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70章 自作聪明

第0370章 自作聪明2017-11-11 22:24:12Ctrl+D 收藏本站

    封之洞率众于午夜时分赶到了吴东,随即马不停蹄,直奔茅山。

    吴东机场到茅山不过百里之遥,一个小时之后,封之洞等人便出现在茅山脚下。

    茅山上下,如临大敌,佘长风今晨心中有感,卜了一卦,卦象所示,将有大敌来犯。

    佘长风并未将此告诉任何人,因为他知道,来犯之敌并不是针对茅山派,目的仅仅是他一人而已。茅山上下所做的任何事,其实都不过是他一个人的决定。

    这一日,佘长风闭门不出,摆下七星不动阵,只想联系上一个人。

    人倒是联系上了,可对方告诉佘长风,这一难,必须佘长风自己抵挡过去。原因很简单,此番来犯之敌,并非最终的阻碍,那个人还要保留自己的身份,与最终之敌决战。

    听到这话,佘长风的心冷了一半。

    佘长风的修为并不算太高,舌之境而已,不过即便是茅山派的道士们,也只认为自己的掌门是鼻之境巅峰的修为。很长时间以来,佘长风都隐瞒了自己的真实修为,为的就是防止有强敌来犯,隐藏修为至少可以示敌以弱,然后出其不意的突施杀手。

    但是这一次,以卦象来看,佘长风就知道凶多吉少。

    不过好在略微安慰的是,那人说最终之敌不会来,这也就意味着许半生以及林浅都绝不会出现。

    至于其他人,再如何强大,终究也有限吧。

    佘长风对于自己的实力并没有太多的自信,但是他却相信自己想跑还是问题不大的。

    他若跑了,就会让茅山派迎来百年罕见的重创,虽不至被灭门。但是从此一蹶不振,甚至让后人难以听闻茅山仙名,这却是必然的。

    可是茅山派又与他何干?佘长风从未忘记过。三十年前,他是如何被茅山派众人瞧不起的。他更加从未忘记过。他之所以会被茅山派的掌门和长老们重视起来是因为什么原因。

    没有那个人,没有当初的那个秘密,他佘长风依旧只是茅山派一名籍籍无名绝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普通弟子,到这把年纪,说不定都被扔到外门去接待那些进山的游客们去了。

    对于茅山派,佘长风毫无感念之情,要说有什么情绪,那也只是恨意而已。

    若非茅山派对他毫不重视。他又怎么会偶遇那个假的满都拉图,然后又怎么会发现那个秘密,以至于遇见那个人,从而这二十多年来,都在为这件事奔忙。

    眼看,所有的努力即将在不久之后得到最大的回报(其实即便成功了,佘长风也很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够如同那人所言,被带入到先天境界,从而实现长生。他之所以为那人效命二十余年,一是因为他无力反抗那人的本事。二是因为那人真的改变了他的资质,使得他从一个并无太好资质的普通修行者,一跃成为茅山派上下炙手可热的培养对象。而对方,仅仅只用了几个时辰就完成了这样的改变),偏偏出现了许半生这样的强敌。

    从之前的情报来看,许半生应该是舌之境的实力,一个十八岁的少年,竟然就已经达到舌之境,可想如何天才。而他身后的太一派,更是道法第一家,天下术数莫出其右。这使得这个天才愈发的天才。

    但是即便如此,佘长风其实也没有太多可以畏惧的。

    毕竟。许半生不过是一人而已,哪怕他身边开始凝聚越来越多的人。也不过数名舌之境左右的高手罢了。倾茅山全派之力,佘长风也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一个神通造化堪比仙佛之人,佘长风相信,即便许半生在这短短一年间实力更上一层楼,进入到身之境,他也无所畏惧。

    可是,前不久的一件事,让佘长风震惊了。

    许半生杀死了满都拉图,战胜了金日旬,这些都没什么。可是,他竟然帮助一名妖灵塑成肉身,更可怕的是那名妖灵在成就肉身之后,修为竟然似乎不退反进,这简直就是仙佛才能有的手段。

    这让佘长风不得不重新审视许半生,而原先对那人如此重视许半生的行为,他的态度也从不屑和不解,变成了凝重。

    这个许半生,他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

    强敌来犯,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许半生似乎还不打算出手,那么不管来者是什么人,佘长风自问都有一搏之力。即便打不过,总也能跑得掉。等到茅山派无力支撑,想必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始作俑者,就不能不露面了吧。

    在房里关了一整天,直到茅山所有的院落都点上了灯火,直到所有的游客都离山而去,佘长风才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命小童撞响观中召集所有弟子的铜缶,沉闷的当当声响在观内绵延回荡,从茅山的长老,到最底层的弟子,都朝着掌门院集中而来。

    佘长风依旧是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颌下的三绺长须让他看上去格外像是超然世外的得道高人,甚至说有仙家风范也不为过。

