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375章 人人得而诛之

第0375章 人人得而诛之2017-11-11 22:24:19Ctrl+D 收藏本站

    以严大掌柜的本事,对付这头妖兽,本就轻而易举。

    如今妖兽受伤,严大掌柜只是在它身上下了个禁制,就轻松的制服了这头似虎非虎似鹿非鹿的妖兽身上,缓缓催着它往玉晨观走去。

    依菩提笑嘻嘻的跳上了这头妖兽的身体,竟然骑在它的腰间,妖兽虽然感觉到屈辱,却无可奈何,此刻一切都在严大掌柜控制之中,妖兽根本不敢有半点违逆之举。

    玉晨观中,早已是一片喧哗,吵闹不已。

    孟可率领十余名僵尸道的弟子,一脚踹开了玉晨观的大门,门口负责把守的两名茅山派弟子,被孟可这一脚,踢得倒飞出去,口吐鲜血,俨然已经倒地不起。

    佘长风此刻也率众走了出来,将孟可等人堵在玉晨观的前院。

    孟可知道,自己绝非佘长风的对手,唯有严大掌柜能与他一战。此刻严大掌柜并不在此,孟可也不便轻举妄动,是以只与对方逞口舌,绝不轻易动手。

    而且即便有严大掌柜在场,面对数量十倍于己的茅山弟子,显然僵尸道是占不到任何便宜的。

    严大掌柜和孟可之所以敢如此杀上山来,也都是因为许半生所言,说昆仑必然会和他们同一阵线,茅山今日必有大祸。

    可现在却看不出昆仑有帮助僵尸道的意思,不过幸而他们也没有对僵尸道动手的意思,只是冷眼旁观,似乎想看看僵尸道怎敢如此胆大妄为,作为一个巫门的派别,竟然敢于挑衅一个道门正派。

    封之洞隐隐感觉有些不妙,自己来到茅山。显然是受到有心人的蛊惑的,龙潜坤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发难。

    而现在僵尸道这种在昆仑眼中看来不过是乌合之众的门派竟然也敢跑来找茅山派的晦头,封之洞之前跟佘长风还却在为协议上的某个细节争论不休。此刻看起来似乎毫无必要。僵尸道敢来找茅山派的麻烦,就说明他们胸有成竹。而且仅仅十几人而已,总不成是故意来送死的吧?那么,似乎茅山派有大麻烦了,于是昆仑其实也就大可不必跟茅山搞什么协议了。

    只是,封之洞还是有些担忧,茅山派上上下下如何,他根本懒得多管,茅山随时清修圣地。但又怎么能够跟昆仑这种集千年之气运气脉的洞天福地相提并论?

    僵尸道的到来绝非巧合,其后必有人推动,否则,即便严大掌柜个人实力的确很强,他也绝不敢以僵尸道众弟子犯险。

    而这个人,在封之洞的心中也是呼之欲出了!

    该如何决断,这已经成为封之洞当下最严峻的问题。

    茅山派的各种龃龉,现在虽然知道的人并不多,可封之洞岂能不清楚,迟早会大白于天下。这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而这个时间就太有学问。

    若能迟些,那便罢了,到了那个时候。任谁也阻止不了什么了,这个世界都将变天。

    可若是早呢?

    尤其是许半生既然敢如此妄为,只怕他早已有了通盘的计划,随时随地都能将茅山派所谓公诸于天下。这样的话,他封之洞又当如何自处?他可不敢寄希望于佘长风被杀之前会不将他说出来。

    封之洞心思里的天秤,已经逐渐的朝着严大掌柜那边倾斜了。至少,先保住自己。

    茅山派也是投鼠忌器,虽然对僵尸道是十分不屑,可佘长风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旦动手。就再没有回头之路,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可即便是杀尽僵尸道众人又当如何呢?许半生才是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给茅山派致命一击。

    尤其是僵尸道的严大掌柜竟然还没有现身,来的不过是二掌柜的孟可而已。此事多有不寻常。好在孟可率众也只是骂门而已,并没有动手的意思,于是佘长风也就勒令手下按捺怒火,至于对方舌战,绝不能轻易动手。

    双方直骂的口干舌燥,哪里还有半点修行者的风采,就连封之洞看的也是连连摇头,他心里那危险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

    孟可突然一声断喝,道:“都给我闭嘴!”

    这话之前也说过无数次,不过都是对着茅山派众人所言,说完之后立刻跟上的就是滔滔不绝的骂语。

    可这次却不同,孟可这句话是对自己的弟子所说,一声令下,僵尸道的弟子倒是齐齐闭上了嘴。而茅山众人听到这话,还以为孟可又是故伎重施,他们非但没有住嘴,相反却还变本加厉的骂了起来。

    言辞之间,诸多粗口,也是浑然不顾出家人的体面了。

    “久闻茅山乃是道门宗派之一,洞天福地,茅山弟子也都是得道高人。今日一观之下,却是失望透顶,茅山弟子怎都和市井泼妇一般,竟然做如此无赖骂街状。我僵尸道本是贩夫走卒的集合,多有粗鄙,可尚不如贵派一二。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了!”

