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71章 麻杆打狼

第0371章 麻杆打狼2017-11-11 22:24:13Ctrl+D 收藏本站

    当得知真的是昆仑当今的掌门封之洞率众上山的时候,佘长风也感觉到了意外。

    如果是从前的那位掌门,佘长风当然不会感到有任何意外。

    和龙潜坤之间,佘长风是打不了什么交道的。

    从门派大小上来说,茅山和昆仑之间基本上可算是差着好几个量级。从历史渊源上来说,茅山似乎比昆仑更正统,历史也明显更加悠远流长。

    这就直接导致了茅山和昆仑之间,谁也看不起谁。

    一个是以现在的第一大派自居(这个第一大派指的是规模和整体实力,太一派这种妖孽般的存在是不会被计入在内的),而另一个,则以道术正宗自矜。

    彼此之间,谁也没法儿说服谁,于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可能的不要有什么往来,省的见了面会起争执。

    别说这两派之间了,昆仑和龙虎山,或者茅山和龙虎山之间,也颇有这种状况。龙虎山毫无疑问是道教的发源地之一,至少是天师派的发源地,这就使得他们更加的自珍自重,自视极高,哪怕昆仑这样的名门大派,他们也并不放在眼里。甚至就连太一派,他们也视其为自己的传承之一,不过考虑到林浅这百年来的实力之强,龙虎山对太一派还是比较客气的。

    因此佘长风和龙潜坤之间,除了彼此知道对方姓甚名谁道号如何,甚至连面都没见过。每有道教的大会,需要邀请道门的高人参加,主办方也会充分考虑大派之间相互瞧不起的事实,尽可能不安排他们同场出现。

    如果昆仑现在还是龙潜坤当家,前段时间被茅山阴了一把不得不去对付许半生,现在被人家的掌门率众找上门讨个说法这倒是也正常。

    可是现在的昆仑。其掌门可是封之洞啊,说起封之洞,那就真的是佘长风的老熟人了。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佘长风还得管封之洞叫一声师兄,不过二人与那位神秘的高人都是有师徒之实而无师徒之名。所以这个师兄弟的关系从本质上也并不算完全成立。

    这是埋藏在佘长风心里二十多年的秘密,此刻听闻来者竟然是封之洞,佘长风又是轻舒了一口气,同时心底又有隐隐的担忧。

    轻舒一口气的原因很简单,既然和封之洞也算老相识,并且都是为同样的目的为同样的一个人在办事,那么彼此之间肯定多了许多商量的余地。难怪卦象之中极尽凶险,却又表示颇有转圜余地。

    而隐隐担忧的原因也并不复杂。

    一个秘密被深埋在心底二十年。所涉及到的人其实并不多,而知情者之中,有一个已经死了,现在由于一些时势的缘故,另一个知情者却不得不以敌对的面貌出现在自己面前。关键佘长风所拥有的实力比起对方是较弱一些的,他就不得不防着对方会生出杀人灭口的心思。

    两方面的原因都挺单纯,可混杂在一起,局面就显得有些复杂了。

    正在心怀忐忑之际,封之洞一干人等已经站在观门之外,早有茅山弟子前来禀报。佘长风也不得不站起身来,长身整理道袍,做出仙风道骨之状。前往观前迎接。

    观门早已大开,无论如何,就算对彼此之间的地位颇有争议,可昆仑这样的大派,又是掌门亲自前来,大开观门迎接还是必须做到的。

    茅山弟子分作两列,在观门内的甬路上分作左右夹道迎接。

    这是迎接,同时也是一种防备。这夹道队列,也是一个阵法。名为阴阳路。

    两边的弟子,一列是代表着纯阳的青色道袍。而另一列,则是代表着至阴的灰色道袍。

    一青一灰。黑白分明。茅山道术的气势,也隐约透露出来。

    封之洞哂笑摇头,心道这阴阳路本是相当有分量的阵法,可就凭这些人的低末修为和造诣,恐怕也就是对付对付普通人的水平,想对付他们昆仑,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门口有观中的执事迎接,彼此客套着,可那执事却并不引领封之洞等人入内,只是让他们过了观门,便有意无意的将他们挡在原地。

    封之洞倒也不着急进去,一来毕竟是茅山派重地,在没有完全撕破脸之前不便硬闯,二来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即便跟佘长风是旧识,也还需佘长风亲自出来迎接,否则,岂不是坠了昆仑天下第一大道教门派的威名?