    但是,他亲传的弟子,以及部分长老,却都知道佘长风这些年究竟在做些什么勾当。他们也曾有人为其不齿,可如今都已深陷其间,别的不说,光是大量的金钱带给他们的快意生活,使得他们换身行头就能下山一掷千金纸醉金迷,这种挥霍无度的日子,早已让他们欲罢不能。

    更何况,佘长风还传了他们一套功法,这套功法,更是让他们不得不屈从于佘长风。

    这套功法看上去就像是一套正常的道门功法,可是修行一段时间,体内气息开始源源不绝之时,后遗症也就出现了。若不服用佘长风亲手炼制的某种丹药,就会经络闭塞,功力全废。死倒是似乎不会死,但是即便是功力尽失也绝对让他们不敢违逆佘长风的命令。

    他们唯有更加疯狂的声色犬马。以绝对的放纵来麻痹自己当初的道心,进而死心塌地的成为了佘长风的走狗。

    佘长风好似丹药有限,发展了大约十几名嫡系之后。就再也没有继续下去。茅山派中,大多数的弟子还是正常的。勤勤恳恳的只为修行,对佘长风的所为毫无所知。

    佘长风并未告诉他们大敌来临,而只是告诉茅山弟子,今夜将有贵客临门,众人不要晚修,贵客不到不许休息,要灯火通明的迎接贵客。

    那十几名佘长风的嫡系,多少看出些不对劲的地方。他们彼此面面相觑,然后看着佘长风驱散了观中众弟子,只留下他们十余人。

    这时候,佘长风才说出了真相。

    “今晚夜半之时,将有强敌来临。卦象很微妙,既显示对方敌意甚重,却又显示此事可能有转圜之机。今夜注定无眠,无论对方意欲何为,我茅山上下唯有集中全力迎敌。若能平安解决最好,若是不得不动手。诸位,请一定倾尽全力。茅山存亡,怕也只在诸位一念之间。茅山若在。诸位安在,茅山若亡,诸位与本座……”佘长风仿若暗自神伤的低下头去。

    众人心中皆骂,这个狗东西,不就是想让我们拼命么?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现在明明是关起门来说话,佘长风却还是不实不尽,满口尽是关怀之语,可谁又能听不出他最后那句“茅山若在,诸位安在。茅山若亡,诸位与本座……”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呢?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威胁他们,你们要是敢不尽力御敌。可别怪老子以后不给发药。

    只是众人不敢跟佘长风较劲,一个个也是表现出群情激昂之状,表着决心,什么誓与茅山共存亡,或者是掌门所指敢不所向披靡。

    面对这样的茅山众人,佘长风也只是心中冷笑不止,他很清楚这帮人为何如此,也知道这帮人心里究竟会想些什么。

    “本座见诸位如此奋勇,心中着实安慰。不过,卦象之中既有转圜的可能,咱们就还是先礼后兵。现在,首要搞清楚的是对方究竟是些什么人。”

    其中一名长老站了出来,拱手道:“贫道这就派人去查探,究竟要知道知道什么人胆敢冒犯我茅山圣地。”

    佘长风点了点头,他知道这老东西在想什么。他肯定是想刺探情报,一旦发现对方根本不能力敌,他就远走高飞。毕竟,功法的后遗症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之后才会发作,他多少还有些时间可以想办法找出应对之法,哪怕十余年来,他依旧没能找到对付那套功法的后遗症的方法,可总好过于当场死在这里。

    可是佘长风也并不去揭穿他,这种事,就由得他去好了。

    佘长风相信,除去许半生和林浅师徒二人联袂而来,否则,这天底下还真没有哪门哪派会让他茅山派战也不敢战就直接溃败的。

    “那便有劳薛长老了。”佘长风面无表情的摆摆手,那名薛姓长老便领命而出。

    其他人见状,也是面面相觑,有些后悔自己没更早站出来,有些则是在想一会儿若是发现不敌,自己应该如何去做。

    佘长风大概也很难想到,这帮人平时看上去似乎都极其忌惮功法的后遗症,但真遇到大事,却一个个都存了开溜的心思。

    有佘长风的大弟子凑上前去,低声问道:“师父,您估计会是什么人?”

    “总不过与许半生有关罢了。”

    “会否是十七局的精锐?”大弟子又问。

    佘长风摇了摇头,道:“十七局便是倾巢而来,又当如何?他们的职责是维稳,而不是制造争端。真以为十七局有什么太强的实力么?”

    大弟子沉默半晌,双眼远眺远方,口中忽道:“若是师父的卦中足够凶险,那么弟子大概能猜到来犯者何人了!”

    佘长风瞥了自己的大弟子一眼,心道用得着你自作聪明?真以为这里多数人心里没点儿数么。这事儿必然跟许半生有关,而许半生能够利用的非他之外的力量,也无非就是昆仑而已。

    只是昆仑么……

    **********

    新年快乐!(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