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74章 妖兽不可杀

第0374章 妖兽不可杀2017-11-11 22:24:17Ctrl+D 收藏本站

    换作平时,区区一头妖兽,严大掌柜丝毫都不会放在心上。

    别说严大掌柜,他手下绝大多数人,对付一头妖兽基本上也都是秒杀的状态,只有极个别者,可能还需要跟这头妖兽纠缠一小会儿。

    可现在的状况不同,在这样的一个阵中,视觉和听觉基本都被屏蔽了,大家只能凭借修行者的本能,去趋利避害,去和那头妖兽周旋。

    很显然,对于妖兽而言,这个阵法毫无限制作用,它必然是能看见所有人的,此消彼长之下,妖兽自然占了极大的便宜。

    严大掌柜与众人也无法守望相助,甚至还需担心误伤自己人,有此掣肘,妖兽之能就更显放大,相比之下,恐怕也只有严大掌柜和孟可不虞自身危险,而其他人都处于下风。

    正当严大掌柜思索对策之际,突然感觉到阵法之中微微晃动,一道血光陡然出现,伴以一声凄厉而短促的喊叫。

    在无法破阵的状况之下,能够听到自己同伴的声音并且看见自己同伴溅出的鲜血,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人已经出阵。

    出阵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安全退出,另一种则是直接被击杀在阵中。

    严大掌柜心中一缩,他知道,发出惨叫声的那名手下,恐怕已经身遭不测。

    急忙用巫门密法给诸人发出警示,再度示意他们这里头有妖兽的同时,也让他们不要惊慌,表示自己有办法能够破除这个阵法。

    很快,众人纷纷回以消息,独独缺了严大掌柜的一个侄孙。

    严大掌柜知道,自己那名侄孙。怕是已经遭了妖兽的毒手。

    这真可谓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还没见到正主,就已经死了一人。

    心中悲戚之余。严大掌柜也对茅山众道士恨得咬牙切齿。不管那个化名为罗伟正的道士究竟是否跟茅山有所关联,光是这一条人命。就足以让僵尸道和茅山派成为死敌。

    妖风再度来袭,严大掌柜这次并未选择避让,而是沉稳了步伐,手中的独脚铜人挟裹着千钧之力,直朝着那阵妖风之源刺了过去。

    半空中,严大掌柜又改刺为撩,手腕感觉到阻力的同时,严大掌柜的弊端也嗅到一丝极淡的兽血腥臭气息。

    严大掌柜知道。自己这一击已经得手了,心中略喜,却感觉到左肩一痛,巨大的咬合力几乎要将严大掌柜的手臂直接咬下来。

    好在严大掌柜反应及时,手中独脚铜人立刻回旋,以柄部砸向那头妖兽。

    只听到一声哀嚎,妖兽吃痛松口,严大掌柜急忙退后,不敢有丝毫的小觑,低身猫腰在地上滚了开来。

    感觉的到自己滚开的同时。地面上有沉闷的拍响,明显是那妖兽的厉爪接二连三的抓来,幸得他反应及时。才险险避开。否则,若是被那妖兽厉爪拍中,即便是严大掌柜,只怕也要丢下半条命。

    肩膀上的疼痛让严大掌柜愈发清醒,这头妖兽,只怕已经相当于人类修行者鼻之境巅峰的实力。严大掌柜虽然是舌之境的高手,可眼耳鼻塞,实力发挥不过十之三四,竟然只能勉强跟这头妖兽打个平手。

    团身而起。妖风已经不见,表示那头妖兽又发现了更容易对付的敌人。暂时的放弃了严大掌柜。

    伸手在自己的左肩上摸了一把,还好。只是皮外伤,严大掌柜的超快反应救下了他的这条胳膊。严大掌柜赶忙又向众手下发去警示,告诉他们妖兽找他们去了,以免他们防备不足。

    孟可很快传回消息,他和妖兽对了一招,一脚蹬在了妖兽的身体上,他只是被妖兽的爪风带了一下,胸膛上有几道不足为虑的伤口。

    严大掌柜突然感觉到自己身后似乎有少许的光亮,他疑惑的回过头去,却看到地上有一团朦朦的白光。

    伸手一摸,严大掌柜就知道地上那团朦朦的白光是为何物了,他急忙一蹿上前,一把抓起那物,只觉得触手一阵和暖,阵中阴邪冰冷之气,彻底荡然无存,严大掌柜的体内就仿佛燃烧起一个小小的太阳一般。

    细观手中之物,这是一枚小小的铃铛,严大掌柜尝试着轻轻的摇晃这枚铃铛,铃铛毫无阻碍的发出清脆的声响。

    严大掌柜心中一喜,立刻催动精气注入铃铛之中,手腕也不断抖动起来。

    原本没有半点光线,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犹如一潭死水的阵法之中,顿时荡起了涟漪,严大掌柜手中铃铛绽放出的朦朦白光,逐渐放大,就像是一个光源,此刻终于绽放出它应有的光华。

    清脆而悦耳的铃声也不断的传出,很快,整个大阵就为之摇晃起来。

    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大阵已经宣告被破,而破阵的却只不过是一枚小小的铃铛而已。

