般不愿意,也必然会下山此行。既然来了,他们就断不可能跟茅山讲和,那只会让他们昆仑名门正派的威名受损。昆仑和太一不同,他们靠的从来都是这些虚名活着。”

    “龙潜坤到底是怎么让封之洞不得不下山的?”夏妙然不解,问到。

    许半生笑了笑,再度亲了亲夏妙然的嘴唇。那厚厚的双唇,不光是看起来的时候觉得性感,亲起来的时候。也会觉得格外的舒服。

    “我们这段时间在吴东做的事情,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了,昆仑自然也有所耳闻。并且从前些日子开始,就有人刻意的将昆仑派曾经找过我麻烦的事情散播出去,明里暗里都在指摘昆仑助纣为虐,似乎和茅山派一起有什么阴谋。虽然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是,像是昆仑这样的门派,绝不可能指望天下的修行者都是智者……”

    夏妙然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哪怕是为了让修行者们看一看。昆仑这次也必须做出和茅山派决裂的姿态。封之洞这个掌门,当的真是不轻松啊。刚坐上掌门之位不久,就要替龙潜坤擦屁股,也算躺枪了。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大举进攻茅山派,岂不是又会给人一种杀人灭口的感觉?”

    “原本我是希望十七局史一航来推波助澜的,可是既然有了僵尸道,那就无需史一航他们这些官面上的人了。我之所以说封之洞会提前来到吴东,然后直奔茅山,就是因为我预计到他还是想和茅山派暗通款曲,这样就可以将事态控制在一个不会泛滥的程度之内。他怕的也无非是变数而已。可既然是变数,若是能被他控制,也就不成其为变数了。”

    夏妙然彻底明白了,她还有最后一个疑问:“那严大掌柜岂不是也应该现在就赶赴茅山?”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不着急,让他们先勾结一下先,明天再让严大掌柜去恶化事态。到时候,封之洞就真的被放在了架子上,绝对下不来了。他必须清剿茅山上下,否则,他和佘长风的暗通款曲,就真的会被作为昆仑茅山勾结的证据了。要知道,前段时间可都是传闻,而茅山干的那些勾当,我这里可是都有实证的。封之洞不尽全力,我就公诸于天下,到时候天下的修行者,不会怨怪昆仑,但却会将矛头指向封之洞。封之洞是个聪明人,即便知道自己上了当,也会生吞这枚苦果。”

    夏妙然笑着点头,轻轻的在许半生的肩膀上捶了一下:“没看出来,你居然还真是挺有心机的,你这隐藏的也太深了。你这是明知道封之洞要做什么,却一步步引其入彀,然后他就成了瓮中之鳖。”

    “昆仑这段时间没出什么好人,也该他们出些力气了。没有他们,茅山的事儿也没那么复杂。而且,我总是怀疑,僵尸道的那个什么罗伟正,倒是和昆仑的关系会大一些。或者,和封之洞的关系会大一些。这个封之洞,我也总觉得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漏看了他的,明天之后,应该就会水落石出了。”

    夏妙然这时候也才想起,封之洞是带艺投师,这个人的背景的确是有值得怀疑的地方。(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