    随着声音,严大掌柜终于出场。

    左肩上隐隐有血迹透出,显然已经受了些伤,不过观其神态,应当也只是皮肉之伤,并不会动其根本。

    众人目光齐齐集聚到严大掌柜身上,但是很快,却都被他身后那头臊眉耷眼全无威风可言的妖兽所吸引。尤其是妖兽身上还骑着一个小姑娘,笑嘻嘻的仿佛浑然没把玉晨观里任何人放在眼中。

    封之洞心中暗凛,妖兽?这小丫头片子是谁?怎敢如此大胆,竟然豢养妖兽?

    他不禁望向严大掌柜,心道这妖兽莫非是严大掌柜所养?

    而佘长风却是闻言差点儿没被气炸了肺,明明是孟可率领僵尸道众人在此骂战,骂语极尽难听,涉及茅山派建派老祖,几乎将所有茅山派的先人都从坟冢里挖出来骂了个遍,茅山弟子受不得这份羞辱,这才还以颜色。

    现在严大掌柜却是反咬一口。倒打一耙,让佘长风肝火几乎喷涌而出。

    可是一看到严大掌柜身后那头妖兽,以及那头妖兽眼中对自己透出的期望之情。佘长风就知道今日之事怕是无法善了了。

    这头妖兽,本就是镇守观外那个阵法的。佘长风本以为就算有人能够破阵,那妖兽必然也能安全逃离。只要不被抓了现行,甚至哪怕那头妖兽死了,佘长风完全就可以推脱。现在妖兽竟然被人生擒活捉了,这叫佘长风怎能不感到心惊?

    “严大掌柜,你也是声名显赫的高人,怎么说话如此颠倒黑白?明明是你僵尸道妄闯我茅山派禁地,你却倒打一耙。到底是巫门中人。这红口白牙的本事真是叫贫道见识了!”

    佘长风这番话,与其是在痛斥严大掌柜,倒不如说是在提醒封之洞,让封之洞和他一起动手灭了僵尸道这帮人。至少他们占了个公义,僵尸道始终是巫门的旁门左道。

    可是封之洞不为所动,佘长风一瞥之下,心中就已然知道了结果。

    都是修炼千年的狐狸精,谁也不需跟对方讲聊斋,所有的谈判和协议,都不过是可以用来被撕毁的。

    只需要一个简单的行为。就可以让佘长风判断出现在封之洞的心境,他必然是隐隐靠向了僵尸道,或者说是僵尸道背后所倚仗的那个人。

    而那个人。唯有许半生耳!

    佘长风明白,此刻的封之洞,肯定是已经想好了要杀了他来灭口,以免使他自己的身份曝露。

    说到底,封之洞和佘长风是本质完全一致的人,只不过他们选择的途径并不完全相同罢了。而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完成那个人交给他们的使命。

    佘长风!你既不仁,就休怪我不义,想杀我灭口?没那么容易!

    老子就算是将整个茅山派送上去陪葬。自己也是绝不会这么轻易死去的!

    眼看着计划就要成功了,只差最后一点点的时间。无论如何,我都要等到那一天!

    严大掌柜冷冷一笑。道:“长风真人,你真以为你所做之事,天下间竟无人知晓么?我僵尸道不过是巫门一脉,这些年自问安分守己,从无害人之心。即便我僵尸道有任何过错,你们茅山派急公好义要来惩戒,只管直接登门便可。可你却使这妖兽前来杀我僵尸道弟子!本以为此妖兽乃是哪个邪魔外道所养,幸而我制服了这头妖兽,并使其一路找到此地,万万没想到,此妖兽竟然是你茅山之能。你豢养妖兽,所图为何?纵然茅山派乃是天下名门大派,我僵尸道也要维护术数界的公理!”

    说罢,严大掌柜冲着昆仑派那边一拱手,道:“封掌门,今日我不知您也在此,不过也好,正好让天下第一道门的昆仑为我做个见证。这茅山派行此大逆之举,不知封掌门如何感想!”

    佘长风闻听此言,心中计较更加清晰,他立刻怒道:“严大掌柜,你休要在这里含血喷人,那妖兽明明是你自行豢养,如何赖到我茅山派头上。茅山弟子,听令,有巫门宵小胆敢冒犯我堂堂茅山,污言秽语,且驱使妖兽,天下修行者人人得而诛之!封掌门,你休要听那贼子构陷之语,想我堂堂茅山正统,又怎么会豢养妖兽?他这必然是来陷害于我!对此巫门贼子,你我尽皆道门正统,正当联手将其诛之。”

    这是佘长风最后的努力了,可是封之洞却浑然未闻一般,佘长风心中暗叹一声,心道:这是我最后的努力,也是你最后的机会。封之洞,既然你如此行为,也就休怪我无情了!

    手中拂尘一摇,茅山派弟子得令,立刻掣剑在手,呛啷啷寒光闪动,茅山弟子早已布下茅山剑阵,不给严大掌柜等人丝毫喘息之机的便向其绞杀而去。

    封之洞看的分明,剑阵发动之际,佘长风却向后退了两步,看似是准备行指挥之能,实际上却是在准备逃跑的路线。

    此刻的封之洞也绝不能放过佘长风了,他一声长吟,清声道:“本座早就怀疑茅山堕入魔道,如今严大掌柜醍醐灌顶。昆仑众弟子听令,锄奸务尽,茅山豢养妖兽,罪大恶极,天下有义之士人人得而诛之!”(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