    佘长风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一出门就打着稽首,高声说道:“无量天尊!贫道今晨便知夜间有贵客来访,却不想竟是昆仑新科掌门大驾光临。实在是有失远迎,还望元紫掌门勿要见怪。贫道这厢有礼了。”

    封之洞看了一眼佘长风,二十年不见,佘长风倒是更有逼格了,颌下长须迎风轻摆,还真是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模样。

    只是,对于佘长风,封之洞再清楚不过,没有那个人的话,佘长风只不过是个废物罢了。

    “无量天尊!”封之洞同样高诵一声道号,然后又说:“长风真人客气了,是我等冒昧造访,还望长风真人不要见怪才是。”

    “呵呵,好说。”佘长风此刻已经走到了封之洞的面前,两人相互打量,二十年不见了,有些东西还是要确认一下的。

    似乎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谈判之意,两人才各自安心。

    他们现在这种状况,颇有些麻杆打狼两头害怕的意思,其实都不想径直撕破脸,可又都得防着对方出幺蛾子,这种感觉,着实心尖微悬。

    两人各自率领门下,就这么在观内的天井之中站着,对视着,佘长风很长时间都不说让封之洞进去。

    最终还是封之洞高宣一声道号:“无量天尊!长风真人就不请我等进去么?贫道及同门一路奔波,也颇有些累了倦了。”

    佘长风这才哈哈一笑,轻捻颌下长须,道:“见到元紫掌门的仙姿。一时忘怀,倒是忘了请诸位入观了。恕罪恕罪。左右闪开,还不快快有请昆仑道友入观?!”

    一声令下。左右阴阳路立刻闪出更大的空间,佘长风也做了个请的手势。可却一做完就转身先走,并不是领路,只是不甘落在封之洞之后罢了。这做派,明显是告诉所有人,你昆仑掌门又当如何?我千年古观,底蕴昂然,谁也别想在我面前摆谱儿。

    封之洞冷冷一笑,也不放在心上。他这趟出来是要做给天下人看,而不是计较一时得失,更何况他跟佘长风还有不能明言的关系。

    穿过正殿,到了后院,请入一间偏房坐下。封之洞进去之后,其他人都被拦住了。

    其他人还好点儿,邹南芳当时就怒了。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说你们茅山也是千多年的门派流传,这气度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贵客登门,怎么冒出来这么一群?”

    一群!

    这意思是将门口挡住他们的那几名道士当成狗了,人哪有说一群的?

    茅山派的道士们也怒了。一个个指着邹南芳就斥责了起来,这也就是他们自己的地盘,在自家老祖面前不敢口出污言秽语。否则,估计早就连带昆仑十八代祖师爷一块儿骂进去了。

    邹南芳一个人,毫无惧色,面对诸多茅山派的道士挥斥方遒。

    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窝了一肚子气,这帮茅山派的道士,竟然摆出阴阳路把他们挡在观门之内,虽说是把他们让进了门,但是却一步都不让继续往前走。佘长风到了之后又摆足了架子,若不是封之洞一开始就嘱咐他们要多加忍耐。恐怕邹南芳早就发作了。

    到了正殿,本该就此落座。可竟然穿了过去,只让进区区一间偏房。这对昆仑众人来说。已经是一种莫大的侮辱。昆仑的弟子出外行走,到哪儿不都是正殿奉迎还唯恐招呼不周的待遇?到了茅山,给了偏房呆着不说,竟然还有人敢阻拦他们入内。

    这叫邹南芳怎么受得了。

    其他几个,苏岩本就稍微持重一些,玉涛子姚文海新近才登上长老的位置,多少显得低调一些,所以一开始倒是没吭声。韩堪本就恨不得封之洞直接跟佘长风翻脸,好贯彻龙潜坤的意图,自然不会参与论战。

    可眼见邹南芳一个人跟茅山众人吵了起来,苏岩和姚文海对视了一眼,不得不加入战团。三人言辞激烈,口沫横飞,一时间,后院偏房门口顿时鸡飞狗跳吵闹不宁。

    封之洞心里自然有火,可他今日并不想真的和佘长风翻脸,不光是考虑昆仑的问题,他和佘长风之间还有不可告人的交情呢。是以一直也无法表露出来。

    门口的动静他自然也是早就听到了的,但也故意不去理会,他不便发作,不代表不可以用其他的方式。邹南芳这个举动,倒是挺合他的心意,于是默不作声的坐下,眼看着佘长风,心道这可是你们茅山派,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处置。

    没想到佘长风也纹丝不动,半点表情都没有,对门外的争吵充耳不闻,他身后的那几名长老倒是有些动容,只是掌门不发话,他们也不敢多说。

    终究还是封之洞有些难以忍受了,这就算是跟佘长风达成一致了,两个名门大派,却像是市井村夫一样泼妇骂街,于昆仑的声誉也是颇有损伤。而且这一趟茅山之行,封之洞多多少少还有些有求于对方,要希望佘长风能卖个软,封之洞也只能先开声了。

    “长风真人,外头这般争闹,传扬出去,怕是不好听吧。”

    佘长风微微一笑,捻了捻颌下长须,道貌岸然的说道:“依照封掌门的意思,该如何解决呢?”

    封之洞不满的看了佘长风一眼,道:“长风真人,你是真要置我两派的交情于不顾了么?”这句话,就隐隐有暗示他俩的渊源的意思了,否则,昆仑和茅山虽不是敌人,可从来也都是相互瞧不惯的,哪有什么交情可言?(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