    这枚铃铛正是许半生交给严大掌柜的。

    他当时将这枚铃铛交给严大掌柜的时候,严大掌柜还有诸多疑虑,以他之能,当然能看出这枚铃铛虽是道家之物,但却被加持有西方的圣光,这类圣光对他这种巫门出身的人可谓是天敌,严大掌柜很不情愿接受。

    可是许半生却说这枚铃铛对严大掌柜有用,让他务必分神抵挡圣光,却原来是早就算到了有现在这样一幕。

    大阵既破,阵中各种禁制自然也就宣告不复存在,严大掌柜和手下众人再度谋面,欣喜之余,却又很快看见地上已经肠穿肚烂的那名死于妖兽爪下之人,众人脸上的神情又肃穆起来。

    很快,变作愤怒,众人尽皆四下寻找那头妖兽,妖兽倒是也很机敏,铃声响起它就知道不对,早已朝着山上逃窜而去。

    严大掌柜又岂能容那妖兽逃窜,他大喊一声:“尔等朝玉晨观去,我去追那妖兽。”

    众人醒得。一旦严大掌柜带着那枚铃铛离开,这大阵恐怕就又将恢复原状,众人也是不敢怠慢。急忙朝着玉晨观掠去。

    而严大掌柜则将铃铛纳入怀中,犹如离弦之箭一般追向妖兽。

    妖兽奔跑虽快。可严大掌柜也是脚程极佳,巫门在神行之上又有专门的术法,几个纵落之下,严大掌柜和那妖兽之间的距离已经只剩下不足十米之远。

    此刻,严大掌柜也终于看清那妖兽的模样。

    只见妖兽身形矫健,乃是一头猛虎的模样,身上虎纹斑驳,煞是鲜艳。只是虎头之上。却生有两只鹿角,四爪也有白毛覆盖,显得比一般的虎爪要粗壮许多。严大掌柜看得出来,这妖兽的四足,已经不再是虎爪,而是熊掌。

    扬起手来,严大掌柜便将手中的独脚铜人当作暗器一般砸了出去,妖兽也是机敏,听得身后风声,身形猛然一顿。便转而奔向右侧前方,那独脚铜人眼看就要落空。

    严大掌柜却并不担心,奔跑之中。右手一牵一引,那独脚铜人几乎都已经落地了,却又凭空飞起,跟随着妖兽的转向而转,再度呼啸着刺向妖兽的身体。

    妖兽猛然一转身,面露狰狞的冲着严大掌柜怒吼了一声,巨大的熊掌拍向那独脚铜人。严大掌柜冷冷一笑,喝道:“蠢兽,没了那阵法相助。你还是我的对手么?”

    手掌一翻,独脚铜人在空中突然一分为五。一齐砸向那头妖兽。

    妖兽明知这五个独脚铜人之中只有一个是真的,其余四个都是虚影。可却分不清那个是真的,只得张牙舞爪的试图将这五个独脚铜人都挡下来。

    只见它竟然长身站起,露出雪白的肚皮,后腿虽短,可也站立的如同人类一般笔直。一对前掌,则是自上而下拍向那五个独脚铜人。

    正中那个独脚铜人突然又是一个转向,角度刁钻的绕过了妖兽的熊掌,几乎是在它的双掌之间钻了过去,铜人的光头正顶在妖兽的心窝处。

    这一顶之力如何巨大?

    那妖兽看上去足有数百斤重,可却被这独脚铜人顶在心窝,直接便向后倒去。

    倒地之时,山林震动,由此可见这一撞之力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严大掌柜几步就追了上去,一把抄起独脚铜人,照着那头妖兽的脑袋就要重重的砸下去。

    他现在已经恨透了这头妖兽和茅山派,他那个侄孙一家平时虽然和他并不多亲近,但是在他危难之刻,侄孙那一家人却都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这个侄孙乃是那一房唯一的一根独苗,出来之前早知道此行艰险,却仍旧没有丝毫顾虑,严大掌柜现在却只能看着他死去,而无法出手相助,心中悲愤可想而知。

    是以他追上妖兽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要将其置于死地。

    可是,就在此时,严大掌柜的身后却响起一个他熟悉但却又有些陌生的声音。

    “姑丈,不可杀它!”

    严大掌柜识得这个声音是依菩提发出,也知道依菩提如今早已和许半生关系甚笃,他急忙运功收手,独脚铜人终于没有砸烂妖兽的脑袋,但却依旧指着妖兽,只要这头口吐鲜血在地上摇尾乞怜的妖兽胆敢有任何动作,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毙于当场。

    “是许少让你来的?”严大掌柜对自己这个侄女并没有什么好感,若不是她,严晓远也不至于利令智昏的得罪了许半生,从而被废了。

    依菩提嘻嘻一笑,道:“姑丈既是明白,就不用我多说了。”

    “为何拦我杀它!”

    “姑丈一会儿打算怎么杀上玉晨观?”

    严大掌柜一愣,很快明白了依菩提的意思。

    此刻玉晨观里,昆仑似乎和茅山派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之前许半生所言的昆仑将会和僵尸道同仇敌忾之语似乎就无法实现了。

    但是,若是有这头妖兽就不一样了,而且严大掌柜率众强行杀上茅山的行为,也就有了更好的解释。

    看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落在许半生的计算之中,他的推演之力,到底有多么的恐怖,竟然能将这等细节也推演的明明白白。

    严大掌柜此刻的心里,隐隐的有些庆幸。(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